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拉里朗
阿拉里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222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博客,我的北大洼!

(2006-03-19 16:43:17)
分类: 有话就说——随笔
  几年前,在小城工作的时候,经常到一个北大洼的地方散步。那里虽然荒凉,但是十分静谧,使我在繁忙而疲惫的时候,得到了很好的休闲。
  如今,城市在急剧的扩展,北大洼早被大片的楼群吞噬。但是我却经常想起它,想起它给我的那种“独坐幽静篁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的感觉。
  想得极了,就翻出当年报纸上发表的短文来读。读着读着,竟然有了种奇妙的感觉:如今的博客,多么像我当年的北大洼啊!

    附上我当年的文章《享受北大洼》
 
    博客,我的北大洼!
 
      
  家居小城北郊,周末休闲,不愿到新市区去遛熙熙攘攘的马路或逛繁荣兴旺的市场,只就近到毗邻的北大洼走走。这里虽然低洼盐碱、偏僻荒凉,是游人不屑一顾的不毛之地,但是走得多了,也体会出许多乐趣。
  北大洼虽然是洼,但它并不洼得单调,这里也有高有低、错落有致。高的是那古老的城墙,远看极象群峰壁立的崇山峻岭。在落日的余辉或黎明的晨曦里,竟也烟笼雾罩、苍苍茫茫。走近爬上去,站在这高高的古城墙上举目远眺,市区林立的高楼,北大洼里
宛延曲折的小径以及碧波荡漾的绿水湖尽收眼底。在这城墙上找一找,或许能发现一些破砖头或碎瓦片。千万不要小瞧它,说不定那就是珍稀文物秦砖汉瓦。因为据州志记载,这城墙是汉高祖时期建造的,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遥想当年,州人的祖先为此付出了多少辛劳;大墙内外有多少金戈铁马争斗的故事,该是如泣如诉,宛如一首歌了。若是在秋季,还能在满城墙郁郁葱葱的树丛中,采摘到那红玛瑙一般的酸枣儿,含在口里,有那么一点酸,还有那么一点甜,淡淡的、特爽口。对于享尽了鱼肉之福的现代人,该
是一付理想的纯天然无污染的开胃剂。
  更惬意的还是沿着洼里曲折的小径慢走。由于盐碱,这路不象水泥马路那样硬得硌脚,也不象沙土路那样尘土飞扬。它总是软软的潮潮的,象走在厚厚的地毯上。还有比地毯更妙的,就是脚下能发出有节奏的沙沙声。走在这样舒适的小路上,夏秋抚摸着路旁的丛丛芦苇,倾听着水边的阵阵蛙鸣;冬春浏览着道边的片片碧草或堆堆残雪,你定会走得身热筋舒、神清气爽。这时,倘若有一只野兔突然跑上小路,竖着耳朵冲你瞪瞪眼儿努努嘴儿,然后扬长而去,你也不用特别惊奇,在北大洼里这是经常的事情。当你走得兴致正浓的时候或许会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碧水如镜的池塘边。那是村民们近年新开的鱼塘。一位高大的汉子正朝水里撒放着鱼饵,饵料落下的一瞬间,就有成群的鱼儿来争吃。一时间拥挤跳跃、闪银跃金、劈啪有声,好一幅生动有趣的群鱼争食图。如今这里的低洼地里,鱼塘越来越多,成方连片,把许多碱荒地变成了鱼游鸭凫的明镜湖。走在窄窄的塘埂上,呼吸着清新湿润的空气,欣赏着水面上偶尔掠过的水鸟、频频跃起的池鱼以及随风摇荡的渔家小舟,谁能不心驰神往呢!
  这洼里高处似山,山上有宝;低处有水,水中多鱼;山水之间连以地毯般的曲径。似乎情调已经足够了。且慢,还有更赏心的,那就是这里的偏僻幽静。
  这里人迹罕至、车马少来,没有比肩接踵的人流,没有乌烟瘴气的喧嚣。这里只有你,你就是一切,一切都属于你。在这里,你不用担心自己影响谁、妨碍谁;也不用害怕别人注意你、议论你。你可以完全把自己放开,想你所想,为你所为。假如你想就某问题作哲学思考,为理论刊物撰写大块文章,不妨到这里来边走边想,不用担心有楞小伙儿骑车撞倒你,打乱了你的腹稿还让你赔车。假如你在事业上、仕途上、爱情上、财富上获得了意外的成功,兴奋难耐,不妨到这里来狂笑一阵,甚至在地上打个滚儿,不用担心有人看见,说你得了精神病。假如你在单位、家庭里有了烦心事儿,气儿没地儿出,不妨到这里来臭骂一通,出出恶气,不用怕“一言铸成千古恨”。当你轻松自然、心气平和、大有所获地告别北大洼的时候,你会对它的偏僻幽静发出由衷地赞叹和感激。
  最近我又发现,北大洼的雪景最精采。今冬下了一场大雪,厚雪覆盖的洼又如何呢?于是穿上羽绒服来到这漫天皆白的世界。这里冰雕玉澈、一尘不染,空旷辽阔、万籁俱寂。好净,好静。踏着这洁净的雪迈开双脚随意地走,全身心沉浸在这安静干净的世界里……突然我脚下一陷、刚站稳,就见有人喊叫着从雪里钻出来。一位俊俏的姑娘浑身散发着腾腾热气,亭亭玉立在我的面前。接着,又变魔术似的冒出十几个。顿时,洁白的雪地里就花枝招展、鸟鸣莺啭了。我一时莫名其妙,疑是仙女天上来。从她们的嘻笑声中,我听出原来这是一伙养蘑菇的姑娘。那一排排微微凸起的雪堆下,就是她们今秋刚刚建成的蘑菇地下温室。在这寒冷的冬季,她们正用刚刚摘完棉花的巧手,在这荒洼的地下室里,又培育着另一种洁白的花。真想不到,北大洼的大雪下竟然埋着这么多漂亮的姑娘和
她们悦耳的笑声。
  啊!走不烦看不厌的北大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