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纪录片人李汝建
纪录片人李汝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8,787
  • 关注人气:27,8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2020-08-11 18:51:10)
标签:

长海

江豚

梁泽业

分类: 特别故事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为作者:青云剑客)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渔夫:梁泽业)
       渔夫梁泽业家“豢养”了几百个食量很大的“食客”,它们扫荡了渔夫家的粮仓,渔夫还乐此不疲与它们交朋友,每当渔夫家里有客人光顾,渔夫就吹响集结号,“食客们”鱼贯而出列队表演。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演绎现代版“食客”的主角叫江豚,一种海洋哺乳动物。那么江豚与渔夫梁泽业有着怎样奇缘,带着这个疑问我多次与梁泽业一同出海观江豚,试图解开这个谜团。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两年前,江豚成群出现在蛤仙岛与格仙岛之间海域,引来众多观江豚者,逐渐形成热门的生态旅游项目,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网上有观江豚者调侃道:江豚就像我小时候村里的同学—刘翠玲,或许也不是,“翠玲”普通的名字在我记忆里模糊,甚至忽略她的存在。
       我对江豚也是如此。做为旅游行业的管理者,海钓人梁泽业经常用手机给我发江豚的视频和照片,没有引起我的好奇之心,更没引起我对村姑“翠玲”价值的挖掘,我和很多海岛人一样经常与“海豚”谋面,又经常擦肩而过,对于热爱生态游的我,甚至还想过又朝一日到澳洲去观鲸,而忽视本村“翠玲”的存在,应了那句话,你在与不在,与我何干?,我就是那么木讷的一个人。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去年,《半岛晨报》记者陆遥受邀参加海钓人梁泽业举办的海钓赛,她本来想采写海岛旅游新亮点——海钓的文章,当她看到成群的江豚出现在海钓船周围时,她被这些憨态可掬,与人亲近的“海洋精灵”所震撼,江豚在海钓赛中抢得头眼,一张发行量不大的报纸,因这篇报道被广泛传播转载,吸引了喜欢野生动物游客的眼球。于是,亲子游观江豚团纷至沓来,这是去年梁泽业自创办海钓公司以来又一个全新旅游项目。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梁泽业是靠打渔为生的渔民,沿岸渔业资源枯竭,便萌生转产从事旅游,三年前成立了渔乐旅游公司,做休闲游的海钓营生。他确权一处无人问津的海域,投放大量人工渔礁,作为海钓的钓场。渔礁改善了海底生态环境,伴随鱼群的出现,江豚也闻鲜而至,令他始料不及的是江豚越来越多,先前是几十头,到现在三五百头,几乎吃光了渔礁周围所有黄鱼,海钓人只能钓带刺的黑鱼。“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梁泽业很无奈,他知道这是自然的选择。江豚的出现,钓客渔猎的获得感没有得到满足,但是钓客兴高采烈地分享与江豚相处的快乐时光,短视频在网络里迅速传播,让梁泽业欣慰的是来了一波又一波观江豚的游客,弥补了梁泽业的收入,渔乐升级为更时尚的观江豚生态游。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渔夫:梁泽业)
       梁泽业也由此变船长为船长+导游转身。在观江豚游过程中,梁泽业面对游客提出的各种问题他感到应接不暇、力不从心,“我不能总是把船开到这里让游客自己看,没人解说。”他暗下决心,回家后上网查阅资料,走访老渔民,了解江豚习性、活动规律等,他现在俨然是一名出色的江豚“专家”。记者陆遥也一直关注江豚的情况,时不时与梁泽业沟通,她找到海洋馆训海豚师傅向他们讨教如何与海豚交流,师傅借给了她一枚能发出海豚音的哨子,只告诉她吹长音海豚就来了。陆遥把哨子带给梁泽业,让他试一试,这一试果然奏效,小船周围聚集三五成群的江豚,时而浮出水面,时而翻滚身体,短促有力的呼气声由远而近,船上游客大呼小叫异常兴奋,大家用手机近距离录制江豚戏水的画面。有了呼唤江豚利器,梁泽业心里更踏实了。“你看江豚多萌多乖啊,这是你饲养的吗?”梁泽业欣喜地摇了摇头,“你看它们多听话啊,就像我们家的宠物。”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梁泽业觉得亏欠了这些“乖孩子”,每次吹哨子它们像是听到了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懂事孩子,总不能让孩子看到碗里没有一条鱼,又离开家吧。梁泽业心软了,他跑到市场上买了一些江豚喜欢吃的黄鱼,江豚再来讨食,梁泽业抛洒一些黄鱼,江豚吃得欢快,做出各种动作表示答谢之情。渔夫与江豚日久生情,渔夫留住了江豚,江豚依恋这片海,梁泽业的择业道路越走越宽,越走越时尚。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两年多时间,梁泽业逐渐摸清江豚习性和迁徙规律。天生爱自然的记者陆遥有很强的职业敏感,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在倡导生态与人和谐共处的大潮流中,江豚完全可以充当引爆新闻界眼球的自然界大事件的主人。陆遥计划在四月底五月初,在江豚结伴洄游到长山群岛海域的时候,她要把民间传说的“龙兵过”场景写实,她信心满满地邀请摄影师张忠民等人一起见证自然界江豚迁徙过程中蔚为壮观的景象。

      人算不如天算,不知是谁泄露“天机”,龙王爷翻弄风雨,大风一连刮了几天,阻止了他们的拍摄计划,也错过了最佳拍摄时机,“龙兵”们在风雨中悄然而至,看热闹的人却撂在岸上。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疫情过后,陆续上岛的钓鱼客、观江豚客纷至沓来,海岛又迎来激情的夏日。梁泽业接待几位特殊的游客,他们是桨板教练,准备划着桨板观江豚。站在船头上的梁泽业,神情自若地吹起哨子,低频的海豚音发出“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了”,不一会游来几十头江豚,它们摆动硕大的光滑身躯,穿梭在桨板之间,摄影师张忠民及时放飞无人机,航拍划桨板人与江豚亲密互动的感人画面。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左:青云剑客,图右:张忠民)
       我不知道张忠民出海拍江豚了。他回来后把视频发到“生态摄影”朋友圈里,我看了以后感觉画面清晰,海湾很静美,江豚与桨板上站立的划桨人自由自在地戏水、游玩,我以为这是转发国外哪处海湾里的视频,江豚“刘翠玲”再次被我忽略了。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左:“大辽海”,上图右:梁泽业)
      影友“大辽海”看了以后点赞,说这才是生态长海真实写照。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优美的画面就出现在我的海岛、我的家乡啊,当“刘翠玲”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它是那么地楚楚动人,那么地令我悔恨不已,而我居然对它熟视无睹。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大辽海”)
     “大辽海”也带着“大炮”出海拍江豚近照,回来后也发视频,他说长镜头根本用不上,就用手机拍。江豚居然贴着船边游来游去,或是三五成群游过来,或是几十头一起游动,胖胖的脑袋、灰白色的流线型身段,时而浮出水面,时而摆动尾翼潜入水下。当无人机飞临江豚上方时,它翻滚身体好奇地向空中张望,露出迷人的微笑,它好似再向你打招呼,梁泽业称它是微笑大使名副其实。我仔细观看发现江豚的嘴呈“V”字型,给人感觉它始终面带微笑。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作者:青云剑客)
      正如我在《寻鸟记》中写过这样一句话,你见与不见,它就在那里,不离不弃,只是缺少关爱它的眼睛。的确,千百年来江豚一直就在这里安生,不过渔民叫它 “江猪”,这么可爱懂事的海洋哺乳动物居然叫猪,很俗,难怪被网友把它比作土里土气的乡下姑娘“刘翠玲”呢。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很多人不解地问道“江豚”不是生活在江里面吗?江豚和海豚不是一家人吗?资料显示,江豚与海豚它们是同一个目不同科的关系。江豚属于鼠海豚,或者叫无鳍鼠海豚,还有一个别名露脊鼠海豚。从外形上看它们最大区别是海豚有突出的猪鼻子一样的吻部,而江豚前面是圆圆的,海豚有背鳍而江豚没有,犹如人与猿的关系。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在海岛人心中江豚就是传说中“龙兵”的一员,它像幽灵般隐秘在大海里,这使我想起祖父辈们经常讲过的“龙兵过”故事。说是龙王爷带着虾兵蟹将每年的大年三十子夜时分出来巡海,虾兵蟹将们打着“龙灯”,一路巡视场面很壮观。我和哥哥还真的在漆黑的夜晚爬到房顶窥视大海中是否有龙灯闪现,我们分不清是大陆侧的烟火还是“龙兵过”的海火,就认定那里一定是“龙兵过”的壮观场景。

      真正见到“龙兵”还是在少年时代,那天和同伴摇着大撸出海钓鱼,一条灰色的大鱼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小船边,慢慢地游走了,吓得我们大气不敢喘,在慌乱中哥哥记住老人们说过的话,他急中生智用木板敲打船帮,生怕江猪掀翻了小船,回家以后回想这一幕仍心有余悸,第一次遭遇“龙兵”,让我觉得它是一条很恐怖的大鱼。

      对于常年闯海的老渔民来说,他们遇到“龙兵”出于敬畏之心,会降下风帆,停船给“龙兵们”让路,也怕招惹了“龙王爷”而性命不保。听起来“龙兵过”不只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海岛人深信不疑。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长大以后才知道江猪叫江豚,它是一条可爱的海洋动物,有儿童般的智商,喜欢与人类打交道,传说中的“龙兵过”也不过是江豚和海豚集体迁徙途中相互戏嘻或是围猎的场景,纯属自然景观。从那以后,彻底改变了我对它恐惧印象。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渔夫:梁泽业)
      经过几年的连续观察,梁泽业初步掌握了江豚活动规律。他指着地图说,江豚每年秋季由西部海域陆续向东集结在乌蟒岛周围海域,短暂停留一周后,十一月开始,它们沿着獐子岛与小长山岛海峡大规模迁徙,绕过獐子岛后再一路向南,分散在温暖海域越冬;次年再反方向迁徙至乌蟒岛周围,四月底,江豚进入长山群岛及周边海域,相对集中在蛤仙岛、格仙岛、瓜皮岛海域觅食,梁泽业承包海域处在这三个海岛之间。七月,江豚在产崽期间,它主动规避人和船,保持较远距离,八月又恢复活跃期。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渔夫:梁泽业)    
      在我与他的交流中,我看得出他很用心了解江豚、认识江豚,这位渔夫铁了心与江豚交朋友。大辽海鼓励他“你是在践行习总书记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理论的实践者。”尽管梁泽业没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做为一名职业生态游经营者,他深信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爱护海洋哺乳动物,才能持续地为他和众多渔夫带来财富。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上图渔夫:梁泽业)
      历经30个春秋的海岛旅游,靠渔家大嫂挥汗如雨,甩卖海鲜赢得低端消费群体,压弯了海岛脆弱的生态系统。我们一直在探索发展高端游,可出路在哪里?几年前我们确定海钓产业作为未来海岛旅游业发展方向,规划了以獐子岛国际海钓小镇为中心的海钓产业链;实时推出了观鸟游、观斑海豹游、观鲸游等生态旅游项目,没想到这个概念性远景规划竟然被渔夫梁泽业的观江豚游率先超越了。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一部由李汝建老师执导的,讲述渔夫梁泽业与江豚结缘的纪录片——《渔夫与江豚》(暂定名)已经开机;江豚觅食海域正在纳入生态保护范围;着手制定观江豚规则…….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自然摄影纪实》第三季:渔夫与江豚——青云剑客(2020年7月)
       大连桨板运动协会首期观江豚夏令营活动又因突发新的疫情而被迫取消,北京、上海亲子游观江豚团也终止了合同,一切活动戛然而止。梁泽业依然每天独自一人开船到他的这片海观察江豚、陪伴江豚。平静的海面,有几只海鸟从他船边掠过,他望着远处起起浮浮江豚的脊背,没有靠近它,他知道哺乳期的江豚有意规避人类,梁泽业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它们母子平安。

      2020年8月11日搁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