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婷婷
婷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133
  • 关注人气:1,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远古巨人的故事

(2017-12-16 09:31:42)
标签:

幻想小说

2亿多年前,地球拉开了恐龙时代的帷幕。


到了侏罗纪时期,气候越来越温暖湿润。充沛的日照,肥沃的黑土,参天的大树,层层叠叠的蕨类植物硕大无朋,地球成了太空中的一个大氧吧。当洒满碎钻的黑天鹅绒笼罩大地的时候,成群的蚊虫嘤嘤嗡嗡地出门觅食了,个头堪比现在的蜻蜓。食草类恐龙出了名的喜欢啃夜草,体型一代比一代粗壮,头脑一代比一代简单,小脑瓜里除了吃喝容不下任何思考,被公认为最适合在地球上生存的物种,短短五百万年就已遍布整个星球。


并非众所周知的是,独角兽是恐龙时代最智慧的物种。尤其令人遗憾的是,同样具有高智商的远古巨人,因为太过低调被我们的历史书给屏蔽了,至今仍有人以为他们只是神话传说中的虚构。然而考古证据表明,侏罗纪时代的欧洲,曾经生活过远古巨人。不少历史学家怀疑,远古巨人的文明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譬如英国威塞克斯地区的巨石阵,很可能就是远古小巨人过家家时随意搭建的。


巨人墓穴主要出自斯堪的亚维那半岛。考古挖掘发现,深埋地下的巨人墓穴有着精巧的结构,证明远古巨人非常重视葬礼。墓穴里散乱的骸骨拼接出的人型骨架,比我们人类高出四到五倍。巨人墓穴多为孤墓,合葬或群葬显然不是他们的风俗。直至今日,考古学家从来没能在一个岛屿上挖掘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巨人墓穴。据此可以推测,墓主人一辈子孤零零地生活在岛上,除了葬礼或其他特殊原因,他与附近岛上的巨人很可能老死不相往来。


恐龙时代,斯堪的亚维那半岛约有大大小小的岛屿五万多座,大部分岛屿属于无主的荒岛。北欧冬季漫长,植物种类稀少,可供果腹的食物更是屈指可数,动物和植物均不喜在此地安家,唯有远古巨人对这方水土情有独钟,恐龙这类吃货表示无法理解。某个巨人来到一座岛上,经仔细查访确信为无主之岛,会在岛上靠近水源(多为岛中湖泊)的地方种上一棵神树,以此宣告他对该岛的主权。神树的果实滋味寡淡,其优点是抵饱,吃下去全身暖洋洋的,是巨人族最重要的食物来源。


远古巨人的平均寿命约为两百五十岁,男多女少,阴阳失调。五十岁上下的女巨人已发育成熟,体态圆润,毛发旺盛,眼荡秋波,吼声别致,理论上说进入了交配的季节。令人不解的是,大部分妙龄女巨人不愿意离开独居的岛屿去寻找配偶,似乎颇为享受单身贵族的生活。有些男巨人漂洋过海寻上门,用树叶小心翼翼地托着一小堆积攒多时已经打蔫的瓜果,不料被女巨人一顿胖揍撵出岛屿。男巨人从此心灰意冷,沦为足不出岛的宅男。达尔文的信徒们认为,这是巨人一族被生物圈迅速淘汰的主要原因。


一个叫阿美的女巨人,在最美的季节没有辜负光阴,怀了个小宝宝。孩子爹完成使命后,次日便被打发回家。生产的时候,附近岛屿的一位女巨人闻得吼声主动过来帮忙,用石头片割断脐带,攥着娃娃在草坪上胡乱擦了擦,塞到阿美怀里,顺口夸了夸丑娃娃长得像娘,因为她从没见过孩子他爹,之后把一堆神果垒在阿美身边,离开了。阿美喜不自胜地抱着结实的小娃娃,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阿蕉。阿美的岛上有一棵古蕉树,在巨人族中享有盛名。


接下来的四十年,阿美当爹又当妈,把小巨人养得壮壮实实,还教他各种生存技能,尤其是爬树和爬山。就儿童教育而言,阿美是身体力行派的倡导者,永远冲锋在前,雄赳赳气昂昂地奔到山脚,头也不回地只管自己向上爬,转眼就没影了。小阿蕉跟在后面有样学样,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每天连滚带爬、鼻青脸肿地回窝窝。在远古巨人的神话里,巨人是宇宙大神用石头创造的,因而巨人族的娃娃们特别经摔,且不知眼泪为何物。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阿美领着阿蕉游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岛上。岛中央有个碧绿的湖泊,湖畔有株挺拔的神树,结满了金色的神果,旁边还有棵细瘦的小树。娘儿俩来到神树旁。“蕉啊,这是你五岁那年娘替你种下的神树,标明这个岛屿是你的。要记住你是个幸运儿。那些死了娘亲、被生母遗弃的孩子咋能跟你比呀?”又指着小树对阿蕉说,“这是棵果树,你要好生照看它,每天浇浇水。神树不用你操心,浇不浇水都会四季结果。切记,练习爬山要勤快,争取在十年后的爬山大赛上为自己赢得荣誉。”


阿美说完拔腿就跑。阿蕉慌了,他以为母亲会留下陪他一段日子,跌跌撞撞地追上去。阿美回头吼道:“滚开!不许跟着!”决绝的眼神把阿蕉给震慑住了,他停下脚步,攥紧拳头,抑制住了对天吼叫的冲动(这是巨人表达情绪的特有方式),怕母亲转回来用大巴掌煽他。不知愣了多久,山脚下传来一声声巨吼,阿蕉站在山坡上往下瞅,但见岸边的阿美面朝大海,捶着胸口,撕心裂肺地吼了老半天。


阿蕉每天爬山,给小树浇水,四仰八叉地躺在山坡上晒太阳,晒了正面晒背面,晒出一身漂亮的红铜色。午后醒来,思绪晃晃悠悠飘回到阿美的岛屿,那是天底下最温暖的地方,娘亲曾用毛茸茸的雪蕨花给他铺了个全宇宙最软和的窝窝……浓浓的思念,淡淡的伤感,像初春的积雪被暖暖的阳光一点点融化。阿蕉伸着懒腰,啃着神果,说不出的惬意。待到太阳落山,夜风凉飕飕地袭来,他便垂头丧气向山洞走去,躺下的时候身体团得像胎儿。


半夜醒来,阿蕉坐在洞口仰望星空。天上无数颗星星,无论靠得多近,永生永世都不会有交集,就像岛上的巨人。他的灵魂在辽远神秘的的太空中漂啊漂,像人海中一个迷路的孩子。黑夜中是否藏着一头面目模糊的巨兽,如何才能躲开那张黑漆漆的大口? 突然间,夜风送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那声音仿佛发自他的胸膛,在峡谷间久久地回荡。阿蕉站了起来,冲着远方的岛屿张开了双臂,似乎想拥抱这扑面而来的嘶吼——历史早已遗忘了远古时代的这幅画面:深沉的夜色勾勒出年轻巨人的高大剪影,石雕般粗犷有力,每一根线条都浸透着孤独……


到了秋天,细瘦的的小树长成了五彩果树。一个美好的午后,阿蕉坐在最高的枝桠上,沐浴着阳光,晃荡着两腿,啃了一口红色的果子。甘美的汁水顺着喉咙直流到心里,全身立刻暖意融融,仿佛身体变得透明,阳光畅通无阻地照进了他的心田,把角落里的阴冷孤寂驱散得无影无踪。遗憾的是,其他颜色的果子简直难以入口,青的酸,紫的苦,黄的涩,躁得阿蕉直想拔了果树!冷静下来,想想自己毕竟没能按时浇水,怀着歉疚再去尝一尝,感觉又不同了,酸中品出一丝甜味儿,苦涩中居然也能咂摸出一缕清香。


阿蕉意外地在山顶发现了第三棵树:个头不高,枝桠繁多,没有叶子,乍一望去光秃秃的,仔细瞅瞅,树枝上点缀着粉色的花蕾,让他欢喜得心砰砰跳。他将树叶卷成两只喇叭,一手攥一个,舀了湖水去浇它,每日来回奔波,劲头十足。一个明媚的清晨,阿蕉走出洞口,悠然地抬头望,但见一团粉色的云朵飘到了山顶——树开花了。阿蕉一会儿在山坡上打滚,一会儿在花树下高吼,胸膛里鼓荡着难以描摹的幸福。天黑了,粉红的云朵开始熠熠放光,阿蕉彻夜守在它旁边。


冬天终于来了。太阳只在中午的时候勉强露一露惨白的苦脸。大雪或疾或徐,一飘就是几个月。阿蕉大部分时间躲在洞里睡大觉,整天无精打采的。有一天,阿蕉一觉醒来,见洞口蹲着一只巨蝎,黑得油光蹭亮,黄澄澄的眼睛盯着自己。“娘!” 阿蕉惊叫起来,身边闪过一个高大的身影,只见阿美冲到洞口,抬起大脚板,把巨蝎跺进雪里。巨蝎拖着残躯惨叫着逃走了。阿美转头提醒阿蕉:“当心!巨人一旦被蝎子蛰过,从头到脚就会慢慢石化。一定要保持身体的温度,阻止这个进程!”阿蕉彻底醒过来了!


接下来的日子,阿蕉沉浸在莫名的焦虑和恐惧之中,后脑勺隐隐作痛,摸上去有些硬邦邦的了。不祥的预感攫住了他。慢慢的,他的视力变得模糊,脑袋变得坚硬,脖子再也无法转动。他整天躺在洞中,不再去想粉色花树和五彩果树,甚至一次也没有想过母亲,思绪顺着黑黢黢的轨迹滑出了唯一的答案:严冬没有尽头,黑夜没有边际,他躺在无人过问的洞里,眼睛慢慢失明,身体慢慢石化。有时,他会努力坐起来,搓手顿足,又颓然倒地。算了吧。来自石头,回归石头。想到自己可以随时结束这种痛苦,心里竟有一丝丝宽慰。


阿蕉再度在噩梦中醒来,腰部以上已无法动弹,他挣扎着向山顶挪去。该结束了,永远永远沉睡在海底……夜色最深重的时刻,阿蕉终于站在了山顶。告别世界的那个瞬间,他又想起了阿美,一阵剧痛让他全身战栗,他竭尽全力,对着夜空发出最后的嘶吼。四面八方的岛屿荡漾起一波又一波的回声,不,那不是回声!巨人们从沉睡中惊醒了,吼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满天繁星被震得直眨眼睛。一股股暖流注入阿蕉的内心。他辨认出阿美的声音了!一团火焰在他心头熊熊燃起,阿蕉竟然抬起了双臂!


天边探出了红润的圆脸。这是真的吗,视力恢复了?!原来石化的身躯可以被内心的火焰所融化!阿蕉站在山顶往下望,幸福的感觉又回来了:山下,他深爱的巨型翡翠依旧晶莹剔透,神树挂满了金色的果实,五彩果树像一棵琳琅满目的圣诞树,红彤彤的果子特别的耀眼。粉红花树还在吗?他鼓起勇气回头望——粉色的云朵瞬间映入了眼帘。抬头望,湛蓝的天空,遥远的雪山,静谧的港湾,碧绿的山坡……阿蕉想,从今以后,无论严冬多么漫长,心中的火焰永不会再熄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