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尧5059
唐尧5059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4,403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乡传奇(五)王一万

(2014-03-23 21:12:06)
标签:

故乡

传奇

张芾

文化

王一万

 

王一万并不是六阎王的亲侄子。

王一万的父亲是六阎王的伯叔兄弟,也就是曾经和六阎王的哥哥五才子一起,随着九先生在旬邑县智斗黑道虫的王二愣。

王二愣资质虽不能与五才子相比,但命比五才子好。五才子追随刘古愚求学时,王二愣却遇到了自己的贵人。

与九先生相交甚深的张芾,在道光年间,曾先后督江苏和江西学政,咸丰年间又被派往江浙一带平定太平天国之乱,曾任江西巡抚等职,在江浙一带结交了不少朋友。1862年,张芾与回乱头目任武谈判被杀,他的一位故交杨昌俊被从江浙调到陕西平乱,在为张芾料理后事时与九先生相识。王二愣19岁那年,九先生把他推荐给了杨昌俊。于是王二楞离开牧鹿湾,跟随杨昌俊平乱。那一年,王一万在母亲的肚子里已经孕育了六个月。王一万第二年出生时,父亲王二愣已经和杨昌俊到了浙江,杨昌俊因平乱有功,官至巡抚级别,王二愣因为胆大敢拼,一直做杨昌俊贴身侍卫,深得杨昌俊赏识和信任。

在王一万的成长过程中,对父亲王二愣没太多印象。他印象比较深的就是每月王二愣给家里寄回银子时,妈妈总会给他买吃货。他在村上的孩子中极有优越性,因为没有谁家能每月有一两银子的收入。

在王一万13岁那年,他的父亲王二愣从浙江归来,父亲的归来,不只让王一万在小伙伴中倍感牛逼,而且让整个王氏家族瞬间惊炸:因为他父亲回来时拉了一牛车的楠木箱子,箱子里装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一共有一千多两。

牧鹿湾的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一下子整个村子都炸锅了。当然他们后来才知道,这一千两银子只是九牛一毛,王二愣在钱庄存的银子总数达100多万两!搁而今,已然是亿万富翁。

关于这些银子的来路有两种说法,但都有一个基本事实,就是王二楞追随的杨昌俊,牵扯一场命案而家破人亡。一种说法是杨昌俊把百万家财托付给了王二楞;一种说法是那个案件本身就是贴身伺候杨昌俊的王二愣一手策划的。无论如何,王一万在瞬间变成了富二代。      

王二愣把牛车拉回来的1千两银子,用500两盖了一院房,就是今天我叔父家对面的老屋。老屋经过一百多年,虽然现在已经破旧不堪风雨飘零,但我小的时候,对他的印象极深,它的奢华大气在我们村子上是绝对的鹤立鸡群。另外500两银子,300两分给几个弟兄们和父辈,感谢他们对妻子的照顾;还有200两直接给了王一万母子二人,让他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王二愣那次荣贵故里,除了带了一车的银子,还带回来两房小妾,小的比王一万只大3岁。这两房妾虽然貌美如花,但都不能生养,所以王一万是王二愣唯一的后人。王二愣多年在外,对儿子照顾甚少,总觉得对儿子有所亏欠,所以此次回家,就把对王一万的宠爱作为了最大的人生乐趣。于是十三岁的王一万开始了自己骄奢淫逸的人生之路。五年之后王二愣因病故去,18岁的王一万继承了百万家财,已经形成富二代三观的王一万,常常一掷千金,月掷万两,所以人们送他外号王一万。

王一万继承父亲财产的同时,还继承了大他三岁的后妈。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常从西安找回秦腔名角,在老屋一唱就是十几天,笙歌燕舞灯红酒绿颠鸾倒凤,俨然过着皇帝的日子。这样的日子过久了,王一万也觉得无趣,后来有人告诉他,要显尊贵,光有钱还不行,还得做官。于是他在自己挥霍了20年青春之后,在33岁的时候进了一次北京,带着十二万五千两银票,捐了一个七品官。其结果是他只穿着官服拍了照片,便带着表示七品资质的一张纸回到了牧鹿湾。回到牧鹿湾不久,辛亥革命爆发,王一万的官命随之烟消云散没入历史尘埃。但王一万也庆幸自己没有真正做官,否则可能连命都会被革命党革掉。官没当上,家当基本已经让他花得所剩无几。王一万这时才知道了坐吃山空的道理。但是已然养成的三观和习惯,让他除了灯红酒绿之外一无所长,也不愿有任何作为。见他钱财散尽,昔日的朋友也都退避三舍。王一万象是一堵除去砖瓦的土墙,在风雨的冲刷下,很快便瘫成了一堆烂泥。当然消沉的不只是他的意志,还有他被透支殆尽的身体。在六阎王给村上的人剪辫子的时候,王一万正躺在家里,几乎奄奄一息。所以当村上有人质疑六阎王,为什么不见王一万来剪辫子时,六阎王瞬间变脸勃然大怒,扑过去对那个人就是一顿拳脚,边打边骂:我侄子命马上都没了,你狗日的还惦记他的辫子……

王一万很快一命呜呼,为他顶纸盆送终的是他12岁的养子。因为他和父亲的小妾一起,也没有生下一子一女,前些年便从同族的孩子中选了一个过继给他,但他的兄弟们孩子都已经成家,后来就从孙子辈找了一个,这个孩子在族里排行为六,我叫他六爷,虽然我和六爷之间血缘已相去很远,但我对他印象很深。我小时候经常去他家,看他家墙上挂的王一万穿着清代官服的照片,照片上边的墙上,还挂着有一块木制大匾:上边是四个欧体大字“启我童蒙”。这是王一万捐助给一个学校一万两白银后,县长亲自手书并赠给他的。这个匾额也告诉我们,王一万生前,除了花天酒地外,也做过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六爷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去世。六爷一生也不能生养,没有子嗣。他去世时是几个侄子埋葬了他,他所居住的老屋也经过几次拆迁变卖,春节回家时,我看到的只是一个破落不堪的小屋。

王一万父子及六爷的遭遇,常常让我相信宿命的存在,如果老天真的要让一个人绝后,即使过继了孩子,也只能延续无有子嗣的命运。而这一切又是否和王二愣带回的那100万白银有关,会不会是杨昌俊命案的因果延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