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婷婷
婷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133
  • 关注人气:1,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大浪长篇小说《牛庄》有感

(2018-05-01 15:39:48)
分类: 网友篇

    博友大浪2015年12月29日开启了长篇小说《牛庄》的创作,目前已经写了多少字我没法统计,估计完稿至少得有几十万字。写一部既有民风民俗又有文学价值的长篇史诗,是我毕生梦想却没有能力完成的事业,当我读到“弧光”那节,那洪举刀砍向黄三毛子——我知道大浪做到了。

 

    差不多有两年没在这部一直更新的长篇小说下留评或点赞,不是因为无话可说,恰恰相反,我一直试图理解大浪的叙事风格或叙事策略,一次次将困惑和质疑压了下去,对自己说,且等等,等写完了再谈想法,一等就是两年多。他的长篇给我的感觉是,别人都在跑道上努力奔跑,而他在一个僻静的地方闲庭信步。除了少数熟人,恐怕逛过他博客的博友并不清楚一部很可能会成为经典的长篇小说正在他们眼皮底下一幕幕推出。

 

    没有章节,长篇被切割成很小很细的小节,每个小节都有一个小标题——没见过这种写法。这个写法确实是有硬伤的,那就是很难吸引来读者。博友偶尔光顾,一般会读一读最近发的那篇,感觉像小说连载,但是摸不清来龙去脉,跑到前面翻了又翻,不知道开篇在哪里,于是放弃了。当初真的很想建议,肯定不止我一个人指出过,写小说得按套路来——比如“春和”至“先生”这五个小节,从五岁孩童春和的视角介绍韩家三口,完全可以并为一个章节,“那洪”至“滚子炮”五小节,从那洪的视角介绍局势,也可以并为一个章节,如此一梳理,长篇小说的感觉就出来了。

 

     幸好没有向大浪建议。在我早期人物速写的时候,不止一人说我写得不像小说,准确地说是四不像,一位神奇的匿名新浪网友力排众议,指出我写的就是小说,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我其实不在乎文学体裁,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意走,怎么舒服怎么写。我想大浪也是这样。我始终觉得,天下的故事都已经被说尽了,怎么说才是关键。当他的长篇小说以独一无二的散文风格在读者面前逐渐清晰的时候,我想大浪的坚持是对的。

 

    写的是大清光绪年间牛庄城的往事,这个被日本人、俄国人、义和团轮番凌虐的北方城镇,生活着两个温馨的小家庭,韩世昌家和那洪家。很多作家已经触摸过类似的题材了,我在读这部小说的时候,同时在读《四世同堂》。从小人物的遭遇作为切入点,慢慢铺展出史诗格局,这是大部分作家的创作构思。不同的是叙事手法,开篇大浪选择的是五岁孩童的视角,掀开天真纯净的一角世界,我觉得这个叙事角度的选择有些冒险,因为孩子的视界太窄,不可能贯通全书。

 

     很快,小说从孩童视角跳到了骁骑尉那洪的成人视角。韩家与那家因为烧锅的事情打过官司,后来和好成了朋友。这里有个疑问,韩家世代制酒为生,既然纠纷早就解决,这个行当为什么会闲置十年(刨去逃难两年也有八年)。十年后韩世昌重起炉灶的动力来自什么?在韩世昌儿子春和的老师范先生家,引入了基督教的话题,大部分时事信息比如长毛子冲突戊戌变法失败等等是通过对白展示的。福音堂的手术写得相当精彩,当然,精彩的章节数不胜数,比如南方丙丁火等等。

 

      一开始读的时候不适应——对白和心理活动没用引号引出来,全书索性废除了双引号,感觉写得随意,但是读下去,这么写的好处是明显的,读者可以随意进出人物的内心世界,后来几乎每出现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作者都会把读者自自然然轻轻松松地拉进他的内心世界,听听他的想法和他的童年回忆,感受他心底深处的情感秘密,多与亲人和故乡有关。这么一来,哪怕是张三才这样的日本卧底,也不至于会让读者迫不及待地贴上该死的鬼子诸如此类的标签了。小说在主观视角与客观叙事之间频繁切换,游刃有余,在“烛光暗影”和“榆树台”这两节,又用了限知视角,增加人物的神秘感,读起来饶有趣味。

 

      接下来最神秘的人物张三材登场。他是那种东家愿意倒贴女儿也要留住的伙计,却落难般投奔韩世昌,他太出众太能干,连俄罗斯军队的车夫也要结交,这个悬念铺设得非常成功,这是小说的第一大看点。当更夫王五出现的时候,谜底揭开了——他私下出售吗啡。读者似信非信。在后面的章节,张三材宴请俄罗斯护卫队队长,心思用得太足,谜团加剧。回头再读,解密的线索铺得很足,比如与张三材关系密切的剃头匠小李子,口味清淡喜欢海里的东西,呼应了日本人的身份。张三材枪杀张海(太震惊了),逼刘师傅交出药方,慷慨激昂地怒斥后者,俨然爱国人士,看到这里,我觉得人物太理想化了,怎么个个都成了爱国者?感觉大浪还在布局,但参不透,小说的可读性越来越强,渐入佳境。

 

       更夫王五是典型的圆形人物形象。从“落魄”到“匠心匠运”这8节讲述了这个落魄鳏夫的故事,白描的手法勾勒他的处境和生活环境,随时切入到他的内心世界,文字功力让我心服口服,比如他想烧口热水喝,但“水缸上早就冻上了,中间凸起一个灰白色的鼓包”,不禁拍案叫绝。他在湘军纪念坊的表现一扫没出息的形象。在“拜年”至“闲缺”这8节,王五的形象越发光辉,甚至成了救老父弱女的孤胆英雄,他结交了房客郭爷,因为郭爷儿子入了义和团,他陪郭父寻子,之后主动要求入团。读者得以从王五的视角近距离了解义和团。这里我要鸡蛋里挑个骨头,王五的形象转折得快了些,他为何戒毒如何戒毒若能涉及,会增加读者的印象分。再者,如果王五走投无路,入团动机是显然的,但王五已经有了份好差事,还收起了房租,而且,他在围观时非常清楚周围人把义和团当作卖艺跑江湖的,身为八旗子弟他的这种冲动令我费解,那洪显然瞧不上那帮人,恨不能斩草除根。他们的思想差距怎么那么大?总之,这个人物刻画得非常成功,他怂,但也会迸发勇,他能抵挡金钱的诱惑,也会因为虚荣或私欲打小报告。

 

      从“大师兄”至“宝局”6节,讲的是开了四家妓院的齐奉先,给我的印象是个性狂放,有勇无谋,体现在他已经有收编五道庙坛口的经验之后,竟然贸然派手下去灭小姐庙坛口,闹得两败俱伤。他的形象谈不上伟岸,倒也大方仗义,选个猥琐的参照物,比如张中举,就蓦然高大了很多。扬元帅,廖世荣,刘虎臣等次要人物,形象要平面一些,可能是因为戏份少。

 

     女性形象在这部阳刚气十足的小说中不突出,谈情说爱的剧情少,感情戏主打亲情,这跟国恨家仇的主题有关,让我想到《水浒》《三国》,其实读的时候比较担心的一点是,登场人物不少,写一个扔一个,《儒林外史》和《官场现形记》就是这种感觉,没有把人物和故事编织起来,众多的人物轮流上台,讲完自己的故事就领了盒饭。一直到扬元帅,一开始觉得他的情感戏乃至他的戏份在义和团与教会一触即发的大战前显得多余,等到战争结束又回到他身上,才意识到大浪的构思是极为缜密,滴水不漏的。

 

     必须要提的是,环境描写太精彩了,字里行间充满了感情,读的时候让我有恍惚之感,不知不觉穿越到了那个世界,安安静静地坐在主人公身边,陪着他们一起欣赏美景一起感慨世道。岁月静好,家庭和睦,普通百姓想要的不多,为什么那么艰难,为什么会有那么残酷的屠杀?人性的阴狠贪婪,总是一触即发,战争场景太过惨烈!从这些感慨中走出来,看看自己凋零的博客,羡慕起大浪来,这两年多,牛庄的男女老少在他的脑海里逐一浮现,在他的笔下日渐鲜活,这样的日子,该有多充实多幸福啊。

    

 http://blog.sina.com.cn/u/2662477915

大浪的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