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庆江飞
安庆江飞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603
  • 关注人气:3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飞//过一世生活好比作一篇文章

(2017-07-01 10:38:59)
分类: 评论随笔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6月30日)江飞//过一世生活好比作一篇文章

艺术化的人生作为人生的一种最高境界,是真善美的高度融合,也是由人的生命史构成的一件艺术品。在朱光潜看来,“过一世生活好比做一篇文章”,“一篇生命史就是一种作品”。为什么这么说呢?

艺术化的人生就像一件艺术品那样是完整人格的表现,每一细小处都可见出整体人格的表现。一件艺术品就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其中全体与部分都息息相关,不能稍有移动或增减,因为每一字每一句都可以见出全篇精神的灌注。这种艺术的完整性在生活中就叫做“人格”,凡是完美的生活都是人格的表现。朱光潜以他所钟爱的诗人陶渊明及其作品为例深入阐发和证明了这一点。他说道:“大诗人先在生活中把自己的人格涵养成一首完美的诗,充实而有光辉,写下来的诗是人格的焕发。陶渊明是这个原则的一个典型的例证。”(《陶渊明》)大而进退取与,小而声音笑貌,都没有一件和全人格相冲突,不肯为五斗米而折腰,是陶渊明生命史中所应有的一段文章,可以说,他的人格和他的诗歌风格一样,亦平亦奇,亦枯亦腴,亦质亦绮,做人与做诗都达到了简炼高妙,臻于“化境”。正是因为这种生命史,我们才可以把它当作一幅图画去惊赞,才不能将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中的“见”字误印为“望”字,否则,诗人那种自然与物相遇相得的神情便完全丧失了。

艺术化的人生是“至性深情的流露”,即真性情的表现。真性情就是生命的本然,这种生命流露于语言文字,就是好文章;流露于言行风采,就是美满的生命史。朱光潜认为,陶渊明既有最真实深厚的修养,又有最率真的表现,“真”字是其唯一恰当的评语。“真自然也还有等差,一个有智慧的人的“真”和一个头脑单纯的人的“真”并不等同。陶渊明的“真”无疑是前者,是思想和情感都经过蒸馏、洗练的“真”。

艺术化的人生就是本色的生活。艺术忌俗滥,生活也忌俗滥,所谓“俗滥就是自己没有本色而蹈袭别人的成规旧矩,犹如东施效颦,并非自然的美的流露。对于“俗人”和“伪君子”这两种“叫人起不美之感”的人来说,他们的生活最不艺术,因为前者根本就缺乏本色,后者则竭力遮盖本色,归根结底,他们都是生活上的“苟且者”,都缺乏艺术家在创造时所应有的良心,他们的生活也都因为生命的枯渴这一“大病”而成为丑的“虚伪的表现”,由此,我们只能称之为“滥调”而非“创作”。

相反,本色化的艺术之妙与生活之妙在于“风行水上,自然成纹”,一切自然而然,在什么地位,是什么样的人,感到什么样情趣,便表现出什么样的言行风采,叫人一见就觉得他谐和完整,这才是艺术的生活,有“源头活水”的生活。

艺术化的人生是既严肃又善于超脱的人生。朱光潜一向主张审美态度是一种超脱物欲和小我的人生态度,同时,他也反复地说,审美的人生态度是澈底认真的。大到“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小到一个字、一个举动,就像艺术家在创作时那样一丝不苟,都处处体现出严肃认真的人生态度,按其所言,“我们主张人生的艺术化,就是主张对于人生的严肃主义”。

善于生活者如艺术家一样,能够以艺术的口胃评判事物的价值,合于艺术口胃者毫毛可以变成泰山,不合于艺术口胃者泰山也可以变成毫毛,换言之,他能看重一般人所看轻的,也能看轻一般人所看重的,看重时知道执着,看轻时懂得摆脱,在认真时见出他的严肃,在摆脱时见出他的豁达,如苏轼在谈论作文时所言,“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取舍恰到好处,艺术化的人生正是如此。当然,“并有严肃与豁达之胜”的“伟大的人生”和“伟大的艺术”常常难以见到,要么只知道豁达而不知道严肃(如晋代清流),要么只知道严肃而不知道豁达(如宋朝理学),能算得恰到好处的恐怕也只有陶渊明等寥寥几人罢了。

艺术化的人生是至善的人生。从狭义上讲,艺术与道德有明显的区别:前者追求超实用的、外在的美感价值,以形相本身为美,无所依赖;后者则追求实用的、外在的伦理价值,以对于人群的效用为善,有所依赖;但从广义上看,“善就是一种美”(正如“恶就是一种丑”),因为伦理的活动也可以引起美感上的欣赏与嫌恶。审美的态度是“无所为而为的玩索”,即无利害考虑的观照,艺术的人生就是在这种审美态度引导下的生活,而这种生活与“至高的善”是内在一致的。

最终,朱光潜将“人生的艺术化”归结为“人生的情趣化”。他说:“艺术是情趣的活动,艺术的生活也就是情趣丰富的生活。……情趣越丰富,生活也越美满,所谓人生的艺术化就是人生的情趣化。”不难看出,所谓的“艺术化”也就是人情化和理想化。

在这里,“情趣”一词是理解朱光潜“人生艺术化”命题的关节点。在朱光潜的美学理论中,情趣或趣味的意义是十分丰富的:它既是一种审美的态度和选择偏爱,又是一种审美的能力。作为审美态度,它是超脱的,也就是“脱俗”的;作为审美的选择偏爱,它是追求较高艺术境界的审美价值取向,如朱光潜推崇陶渊明就是他本人审美选择偏爱的表现;作为审美能力,它是能够见出世界中一切生命之映现的观照力和创造力。

朱光潜讲,“情趣本来是物我交感共鸣的结果”,“物”的变化与“我”的个性构成了情趣的生生不息,而在这生生不息的情趣中正可以见出生命的创化。所以,“情趣”既是生命表现的生动样态,即人的一种清新、自由、纯真的生存方式;又是生命的创造,即人生新境界的生成。

正如朱光潜所言:“趣味是对于生命的彻悟和留恋,生命时时刻刻都在进展和创化,趣味也就要时时刻刻在进展和创化。” “读诗的功用……在使人到处都可以觉到人生世相的新鲜有趣,到处可以吸收维持生命和推展生命的活力。”既然趣味( 情趣) 就是生命力的表现、体悟和创化,那么人生的情趣化也就是生命力得到表现、体悟和创化的人生。

由此,朱光潜提出文学教育的第一要事就是要养成高尚纯正的趣味,文学教育或者说美育正是使生命力获得解放和提升、实现人生艺术化的必由之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