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土路
黄土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063
  • 关注人气:1,0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八桂讲坛]温暖的旅程(一)

(2009-12-23 23:40:17)
标签:

八桂讲坛

文学

人生

广西图书馆

20080419

杂谈

分类: 哎,评论:)

[八桂讲坛]温暖的旅程(一)
北京街头的“贴牌”

 

温暖的旅程——文学与人生漫谈(一)

黄土路

 

具体时间忘记了,事情也差不多从记忆里抹去,却突然收到小朱的电话,说广西图书馆公益讲座“八桂讲坛”二百期了,他们从中精选三十个讲座,编一本书,其中就有我的。不久他们把讲座那天的录音整理成文发过来。总一万八千字。于是我得以重温这个文档标识的日期所指向的那个与文学有关的上午,广西图书馆报告厅虽然说不上座无虚席,但场面却十分令人温暖。那天我只准备了一个提纲,他们的录音整理使我得以留存一份文档。那么,辛苦了。

存在这里的文字,删去五千多字。

时间:2008年4月19日。

有点感慨的是,当年听讲座的张同学,现在已留学法国,每天对巴黎抱怨不已,却写出了一部很好看的长篇《天幕不周山》,而钟同学,现在加入了《红豆》青春长篇小说的团队。

 

大家早上好今天我坐在这里,我觉得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作家张有一句话,他说:灵魂里面的事情怎么可以跟别人交流呢?今天在路上看到一个穿得很少的姑娘,我就想,我看挺漂亮的,换另外一个人他也许说:这个时候怎么能穿得这么少呢?然后再换另一个人,他可能就想:今天我为什么不也穿这样一件衣服出来呢?我觉得文学也是这样的,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所以能交流的都是自己内心的东西,但是要拿到大家面前来说,我觉得有点难为情,就像一个谈恋爱的人,让他当着大众的面说我爱你,那就有点难以表达前两年,当代小说杂志在封二封三上做了我一期“青年小说家档案,让我写创谈,我想啊想啊,了几天,结果一个字都写不出来我觉得文学这东西说出来的确有点难,后来我就拿了我一篇随笔上去,这篇随笔我虚构了制作一列木头火车的故事。

文学是一种爱好,以前我在其他场合也谈过我是做文学杂志的,现在文学杂志的发行量都比较令人伤心,但在很多年前文学杂志不是这样的在八十年代时候,文学杂志发行量动则上百万少则几十万册。《人民文学据说是150万册。我有一个朋友很多年前在河池做金城杂志,他们经常出去款,每次去催款回来,就把钱装在纸箱里,在上面写上党员必读》,或者是怎样治疗乙肝,然后把纸箱封起来,丢在火车的货架上面就这样把钱拉回来这就是那个时候的文学刊物,在那个时候你只要写几篇小说,或者你写好诗,你周边可能就会围着一群少女。现在我想,文学在那个时代,它所承载的其实并不是文学本身承载的东西那时候传媒并不发达,报纸是对开四个版的,没有网络,电视是黑白的,传媒不发达,文学传递的其实是那个时候老百姓心里真正的声音像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朦胧诗,曾经引起很大的轰动那时候,北岛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那时候顾说,黑夜给我黑的眼睛,我用它去寻找光明;江河说,让我们一起走吧我觉得那就是刚从十年心灵的禁锢里边走出来老百姓真正的声音所以那时候文学取得的效应是现在新闻的效应,它承载的是现在传媒所承载的东西现在网络电视各种传媒都很发达,人们要表达欢乐信息可以去看超级女声,要反应民生民意,你可以看南方周末或者焦点访谈文学很边缘化,它回到了它的正常位置,比如现在即使发表一万首诗歌,周围可能不一定有喜欢你的带着崇敬眼光看着你的少女,所以我觉得这很正常文学回到它很正常的位置上最重要一点就是,这是一个读者缺席的时代我们读者到哪里去了呢?我们读者有的正在下岗,有的在建筑工地上,有的刚大学毕业正在人才市场找工作,有的找到工作了,但是每天忙忙碌碌上班下班,回到家,偶尔想要翻一下书,这时候已经很累了,就躺下睡觉了。这个时代,我们读者正在为生活四处奔波,这是很快节奏的时代,而阅读和文学是需要一种慢节奏的,所以我们要等我们读者慢下脚步,我们可能还要等很长时间。这是一个娱乐的时代,而不是文学时代,于是有人说文学死了文学死了吗?文学其实还活着,但活在什么地方?其实小说活在电影里边,诗歌活在歌词里边,文学以一种比较折中的方式在活着有人说这是一个文学泛化的时代,我在鲁院读书的时候有个师妹,她给田震、那英都写过好多歌词,她写过《心酸的浪漫》《一笑而过》,还黄晓明写过《空城》,她在歌词界很有名气,但是大家不知道,其实她写小说比写歌词好很多倍就是这样的一个时代,那些想从文学得到很多东西的人,发现在文学那里得不到什么,就走了,剩下都是很铁杆子的,就是真正爱好文学的人,真正从心里喜欢文学的人。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代谈文学,最好的题目就是《文学是种爱好》。我今天题目《 温暖的旅程》下边还有一个副题:文学与人生的漫谈我觉得漫谈是一个很偷懒的做法,意思就是只要跟文学有关,跟人生有关你就可以东拉西扯说下去我东拉西扯说半天,现进入正题谈一点自己心里对文学的理解

第一个是我们为什么写作一个人平白无故为什么写东西华是这样说的——余华在刚开始写作前,他是一名牙医,医院对面就是文化馆。余华每天的工作就是要面对着很多张开的嘴巴,一年要面对上万张张开的嘴,他觉得很无聊,他觉得对面文化馆的人,每天游手好闲地晃来晃去,也不做什么事情,觉得要是能够到文馆去就好了,所以他就写小说。方方刚写作的时候,在大学读书。她是工作以后又回到大学来读书的,以前是工人。在大学里她发表一篇小说,得了80块钱稿费,那时候工资四五十块钱,觉得写作还是能够给带来一笔巨款的,后来接着写了第二篇。我也问过东西为什么写作,他说写作是为了离开天县是非常偏僻的一个地方,那时候还没通二级路,东西写作就是为了离开那里。我觉得他们说的其实是写作的动机。一个人写作,因为内心憋着很多话要说要表达。这几年广西出了不少作家,很多是从河池、百色这两个地方出来的,比如说东西、鬼子、华、一平、李约热、映川这些地方为什么出作家,因为那地方实在太穷了,穷得让你憋了一肚子的话要说,所以大家就写作写作让你成为在心里面喋喋不休的人,可以让你张开想象的翅膀超越你的苦难

我自己为什么写作呢现在想起来可能跟我母亲有关我刚考入河池师专数学系时候母亲去世已经三年,我心里一直想给母亲写点东西我最早写的一首诗题目就《母亲》,我写梧桐叶怎么飘落成母亲的碑文的那种感觉,去年出诗集的时候,我没有把那首诗收进来,就是因为虽然感情很真挚,但是现在看很稚嫩好在后来我给母亲写了一篇散文,叫做《母亲送你去土地深处》,东西老师前几年跟我说,你最好的文字就是这篇散文,好像凡一平老师也说过,这一千多字文章我写了整整4年我记得刚刚写前面几百字的时候,我还在大学里读书,当我写完的时候,我已经在乡下中学教了两年的书了这篇散文是在我老家的《河池日报》发表,我弟那时候刚好跟我在乡下读书,我写的东西一般不会给我弟看,但他经常去邮电所翻报纸。有一天他忽然翻到这篇文章,看了之后当众就嚎啕大哭,这篇文章后来发表在当时还算有影响力的刊物《北方文学》上。前两年我把它在博客上,之后佛山文艺》、《齐鲁晚报的编辑看到了就转去发表了一篇写在十几年前的文章,还能够感动现在的编辑,感动现在的朋友我觉得有点安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