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转)

(2012-05-24 16:29:07)
标签:

李振盛

文革

哈尔滨

巫炳源

王永增

杂谈

分类: 书刊网络文摘

本文摘自李振盛在博联社的博客,写于2008年4月25日,照片全部为李振盛摄影。

1968年,哈尔滨的巫炳源、王永增因为散发了一张《向北方》油印的小报,而被定为"6811现行反革命集团主犯"。1968年4月5日,在公判大会上宣判“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当巫炳源听到死刑判决时,他仰天长叹,大喊一声:"这个世道太黑暗了!"

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转)

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转)
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转)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转)
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转)
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转)
2007年清明节,我在博联社无为斋博客首发一篇《目击枪毙巫炳源、王永增》博文,有12600多点击,170多条评论。这篇博客图文被国内外上百家网站广泛转载。我一直在想方设法寻找这两位蒙难者的亲属,很想与他们一起回顾当年发生的事情,更想知道这许多年来他们的心路历程。

      今年3月14日,有一位"访客"在评论栏留言:"巫炳源是我高中同班同学的父亲"。我极为重视这条线索。马上回复:"今年4月5日,是巫炳源、王永增这两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蒙难40周年,我想重发他们被害的图片,一是作为纪念,二是以此作为警醒,让历史悲剧不再重演。这位朋友可否在博客主人下方的‘访客留言'中留下你的电话、联络方式,我很想与你沟通一下。谢谢!" 随后,这位彭海波先生在我博客的"访客留言"中留下他在美国的电话,我与他在电话中深谈数次,这位热情的彭先生答应帮我寻找巫炳源的女儿。两天后,他说通过在哈尔滨的老同学找到了仍生活在哈尔滨的巫炳源的女儿巫××,给了我她的电话号码。

      我先后两次与巫炳源的女儿通了电话,第一次是3月17日,纽约已经进入夜晚时分,我在21:45拨通了巫炳源女儿的电话,那时是中国大陆的北京时间18日上午9:45,正巧她一人在家也方便说话,我们在越洋电话中谈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23:26才结束了这次通话。在电话中她详述一家人四十年前因父亲被判反革命罪枪毙后的遭遇,当时她尚不满4岁,连父亲的模样都记不清,父亲的忌日就更不知道了,她说只好在每年春节时为父亲烧纸祭奠。父母育有一男二女,哥哥是1952年生人,姐姐与她分别生于1962年和1964年。父亲1968年被枪毙时,姐姐和她都小,还不懂很是怎么回事。16岁的哥哥正在读初中,看到满大街都是各种各样的传单和大字报,他并不知道父亲油印的那张小报会成是"反革命传单",可能因为曾帮助父亲上街去张贴或散发这张小字报,也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分子",因属未成年人而未关进监狱,安排在居委会监督劳动改造。可怜的是母亲正怀有身孕,父亲无端被枪决让母亲遭受极大剌激,这个遗腹子出生不久就夭折了。

      巫女士说,后来听说和她父亲一起被枪毙的王永增,与她父亲是同事,住在邻楼的宿舍里,别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她第一次知道父亲的忌日是清明节时,她说自己的父亲成为清明节的冤魂,这是苍天有眼啊!

      因受父亲冤案的诛连,巫氏三兄妹的前程受到很大影响,哥哥当时没有可能再读书了,在社会上干临时工,后来干个体运输户。姐姐只读完中专,就参加工作了。据说她本人高考时的政审材料被好心的班主任老师撕掉了,才使她得到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自1970年代开始,她哥哥曾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为自己的父亲遭不白之冤作申诉,希望能得到一个说法,长时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他一直坚持上访,从哈尔滨市到黑龙江省,再到北京,向有关部门递交了大量的申诉材料,直到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总算是有了一个很含糊的说法:量刑过重,撤销原判,死刑不变。

      我第二次与巫女士通话是4月3日纽约时间21:18至22:25,谈了一个多小时,她说看过我的博客以后,对哥哥说起这件事,他哥哥为父亲的冤案奔波多年,找到哪里都是推托不管,哥哥已是心力憔悴,早已心灰意冷了,不再报有任何期望,不想再去奔波了。

      巫女士说:"父亲冤案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心里似乎已经平静了。我不想让此事影响到下一代人,但一想到父亲无端被打成反革命,一个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我仍然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我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尽管对父亲一点印象也没有,毕竟自己的生命是父亲给的,作为女儿理应为父亲讨个说法。但是,目前我的孩子正准备高考,等孩子高考之后,我会关注此事,要策略地去做,希望政府给予一个重新评价,给我们子女一个说法。"

 

李振盛的信:

 

巫××女士,你好!
      刚刚与你在越洋电话中详谈近两个小时,随后看到你在我这篇《目击枪毙巫炳源王永增》博文后的留言,让我十分感动。谢谢你了!
      在我看来,你父亲巫炳源是一位正直的中国知识分子,在荒唐的文革岁月里,他敢于对"个人迷信"和"造神运动"公开表达自己的正确看法,因言获罪而蒙难。尽管你们家属一直在为此上访,至今未得到司法部门明确的说法,这一历史冤案未得到应有的公正处理,但我始终坚信:历史将宣判你父亲无罪!!
      多年来,我一直在寻访包括你父亲在内的那些文革蒙难者的家属,想与他们沟通联络,共同回顾并反思那一段历史。近日,在你高中同班同学、现旅居美国的彭海波先生的热诚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你的电话。 3月17日夜晚,我与远在哈尔滨的你通上了电话,我们在越洋电话中长时间交谈。遥隔浩瀚的太平洋,我们同时打开网络,你先在"百度"中搜索到我的无为斋博客,我在电话中指引你点击《目击枪毙巫炳源王永增》这篇博客,当你第一次看到自己父亲40年前走上刑场的图片,我感受到你在呜咽,我十分理解你此时的情感。我们一边看着博客一边慢慢交谈,你说的话令我深感揪心:父亲蒙难时你尚不满4岁,连父亲的模样都记不清,父亲的忌日就更不知道了,你说只好在每年春节时为父亲烧纸祭奠。现在,你知道了清明节是你父亲的蒙难日,自此以后每到这一天,兄妹三人可以为父亲燃香烧纸祭奠了,寄托你们的一份哀思。
      正像你所说的,40年前父亲的蒙难给你母亲及兄妹三人带来巨大的痛苦与灾难,但有父亲在天灵之灵的护佑,你们都走过了40年的艰难岁月,如今都活得还算好......
      今年的清明节,我考虑是否再发一篇《巫炳源王永增蒙难四十周年祭》的博文,重发当年我拍摄刑场实况的图片,以此来表达一份祭奠之情,意在呼唤历史悲剧绝不能重演!
      巫××女士,请你们兄妹三人接受我这个曾在哈尔滨生活过20年的老乡的祝福!
                                                                 李振盛
                                                                2008年3月18日写于纽约

一位网友的留言:

巫炳源王永增当年到底为什么被判处死刑? [回复]
访客:访客 | IP地址: 60.219.128.* | 2012/02/01, 20:48
今天偶尔到这里,看了许多人的留言,不少网友不明白巫王2位当年为什么被判死刑?那个事件我是亲历者。“案件”发生后,哈尔滨市气氛十分紧张,层层传达,只说是反革命印发小报“打着红旗反红旗,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至于小报的“反革命内容”,他们究竟说了什么,是不能传达的,传达了不是扩散反革命言论吗?那年春节不放假,各个单位整天搞这个,怕大家不重视,上面的口号是“要立足反革命就在我们单位“,大单位还有上面派下来的人蹲点,人人过关,检举揭发,搞得十分紧张。后来说是破案了,反革命抓到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4月5日枪毙游街时,大家都出去看。但他们到底收了反革命的话,谁也不知道,也不敢问。直到过去很久了,才传出来他们的反革命言论,就是李振盛先生在文章中写的那两句话:在毛主席语录“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下面加的“这是颠扑不灭的真理,任何人不许篡改和代替”,就这2句话要了他们的命。

当时是文革高潮,毛泽东思想已经到了神圣的地步,毛泽东本人也到了神的地步,当局认为他们拿毛主席语录来反对毛主席,意思是说“领导我们事业的应该是整个中国共产党,而不是毛主席一个人,指导我们思想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不仅仅是毛泽东思想”,说他们暗示,文革中“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被毛泽东一个人代替了,指导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被篡改成毛泽东思想了”,用毛主席的话反对毛主席,所以才说他们“打着红旗反红旗”。整个反革命言论就是这2句话。这种事,没经过文革的人是无法理解的。那个时候印小报在社会张贴散发的很多,谁也根本不可能直接写很明显的反革命言论。现在看来,他们写这2句话,可能真是这个含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