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土路
黄土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574
  • 关注人气:1,0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3卷》“请你当编辑”第1期投票结果与述评

(2013-02-08 10:45:41)
标签:

转载

看到,谢谢!祝新年好!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关于五个人的六首诗

——《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3卷》“请你当编辑”第1期投票结果与述评

 

说明:原定投票时间为7天,因几乎无人再参与投票,故提前结束。对胜出作品进行评述也是一时兴起,觉得有话要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正确与否或者不当之处,请作者和读者海涵。

 

一、投票结果:

作品8号:《一列穿过县城的火车》( 26 票)  作者:聂泓  李荣选自作者博客;

作品1号:《这用旧的身体》( 23 票)  作者:纯子  李荣选自作者博客;

作品2号:《一直向前走着》( 17 票)  作者:阿未  李荣选自《作家》2013年第1期;

作品3号:《到了秋天我总是心怀悲悯》( 15 票)  作者:阿未  李荣选自《作家》2013年第1期;

作品6号:《舞蹈课》( 12 票)  作者:黄土路  李荣选自《诗歌周刊》2013121日总第42期;

作品7号:《你醒的太早》( 10 票)  作者:吕叶  李荣选自作者博客。

 

二、述评:

这一期的投票结果既在我的意料之中,又在我的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是投票的总体结果,我相中的诗也都是大家认可的。这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都有发现佳作的火眼金睛。尽管诗无达诂,没有一个统一的格式和标准,但是,对诗歌的审美,还是有它的尺度。意料之外是对具体每一首诗的投票结果,当然,大同之中存小异,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下面,我从一名编选者的角度(而不是评论家的角度)对投票胜出的几首诗分别作个述评,大家也尽可发表不同的意见。

首先说一说8号作品。这首诗是湖南祁东县诗人聂泓的一首近作。说实话,我初选时就判定这首诗是能够从投票中突围出来的,并预测投票排名应该在第五名左右,投票的结果却让我大吃一惊:这首诗居然夺得了冠军!聂泓是我的朋友,尽管交往时间不长,但却一见如故。去年编选2011卷时,他也给我寄过稿子,他寄给我的作品在我看来是属于可用可不用的那一类。本着对选本负责的态度,在最后终审时我还是把他的稿子拿下了。原因很简单,对朋友的稿子要求应该更严厉、更苛刻一些,这样才能保证选本不被人情世故所左右,才能保证选本的质量,也才有利于朋友写作水平的提高。否则,这个选本就会陷入狭小圈子的泥沼。我是在浏览聂泓的博客时发现的这首诗,就我所了解的聂泓的诗歌创作状态而言,当时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聂泓是一个谦虚的诗人,他得知我选了他这首诗后通给我发了一张纸条:“谢谢老弟抬爱!说实在的,还是不到火候。”这首诗能够在投票中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我觉得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这首诗符合大众传统的审美观,诗的每一行语言都还显得干净、纯粹,不拖泥带水。二是这首诗的角度切换把握得比较好,明写火车,其实写的却是“我走南闯北,忙碌一生的父亲”,而落脚点却是时代的变迁和“无法使自己停下来”的人生。以小见大和隐喻这两种诗歌创作技巧在这首诗里可以说运用得游刃有余,诗歌的想像空间也因此得以打开。尽管这首诗获得了投票第一名的好成绩,但我还是认为,这首诗并非这一辑中最好的作品。不过,这首诗却让我看到了聂泓兄可喜可贺的进步,希望以后每次读到他的作品都能让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1号作品是女诗人纯子的诗歌。我与纯子素不相识。她的诗歌进入我的视野,缘于2011卷编选了她写动车事故的一首诗:《恳求祖国的列车》。这首诗是写动车事故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首,角度独特,语言干净,批判与诘问既不动声色,又锋芒毕露。2012卷又选用了她发表在《滇池》上的一首诗:《这个人间》。她没有向我投过稿,几次选用她的作品都是我直接从文学期刊上选的,因此印象深刻。这首《这用旧的身体》则是我直接从她的博客上选用的,同样写得客观、冷静,她将“火焰、雷霆,和锋芒”藏在“用旧的身体”中,“像一截平静的木头,带着岁月的斑驳”。但是,纯子对待生活的态度是积极的,并没有因为“生活的伤痕,以及爱情里的灰烬”而消极被动,她“还在驾驭着它,穿过岁月的隧道”并且她是“掌握它速度的/列车长,也将决定它的终点”。我看到这首诗时就认为该诗入选这部年度选本应该不成问题。纯子这首诗的初稿最后一句原本并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不是很妥,便通过博客留言建议纯子进行了修改,纯子对我的建议很重视,经过认真思考便改成了现在这样。从读到的纯子不多的作品看,她对诗歌的感觉很好,对语言的拿捏也是比较到位的。我相信,只要她继续朝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她是能够成为诗歌语言的推拿师的!

现在应该说一说阿未了。阿未是一位成熟并得到诗坛普遍认可的诗人,这一点单从《作家》杂志对他的偏爱即可见一斑:从200910月至20131月,他已在该杂志连续发表诗歌86首。2011卷我选用了他一首诗,在编2012卷时,他给我发过来一组诗,我又从中选用了《还不能用这首诗做我的墓志铭》和《一片一片的雪落地无声》两首,这两首同时被《作家》杂志留用并在今年第1期发表,说明我和《作家》杂志诗歌编辑的眼光基本是一致的。这次展示的两首诗也是从《作家》2013年第1期选用的。阿未是一个用“心”写作的诗人,他的作品主观介入意识强,善于在日常生活中发现和提炼诗意,意象运用准确,语言有弹性、有张力。在连续三年编这部选本的过程中,我对阿未的诗歌在欣赏的同时也觉得他的创作存在一个固步自封的问题,他的作品在风格和形式上变化不足,容易让人产生审美疲劳。如何突破和超越自己是每一个成熟诗人面对的一个难题,我希望来年看到一个耳目一新的阿未!

再来说一说黄土路和他的《舞蹈课》。恕我孤陋寡闻,我至今不知道黄土路是何许人也,对他的诗歌也不熟悉。这首《舞蹈课》是我在浏览中国诗歌流派网出版的网络杂志《诗歌周刊》时一眼相中的一首好诗。正如作者在诗中所言,他“表达的是人们的痛苦、挣扎和愤怒”,他用一种特定的场景、克制的语言和不动声色的叙述完成了诗意的表达。人生的过程其实就是反复“跌倒,爬起,挣扎”的过程。作者既是一名旁观者,更是一名见证者和亲历者。

吕叶是我的老乡,在诗坛成名较早,尤以诗歌活动策划闻名遐迩。他策划的“衡山诗会”已成为诗歌史中不可不提的重要诗歌活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最近,他又策划了“好诗来湘会”活动,已接连举办了两期,反响很好,搅得湖南诗坛风生水起。虽然两次活动我都在长沙,却由于工作原因全部错过,甚为遗憾。他是一个不安分的诗人,这似乎与他作为一名成功的广告商人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他一直认为中国的好诗在民间,他举办的诗歌活动都是纯民间、纯公益性质的。这首《你醒的太早》我选自他的博客,是一首“鲜血淋淋的醒着”的关照历史和现实之作,既是对某个特定历史人物的缅怀,又是对当时和当下现实的诘问与无情鞭挞,充满了朴素的悲悯情怀和神秘主义色彩,意象新鲜却并不让人感觉突兀。尤其是当我读到最后一节:“你知道/再不醒来/你就醒不来了”,我不由自主想起了俄罗斯当代著名女诗人英娜·丽斯年斯卡娅的诗句:“黑夜漫长——生命短暂,/我甚至没有力量睡醒。”两者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我觉得这首诗最后一节第一句中的第二人称如果换成第一人称,即将诗歌中的“你知道”换成“我知道”,情感的主动介入性就会更强烈一些,同时将读者从历史一下子拉进现实,形成一种“在场感”,无疑更能打动人,引起共鸣。

 

三、题外话:

美中不足有两点,一是发现好诗、编选好诗是我举办这一活动的目的,这就需要大家推荐他人的优秀作品给我,而本期作品除有几首为作者自荐外,其余均为本人选录,尚无诗友给我推荐他人优秀之作,让我感到遗憾(好在第二期已收到诗人朋友推荐他人的作品,虽然屈指可数,但已有一个良好的开端,又让我略感安慰);二是本期围观的人不少,参与投票的人不多,说明大家的积极性还没有调动起来,也有一些人是因为对自己辨识好诗的眼光没有信心,或者觉得我这一活动是哗众取宠、华而不实而不屑,我在这里郑重承诺:投票结果会充分尊重,活动开展会持之以恒,所有承诺会一一兑现!

 

四、题内话:

1、上述作品将作为初选作品在明年初直接提交编委会审核,编委会审核通过后再提交出版社终审。原则上不会再有大的变动,但,不排除微调的可能性。敬请上述作品的作者将通联地址发至我的邮箱。

2、为避免引起版权纠纷,应出版社要求,从明年起,所有入选作者需签署作品授权书,否则将不予选用。因此,请作者将通联地址发给我的同时将作品授权书一并签署寄我(作品授权书范本附后,也可签署后制作成电子版授权书发我邮箱,电子邮箱同上,邮寄地址:410205长沙市枫林三路省消防总队政治部  李荣)。

3、入选作品尚未发表的,本人将积极推荐到公开出版的文学期刊以“新现实主义诗歌”专辑的形式推出发表,如已被文学期刊留用拟发表或者不同意本人推荐发表的,请告知。欢迎公开出版的文学期刊联系“新现实主义诗歌专辑”事宜,本人作为一名诗歌义工,郑重承诺不需要编辑费。

4、所有入选作者均赠样书一册,并有稿费(稿费标准视资金情况界时确定,至少与2012卷保持同等水平,即每个页码100元)。

 

五、作品附录:

 

一列穿过县城的火车

■聂泓

 

火车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

我未出生时,他和我的县城已经

走到一起了。那时,县城瘦得只有

巴掌大,火车很年轻

 

年轻的火车,很少在县城过夜

一年四季天南地北地奔走,不停地把这里的人

带向远方,又把他们一一带回。每次回来

都不说话,卸下一声叹息

一些劳累和疲惫,又继续上路。每次离开

总会发出长长的喊叫和沉重的喘息

我的县城只会背过身子,偷偷抹泪

 

如今,县城面色红润,慢慢发福

一城的儿女长出了俊朗的面容,那列火车

开始变旧,变慢,现出苍老的样子

但他已无法使自己停下来,好像他来到这个世上

就是为了奔跑,好像不停地奔跑才是他活着唯一的

理由。好像只要一停下来,就会被这个世界

彻底抛弃。这,让我深深地想起一个人

我走南闯北,忙碌一生的父亲

(选自作者博客)

 

这用旧的身体

■纯子

 

这用旧的身体,我依旧还在用着
就像一件旧衣服
岁月没有责令我脱下它,我会一直穿着它
走过黄昏的街头。
这旧了的身体,虽然使用了四十年,
有些零件已经磨损,甚至已经更换
但它依旧是血肉之躯:疼的时候知道
龇牙咧嘴,冷的时候知道
抱紧自己。它依旧一百六十二公分长,
在人群中没有高人一等,也没有低人三寸。
它依旧五十五公斤重,这一副臭皮囊
虽说有时和灵魂貌合神离,
但总的来说
它没有出卖过灵魂。也没有丢失过良心。
这用旧的身体,
原本还藏着火焰、雷霆,和锋芒
如今它更像一截平静的木头,带着岁月的斑驳,
生活的伤痕,以及爱情里的灰烬,
而我还在用着它,就像一辆破旧的马车,
我还在驾驭着它,穿过岁月的隧道,
我是掌握它速度的
列车长,也将决定它的终点

(选自作者博客)

 

一直向前走着

■阿未

 

一直向前走着,这么多年我真的

没有后退过,没有走过回头路

我与日俱增的年纪可以作证

我越来越遥远的故乡可以作证,那么多

离我远去的亲人可以作证

我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就这么

经年累月的沿着一条道儿走到黑

当然黑过之后也有黎明,也有阳光普照和

花明柳暗,一路上沐风沥雨磕磕绊绊

山高水长却冷暖自知,我顺着

这尘世的激流一直向前走,从春到秋

草黄木萎,从悲到喜且歌且哭

直到走到无路可走,直到时光和我生命的色彩

一起暗下来,埋葬我一往无前的影子……

(选自《作家》2013年第1期)

 

到了秋天我总是心怀悲悯

■阿未

 

到了秋天我总是心怀悲悯,我会

找一个时间去郊外

看看那些失水过多的青草,那些在风中

摇摇欲坠的树叶,还有那些在落花上

徘徊不去的蝴蝶,或者就坐在湖边

看看这片再无波澜的水,听听近乎绝望的虫鸣

在岸边的草丛中向炎热告别

阳光穿过那个燃烧的夏日,在此刻平静下来

像这片一望无际的湖水,在时光的遗弃中

静静的老去,静静的凉了

一却都在意料之中,我忽然成了一张

在岸上晾晒的网,太多的日子穿网而过

只留下最早落下的几片叶子和难以释怀的

淡淡忧伤……

(选自《作家》2013年第1期)

 

舞蹈课

■黄土路

 

我不懂得舞蹈

他坐在黑暗里

屏幕就亮起来了

他说,那些踮起脚跟

举起双手,做着向上动作的

表达的是欢乐,赞美

丰收的喜悦

是献给国王和统治者的

还有一种舞蹈

向下,跌倒,翻滚,爬起

表达的是人们的痛苦、挣扎和愤怒

屏幕突然黑下去

一个女人在无人的舞台上

奔跑,撞倒椅子,跌倒,从地上慢慢爬起

一束微弱的光追着她

白色的裙子,眼里的沉默

我在笔记本上记下:

跌倒,爬起,挣扎

(选自《诗歌周刊》2013121日总第42期)

 

你醒的太早

■吕叶

 

你醒的太早

被黑夜囚禁的醒

以白色被单上的象形文字

鲜血淋淋地醒着

 

你醒的太早

守着醒后的底线

守着醒来的路

以玉碎殉葬了沉睡和假装的沉睡

深埋地底你也是醒着的种子

 

你是唯一醒着的人

五分钱子弹即能消灭的醒

你的醒是击穿黑夜的两个弹孔

黑洞洞的弹孔是你醒着的双眼

 

你知道

再不醒来

你就醒不来了

(选自作者博客)

 

六、作品授权书范本

 

 

作品出版授权书

《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编委会:

兹将本人的诗歌作品:                                              

                                                         (共    首)

                    

授权《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编委会选编出版发行。

                                                  授权人:                  

                         授权时间: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