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unren
cunre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80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声音

(2006-06-21 20:39:40)

   

 

某某某:你好!

现在是凌晨两点,而我却坐在这里给你写信,而不是写别的,是不是有些滑稽?噢,让我想一想,想一想,在我的记忆中我有许多时候就在这个时间里,确实坐在桌子前写着东西,但肯定不是写信,没有,没有在着时间里写书信的记录。通常我会写在小说、随笔、剧本,还有在很年轻的时候,写所谓的诗歌。是的,是诗歌。可在我渐渐失去了激情之后,我在写信。是不是我出什么问题了?是的,出问题了。

我得先告诉你我居住的环境,现在,就现在,我住在一家简陋的小旅馆里。类似于在西方电影上所见的汽车旅馆,房间与房间之间的隔音很糟糕。今天下午,有一对男女开的钟点房。他们应该是为了制造一些娱乐而来这里的,我能理解。问题是,他们在隔壁过于张扬了,本来他们的喘气声音就能透过木版做的隔墙穿过来,可他们硬是弄出许多声音来,是做那种事情时发出的声音。我知道,在那个状态中,忘乎所以,沉浸于自己的娱乐之中。不过我得提醒他们,房间与房间之间,虽说抹了白色的涂料,似乎像一堵很厚的墙壁,其实它就是一层薄薄的夹板。他们的声音,噢,那是一种怎么的声音,我找不到词了。但肯定影响到我的写作,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地冲击过来。我只能友好地走到木板前,用手指敲着,然后说“老兄,能不能轻点?我可是一个人住在你的隔壁。”

他们很友善,果然不再发出嘶咬中发出剧烈的声音,可能那个正处与快感之中的女人,觉得隔壁的我很滑稽,所以她的笑声传了过来。

那是一种满足的笑声,自由的笑声,属于她自己的笑声。

然后,他们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之后,走了。

悄然无声了,而我在他们走后,一直到天黑,这一段剩下的时间里,想入非非,甚至有些激动。这并不可笑,是的,这是本能,是我自己可以把握的本能。

夜间我依旧在写作,本来寂静的隔壁,又传来了声音,那是电视机的声音。那声音和下午的声音差不多高,但显得单调乏味,没有激情,没有想象力。使人觉得疲惫。我希望隔壁的那一位和我一样孤单的老兄能把电视的声音调低一点,可是他没有,一直没有,从20点,一直到0点,他一直把电视机保持在一个声音高度上,没有变化。开始我想,可能隔壁那位的听觉有发生了故障。虽说传过来的声音影响了我的工作,可我还是几次说服自己,别去敲墙壁,就让那该死的声音持续着已经发生的状态吧。但到后来,我的那点修养,不能再使我克制了,我走到墙壁前,敲着木板,一次,两次,三次,一共敲了四次。是的,是四次,不多不少,四次。当然还包括喊了一次话,让他把电视机的声音调低一点。

可隔壁电视机的声音,依然没有一丝变化。这使我恼怒起来。我想时光倒退那么十年,甚至五年,我会去敲他的门,如果他有所不满,我会给他一拳。可现在我不会,说明我已经开始衰老了,而不是成熟。这使我想起下午那个声音,让我也有了冲动。那么与夜间我想起自己早已经消失的怒火相比,我感到我下午的冲动,是自慰式的欺骗,是引诱后的冲动,并非自觉。这就更使我对隔壁电视机的声音仇恨起来。

那该死的唱戏的声音,那该死的地方戏。

我得想办法修理他一下,我该怎么办?我当然有办法,我把我房间里的沉寂的那台电视机打开了,让音量一点一点地爬高,高到我自己觉得刺耳朵的时候,隔壁的声音湮没。并且,我还在不停地选台,谈话节目当然不行,就选择电影,然后选择足球比赛的直播。我得让我这台电视机的声音每秒都保持在一个高度上,杀死对方的声音。

我做到了,做到了。我让电视机的声音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再降低电视节目的声音,隔壁的电视彻底没了声音,哑了。哈哈,我赢了。

我陶醉于自己用如此方式获得的胜利之中,洋洋自得。

我躺下,可我忽然觉得自己睡不着了。

我在猜测着隔壁房间里住的究竟是什么人?

或许他的听觉真的有问题,他必须要把电视机的音量打到那么高;或许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他就来自于电视节目中播放的那台地方戏的故乡,那戏让他着迷,让他想起他的家乡,家里的亲人,而处于忘我状态;或许……

或许我不该那样对待他,谁知道呢?可我就是那么做了。我静心思考一下,我的做法并不高明,而且这样的做法谁都能做,谁做到都很容易。

而不做却是不容易的。

我应该好好地反省自己,我想我好象错了。我应该过去敲他的房间门,跟他说,我在工作,请你把电视机的音量打低一点。微笑着跟他说这些话,带上一支香烟。我相信他会接受的。但我没有这样做,而是打开了我房间里的电视机,把音量调到很高。

我的做法似乎很愚蠢,我想,很愚蠢。

每个人都按照各自的方式生存着,难免会影响别人。但那不是恶意的,只是不小心而已。而我为了自己应该享受宁静,而采取了恶意的方法,所谓以恶制恶。还为自己的小伎俩感到一丝骄傲。人既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天必须听到许多声音,有你喜欢的,就有你厌烦的,声音不可因一个人喜恶而设置而发生,听得得听,不听得也得听。音乐的旋律,释放着美;而机器的单调轰鸣,也有另一种美丽。问题在于机器发出的噪音,为人类创造财富的同时,操作机器的人,就得一辈子被噪音困饶。这是一个悖论,世界就是在这个悖论中长期地存在着,许多时候,改变仅仅是理想。而实现理想的途境和方式,往往地单调的、一层不变的、枯燥的声音。谁都喜欢美丽动听的声音时常萦绕在耳朵边,但作为一位劳动者,除了心底里保持着美丽声音的幻想之外,其余的都是假设。

声音每天都在发生,声音每天都在新生。如同下午隔壁床第上男欢女爱的声音,它信奉的是“有了快感你就喊”的基本生理原则;而晚上隔壁电视机里持高不下的声音,是宣泄,是需要表达另一种情绪。或许,隔壁那故意的声音,是一种掩饰,隔壁的单身汉借着电视机枯燥的声音,想象着如我下午听到的声音的那种声音,他处于高度兴奋的想象之中,物我两忘,自然也就照顾不到周围了。

他可以有声音,我也可以有声音。反之一样,我能有声音,别人同样可以有声音。世界有声音才光怪若离,色彩斑斓,要不何来声色一说。声,是颜色的另外形态。声音,不可怕;可怕的是只能自己能有声音,而不允许别人发出声音;可怕的是自己的声音可以满天世界的飞扬,可以享受有了快感后的大呼小叫,而别人的声音哪怕如蚊蝇一般的细小与谨慎,也要不择手段地扼杀。想到这些,再想起鲁迅先生的无声的中国一说,并非没有声音,而是没有正义的声音,没有充满着美好和生命活力的声音。能听到的都是那些吸食着大众百姓的鲜血、吞噬着大众百姓的生活、强奸着大众百姓意志的所谓达官显贵们的声音,淫荡的声音,肮脏的声音,丑陋的声音……为了不被扼杀,必须坚持自己的声音,即便嗓子已经喋血,即便扼杀的刀架在脖子上。声音还是要发出的。可见发出的声音与坚持自己的声音,很难。所以大多数人只能无限地容忍别人的声音,而自裁自己的声音。

我以声音对抗声音,丝毫没错。

我从床上起来,把这些想法记录下来,时常看看。

好了,今天就给你写这些,你可能会觉得可笑。事实是不可笑,我想我是在讲一个极其严肃的主题。人与人的相处问题,也是国家和政党提出的和谐社会构建问题。这样的联系,可能没错,但肯定也是滑稽的。

你不必回我的信,只要你活得很开心就行。

祝你此时正在做着好梦,哪怕只是听到类似于我下午听到的那种声音也可以。

                                        200636凌晨21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