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纪皇妃(连载二)

(2010-07-28 08:27:06)
标签:

文学/原创

小说连载

文化

第三章,离深宫,风雨驺

 

    笨女人会用如此苯的方法挽回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我不屑的,那我想要的我靠什么争取呢,我连这个最基本的苯方法都不屑或者说不会,那我怎么办,或许我是不应该到深宫中来争夺弄明白什么.
 撞进一个环抱而且肯定是男人的环抱,因为我的头好象只到他的胸口.还没反映就听到一声怪腔”大胆奴才看到德贤王还不跪下”慌乱中我依然没跪只是微微行礼并道”奴婢许颜参见德贤王”
“哦,原来是太子妃,台头让本王看看”轻薄的口气
抬头,”果然是绣色,怪不得皇弟一见倾心,我怎么没那么好的运气”
“王爷如无其他事, 许颜先行告退”我说道
“美人别急着走啊,陪本王去花园走走”
“王爷请自重,我哪日后太子妃”面对这样的人我想避而远之何况我的容貌只能算清秀何用,美人两字
“是谁的太子妃还不一定呢,美人”他厚颜无耻,正当我考虑如何脱身时
“皇兄,拉这本太子的爱妃还出言轻薄实在是好雅兴”万俟宇拍着手阴冷的吐着每个字出现了
“皇弟何必在意,本王只是在羡慕你的如花美眷吧了,这么快就心疼了,小德子我们走”说罢扬长而去,走过万俟宇身边眼力透露的是冷漠,不象兄弟不连路人都不及,这就是皇家的悲哀注定骨肉亲情的缺失..
德贤王不是皇上最疼爱的儿子吗,怎么就是这么个登徒子,似乎看出我的疑惑万俟宇直接说“他一直这样.刚出生她的母妃也就是德妃就去世了仗着父皇的疼爱为所欲为,冰儿下次见他离他远点.”
“恩”我轻声道,当今皇帝除了媚药之事的确是个名君怎么会把儿子宠成这样。心中突然想戏弄一下万俟宇,用手指了他微薄的唇说道“宇,都说薄唇之人必定薄情,你也如此吗”
他一征立刻笑答“我的薄情对所有人你除外冰儿”说罢拉起我的手送我到储秀宫门口。刚进门就接到皇后旨意,椒房殿晋见皇后。冬儿给我拿来一只琉璃金步摇,想代替我头上那只普通的玉簪。八色彩色叠阮绣群,我摇头拒绝只是稍微清洗一下便去,我一向习惯素雅。
  随着太监穿国半个皇宫终于来到椒房殿是皇后所居住的正殿。之所以命名为椒房殿是因为宫殿的墙壁上使用花椒树的花朵所制成的粉末进行粉刷。颜色呈粉色,具有芳香的味道且可以保护木质结构的宫殿,有防蛀虫的效果。 又一说,是因为椒者,多籽。取其“多子”之意,故曰:“椒房殿”。黄琉璃瓦顶、青白石底座,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画很是华丽。
  “奴婢许颜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我跪拜行大礼“颜儿不必客气,都是一家人,来走上来让姑母看看。”皇后和蔼的说着,我走上前她拉起我的手,“颜儿果然秀丽,怪不得宇儿一见倾心。”“多谢皇后赞赏”我顺她的话客套“哀家和皇上商量过了,三日后便让你们完婚,这两日特许你回家准备。”“谢谢皇上娘娘恩典”我没想到婚期这么快“希望你和皇儿相亲相爱,这是母后送你的大婚之礼”说罢就有人送来一锦盒
谢恩,回到房间,手心里都是汗,因为手心里有张纸条,皇后拉我手时便放入我手内,打开看只有几字“防万俟宇信陈炜”看完我黯然权利的魅力是很大,亲儿不如侄儿。
  万俟宇晚上依然出现于我房内,没告诉他纸条之事,他亦无多话只是看了我好一会,常人多看会都会难为情何况面对的是相貌俊朗的他。他只关心的提醒我明日回到许府早点休息.                                                                                          
  东儿随我一起回到镇国亲王许府,她很是机灵,已经基本了解我的生活习惯。老管家已经在门口等我,看到我从轿中出来,高兴得迎上来行礼姐回来了,王爷和侧王妃等你很久了。”
老管家对我一直很好,我马上扶起他,便进门大堂内许清和他的侧王妃刘氏正在等着我,一改往日的威严“颜儿回来了,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还差什么和你母亲说”在旁人看来真是一慈父我却明白我是他的一枚棋,用我掌控太子。
  “多谢父亲,女儿有些乏想先行回房。”我敷衍
 “颜儿去吧休息好才能做最漂亮的新娘”刘氏接话,“小菊伺候小姐回房休息”同时命了个丫鬟给我。“颜儿,小菊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是你的陪嫁丫鬟” 刘氏说道
“谢谢父亲,母亲,颜儿先行告退”说是丫鬟其实不过是许清在我身边的眼线,身边有两个对立人的眼线,想来未必是件坏事。
 入夜,本是星光点点,月亮羞涩的躲在云层后面,阴晴月缺也是一种美景,今日我住在自己的小院,它位于府西面背山而立.清净,高洁因为它的周围种满了香竹.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冰雨阁,是我起的,因为这里从来就只有我和宇两人.我们两的武功切磋,史书研读……后夜在一阵杂乱声中惊醒”有刺客,保护好小姐”门外听到家丁的喊声,刚起床查看突然闻到一股很浓的烟味,直觉告诉我房内起火,这点小火对于寻常的千金小姐或许早已花容失色,仪态全无,对于我却需要用到提脚便能到房外的小计量,正在考虑是否要出去时,东儿从窗户口跳入俯我耳边小声说道”太子妃请留在房内,主子吩咐”就我惊鄂时房门被人撞开我顺势倒地假装昏厥. 而东儿敏捷的从窗户消失眼前.来人是许清带着家丁将我安置在王妃房中,我现在要做的只是继续昏迷,知觉告诉我戏要开演了.
“管家快去请太医””奴才马上去”许清许打发掉身边的管家”颜儿,他们走了,你可以醒了”许清声音稳固的说.”父亲,女儿只是被吓到了,不是有意欺瞒父亲”我小声的解释”你做得很对这才是大家闺秀才有的表现,不过在家生活了十年为父还是比较了解你的”许清清清嗓子继续说”从你五岁入府我就知道你非常人,你的小院我虽不曾踏入但它总归是我府内的一角,所以其他的事我均不问事,会武功是好事,以后要更加用心的辅佐太子.”他直接点破我会武功其他虽没说但我肯定他肯定不知授我武功之人.
“回王爷,李太医已经到”老管家着实很关心我,速度极快的找来太医.”参见王爷”太医恭敬的请安”李太医不必多李,快来看看小女如何”许清的戏演得十足.”请王爷稍等容下管诊脉”太医仔细诊脉并问了点事后回道”王爷请放心,小姐是受惊过度气脉不稳并无大碍,只要稍做休息,便可醒来,下官再开几副安神药让小姐服下”太医恭敬的回答,可见李清真到了权清朝野,皇帝不得不除的地步.“就有劳太医了,管家送太医”许清道”下官告退”管家带着太医离去,房内就只剩下我和许清.我感觉气氛很紧张,还好很快有人在外同胞”王爷,属下有要事相告”他匆匆而去没在叮嘱我什么.这时东儿和小菊才出现.对此我没多问什么.
  第二日很早东儿在外面通报”太子妃,太子殿下来看您了。”我尚未有所表示见或者不见时,一道玄色衣襟已到床边。“冰儿,没事吧”他一脸关切的道,我相信他的关切是真诚,凭十年对万俟宇的了解。“我无碍,多谢宇关心”上次荷花池边话后我已彻底防开我的心扉信任于他,于是人后我依旧称他“宇”,话音刚落,门口便听见许清爽朗的笑声“不知太子殿下驾到,微臣有失远迎还望殿下恕罪”门口的许清微微鞠躬行礼,“舅舅不必客气,都是自家亲戚,而且我此来主要是看颜儿是否安好”万俟宇用手扶助许清作揖之手,云淡风清道。
“太医已经来诊治过颜儿只是略微受到惊吓,其他安好,刺客之物我已查到,已经禀告皇上”一脸关爱之情对着我,不以我观人之色他的眼神是对着万俟宇,心中暗自惊讶原来舅甥情可以如此深吗。“那就有劳镇国亲王”万俟宇一改称呼,正色道。许清对此并没有介怀依旧笑道不过这次是对我“颜儿,看太子殿下多关心你,以后定要好生伺候殿下”慈父嘴脸“女儿紧记父亲教诲”孝女回道并微微从床上起身行礼,万俟宇扶助我双肩将我按下床道“颜儿微恙在身不必多礼,我想舅舅不会怪罪于你”“那是,颜儿好身休息为父有要事和太子殿下商议” 万俟宇帮我捱了一下被子轻声到“颜儿那我先行走了,我们后日大婚见,好好休息”我没开口说话此刻所有的话都是无力的,闭上眼睛知道感觉他离开才睁开。

 

第四章 初入谋,夜遭劫

 

  唤来东儿帮我梳洗,对于东儿和小菊我比较信任之人还是东儿毕竟她是他的人,而小菊是许清的人,虽然许清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帮助万俟宇但我易要防着想他是否是想做太上皇。东儿不亏是伺候万俟宇之人,手很灵巧,人亦很机灵,面上对我已经无当时的冷漠现在对着我的脸犹如六月桃化,满脸春意,今日帮我梳了个很简单的云发配了条淡兰色的绣花裙,很清新的感觉,我的感觉很好也许今天还因为见了万俟宇的缘故。梳洗稳妥小菊便端着早膳入内,看来她从未离开我的身边,即便我不曾唤她。瞄了一下,小米红枣粥外加玉米云片糕,一点小酱菜,很清淡合我这克受到惊吓气脉不稳的身体,稍微用了点,便找了借口无聊要看市井说本让小菊去外买,再说头昏要上床休息把东儿也支开。
  待东儿收拾好碗筷,轻步退出,关门,我确定她们已经全都不在房周围,一个激凛从床上一跃而起,翻开窗户跳出,心里暗笑想什么时候起我和万俟宇都开始喜欢翻窗户了。用了一的一点轻功很快便到达后山-章台山,章台山处于许府后处,可以说许府是依它而建,袅袅炎炎,长年掩盖在风雾中,周围种满了桃树,易按照八卦布阵,达到山下必须先过八卦桃数阵。许清定此处为禁地。故鲜少为人达到此处,我今日来倒不为查看什么机密。只因万俟宇帮我捱被子时在我肩边轻划留了四个字“辰时章台”一般的人是看不出来也感觉不出那字而我们多年的相处有时一个眼神我几乎就能明白他的意思,知万俟宇不让东儿告知我而是冒着风险亲自用此方法通知我就知他必定不想让东儿知道,所以我也将东儿支开。破解八卦对我而言有点难,平时觉得那八卦易经太过于枯燥所以很少看,宁愿看看母妃留下的医术。今日看来吃亏了,咬牙一试,跳入才知此阵的厉害,八卦代表八种基本物象: 乾为天, 坤为地, 震为雷, 巽为风, 艮为山, 兑为泽, 坎为水, 离为火, 总称为经卦, 由八个经卦中的两个为一组的排列, 则构成六十四卦。而且还结合着桃树,心里直叫完了,进退不得了,只能矗在那里不动后悔跳进来。此时耳边传来一阵轻笑“冰儿,怎么了是不是等着冰儿去抱啊”万俟宇的声音传来却不见他的人。真的很难堪,此刻的脸肯定红得胜此刻的太阳,每次的难堪他总在。我此刻无语亦不代表我不会发火,我的性格一向文雅那是他们教导出来的,惟独万俟宇知道我真正的性格是如何火爆,见我不声不响知道是我发脾气前兆他也不笑了“冰儿是我为夫去抱你呢还是自己来”看似征求其实就是让我开口让他将我抱出这个破阵,我任性起来偏不“你把步伐告诉我,我自己走过去”我压抑着火气说。“好,冰儿听好了啊”他在那头娓娓道来“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原指八个方位,即北、南、东、西、西北、西南、东北、东南合于八卦之数;在行阵时,要求以摆扣步走圆形,将八个方位全都走到,而不像一般阵数那样,或来去一条线,或走四角,冰儿你只要摆扣步走圆形便可到为夫这里”他边教我还不忘调侃我老是“为夫为夫”的说,心里说等着马上我要以牙还牙。一不留神走错了,眼看着就要倒地一棵桃树就要砸到我,一抹玄色出于眼前将我抱住非常轻松的出这八卦阵。
 我昏厥当然是装的,万俟宇依旧将我抱在怀中,紧张的唤我“冰儿,醒醒,冰儿”一手搭上我的手脉,脉象平稳。看我依旧没醒,突然好象明白什么。猛的一低头嘴唇对上我的唇,我嗖的吸冷气,猛得正开眼睛,他却视而不见自己反而闭上双眸,还乘机撬开我的贝齿,侵略性的进攻,舌猛然进入我的口腔,一番舌吻缠绵。我想推开他却觉得浑身无力,脑里一片空白,软绵绵的躺在他的怀中,直止快窒息时他才将我放开却依然抱着我,此刻他坐于地,我仰躺于他身上,姿势极其暧昧,脸刷红如六月般桃花“爱妃,下次闭上眼睛,要学为夫要专心,如此诱人脸色,可是想要为夫在此洞房”万俟宇换了个称呼再加上刚才的一阵折腾我已无心于他的调侃只是想挣开他的怀抱,虽然那里如此的温暖,在他的面前我然露出的都是真实所以也特别的羞涩。
 万俟宇没放开我只是换了个位置让我坐在他身上,双手依然紧紧拥住我,记忆中这是除了第一次他将我放在许府门口时我在他怀里醒来,还有一次就是母妃去世那夜他抱了我一整晚,这是第三次。温暖如昨夕。“冰儿,我爱你”万俟宇低头埋在我颈窝,我没回应轻声咳了一声叉开话题的问“宇,约我到这里何事”“ 冰儿,就是想见见你,这里多安静没人打扰。”他回答,我知道这个不是他真正的目的,对于一个有野心一心记挂着江山的人,儿女情长终归只是附属品。“冰儿找你两件事,一这个归还你”他继续说并且从脖子上面解下一块玉佩递给我,我仔细看了一下是一块羊脂白玉一面刻着凤凰……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