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于珂群
于珂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22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我的过命朋友肖康

(2014-02-03 23:26:43)
标签:

朋友

过命

生死

友情

散文

分类: 随笔

我的过命朋友肖康

 

人生最珍贵的,除了亲情,就数友情了。

朋友之情,是人世间最珍贵的一种感情。由于有了朋友,人生便增添了许多的色彩,也增添了许多的意义。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盘点一生的朋友,有各种各样的朋友。

有了这许多的朋友,便觉心里很是充实。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可以和朋友分享,可以向朋友请教,可以和朋友在一起交流,可以放心大胆地向朋友求助。

这就是多彩人生。

在我的朋友圈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朋友。论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是微不足道的。在人生长河里,似乎我们相处的时间是那么短暂。可是,这短短几年时间,却造就了我们一生的友情,是永远也不会磨灭的。

我们是因为他的父亲相识相知的。

参加工作以后,我便跟着我的老师,我的恩师——肖衍春学习金融知识。

那时,还是毛头小伙子的他——肖康,经常到肖大爷的身边来玩,一来二去,我们便相识了。

肖大爷喊他的乳名——小康。我也喊他的乳名小康。

他便发怒。

我不管。仍喊。

他说,他比我大,不应该叫他的乳名。

我说,我们在一起很亲密,就应该叫他的乳名。

他无奈,便将大名改为肖康。其实他原来叫肖爱华。

如此这般却影响到了他的弟弟——肖波。肖波原来叫肖爱军,因在县农业局时间长了(他的妈妈曾在农业局工作过),大人小孩都叫他小波,他便也改肖爱军为肖波了。

我和肖康在一起无话不谈。

我们在一起,用他太太的话说,就是好事也一起做,坏事也一起做,就是无事不做。

其实真的冤枉我们了。

我们在一起,天生就有说不完的话。

晚饭后我们一起逛着沂南的“长安大街”——人民路,其实那时尚没有这个名字。因为是县革委前面的一条大马路,那时觉得很宽。

我们从东头逛到西头,顺便买上五角钱的高粱饴(一种山东特产的糖果),边吃边聊。一个长长的下午(晚上)就那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我们在一起读书学习。那时我们便看巴尔扎克等世界文学名著,像欧也妮 葛朗台,高老头,看塞万提斯的唐吉可德,看司汤达的红与黑,等等等等。

我们在一起吟诗作对。

你出上句,我便对上下句,不亦乐乎。

有一个同事结婚,我们送他一副对联,上联是,蜜蜂羞针刺花蕊,下联是,蝴蝶翩翩戏牡丹,横披是,♀♀♀(新娘名)美观大方坚固耐用。

那时我们在企业信贷股一起工作。当时的家庭,凡是农村户口的家属们不和职工一起生活,而是分居两地。我们股全是男子,都像是单身一样。我们的老股长,有一个外号叫“叫驴”。我们便在办公室的门里面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老叫驴嫩叫驴阖股叫驴,下联是,大和尚小和尚一窝和尚,横披是,优良品种。

我们贴完对联后便去参加业务培训去了。

谁知惹祸了。我们毕业回来后,好长时间老股长都气得不和我们说话,而我们早早就把写对联的事儿忘了个一干二净。

肖康自幼尚武。小时候,他自带煎饼卷去张庄大岱学拳。张庄大岱村无论男女老少,尽皆习武。传说张庄大岱即使出来一条狗也会打拳。肖康习得一身武艺,通常三五个人不得近身。

他教我们学习“拦门橛”。有句话叫“学会‘拦门橛’,单刀不用学”。意即单刀功法与“拦门橛”相近,学会了简易的“拦门橛”后,单刀即可无师自通。

   那是一种真打的功夫。但必须按照套路来,一旦不按套路“出牌”,后果不堪设想。我们有个同伴在一次打斗中忘了套路,一棍子砸在了对手脑袋上,还好,只是起了一个大包而已。

我还没有结婚的时候,他有了小家庭。于是,他们家便成了我们聚会的必然场所。

一般情况是,我们上顿在他家吃了饭以后,下一次便是以“打破锣”的名义再去吃。我们一伙吃得是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那时我们吃饭喝酒的时候常常猜拳行令,在一起划拳饮酒——分成两个阵营,以我为中心的一伙,以他为中心的一伙。我的酒令猜拳是很厉害的,常常是赢多输少。他便私下找我,说,在他家吃饭,怎么可以不让人吃饭喝足?

于是我们相约,抠手心。

我在他的手心里用几个指头抠摸,他便知道我要出几个指头了。

于是,一直赢多输少的我,便开始输得多了。

跟着我的那伙伙伴们觉得奇怪,便问我怎么变了,原来赢多输少的格局变成了输赢不定。存不住话的我便将我们的约定向朋友们说了,于是跟着我的那伙人便不再与我同伙了。

我们还在尚未结婚的时候,便给将来的孩子起下了名字。

他姓肖,将来的孩子叫“逍遥法外”,我姓于,将来的孩子叫“不遗余力”。若是男孩,就叫力量的力;女孩则叫美丽的丽。后来因为我的孩子是女孩,因为叫丽丽的孩子太多便改叫了他名,而他的孩子,便一直叫作肖瑶。

1986年,我参加成人高考去哈尔滨读大学。在我读书期间,肖康因要照顾年老的岳父母,便到了北京发展。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便这样结束了。

上学期间,趁放假的时间,我第一次去北京玩儿,住在他家。

他陪我游览了故宫等风景名胜。

八十年代末期,那时时兴下海经商。他一个人辞职下海,在北京国家科委注册了一个星火协调中心驻沂蒙办事处,级别是正处级,工作关系履历档案存放在国家科委。那时,他是星火协调中心驻沂蒙办事处的主任,我是副主任(副处级),当时他把国家科委我的委任状一起办了下来。因为家庭的关系,我没有辞职,因此也就没有履职。

九十年代初期,他在中农信工作。受命于官方,他要在上海组建证券公司,便约我去做“黄马褂”,同样的理由,我没有辞职履职。于是,我们在一起的机会就那么一次又一次的消失了。

九十年代初,那时的公务用车还局限于普桑。他开了一辆崭新的奥迪汽车回家过年。那时我的家在乡镇驻地。回家过年的时候,向他借了汽车钥匙。因我不会开车,是我一个亲戚给我开的车。他见了崭新的奥迪车后,说怎么什么人舍得将这么好的车借给你。我说,除了老婆不借以外,他的就是我的,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经受很多的磨难。小时候,因他父亲的关系,他是“黑五类”子女,饱受歧视。参加工作后,他经历了工厂劳动改造的考验,在高温环境下推过砖车。到北京发展后,应该说处处比较顺利,一直干到国务院正局级,在向副部级冲刺的过程中,他黯然落马。于是,一直不服气的他开始真正辞职下了海经商。生意越做越大,到了具备一定规模的时候,因为股市逆转,资金被套牢在了股市上,他经历了破产的考验。

利用房产抵押,他又一次重新创业,在一无所有的基础上,他再次发展了起来。事业兴旺发达。

他经常单枪匹马到全国各地去旅游观光。像黄河壶口瀑布,云南苍山洱海,塞外坝上草原,青藏高原,无不留下了他的足迹。

2008年,因年龄的关系,我在单位离岗了。

离岗后,他约我一起出去玩儿。

去年,我们先后游玩了四川成都、都江堰、西岭雪山、蜀南竹海、重庆酉阳、湖南张家界等地。回来后,我们又去了江苏泗洪县洪泽湖湿地公园。

出去玩儿的过程中,他是一分钱也不让我花。吃住玩儿全是他的。让我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可他就是那么强势,不容分说,不容辩解。

他说过,他在经济上的事儿我们谁也插不上手,帮不了忙。因为他的资金动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

可是我觉得,他,是我过命的交情。我为有他做朋友而倍觉自豪,这是我一生最为珍贵的财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兄弟情,两者皆可抛。为了他,生死算什么?虽然我没有钱,可是我有性命。为了我们的珍贵友情,我可以豁出命去维护。这与钱无关,也与利益无关。与他的关系,是我一生的最为珍贵的财富。我要加倍珍惜,直到死去。(2014年2月3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