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婷婷
婷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112
  • 关注人气:1,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幽灵世界的故事(二)

(2018-03-27 19:52:43)
标签:

寓言故事

分类: 幻想小说

                                                       

 

吕珍望着保洁员阿姨娴熟地帮女人换衣服,心里一阵酸楚——这套寿衣实在肥大粗劣得太不像话了!这不是在糊鬼么!按习俗寿衣由女儿置办。前几年吕珍身体恢复得好,伺候女儿坐月子,帮忙带孙子,六层楼爬上爬下,累得旧病复发。可这丫头从来不把父母的事放心上,完全指望不上!养儿养女有什么用?!

吕珍委委屈屈地飘到走廊上,见男人很沉着地向帮忙的人交代各项事宜,显然所有的环节都早有准备,不知不觉也就消了气。

 

走廊里远远有一群人在叽叽喳喳,话题显然是她。吕珍注意到人群中有几位熟人,其中一位熟人感慨道,“医院这种地方能少来就少来,阴气太重!”清晰得如同通过扩音设备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吕珍又有了那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神明,静静地俯瞰着众生,每个人嘴唇的翕动说了些什么,眼皮的眨动想了些什么,她似乎都了然于心。更奇怪的是,这些人在她的视野里显得那么虚幻,好像他们才是一群窃窃私语的幽魂。

 

“阴阳相隔,看来是没错的。只能去找自己的同类了。”吕珍暗自叹息,自己再也无法感受病友间的安慰和友情了。

吕珍前瞟后望,掩饰不住内心的失落,今天是她的大日子,除了身边这两位,一个送别的都没有。她望向叶苗:“这里不是每天都走人么?怎么只有我们几个?”

“是有点奇怪!平时我总能看到几个闲鬼在这里晃悠,这会儿倒没影子了。可能在房间里吧。等会儿放鞭炮应该会把它们炸出来。”

 

“这里的——我们这样的多不多?”

“我先后见过二十来个,不熟,也就点个头。我想它们大部分都待在家里,陪陪亲人。有的去殡仪馆了,那里最热闹,尤其是放骨灰的地方,一到下雨天鬼哭狼嚎的,什么鬼都有。也有的愿意在医院待着,毕竟大家同病相怜,有共同语言。可能还有个别冤魂,成天琢磨着找个倒霉鬼附身,想出口恶气。”

 

吕珍一眼不眨地盯着叶苗,专注的眼神让叶苗心里别提多熨帖了,一高兴,仿佛回到了课堂。

“今天晚上12点左右务必要回趟家,家里在守灵,等着你呢。你可以找个蝴蝶什么的附上去,小猫小狗也行,让他们知道你还没走。”

一向庄重的叶苗突然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前两天,有个农村大妈,附在一只青蛙上跳进了灵堂,呱呱了半天,守灵的人嫌吵,差点没把它给踩死。”

一直心不在焉的康老伯望望叶苗,脸上有了笑意。

 

“有些事情要提醒你。人要守法,鬼也要懂规矩。大白天不能乱跑,你现在冒然跑出去,一见阳光你就没了,那你就是全世界最短命的鬼了。如果真要白天出门,得附在这上头。”叶苗指了指担架上已经包裹严实的女人 

吕珍一脸感激,频频点头。眼见殡仪馆的搬运工抬着担架正在下楼,紧紧跟了过去,在楼梯口转身向叶苗和康老伯客气地道别。

 

“你去哪儿?”叶苗突然上前拉她,右手穿过吕珍的身体,扑了个空,两个人同时显出惊讶的神情。

“殡仪馆。”

“你去那里干什么?”

 “我不得跟着么?”

“你的身体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跟去做什么?听说那地方有不少孤魂野鬼,恶得狠,专门欺负你这样的新人——嗯——新鬼!你一个人不能去那种地方。在这里待着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吕珍不敢拒绝,眼神黏在老公身上,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

 

“不瞒你说,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我真希望自己是基督徒。我这辈子没做过一件亏心事,你知道的,我是特级教师,一辈子把心血扑在学生身上。如果是基督徒,我肯定能进天堂。”

  吕珍一脸茫然地望着叶苗。

 

“我打算找个牧师,刚走的牧师。我没有能力与活着的牧师交流。我想问问有没有补救的措施,不知道现在受洗还来不来得及。实在找不到,基督徒也行,跟着他去那边问问情况。我是诚心诚意的,我想求上帝给我个机会。自己的权利总得自己争取,是不是?我在这里转了几天了,一个也没遇上。你们俩能不能陪我去另外两家医院试试?不行就上殡仪馆,那里人多——嗯——鬼多。你们肯定也想上天堂吧?”

 

康老伯情绪激动地瞪着叶苗:“俺不去。俺就想着一了百了。俺这辈子憋屈!一口气堵在这里出不来,得了这要命的病!俺生了个畜生!小时候太惯狠了!真就是啊!惯子不孝,肥田收瘪稻!苦了俺和老太婆一辈子,老子恨不得掐死他!这畜生就不该生下来!俺现在摆脱他了!俺活着受罪,死了也不折腾,早死早了!!”

 

叶苗镇定地望着老伯,眼神清凌凌地发送出一个“差评”之后转向了吕珍,瞬间柔和了许多。吕珍本能地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自己已经站在了“鬼生”的十字路口!

“叶老师,天堂是什么样?我不晓得,没听人讲过。”

“你能想象到的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天堂啊!你去过九寨沟么?”

吕珍摇摇头。

“海南去过吧?”

吕珍摇摇头。

“杭州也没去过?”

吕珍还是摇摇头。

 

  

“我在书里看到过,天堂呢在天上,你想象一个美丽的大草原,溪水潺潺,到处是鲜花,每天都是阳光灿烂,你去了那里就会长出翅膀,想飞哪儿飞哪儿,整天高高兴兴无忧无虑。每个人都想去天堂!”

“我能飞回来看我男人么?”

“那怎么可以?到了那里就不能再回到这边了。”

“啊——那我不要去!我想去信佛教,重新投胎的话有可能还会遇上我男人。”

 

“你傻啊,还想再活一回?你还没活够?听你爱人说你一直在农村小学当代课老师,没代够啊?你爱人说他以前脾气很坏,你受了他不少气,是吧?我看也是,50不到就得了这种病,就是给气的!还要去投胎,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你不会那么傻吧?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抓住!我跟你说,一个人进了天堂永远就享福了!”

 

“不想去。叶老师,您不知道,自打我得病后,我男人对我有多好!他去厂里办了内退,把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还开了块菜地,每天种菜、卖菜,给我买最贵的靶向药,都是自费的!肺癌晚期竟然活了四年多,全亏了他!都说我福大命大,谁不羡慕我!”  

吕珍知道,在这个癌症病区,差不多人人都认识她,每位病人及家属都收到过男人给她的品行鉴定书——“我老婆是个好女人,是个老实人!”大家无不表示赞同!

 

多少个日日夜夜,男人整宿整宿地坐在她床边,紧紧攥着她的手——她病倒之后才明白,男人是她的山,是她的天,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指望。人活一辈子,确实要承受很多很多的痛苦,但是到头来会发现,只要有爱,就能抹去所有的压抑和悲伤。她真的舍不得走啊!她不想去一个永远看不到男人的地方。再次回到这个世界,哪怕一辈子见不到他、认不出他,心里也是安慰的。

 

吕珍只觉一股股暖流涌上心头,简直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想飞到走廊的尽头飘几个来回——她这辈子从未如此奔放地表达过自己的情感!多亏了叶苗的声望和威严,保全了吕珍的理智和体面。

吕珍好不容易稳住自己,激动之余,竟打算开导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叶老师,您跟我两样。您是特级教师,您住院的时候那么多人来看您。您女儿女婿多有出息,在国外大公司挣大钱。您为什么非要去天堂?信佛不也蛮好,重新投胎,再来一次,不是比待在天堂里强?您也舍不得女儿吧?”

 

叶苗的眼神越过吕珍的身体,仿佛突然失明了。她半晌没说话,脸上显出深深的倦容,转眼间苍老了很多。

“我太累了。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不想再拼了。我爱人死得早,我也没再找人。我要培养学生,我要培养女儿。我一直是学校的骨干,好容易熬到退休了,刚玩了个九寨沟,就查出来肺癌。女儿在我走的那几天才赶回来,孙女也没带回来让我看一眼。病了大半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不敢去想——我不想再来一次了,宁可从此消失……活着没意思。”

 

叶苗望望目无表情的康老伯,又望望满含同情的吕珍,摇了摇手表示告别,“其实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就是不甘心,想试一试。我时间不多了。我先走了。你要不也去问问佛教徒。有机会的话自己去争取。”

阿珍举起手来,目睹叶苗缓缓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