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文化义工泉州杨新榕采访丰泽区政协委员叶原原女士

(2015-09-23 08:08:00)
标签:

媒体报道

文化公益网

烟波放谈

泉州丰泽会员

叶原原女士

分类: 全国文化义工分会
中国文化义工泉州杨新榕采访丰泽区政协委员叶原原女士
中国文化义工公益网特约记者、福建泉州杨新榕采访丰泽区政协委员叶原原女士

                      【烟波访谈】系列之【委员风采】—杨新榕

    人物名片:叶原原,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级研究员、中国国情调查研究会高级研究员、中国教育研究会研究员、中国西部教育顾问、中国民教学前教育专委会副理事长、省市区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市区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丰泽区教科文卫体委委员、丰泽区妇女联合会执委,丰泽区政协委员,泉州市东湖中心幼儿园幼教集团总园长。

【委员风采】“星儿”眼里的妈妈
  
  
“星儿”眼里的妈妈
  ——访丰泽区政协委员、泉州市丰泽区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叶原原女士

    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只会发出他们自己才听懂的声音……在正常人的世界里,他们仿佛天外来客一样成为异类,像星星的孩子一样孤独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医学界给他们的定义是:儿童孤独症,又称自闭症,是儿童发育障碍中最为严重的疾病之一。这些孩子有的多动且有暴力倾向,一出门就闯祸,打人,乱跑;有的乖巧安静,却不愿意跟人交流,即便是自己的生身父母也吝于言语。

      但是,就是这样一群连父母都没了招、有的父母甚至都绝了望而选择舍弃的孩子,却在被他们认作“妈妈”的叶原原女士及其特殊教育团队的细心呵护下,与其他正常孩子一样像快乐小鸟开心地在蓝天下飞翔!
       叶原原女士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子,她个子不高,喜欢笑的她有一对大大的眼睛和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举手抬足之间总流露出一份优雅。她,就是泉州市东湖中心幼儿园幼教集团的总园长,泉州市丰泽区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的负责人和特教老师,开办特殊教育的四年来,日复一日的坚守和对孩子无微不至的关爱,让她成为这群“星星的孩子”们心目中的“好妈妈”

   
一、探索“医教”结合的特殊教育模式
 
        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设在环境优美的盛达小区内,占地面积1175平方,建筑面积810平方,是丰泽区第一家由福建省残联定点的自闭症儿童康复训练机构,教学楼内有普通教室和音乐教室、图书室、康复训练室、计算机室、多媒体教室、劳技室等。叶原原女士介绍,三年多来中心服务特殊儿童达50多人次,她们的教材是特定的,课程相对少一些,也更简单一些,设置生活语文、生活数学、唱游与律动、运动与保健、绘画与手工、劳技、生活适应等课程。中心主要注重培养孩子们的生活自理能力,比如学习洗脸、洗手、穿衣服等。
     “蓝色”、“鱼”……在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里,一个孩子站在一座五颜六色的鱼缸前,看着游动的鱼,根据老师的指令辨认着。叶原原告诉笔者,中心采取一对一教学,孩子基本能听懂老师的话,根据老师的指令去完成相应动作。而在另一间教室里,几个穿不同的两种校服的孩子在埋头做手工,教室的孩子不全部患有自闭症,有些是正常孩子,他们采取混合教育。“同学们,大家看看这个小熊身上都有些什么颜色啊?“黄色……紫色……白色……”劳技室里,老师正在给孩子们上绘画与手工课,她拿着一个由七种颜色组成的小熊耐心地询问孩子们。孩子们认真地盯着小熊,艰难地回答着。叶原原告诉笔者说:“给他们上课虽然很困难,但是每当看到他们有一点点进步,我的内心都会感到十分开心和欣慰,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中心负责人叶原原对此非常感动:“我很感谢康复中心这些老师不计回报的付出,因为我们学校的孩子们是一群折翼的天使,需要有爱心的人士们一点点修复他们受伤的双翼。我自己也是一位母亲,在这里工作越久,就越心疼这些孩子,希望社会能给这些孩子更多包容和宽容,让他们能更好地融入这个社会。”
     “你看,这个孩子,他不仅有自闭症,而且情绪比较狂躁,不开心的时候会对人发起攻击,会伤害到身边的人。”特教老师指着一个不停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的小男孩说。   
       自闭症儿童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人际交往障碍、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但部分患儿在一般性智力落后的背景下某方面具有较好的能力。因此,为了能让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得到更好的训练和发展,中心将自闭症儿童与一些沟通能力较强的同龄正常孩子在一个教室里学习,让这些特殊儿童有一种被认同感。“我并不认为我们的孩子是残疾孩子,也不认为他们是特殊群体。”叶原原表示,“因为这个社会本来就是由各种各样的属性组成,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存在个体差异,而‘残疾’和‘特殊’这样的字眼本身就带有一定的歧视性,我希望这个社会能给予他们应有的关爱和帮助,而不是所谓的‘同情’与‘怜悯’。”      
       因为喜欢待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闭症儿童不愿跟人交流也不愿跟随老师学习,对于老师教授或传递给他们的东西,甚至是没有任何反应的。建立关系,成为老师与孩子们之间,首要解决的“问题”。但每个孩子又是不一样的,这个“破冰”关系有可能在老师努力了好几天之后,依然得不到孩子哪怕一个眼神的回应。
     “我喜欢上他们了,真的!因为他们是那样的真诚。虽然他们的行动和反应都比正常孩子要慢一些,但是他们会给你最真挚的感情,当他们对你说‘老师,我喜欢你’时,那证明他们真的喜欢你。在他们的世界,没有谎言,也没有欺骗,他们永远会用最真诚的心对待你。”
    
    二、“妈妈”的挚诚触动丰泽区政协领导的支教情怀
    
       一个自闭症孩子,无法与人交流,他们除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其他人都不予理会,但他们似乎把老师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每每看到这些星儿,叶原原的心都很难受,只想多给他们做些什么,“我能争取的都争取了,就想让孩子多训练一天,多点希望”。但是,有的困难家庭,在多数有类似经历的家庭都放弃治疗,任由孩子变成一个别人眼中的“疯子”或“智障”的时候。叶原原一旦得知这样的信息,总比他人更加揪心。为了能够帮助更多的自闭症孩子,叶原原带着希望,跑残联去申请经费,到政协寻求帮扶,希望这些孩子长大后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能够自理。
       如今的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目前拥有……名老师,接收30多个自闭症儿童,最大的11岁,最小的才4岁。从2012年成立到现在,风风雨雨数年的坚持,与资金不间断地投入,之所以让叶原原坚持把康复中心继续办下去的原因,除了那份想要“帮点忙,尽点力”的初衷外,还有想要把社会带动起来,一起为自闭症患儿康复工作努力的理想。她说,由于要维持日常经营,康复中心现在还还处于基础发展阶段,由于许多特殊儿童家庭贫困,无法缴交训费,中心的收入少,而支出开销大,目前还没有条件全部承担低收入家庭的训练费用,而一些基金项目的扶持和补助,也主要是针对孩子。一个公办幼儿园一个星期的学费也有两千多元,而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采取一对一的教学,收取的费用一个月仅仅600元,其中还有好几个是全免的特困家庭的孩子。有其他自闭症机构曾做过估算,若只是靠学生的学费,那么每个孩子每个月需要3200元的学费才能保证机构的正常运转。
       为了让这些孩子能够有个更好的学习和康复条件,唤起广大社会爱心人士的关注与参与,2015年5月15日,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曾在丰泽区松林社区盛达花园内举行一场主题为“心手相牵,共享阳光”关爱自闭症儿童的活动。现场共收到丰泽区政协、残联、教育局、总工会等近10个单位及个人的爱心善款近13.8万元,其中包括福建匹克集团许景南董事长捐献5万元,东湖中心幼儿园家长代表捐献的1.3万多元。
       这里说到福建匹克集团许景南董事长还有一个故事。作为丰泽区政协的一名委员,叶原原在提案中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来帮助更多患有自闭症的儿童,让这些“星儿”能够像正常孩子一样在蓝天下幸福地成长。经过多次调研和实际工作中获得的第一手资料,叶原原在丰泽区政协第四次会议上再次提案《关于丰泽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启能中心纳入丰泽区政府扶残助残补助项目的建议》。提案获得了重视,特别是丰泽区政协副主席、福建匹克集团许景南董事长了解到叶原原的情况后,被她的爱心深深地打动了。许景南董事长乐善好施的情怀在朋友、在公司、在社会是比较有名的,特别是这些年随着他的企业不断地向国际发展,更没忘记回报生他、养他的故土。热心社会公益慈善的他,将次作为一项事业来经营。所以,当他了解到叶原原目前的困难时,二话不说,立时就表示大力支持。目前,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多功能室那套先进的设备就是许景南董事长捐献的。在他的影响下,包括丰泽区政协在内的社会各届,纷纷前往关注,为盛达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的发展献计献策,出财出力。
       不管是像许景南董事长这样出类拔萃的企业家,还是如叶原原女士这样教育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博爱!他们对芸芸众生深切的关爱,对一切生命的珍爱,对弱小者的怜爱!正因为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大爱之人,我们所生存的社会才会变得如此和谐、温馨!
 
【委员风采】“星儿”眼里的妈妈

【委员风采】“星儿”眼里的妈妈

【委员风采】“星儿”眼里的妈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