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板桥流水
板桥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11
  • 关注人气: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识字,岂如阅人

(2007-10-15 00:27:44)
标签:

艺术赏析

文化

分类: 陈词懒曲
前几天遇到一测字先生,口若悬河,说得被测的朋友一楞一楞的。

其实, 笔墨后面应该是有真相存在的。

 

忽然想起去年3月份在上博看的那次中日书法联展来。那次一块去的都是喜欢练书法的朋友,他们都揣着朝圣的心迹。惟我是想去“识字认人”的。

人头攒动的上海博物院,热闹中安静的出奇。全国各地的书法家、书法爱好者们顶礼膜拜地仔细观摩着先贤的每根线条的去向、每个顿挫点捺的奥秘,大气不敢出,至多是轻轻用手在玻璃展柜上一遍遍照着比划。

 

而我,在偌大的展厅里四处游荡,想寻着另外一些人和事来。

 

忽然就看见了祖坟被掘以后的王羲之,分明一可怜老者,哪里还有什么“春日兰亭、曲水流觞,惠风佛面”哟。

 一开始,老右军也许还想持着晋风跟朋友平静叙说,所以, “羲之顿首”那四字行书还看不出情绪。及至“丧乱之极,先墓再离(遭遇)荼毒”数言,看得出情绪明显波动,行而草、草且行,欲克制而不能,到了“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老人椎心孤愤之痛,已经不可阻遏地窜纸而出。

“奈何奈何!临纸感哽,不知何言!羲之顿首顿首”,这时候,羲之老泪纵横,已经实在写不下去了,狂草住笔,情抑难收。

 

而同时看米芾的《多景楼诗》与《虹县诗》原作,可以发现:从飞白灵动到刚劲沉浑的过程,其实正是岁月练历的足迹。米南宫如此,大家都一样。“题柱扁舟真老矣,竟无事业奏肤公”,米癫叹老,难得无癫言。

 

还难得见到了另一个蔡襄。

蔡先生既是书家,更是不畏权贵、政声颇佳的耿吏。平时你若观蔡襄书法,总觉有几缕春风拂面、妍丽温雅的茶香弥漫。但这次,我们看见了伏在地上写字的蔡襄了:皇帝微服登蔡府探望老先生,蔡老感激零涕,花整整一晚上工夫,趴在地上工工整整地写了封致圣上的感恩信、献忠表。字里行间,媚而拘谨。

 

赵孟頫,没落的旧王孙,忽地就成了新朝的新宠。这样的变化,咀之何味,我们实在无法揣摩。

但在他抄写的西晋刘伶《酒德颂》里,可窥端倪:刘郎成天价躲在竹林里跟一帮志趣相同的同志们混着,借酒浇愁,或以酒避祸,并借酒后狂言发泄不满……

醉了之后,干脆子昂,昂着头,有王孙的高贵不羁,把诗、书、画搅在一起,把篆、隶、真、行、楷、草统统端出来,让来自蒙古草原的皇帝开心更开了眼。松雪仕元,岂不知将失松雪之志?原本无可奈何之举,所以就在圆润似甜的结字里,透着些许复杂的心抒。

 

……

 

看字,岂如阅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应无所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应无所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