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婷婷
婷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112
  • 关注人气:1,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幽灵世界的故事(四)

(2018-03-27 19:57:46)
标签:

寓言故事

分类: 幻想小说

                          

                                                                     

 

       大橘飞也似的在前面领路,它们在林荫道旁的小树林里闪电般穿梭,有时被汽车刺眼的车灯吓一大跳。遇上流浪的猫狗,大橘会猛地冲到对方面前,吓得对方撒丫子狂奔。

       深夜的都市空旷而幽静,空气比白天清爽得多,然而叶苗却感觉越来越不舒服,只想快快离开这座城市,她对四周气息的感知力比生前增强了无数倍,人畜浓烈的气息、蠢动的欲望、电子的污染、混杂的信息、扑面而来的灯光和噪声,混在一起仿佛酷暑的热波裹挟着她,让她心慌意乱、头晕目眩。

 

       乡间好多了。僻静深远的小路上,飘移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全身变得松快自如。

     “生前听人说,鬼魂讨厌阳气太盛的地方,果不其然。”叶苗心道。

       与过去一样,大橘动辄玩失踪。叶苗无奈地叹着气,抬头望望辽远的星空,想到自己真就成了旷野里的孤魂野鬼,内心涌起一阵阵酸苦:唉,活着不也一样?多少个寂寞的夜晚!如今,同样的夜空,同样的明月,不同的仅仅是她存在的形态。

      

       寒凉的深夜,叶苗无比温暖地感受到肩头的那抹温热,她把脸转向肩头,小绿蹭蹭她的脸颊。

 

     “还是你好,大橘这小东西太不靠谱了。小绿啊,你不知道,我这回走得突然啊,根本没有心理准备。我本来打算下半年出国,看看女儿和孙女,我还没抱过宝宝呢。唉,小绿啊,我真不想跟你提我这个女儿——从小就出息,学习没让我操过心,也不能说不操心,出国深造太烧钱了!我只好办辅导班,辅导班不让办了,就带家教,周末、寒暑假,没有休息过一天。好几回,牙痛得要死,肿了半边脸,也不敢休息。我病倒了,她说请不了假,在国外一直没回来,孙女也没带回来让我看看。小绿啊,你说说,养儿养女图什么呀?

 

      “临退休那两年,我做了多少计划啊,五年计划,十年计划,想着自己怎么也得活到八十多吧。退休后我要为自己活一回,我要去世界各地旅游,还报了老年大学,学摄影、学书法、练太极。刚查出肺癌那会儿,我乐观着呢,医生说早期的治愈率非常高,我一定能打赢这一仗!我做了手术,化疗了八次,没想到化疗把身体给毁了。查出癌症前我能一口气上七层楼,化疗到最后我下不了床。到后来不是一心想活,而是一心想死了!”

 

         一路走一路心心念念,看到山坡上的孤坟,叶苗倍觉亲切,她恍惚记得自己生前遇到坟茔总是绕道走,现在却身不由己地飘过去,想与里面的幽灵攀谈几句,横竖都是自己人。可惜愿望都落空了。

 

       不知飘了多久,叶苗来到一座气派的陵园。陵园乍一望去清冷空旷,空气中却荡漾着无比温馨的的气息,那是最纯粹最诚挚的爱和思念:一束束鲜花、摆放齐整的贡品,流下的泪,说过的话,都在这片圣洁之地留下了痕迹。

      叶苗觉得神清气爽,莫名的感动,第一次意识到,如果陵园里有自己的位置,每年在特定的日子见到久别的亲人,知道他们没有忘了自己,真是太好了!

       

      叶苗在陵园遇到了一对老夫妻。老俩口坐在墓前,肩靠肩,手握手,安静地眺望着青山绿水,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见叶苗过来了,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叶苗看了碑文才知道,这对恩爱夫妻竟是同一天离开人世的。因为放不下孝顺的儿孙,要在中转站 等全家团圆之后再一起进入另一个世界。

      幽灵世界最盛大的节日快到了,老俩口想起来就眉开眼笑:清明节!一家人又要团聚了!

 

      叶苗终于回到了家乡。

      夕阳西下,她站在破旧的古街上。两旁的老宅多是木制建筑,因为年代久远,材质已呈焦黑色。深山里的这个被人遗忘的古镇,破败得让她难以置信。

      当年,古镇的年轻人一个个逃也似的离开这里,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回到这个阴冷衰败、处处散发着霉味的地方。如今,她终于明白,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它,她头也不回地逃离的时候,早已把它揣在心里随身带走了。

 

       她在僻静的巷子里穿梭,偶尔能从敞开的院门里看到孤独的老人坐在庭院里打盹。黯淡的暮色中,古老的宅子显得格外荒凉凄清,仿佛与衰老的屋主人一样,在昏昏欲睡中默默地走向生命的终点。

       叶苗来到自家宅子前,院门紧闭,她微微迟疑了一下,穿门而入。

       院子里堆满了瓦砾与木头,里面的房子塌了一大半,很多黑瓦块上还有青苔,黑色的木头湿乎乎的,一簇簇绿油油的小草顽强地从瓦砾黑木中钻出来,把破宅衬托得更加荒凉凄清。

 

      叶苗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回到了巷子里,打算去后山的墓地。这时,一间老屋里传来痛苦的呻吟,叶苗不禁浑身一颤。

      陌生又熟悉的房子里,一位骨瘦如柴的老妇人躺在床上,半撑着身子坐起来,身体挪到床沿,伸手去拿桌上的杯子喝水,却一骨碌滚下床,晕了过去。

     叶苗急急地飘过去,想扶住老妇人,双手穿过老人的身体,扑了个空。 

 

   “哎,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老妇人站在叶苗面前。

   “您能看到我?!李老师,还记得我吗?我是叶奶奶家的苗苗,您以前的学生。”

   “怎么不记得?你奶奶活着的时候成天念叨着你。你有十来年没回来了,找我有事吧?”

   “李老师,您病了!没人照顾您?”

   “不瞒你说,肠癌晚期。儿女在城里打工,周末回来,白天有邻居过来端茶送水。”

 

    “这怎么可以?身边一定要有人啊!”

     “人老了,不想讨人嫌,尽量不麻烦人。儿女有儿女的难处。你奶奶不也一样,病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天天念叨你,你那会儿也没空来照顾她,都有难处。”

      叶苗心里明镜似的,拼命压制着自己的真实想法不让李老师感应到:工作只是借口,长辈付出再多,在孩子心中的分量还是不够重,抵不上他们自己,更抵不上他们的孩子。谁也逃不掉这种轮回,我又有什么资格埋怨女儿?

 

      突然,李老师在叶苗眼前凭空消失了。

     摔倒在地上的老妇人清醒过来,挣扎着爬上床,费力地抓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脑袋歪倒在床沿,又陷入昏迷,嘴里喃喃自语:““娘!娘!娘!”

     叶苗束手无措,急得团团转。

 

     老妇人又出现了,踉踉跄跄地向叶苗扑来,“是娘吗?”

     叶苗往后退了一步,“不是,李老师,我是苗苗,您的学生。”

     老妇人急切地望着她,苦苦哀求,“去找我娘!求求你!我生病都是我娘照顾我,只要娘在我身边,我就能好起来。求求你!帮我去找她,跟她说我病了!求求你!”

 

   “白姑、白姑、白姑!”

     白色的光团由远而近,转眼间,白姑站在了叶苗的面前。

   “您能把李老师的母亲带到她身边吗?”

    “抱歉,我办不到,她的母亲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您不要难过,我们可以构建一个真实的梦境,让她重返童年,与母亲在一起。不过,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您见过她的母亲年轻时的照片吗?”

    “见过,那些老照片现在还在她家的墙上挂着。”

 

     “等我构建出80年前这座古镇的景象,您就在心里想着老师母亲的模样,进入梦境后您会化身对方的模样,然后您去陪伴老师。”

      白姑的视线落在叶苗肩头的叶子上。

     小绿飘飘摇摇地飞向古镇。

    “真懂事!”白姑转向叶苗,“它去找小镇的古树去了,古树的记忆力非凡,小绿去找它们索取八十年前古镇的所有信息,没有这些信息我无法构建梦境。”

 

     床上的小女孩睁开了眼睛。

    “娘!”

    年轻女人弯下腰,“醒了?娘在这里。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娘,我肚子饿了,我们上街买包子吃吧。”

   “好啊。”

 

      小女孩牵着年轻女人的手进了院子,从门槛蹦出去的时候踩上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差点摔倒,被年轻女人及时拽住了。

      门口蹲着的大脸肥猫转头瞪着小女孩,恶狠狠地瞄了两声

      小女孩有些害怕,紧紧贴着母亲。

      肥猫在原地转了两圈,似乎想查看受伤的腰部,可惜脖子太粗,胖脑袋转不过弯,只好悻悻地放弃,望望肇事者,又长长地瞄了一声,似乎在说,“疼死了!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了。”

 

      年轻女人忍着笑,冲着肥猫摇了摇食指。肥猫一路跟着他们,柔软的身体有几次触碰到了小女孩的花布鞋。

     小女孩在巷子口停了下来,低头望着肥猫。

    “娘,它为什么跟着我们?”

    “它是只流浪猫,名字叫大橘,它喜欢你。大橘,前面带路。”

  

       巷子口一转弯,好热闹的一条古街!古色古香的茶楼和酒楼上飘荡着青帘,一路上卖吃的卖画的测字的售药的,都在大声招呼街上的行人。

      肥猫像一大团绒绒球似的在前面滚动,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手里拿着糖葫芦,嘴里嚷着:“大橘,等等我!”

 

      古街的尽头有个点心铺,当街两个圆圆的炉子,炉子上两只大铁锅,上面垛着两叠蒸笼,一叠蒸笼里码着馒头,热气腾腾,一叠蒸笼里装着肉包,香气扑鼻。肥猫突然停下,蹲在装着肉包的蒸笼前,死活不肯走了,小女孩馋涎欲滴地瞅着,扭头找娘,娘不见了。

      小女孩惊惶不安地大声叫喊:“娘!娘!娘!”

      一个清秀的白衣女人,走到小女孩面前蹲了下来,握着她的小手说,“孩子,别害怕,不管你能不能看到你娘,一定要记住,她一直在你身边。”

 

      病床上的老妇人醒了过来,喃喃自语:不管我能不能看到我娘,她一直在我身边。她长长地舒了口气,闭上眼,带着天真的表情回味刚才的梦境,凄苦而沧桑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白姑和叶苗静静地望着她。

    “您的心愿已了,您要跟我一起穿越隧道吗?”

    “抱歉,现在不能。我想陪伴老师,还有镇上这些被遗忘的老人,陪伴他们走完人世最后一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