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猫806
老猫80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8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豆汁儿

(2007-05-21 20:44:44)
按照梁实秋的说法,喝得豆汁儿,始可与言北京人。3年前,我初抵北京,曾喝过一回豆汁儿,不惯馊腐,落荒而逃;3年过去,酱豆腐、韭菜花、烧卤煮、杂碎汤把我的糯米胃从里到外洗了个遍。上周,顶着烈日再赴天坛北门锦馨分店喝豆汁儿,出而复进、排两回队,连喝四碗方称尽兴。看来,我的“晋京”考试算合格了。
五四前后,南方知识分子定居北京的,所在不少,我一直很好奇他们饮食习惯的变化。饮食的认同不仅意味着口味的入乡随俗,更意味着此身所在即故乡。
周作人。都说浙东人的口味是最顽固的,不说以臭为香,那一口死咸就不是一般人能来得来的。不过知堂晋京后很少挑剔饭食,倒是久居日本,曾经沧海的缘故,经常挑剔茶食,曾写千字长文,只为抱怨买不到一块好点心。
俞平伯。俞长于簪缨世家,有公子习气,平素最爱吃的是烤鸭!叶兆言在《陈旧人物》中回忆,文革中某日,曾于西单全聚德见德清老人大嚼烤鸭,面酱顺嘴角留下而不觉。
汪曾祺。汪是我前辈老乡,水土相近,口味也相似。曾经看过一篇他写茨菇的文章,差点惹起我返乡之念。北京是吃不到茨菇的,也吃不到水芹,好在有荸荠。非南方人不明白“水三君”的妙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大葱
后一篇:红糖煎法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大葱
    后一篇 >红糖煎法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