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土路
黄土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039
  • 关注人气:1,0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元旦的一次诗歌活动

(2013-02-24 03:26:44)
标签:

转载

分类: 咦,诗歌
原文地址:元旦的一次诗歌活动作者:朱山坡

寻找诗歌之春:自行车+漆=?

——广西第六届“诗说话读诗会”写真

                                                      曾昶/文图

“池塘干涸/河道里鱼虾死绝/公路像一条巨蟒穿过稻田/印染厂、电瓶车、化工厂/纷纷搬到了家门口/……继续赞美家乡就是一个罪人/但我总得赞美一点什么吧/那就赞美一下/家里仅剩的三棵树:/一棵苦楝/一棵冬青/一棵香樟/三个披头散发的幸存者/三个与我抱头痛哭的病人。”

1月1日下午。北流市广西第六届“诗说话读诗会”现场。当《红豆》杂志副主编、自行车诗社成员黄土路朗诵起新疆诗人沈苇的《继续赞美家乡就是一个罪人》时,在场的诗友们深深被这首诗震撼了,雷鸣般的掌声长时间地响起。

诗歌是否真的走到了寒冬?你还读诗吗?

圭江边,寒冬里,诗歌与激情在燃烧。

1月1日至2日,“如果末日还没来,就让我们一起读诗吧”——由玉林市文联、北流市文联主办的广西第六届“诗说话读诗会”活动在北流举行,来自南宁、北流、玉林、容县、梧州等地的自行车诗社、漆诗歌沙龙成员相聚北流,读诗、谈诗,一起探讨诗歌“寒冬”语境下的“诗歌之春”。漆诗歌成员、广西作协副主席朱山坡参加了活动。

“诗说话”:自行车+漆沙龙=?

“诗说话”活动最初由诗人王一杰、yellin“原创”,在南宁举办,后《自行车》杂志非亚等介入筹办,作为一个经常性的诗歌交流活动,在广西诗歌界树立了一定的品牌效应。众所周知,由于广西没有官方创办的诗歌刊物,南宁的《自行车》、桂林的《扬子鳄》、北流的《漆》,构成了广西诗歌的“三足鼎立”。如今,自行车+漆沙龙,诗歌发烧友们凑到一块读诗谈诗,会擦出怎样的“激情”火花?

本次“诗说话”活动在北流市委第二会议室举行,举办方还请来了古筝老师、二胡演奏师现场演绎,为诗歌伴奏,场面不可谓不“隆重”和“宏大”矣。

读诗,真是一件很浪漫很小资很有趣的事情,不信,请来瞧瞧——

最“纯净”的诗歌——被陈前总认为“影响了母女两代人”的诗歌,要算陈琦的《做一只白色的蝴蝶》,它就那么“荣幸”地被容县诗人琬琦和其女儿妞妞两人深情地演绎:“做一只白色的蝴蝶/做一朵抵达大地后/还可以飞翔的雪……”

最“好玩”的诗歌,要数长发飘飘的罗池用柳州话,介入戏剧表演成分的安石榴的《二十六区》,“算癫了,好玩!”

最“悬疑”的诗歌,要数朱山坡朗读自己的《我想和每一个陌生人说话》,全诗才五行,可读完后却被台下的诗友们起哄:“快说说,那个叫何洁的姑娘到底是谁?”

最“自然”的诗歌,要数虫儿的《稻草人》:“那一刻,大地异常寂静/只有午后的阳光轻轻铺展而过。”

最“深刻”的诗歌,当属非亚朗诵的《我的诗》:“如果我写不出,是因为我被某种东西 /切去了手脚/切去了头颅和思考的胃。”

最“不合时宜”的诗歌,当属江南烟雨写的《夜北流,与一个大男人偷偷谈论诗歌》:“在北流谈论诗歌是不合时宜的/就像在成都的杜甫草堂,谈论茅屋和秋风。”

最“白开水”的诗歌,当属伍迁朗读的《开在草原上的格桑花》:“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只是听说过她//有一天,我也许会去看她/开在草原上的格桑花。”

……

2013年1月1日下午,诗歌,真正让北流市委第二会议室这个几十平方米大厅诗意盎然。谁还能说诗歌,还困在寒冬里“孤芳自赏”?

自行车PK漆诗歌,谁更牛?

这个“挑衅”的小标题,让人浮想联翩、想入非非,也挺有意思的:自行车和漆诗社都以诗歌“写得好”著称,可是,两社之间,到底谁的诗歌写得更好?到1月2日上午的诗歌座谈会上去找答案吧。

关于两诗社之间的这次“握手”,自行车舵手、知名诗人非亚幽默地说:“自行车在南宁被撞掉了一些漆,于是到北流乡下来上漆……”非亚认为,自行车更多关注现实的东西,题材、文本上更“尖锐”,写作上更加“不守规矩”;而漆诗歌,则更多语言唯美,抒发小情小爱,口语化不足,本土元素关注似乎少了点。两社之间如果互相兼容,也许效果会更好。

漆诗社成员、广西作协副主席朱山坡则认为,漆的诗歌,更多被人为束缚了手脚,老觉得自己诗歌里写的东西会惹来麻烦、太“老实乖巧”。他建议漆成员多向自行车老大哥学习,加锐气、写有力量的诗歌。他还以朵渔的诗“今夜,月亮一党独大”来说明诗歌语言的重要性,让这首《谢谢这样的人》“留下来”了。

漆成员、诗人虫儿认为漆诗歌的题材锐性不够,现代性不足,与不自信不无关系。当然,也有成功的例证。他进一步举例说,朱山坡的诗歌写作,让他成为一个出色的小说家,而其小说技法融入诗歌,又让诗歌增色;梁晓阳的早年诗歌写作,让他的散文写作有了“魂”;陈琦则既可以写唯美的纯情诗歌,又可以写现代的东西。

诗歌评论家、广西师范学院文学院副院长陈祖君教授则给两家诗社之间“泼点冷水降降温”:民刊,要有自己的个性,不要老认为大杂志、官刊从自己杂志选发作品,就飘飘然,刊物要有自己的“骨气”。他还认为,广西本土人写广西本土的,几乎没有,这可不是个好消息。“放不开”就会导致写作中的民族性、地方性失语、缺失。

玉林师范学院文传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教研室主任郑立峰带来四名弟子参加活动。他认为我们当下的写作,似乎碰到了一个“坎”——怎样“出名”,怎样得到主流的认同?他还谈到,广西的诗歌甚至广西的文学,在全国还是比较“谦逊”的,离文化大省(区)还远着呢。这就要求我们作者,在写作上要多接“地气”,有“灵气”,存“巫气”,伴“鬼气”,唯有作品有性格有特点,作品才会被人广泛认同。

在诗歌“论剑”环节,诗人黄土路、陈琦、伍迁、铂斯、琬琦、江南烟雨、安乔子、晨田、马路、岩树、郭福春、韦建昭、徐继冬等还围绕诗歌与政治的关系、诗歌的日常写作、小情小爱写作、诗歌写作的困顿、诗歌的娱乐化等话题展开了热烈谈论。(《玉林日报》记者曾昶)

 
(责任编辑:伍迁)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