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共一大在我家开幕”

(2009-02-24 09:20:52)
标签:

党史

纪实

李书城

李汉俊

李声宏

刘志学

凌寒

老枪

文化

分类: 老枪视界(报道)

毛泽东在党的“九大”期间说:“一大”是在李汉俊的哥哥李书城家召开的。

建国前夕,毛泽东发出亲笔信,力邀李书城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速来京共商国家大事。”

周恩来提名由李书城出任新中国第一任农业部长,并委托薄一波从中做工作。

李书城曾经担任过孙中山的军事秘书,是同盟会的发起人之一。他赴日留学期间和鲁迅 、黄兴等人结为同窗好友。他是晚清秀才,还是国民党要员李宗仁、白崇禧少年时的老师……

 

“中共一大在我家开幕”

——访李书城之子李声宏老先生

文图/刘志学 

“七一”前夕,笔者慕名拜访了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的侄子,国民党元老、著名爱 国民主人士、新中国第一任农业部长李书城的儿子李声宏老先生。

整整一下午的攀谈,我们从李声宏老人娓娓道来的话语中,听到了许多历史课本上没有 记载的史实。透过昔日那沧桑的烟云,触摸到了历史在日月的更迭中积淀的许多感叹,也了 解了那段峥嵘岁月里许多为鲜为人知的故事……

 

贝勒路30号,“这不是上海我们的家吗?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李汉俊寓所召开。”这段中共党史上连学生们也耳熟能详的历史,最初是在50年代中国革命博物馆举办的 党史展览上被一位普通工作人员惊异的问话揭开了端倪。后又被毛泽东在“九大”期间很不 经意的一句话所证实,但并没有引起历史学家的注意。

当我们在李声宏老人简朴的客厅里简陋的沙发上坐定后,已届84岁高龄的李老先生思路 清晰地向我们还原了尘封在记忆中多年的往事——

50年代,中国革命博物馆一直陈列着一个党史展览。一天,时任农业部部长的李书城携 妻子薛文淑和儿子李声宏走进了博物馆的大门。当他们来到陈列党史文物的展厅里的一张熟 悉的照片前时,李收城老人停下了脚步,凝视着那张题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旧址 ”的放大照片,脸上现出了温馨、熟悉的神色。薛文淑是第一次来这里,她随丈夫 看了了一阵后,突然脱口说道:“哎呀!这不是我们当年在上海的家吗?”

李书城没有言语,依旧注视着那张照片。但薛文淑这句惊异的问话却被一位站在一旁的 工作人员听到了。他凑过来问:“这是‘一大’的旧址,是当时出席‘一大’的代表李汉俊 的 家,怎么会是你家?”李书城没有回答他的问话。那位工作人员又问:“请问您是哪位?”

“李书城!”老人收回思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位工人也许对李汉俊的家世有所了解,知道跟前的李书城和那位“一大”代表是亲兄弟。他自言自语地说:“唔,您就是李部长——李汉俊烈士的哥哥,那这确实是你的家了。 ” “也不是那么回事。”李书城开始给他们讲当时的情况:

“一大”在他家里召开时,李书城并不在上海。他当时在广西担任“援鄂军”总司令, 也不知道中国共产主义者在他的公馆里聚会并召开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开天劈地的会议, 但 这张照片上这座坐北朝南的楼房,的确是他的公馆。弟弟李汉俊这时已基本上脱离了家庭, 长年在外活动,只是在一楼留有他回上海时住宿的房间。所以,按通常的说法,“上海法租 界望志路106号”的这座小楼,也就很自然地成了“李汉俊寓所”。其实,当时这里并不叫 “望志路106号”,而是“法租界贝勒路30号”。

一直跟在父亲身后的李声宏,也是第一次听父亲说起这段他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往事,第 一次知道他当年随父亲在上海的故居,与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政党有这么深的渊源。

后来,在“九大”期间,毛泽东同志在会议间隙,同其他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回顾当 初在那座小楼房里点燃已成燎原之势的星星之火的往事时,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话:“‘一大 ’是在李汉俊的哥哥李书城家里召开的。”而这时,李书城老人已病故几年了。虽然那时毛 泽东他老人家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但这句虽然不经意却十分重要的话 却没人留意。

但尊重历史、尊重事实的想法使我们的采访深入下去。笔者以前在史籍中,在电影《开天辟地》里一直有这样的印象:在党的“一大”被法巡捕发觉上楼搜查时,镇定自若的李汉 俊那句话“我是这里的主人,刚才不是开会……”也许很轻松地骗了那些笨头笨脑的巡捕 们和“包打听”,但也让我们对党史的最初记载留下了一段精彩的话题。

 

李书城:波澜壮阔的一生

 

既然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是在李书城老先生的家里揭开了走向灿烂辉煌的第一页, 记者 便循着李声宏先生的思绪把话题聚焦在他父亲身上。从李声宏老人深情的回忆中,李书城老 先生的形象在我们面前逐渐清晰:

李书城,字晓园、筱垣,1992年出生于湖北潜江县袁桥村。自幼随父读书,17岁考中秀 才,后转入武昌经心书院学习。1902年,受时任湖北总督的张之洞派遣,东渡日本,在东京 弘文书院速成师范求学。在此期间,与鲁迅、黄兴等著名人士结下同窗之谊。

1902年秋,在东京竹枝园与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相识,从此追随中山先生走上 了反清的革命道路。

1903年5月31日回国,负责反清革命大业中联络军队的具体工作,在实践中认识到“革 命须靠武力”的道理。旋于1904年与胞弟李汉俊一起再度赴日求学,并顺利升入东京陆军士 官学校步兵科,一边学习军事理论,一面与黄兴、宋教仁等秘密进行革命活动。

1905年4月,孙中山先生组织同盟会。李书城闻讯,很快与黄兴一起筹集了一笔经费汇 给孙中山。7月30日,李书城出席了由孙中山在日本召开的同盟会筹备会,成为中国同盟会 的发起人之一。

1908年冬,在广西桂林筹办广西陆军干部学堂,为同盟会秘密培养军事人才。

1911年10月10日,彻底推翻清朝封建统治的武昌起义爆发了。李书城立即从北京携眷南 下,任革命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任大总统军事秘书和陆军部顾 问官。

袁世凯窃国后,李书城遭到通缉。被列为“宁沪之乱,执重要事务者”之首,悬赏2万 元捉拿。遂与黄兴等流亡日本,继赴美国。

胞弟李汉俊从事中国共产党的建党活动后,李书城经数载奋斗,对孙中山的旧民主主义 革命屡遭失败颇感茫然,同时开始向往苏联的革命方式。因此,对其弟李汉俊的建党活动不 时给予资助。

1926年2月,北伐战争开始,李书城出任北伐军司令部顾问。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开始,李书城以开国元勋的身份在武汉参加讨蒋大 会。汪精卫叛变劳动革命后,在“清党”中拒绝重新登记,公开脱离国民党反动组织,并 开 始寻求教育救国的道路。同时在险要的环境中利用湖北省政府常务委员兼建设厅厅长的身份 掩 护了大批共产党人,并冒着风险释放了一批在押革命分子。是年冬,其弟李汉俊被杀害。李 书 城也被罩上“倾共嫌疑”的罪名被捕,软禁了100多天后,被阎锡山、冯玉祥等通电交涉获 释。

1931年,李书城在北京搭救了30多名被捕的共产党人出狱。

1932年,李书城任湖北省政府委员兼建设厅厅长,后因拒绝修建武昌至蒋介石行营的青 山公路被撤职,改任民政厅长,后又被免职。

1935年,出任湖北省通志馆长这一闲职长达14年,直到新中国成立。

抗日战争胜利后,李书城与艾毓英、张难先等人发起成立了“湖北人民和平促进委员会 ”, 并于1948年12月电示蒋介石:“如战祸继续蔓延,不立谋改更张之道,则国将不国、民将不 民”,“寻取途径,恢复和谈”。蒋介石看后即派张群到武汉,扬言要除掉李书城。

1949年初,白崇禧在李书城的督促下,同时出于逼迫蒋介石下野而取而代之的目的,约 李书城与湖北省主席,早年在日本东京士官学校的同学程潜协商后,写了一封信交给李书城 ,请他到解放区找我军将领谈判停战事宜。1月30日,李书城便与民盟湖北省执行委员李伯 刚一 起,进入河南,在商丘会见了中原军区司令刘伯承、副司令员陈毅。陈毅将军在欢迎两位老 人为了和平大业而远道北上之后,遂尖锐地指出桂系想窃据南京、取蒋介石而代之,继续与 解放军对抗的真面目。李书城在解放区停留了两个月,返回武汉。这时,蒋介石已“下野 ”,李宗仁任“代总统”。不出陈毅所料,白崇禧果然扯下“和平”的面具,避而不见李书 城。李书城气愤之余就在华中大学、武汉大学、湖北师院、湖北农学院等学府到处讲演、做 报告,谈自己在解放区的见闻,使武汉三镇人民对解放区有了耳目一新的了解。当他得知解 放军逼近武汉,白崇禧在撤离时扬言要烧掉武汉三镇后,不惜冒着白崇禧以“造谣惑众”之 名下令逮捕他的危险,电告白崇禧,劝他不要做历史的罪人,并说如果你要烧掉武汉,我就 倾家荡产用20万现洋买下武汉。

1949年5月17日,武汉回到人民手中。李书城欣然应邀出任武汉军管会高级参议。不久 ,他接到毛泽东主席的亲笔信,“速来京共商国家大事。”并请他立即北上,参加即将召 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在1949年10月10日政务院举行的第三次会议上提名由李书城 担任新生的共和国第一任农业部长。这时李书城已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有年老体弱、婉辞 不受的意思。周恩来便请薄一波从中做工作。很多人也对此表示不理解,周恩来扳着指头摆 出了三条理由:一,李书城是中国同盟会最早的发起人之一,并做过孙中山的军事秘书,辛 亥革命时任革命军司令部参谋长,在旧民主主义革命斗争中起过重要作用;二,“一大”是 在 他家召开的,他的弟弟李汉俊为党的早期创建做出了贡献;三,李书城在湖北保护、营救了 很多共产党员,并在解放战争中为武汉三镇顺利回到人民手中做出了贡献。

任农业部长期间,李书城不顾年高体弱,兢兢业业地为新中国农业生产的复苏和发展工 作着。他时常与苏联专家一起深入农村各地,在多年战乱后的土地上留下了不辞辛劳的身影 。

1965年8月26日,李书城老先生走完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因患胃癌在北京医院与世长 辞,享年83岁。追悼会上,董必武致悼词,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敬送花圈吊唁 ……

……

李声宏老人的思绪一直在对父亲一生的追忆中回旋。当他止住深沉的话语时,很长时间 都没有再说话。他凝视着手中一本影集里早年的照片上父亲沧桑的面孔,旁若无人静默在那 里,像一尊塑像。记者不忍心惊扰老人家那与亲人水乳交融的默默的心灵的沟通……

 

李汉俊:由辉煌走向悲壮

 

李声宏老人在笔者的提示下,整理了一下思绪,回忆起了他的叔父李汉俊。与刚才不同 的是 ,他的表情和语气由对父亲的深情转入了对叔父的敬重,同样娓娓而深沉的叙述,却折射出 了一种不同的氛围。

李汉俊早年随哥哥李书城在日本求学期间,受日本进步人士河上肇的影响,开始研读马 克思主义著作,向往共产主义。毕业时,他已通晓日、英、德、法四国文字,并获得工科学 士学位。1919年,他谢绝日方的挽留,毅然回国。到上海后,即投身于传播马克思主义和“ 五四”新文化运动。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时,他已先后在《新青年》、《劳动界》、《 共产党》、《民国日报》等报刊杂志上,撰文或译著一大批宣扬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并结识 了董必武等几位同乡。在他的影响下,董必武也开始信仰共产主义。他被害后,董必武每提 到这段经历,总是说:“李汉俊是我的马克思主义老师。”

1920年初,李汉俊与陈望道等人一起,参加了戴季陶、沈玄庐等在上海创办的《星期评 论》,并很快把它变成了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阵地。在此期间,他结识了陈潭秋、包惠僧等人 。

李声宏老人给我们提供了包惠僧1958年写的一篇未公开发表过的《怀念李汉俊先生》的 手稿。包裹僧在这篇回忆文章里写到他们第一次会晤时对李汉俊的印象时描绘道:“他是瘦小的身材,近视眼,戴着相当深度的近视眼镜。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并不陌生……” 1920年5月,李汉俊和陈独秀、陈望道等在上海发起组织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8月 ,与施存统等组织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遂又与陈独秀、李达、陈望道等发起组织了上海 共产主义小组。并由李汉俊起草了中共党史上第一份纲领。年底,陈独秀赴任广东省教育委 员会委员长后,他代理上海共产党书记,主持当时实际上是党的临时中央——上海共产党的 工作,直至次年7月,党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止。

1921年7月下旬,各地共产党组织的代表以及共产国际工会的代表马林和国际工会的代 表尼克洛夫聚集上海,准备召开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陈独秀和李大钊虽然是这次大会的发 起人,但未出席会议。于是,上海党组织就由李汉俊和李达作为代表出席。会上,李汉俊和 董必武共同起草了给共产党国际的报告。包惠僧在那篇回忆录中说,“一大”之前,“李汉俊在党内地位仅次于陈独秀”。“在‘一大’会上,他首先发现北京代表张国焘不是一个正 派人”。“他同张国焘的争论独多”,并与张国焘结冤,为他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不能消除的结节。

7月23日晚,大会正式举行。

7月30日晚上开第6次会议时,引起了法租界“安南巡捕”的注意(当时,越南称安南, 系法国殖民地。租界巡捕大多从那里征招,故称“安南巡捕”)。这些巡捕虽是越南人,但 大都懂法语。李汉俊在和两位外籍代表马林和尼克洛夫讲话时,不时用德语和法语。在楼下 巡逻的“安南巡捕”听到后引起了警觉,便派了一个“包打听”闯到会场,贼眼轮了一圈儿 后说:“我找错地方了,对不起!”就溜走了。

与会代表预感不好,立刻分散从后门离开这座小楼。果然,不大一会儿,几个法国巡捕 和“包打听”就进来搜查。李汉俊神态自若地应付了他们的审问。巡捕们从李汉俊的答话中 找不出破绽来,也没有查到什么违禁东西,后来又弄明白这是当时政界赫赫有名的李书城的 公馆,就悻悻离去。

最后,与会代表陆续集中在陈独秀在上海的寓所里,商量大会下一步的计划。负责大会 具体事务的李达建议到他夫人的家乡浙江嘉兴的南湖畔去继续开会。

于是,“一大”最后一天的会议是在那条著名的“南湖游船”上举行的。

在烟雨苍茫的湖面上,与会代表通过了党纲和党章,完成了大会预定的一切任务,中国共产党诞生了!

这一天,是1921年8月2日。

“一大”结束后,李汉俊的政治生涯却开始走向低谷。党的“一大”召开之后,他就从 党的高层领导位置上跌落下来,并在1922年脱离党组织。但 在此期间,他仍积极从事革命宣传工作。在党的“三大”上,他又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约在“四大”前后,李汉俊因受到张国焘的排斥、打击,又被迫离开了党组织。但他仍 表示:“我不能做一个共产党员,能做一个共产主义者,亦属心安理得。”他从来没有正式 声明过脱党,一直同当时党的总书记陈独秀、北方区党的负责人李大钊等保持着密切的联 系,并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先后到冯玉祥的军队中宣传苏联革命、传播马克思主义。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后,李汉俊积极参加了武汉地区的反帝爱国运动。6月11日 ,汉口发生了“六·一一”惨案,李汉俊遭到通缉。

1926年夏,李汉俊在武汉参加国民党后与董必武在武汉策划呼应北伐军的活动。七八两 月,他作为湖北各界欢迎北伐军代表团副团长,随团长董必武到长沙欢迎北伐军。

北伐军占领武汉后,李汉俊任湖北省政府委员及湖北省教育厅厅长,并兼任国民党湖 北省党部委员。

1927年,国共合作破裂。是年冬,蒋介石、李宗仁等组织的西征军打进了武汉。胡宗铎 、陶钧等桂系军阀开始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12月17日,李汉俊、詹大悲、何羽道 等在汉口日本租界被桂系军阀逮捕,未经任何审讯形式,便于当日晚9时左右,在济生三马 路空场,被乱枪打死,时年37岁。后侩子手们发布告说,捉到了共产党首要李汉俊、詹大悲 等,已执行枪决。其实,李汉俊早已与党组织脱离了形式上的关系,而詹大悲从未加入过共 产党。

解放后,李书城在医院检查身体时偶遇刚从国外归来的李宗仁先生。李宗仁和白崇禧曾 是当年李书城在广西桂林筹办的广西陆军干部学堂的学生,按说他们还有师生之谊。而李汉 俊不但是被当年的桂系军队所杀,李书城也被他们囚禁了100多天。如今,时过境迁,曾是 桂系最高长官的李宗仁,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李书城,但片刻的尴尬之后,李宗仁抢上前去 握住了李书城的手,而带愧色地叫了几声“李老师”,李书城也以博大的胸怀相逢一笑泯恩仇……

从历史的云烟里回到现实,李声宏老人淡泊而沉静,他没有名门之后的张扬 ,有的只是对历史与现实的见证与沉思

 

往事如烟。满顶银发两鬓白的李声宏老人从历史的沧桑里,回到现实中,依然是 一位和蔼可亲、彬彬有礼、精神矍铄的老人。从他身上,你丝毫找不到名门之后的跋扈与张 扬。同他一起回望了几十年生活的来路,记者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宁静以致远,淡泊而明志 。1927年,李声宏就参加了党的外国组织劳动童子团。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经李 汉俊的儿子,堂兄李声簧介绍加入抗日反帝大同盟和共产主义青年团。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 党。曾是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的学生。毕业后,先后在陕北、晋东南、淮北、淮南、苏 北等地参加八路军、新四军的宣传工作。解放时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盐城中学教书。

1950年,从江苏盐城调回北京,在国家教育部高教司任课改科科长等职。

1959年响应党的号召支援前蒙古人民共和国教育事业,1961年回国。

后于三年困难时期的1962年,再次服从组织安排,由国家教育部到河南郑州支援内地建 设,任河南农大党委统战部部长,一直到退休。退休后仍发挥余热,参与了《河南农业大学 校志》一书的编纂工作。

李书城老先生前耿直、豁达,从未因自己的功绩和阅历向国家提出过任何特殊要求。李 声宏不但面目酷似父亲,性格与风范也无不烙下先辈的高风亮节。他从不向外人谈自己的家 庭背景和身世。在采访中间,有时还需要笔者再三“点拨”、“提示”,甚至“鼓励”,老 人家才肯谈谈自己的事儿,就这夫人王秀还不迭声地在一旁说:“写上辈人吧!我们没啥好 写的,没给国家做过啥贡献”。甚至在未联系上之前,记者到李声宏的女儿李小燕所在的单 位寻找这个“新闻线索”时,他的同事们听说我给他们大概讲的一些模糊的背景后,大为惊 异:“这不会是真的吧!我们整天在一块儿,怎么不知道‘一大’是在她爷爷的家召开的呢? 不可能,不可能!”后来见了李小燕大姐,她还一个劲地埋怨记者“泄密”。

而李小燕因为工厂的效益不好,刚刚45岁就退了休。退休后有时连生活都有困难,但她从没向单位上张过口。

名人之后能有如此淡泊名利的家风,实在让记者钦佩!钦佩之余我们深深地被一种真 正的灿烂复归平凡后的沉静而倾倒!

“无欲则刚”,因此李声宏、王秀两位白首伉俪一定能福寿绵绵、笑口常开!

 

(声明:本文已发表在《中州今古》杂志1998年第6期、《热风》杂志1999年第7期。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摘录等需要,请与作者联系,否则视为侵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