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土路
黄土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574
  • 关注人气:1,0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害怕(创作谈)

(2008-05-15 08:12:39)
标签:

关于《墨镜》

关于害怕

以及汶川

文化

分类: 哎,评论:)

害怕(创作谈)

黄土路

 

这几天我想就着这个小说说几句话,但却一直心神不定,我的注意力已从这个小说转移开了,汶川大地震,7.8级。我对地震的知识是那么贫乏,我竟不知道7.8级意味着什么。我打电话给兰州的同学叶舟,他说他正在沙发上睡觉,突然被从沙发上给震下来了。挂了电话,我在我们班的QQ群甚至用挪揄的口吻说:“可怜的叶舟……”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了,我给在离震中最近的成都同学颜歌、罗勇,还有作家罗伟章打电话,占线。无法联系。不久总理出发了,一切跟随着电视画面展开。甚至,没有电视画面,那里下着大雨,交通中断,救援人员无法进入……整整两天,我守在电视前,不停地按着遥控器,在中央台和四川台之间来回切换。我想知道那个名叫汶川的地方的消息,那里还有人活着吗?一种恐惧感从心里紧紧地抓住我,我心里感到害怕。我从没这么害怕过。

我甚至胡思乱想,害怕地球有一天会裂成两半,相爱的人们被分开在不同的两半。我害怕地球转动变慢了,一切的苦难变得漫长。甚至,我担心一场地震催垮了我的写作信心,它让我变得愈加胆小,原来被欢快地敲打的键盘,从此变得暗哑无声。就像现在,我无法为这个已发表的小说敲上一句完整的话。

其实,这也是一个关于害怕的小说。它显得多么缈小和无奈,它不过是讲一个胆小的人的故事,不过是表达了一个胆小的人,无奈地犯了很多错误以后,想着再生的愿望。之前我写过一个这样题材的小说了,它叫《洗衣机》,发表在2004年第5期的《青年文学》上:一台二手洗衣机,无意中被发现可以洗去人们的不幸,这时许多想洗掉自己过去的人出现了,一个名叫老戴的胖子,他要洗衣机洗去他过去的罪孽,然后干干净净地“进去”。我突然发现,《谁在深夜戴着墨镜》里的常副市长,其实就是老戴的延续。不过,比起老戴,他是被一种腐败的势力胁迫着走到绝境的,他比老戴更害怕监狱,因此更渴望再生。现在想来,我设计他在一个小姐的子宫里再生,这是一种多么大的反讽啊。在大的环境中,贵为副市长,他也有着自己的无奈,这也许就是我要说的。在写作的时候,我无法描绘幸福,只好尽力地勾勒着不幸。

写完这篇前后不搭界的文字,我希望那场大灾难尽早过去,人们在废墟中,重建起自己的家园,和生活的信心。而我,亦希望自己能在那么大的绝望过后,在将来的文字里,慢慢地挖掘出生活和活着的一点点的意义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