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在农村老家的一亩三分地能值几个钱?

(2018-02-26 21:40:28)
标签:

农村

土地

宅基地

房产

分类: 文学

你在农村老家的一亩三分地能值几个钱?
北上广深等中心城市和房地产热点城市征地补偿暴富的故事,不断刺激着人们的兴奋神经,让更多人沉浸在一夜暴富的幻想中,冲淡了痛失家园的乡愁。
 

而现实世界里,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代价是,乡村正在迅速凋敝。汤姆·米勒在《中国十亿城民  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人口流动背后的故事》里预言,到2030年时,中国城市人口预计将达到十亿,占全球人口的八分之一。

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孟德拉斯在1967年出版的《农民的终结》里预言,“本世纪末人类将成为一个完全生活在城市的物种。”

FT中文网报道《日本人口下降导致废弃土地激增 修路也只好绕道》,道出了日本偏远乡村困境:逾20%的日本土地,相当于丹麦的国土面积,没有可以立即联络到的所有人。偏僻山谷中的小块田地、内陆地区的陡峭山林,或者这些地区的郊区住宅用地,现在都不值什么钱了。一民间无主土地工作小组负责人、曾任岩手县知事的增田宽也说:“如果你拥有或者继承了这样的土地,又没有使用的途径,那它就成为一个累赘,你还得缴纳资产税,还得维护它。越来越多的人祈求他人拿走他们的土地——甚至不要一分钱。”

我们正在重走西方工业化的老路,重复西方人曾经的乡愁。

协助大英帝国进入日不落帝国时期的维多利亚女王还是个公主时,用日记记下了见证英国工业丑恶内幕的伯明翰之行:

到处乌烟瘴气,弥漫着硫磺的味道,所有男女和孩童、村庄和房屋都是黑色的,所有的村庄都一片荒凉,到处都是煤炭,连草都枯萎变黑了。我看到一栋特别的建筑闪着火光,冒烟着火的煤炭堆积在破败的棚屋、手推车和衣衫褴褛的孩子们中间。

十八世纪著名英国剧作家奥利弗•哥德史密斯,用诗歌记录了那个时代的乡愁:

和蔼可亲的乡村,树木葱茏。

而如今你却风姿尽逝,干瘪无趣;

枯藤老树下,暴掠之像隐约可见;

青葱绿野上,笼罩的是凄凉惨象;

万径皆为同一主宰所掌控;

半数荒芜的平原上,再无欢笑;

沉疴遍野,病魔肆虐。

被工业污染的家乡和空心化的家乡,正是眼下相当部分国人的乡愁。

而城市征地补偿暴富的故事,一次次唤起乡人对土地的联想,“农村户口越来越值钱了”之类的帖文,让许多人想入非非,掰着指头算计自家宅基地、自留地、耕地、山地的经济价值。

然而,农民除了城中村、城郊土地等享受城市化红利之外,远离城市和资源富集地的广大偏远乡村,土地资源正在人去楼空后迅速贬值。

笔者在湖北京山县曹武镇山村看到,大量泥坯房连片倒塌成废墟,且有些年月,主人没有在废墟上重建新屋,绝大多数老宅倒塌两年没有重建,按照政策,村集体就要收回宅基地。

在眼下农村,如果要新建一幢砖瓦房,建安成本约在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

村里一户人家有两幢久不住人的老宅,已经成了危房,几兄弟商量重建,希望建成两层半楼房,核算的成本是每栋25万元。

这样的房子,如果遭遇拆迁,能得到怎样的补偿呢?

5年前,家乡农村兴建热电厂,几乎拆光了一个村庄,征用了周边村庄的大片良田。一个拥有前场后院和两层小楼的家庭,选择了现金补偿,价格是17.5万元,这样的补偿,让他回到另一个村庄盖起了新楼,建筑成本与补偿基本相当。绝大多数拆迁户选择了政府统一建设的还建房,一户拆掉2间平房外加厨房的家庭,补偿了一间二层共90多平方米的还建房,大约与旧房面积相当,自己要额外支付约1.7万块钱。

热电厂征用的耕地,每亩给到农户的补偿是2.4万块钱,镇里公布的项目征地补偿标准是每亩2.73万元。3年后镇里修路征用了部分良田,补偿标准提高到3万多元,扣除村集体留成后,被征地村民拿到手的补偿还是2.4万元左右。笔者在珠三角一个村子了解到,13年前被征大片工业地,农民实际到手的补偿是,山地1.6元一亩,农田2.6元一亩,与家乡农村近些年的补偿标准相差无几。

如果以这样的补偿标准权衡,京山县山村的农民,在土坯房倒塌后如果选择重建,只有遇到政府征地拆迁时,才能收回建房成本。

于是,人们看到,在内地许多偏远乡村,一幢尚可居住的普通民宅,交易价格仅有三五千元,卖掉一幢老宅所得在城市可能买不到1平方米商品房,他们拿什么到城市安家?!

在城市化背景下审视城乡土地价值差异,不能不反思城乡土地双轨制,即城市土地国家所有,农村土地集体所有,两者的差距在于,国家所有的城市土地使用权从所有权里剥离出来,可以上市交易;但集体所有的农村土地进入市场的唯一渠道是通过市县地方政府征地变更为城市国有才能出让,也就失去了交易价值。

2月25日,华远地产原董事长任志强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上呼吁,应打破城乡土地的双轨制。他说:“如果不打破土地制度的双轨制,农民的宅基地做交换时,使用权哪儿有什么权利?它不能作为银行的抵押资产,因为不能交换。尤其是不能让城里人到农村去买宅基地。城市的资源和金钱如果不能进入农村,农村怎么能富呢?”

著有《农村改革的反思》的史啸虎,在最新发表的《经济转型与赋予农民完整的土地财产权》里指出,政府不是通过对土地市场加以监管并征收土地交易税的方式来保障国家利益,而是通过自己独家改变土地用途并采用所谓招拍挂方式直接从所介入的土地流转交易中来获取巨额级差地租(土地出让金)。这种税外获取巨量的预算外收入的做法似乎也涉嫌违背了宪法原则。现有土地制度试图通过赋予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来掩饰或缓冲该制度对农民土地财产权实际上的剥夺。他要求赋予农民有保障的包含土地所有权在内的完整土地财产权(含宅基地住房的商品交易权)。

在这方面,重庆实行了地票制,一定程度上赋予了偏远农村宅基地财产权,具体做法是,将农村闲置的宅基地及其附属设施用地、乡镇企业用地、公共设施用地等集体建设用地复垦为耕地,增加的耕地数量作为国家建设用地新增的指标,这个指标除优先保障农村建设发展外,节余部分形成地票。按照增减挂钩政策,地票与国家下达的年度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具有相同功能。通过交易,获得地票者就可以在重庆市域内,申请将符合城乡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的农用地,征转为国有建设用地。简而言之,农民闲置宅基地复垦后换得地票,以每亩10多万元的价格卖给城市。重庆市时任市长黄奇帆撰文称,重庆农村户均宅基地0.7亩,通过地票交易,农户能一次性获得10万元左右的净收益。

对于家在偏远农村还有一亩三分地的进城农民而言,家乡老宅和田地还有多大价值,是一个颇费思量的问题,它取决于家乡开发的机遇,更取决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方向。以目前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和农村宅基地集体所有权、农户资格权、宅基地及农房使用权三权分置政策,偏远地区农民所获得的土地经营权流转收益和宅基地及农房使用权流转收益相对有限。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家乡不是一个让自己一夜暴富的所在,只是一个留住念想的地方,甚至成为心中永远的痛。

2018-02-26

你在农村老家的一亩三分地能值几个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