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杯,你还好吗?

(2018-06-21 10:10:20)
分类: 我的假期

2018-06-14 19:20:06 


做为一个纯种中国人,说起足球就忍不住眼泪哗哗地。其实真用不着这么悲伤,中国足球虽然踢得很丑很无耻,但球迷啥也没耽搁。没听说有球迷因为中国足球一天不如一天就不娶媳妇不生孩子了,我没说性的事儿,它属于禁区,我说的不是性事而是生孩子。

面对很多人低下的阅读能力,庄主必须说明一下:不是每次性生活都能生孩,要是那样,中国人肯定比老鼠还多(据说,全世界的老鼠有150多亿只)。我的意思是说每次都想生来着,但诸多原因使这个伟大的繁衍理想搁浅了。一生都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任重而道远,不忘初心。

作为球迷,庄主算得上骨灰级。不仅写过好些年的足球专栏,还写过一本关于足球的书,还曾经跟随国家足球队周游西亚打了外围赛。就在那一年,中国队有史以来第一次进了世界杯决赛圈。对,就是2002年的那一届世界杯。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不去,中国队根本没希望去世界杯决赛地。

还得做一次说明:从单独的事件讲,庄主是在吹大牛逼;从物质之间的联系上讲,从时间的不可逆和时空可穿越的角度讲,庄主说的又是实情。这个你要去问爱因斯坦,他会告诉你庄主是对的。

我最早听足球是在1981年冬天,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那时候看不到电视直播,只能听收音机里的现场直播。印象最深的是主场对科威特和客场对沙特,都赢了,主场三比零客场四比二。都以为可以出现了,但被新西兰和沙特联手摆了一道。说到底还是自己不行,那年头的中国人长得太瘦小,被新西兰洋毛子一顿横冲直撞就败下阵了。

中国队战胜科威特的那天晚上,有学生把被子点燃了从窗口扔下楼。扔被子的学生被学校保卫处叫去训了一顿,但没给处分。

此后很多年,我亦步亦趋跟随着中国足球的脚步直到2002年那一届世界杯。那之前我在《作家》杂志社工作,赶上了两届世界杯,1986和1990。我跟主编请假看1986那一届。我说一辈子世界看也看不了20届,我宁可扣工资也要看。主编说你看吧,一个人能有个乐趣不容易。我和吉林作家班的学员住在同一家招待所,我们凌晨看球,看完球天已经大亮。我们就到附近的地质宫操场上去踢球。我们成立了“企鹅”足球队,这个名字来自于队员都是大腹便便。1990年那届我在北京,但我不喜欢很多人聚在一起看比赛。于是我返回长春,我自己一个人看。我会破例买啤酒,弄点小吃。看球时把电视声音调到近乎于无,一边看球一边慢慢喝啤酒嚼小吃。1994年那一届我已经人在沈阳,那是一个相当阴晦忧郁的年份,我离开了吉林省作家协会。

2002年世界杯结束之后,我不再看中国足球了,当然也不再写足球的文章了。那之后,我只看欧洲的赛事,英超为主,捎带着看看西甲德甲。实在无聊,看几场意甲。世界杯也一届比一届懈怠,但总比中国足球好看,聊胜于无。我更喜欢欧洲杯,水平最高。

我是感谢中国足球的,因为它让我挣了很多钱。和同时代作家相比,那些年我很有钱,写足球挣的钱比工资和小说稿酬加起来要多很多很多,后来炒股稀里糊涂就陪进去了。再后来是2006年中国股市大疯狂,我把赔掉的钱捞了回来,它帮助我渡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光。算起来,至少六七年的时间里,多亏了那些钱,否则真要上街乞讨了。

看足球于我,如今是彻彻底底的、单纯的休闲和娱乐放松。

再无情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