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婷婷
婷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917
  • 关注人气:1,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细胞烦烦的故事

(2017-03-16 21:27:43)
标签:

童话

分类: 幻想小说

引子:人体有四万亿至五万亿个细胞,每个细胞都是一个小世界,有感知,有情绪,有思想……                          

细胞们住在被称为细胞膜的柔软而透明的小房子里。 

   每个细胞的屋子里都配备了很高级的小厨房,每天一刻不停地自动加工白色的蛋白质,守在门口的送饭机器人负责将加工好的蛋白质送给主人。吃不完的蛋白质会送到透明的储藏室储存起来。

细胞生气、伤心、烦闷的时候,会产生一些灰色的絮絮。好在细胞生下来就配备了泡泡机器人,可以清除垃圾。泡泡机器人吐出一个个透明泡泡,泡泡飘到空中,缓缓地裹住絮絮,慢慢将它溶解,然后泡泡“啪嗒”一下就破了。所以,大部分细胞的家里是很干净的。 

有个小细胞,很不幸,屋里没有配备泡泡机器人,它的透明小屋总是漂浮着许多灰絮絮,像水晶球音乐盒里飞舞着的雪花。屋子里总是这么多垃圾,它的心情也总是很糟糕,看到别的细胞过来搭讪,它总是喊,“滚开!别理我,烦着呢!”鼻子里喷出两团灰色的小絮絮。所以大家管它叫烦烦。 

有一天,细胞烦烦遇到了细胞蔫儿。它好奇地注意到,蔫儿坚决不吃送饭机器人托到嘴边的蛋白质,把头扭到一边,好像那是毒药似的。送饭机器人不知所措地举着那块蛋白质。烦烦瞅了瞅,蔫儿的房间还算清爽,泡泡机器人正卖力地吐着泡泡,一层层洁白的蛋白质塞满了透明的储藏室。

烦烦忍不住上前打听。细胞蔫儿悲痛欲绝地嚷嚷着,鼻涕眼泪一大把,“你是无法理解我的!我担心储藏室会空!担心机器人会罢工!担心我家会被病毒攻破!老天啊,我担心的事情太多了!整天吃不下睡不着!我担心这样下去会失眠!我活不下去了!我要绝食自尽!”

烦烦也有说不出的烦恼。它一路上看到的细胞都处在半睡眠状态。它知道,它们正在孕育下一代,准确地说,正在酝酿并复制DNA,复制完毕就开始分裂。它问自己:难道活着的意义就是繁衍后代?它们有没有想过,它们的后代可能生下来就被夺去生命!想到自己随时随地都会挂掉,烦烦内心说不出的恐惧和绝望。 

有个路过的细胞告诉它们,它见过很多不会死的细胞,住在离这里很远很远的一座山上,只要能找到这座山,就可以跟它们一样!它还说,那座山在北方,红河通向那座山。 

 烦烦和蔫儿决定去找神山,成为不会死的神仙细胞。它们并肩向前方游去,途中突然停住——它们看到两只浑身长满尖刺的绿家伙正趴在一只细胞的小房子上——它们将成为一场可怕杀戮的目击者!两个有弹性的小房子紧紧贴着,像杯子里挤在一起的两只小果冻,如果细胞有小手的话,烦烦与蔫儿的小手一定紧紧地牵在一起。 

这个叫笑笑的倒霉细胞,正全神贯注地瞅着即将入侵的病毒。两只病毒钻进了笑笑的屋子,张牙舞爪地向笑笑游了过来。此时此刻,笑笑竟然咯咯咯得笑出声了!病毒带着恐慌的表情“扑通”摔倒在地,慌慌张张地向后退。看到病毒连滚带爬的狼狈样儿,笑笑眼泪都要笑出来啦!

这笑声有毒啊!两只颤抖的小病毒闻声瘫软在地板上。笑笑屋里的泡泡机器人不慌不忙地吐出了两个透明的大泡泡,飘过去裹住了绿色的病毒,将它们迅速融化,接着泡泡灭了。屋子里清清爽爽,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笑笑告诉烦烦和蔫儿,“我的房子跟你们的不一样,墙壁特别薄,特别容易吸引病毒,我就是人家说的‘招绿体质’。发现自己这个缺陷后,我可绝望了。有个好心的爷爷跟我说,其实老天爷给了我们一个秘密武器,让我们能够战胜病毒,这个秘密武器就是笑声。至于它的效果,你们都看到了。”                          

三个小细胞结伴同行,遇到被病毒攻击的细胞,总会热心地游上去,劝对方笑一笑。遗憾的是,绝大部分细胞根本听不进去。这些倒霉鬼气呼呼地反驳:“死到临头能笑得出吗?笑你个大头鬼啊!你们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坏细胞!有多远滚多远!”结果,这些细胞都在绝望和恐惧中悲惨地挂了…… 

它们一路游啊游,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红河。河流湍急,一眼望不到对岸。红河的水其实是淡黄色的,之所以远远看上去呈红色,是因为河中快速游动着一支红色的细胞大军,好一支密密匝匝、浩浩荡荡的红军啊!见多识广的笑笑告诉大家:那是输送氧气与二氧化碳的运输大队,俗名红细胞。 

红细胞们对三个小伙伴的招呼充耳不闻,它们看上去个个目无表情,只顾飞速地向前赶路,像无数旋转在空中的红色飞盘。 

笑笑对小伙伴们说,“哎,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工蚁这种奇怪的东西?它们跟我们不在一个时空。我听说红细胞与工蚁很像,没有房子,不能生育,生下来就干活,除了干活啥也不关心,直到最后挂掉。天哪,没想到这种细胞竟然有这么多!”

它们跳下红河,随着红细胞转得晕头转向。看到几个白细胞正在围攻一个不知名的细胞,狼吞虎咽的样子好不吓人,三个小细胞迅速退回到河岸边,挤作一团,小心脏扑扑直跳。

就在这时,背后有个声音传过来,“哎呦妈呀,吓死我了,幸好我反应快!”

它们猛然回头,发现身后的河岸通着一条支流,俗称小血管,声音就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有个细胞藏在这根血管里,正探头探脑地往外瞅呢。

这个细胞的房子呈半透明的灰色,就叫它灰细胞吧。

   “我们听说有座神山,上面住着不会死的细胞,我们是特意来投奔它们的。”

“哈哈哈哈!”灰细胞笑得直打滚,那真叫得意忘形,“你们来投奔灰社会?算你们走运!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细胞。” 

灰细胞把它们领进了小血管。血管里阴森森的,散发着奇怪的气味。不知游了多久,终于靠岸了。

面前一座灰色的高山,难闻的气味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仔细瞅,这座山是由无数灰色的细胞组成的——果然是“灰社会”!

烦烦抬头望,看到不会死的细胞们正在迅速地分裂,灰色的山体慢慢向外延伸。山上笼罩着浓浓的黑雾,与刺耳的噪声和难闻的臭气混合在一起,给人以莫名的阴森可怖的感觉。

这些挨挨挤挤的细胞,且不说房子灰不溜秋,七歪八扭,更奇葩的是,它们个个脑袋奇形怪状,有的像发芽的土豆,有的像干瘪的咸鱼,有的满是节疤,有的各种凸起。有些细胞的脑袋差点要顶破自己的房子了…… 

烦烦注意到,与其他细胞的分裂不同,这些不会死的细胞在孕育生命的时候并没有安静地睡着,而是一副副狰狞的表情,眼睛瞪得滚圆,无时不在抱怨、发火、怒骂、诅咒。山上传来一阵阵刺耳的吼声,此次彼伏,响彻云霄。

“瞧瞧我们吃的这些垃圾!”“瞧瞧我们住的这个垃圾堆!”

“这是我们细胞该过的日子吗?!天天遭这份罪!”……”

这时,一个超大个儿的的灰细胞从山上急急地游了下来。

领路的灰细胞万分激动地喊道:“了不得啦!寨主亲自来迎接你们啦!它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细胞!你们不知道吧,我们山寨的细胞都是它徒子徒孙!快快,大家排好队!”四个小细胞诚惶诚恐地排队恭迎大人物。等它们见到了这位大人物的真面目,差点惊叫起来! 

寨主的灰屋子里竟然住着一个双头怪物!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两个脑袋的颜色不一样,一个脑袋是紫红色的,一个脑袋是深蓝色的。

寨主游到它们面前。见烦烦家里最脏,紫红色的脑袋凑了上来:“朋友,你有没感觉,人生特别特别的不公平!我们永远被欺负,我们总是被伤害!我们被剥夺了太多属于我们的权利!我们能不愤怒吗?!”

烦烦激动不已,没等开口,鼻子开始呼呼地喷灰烟。

深蓝色的脑袋转向了蔫儿,哭丧着脸问:“亲爱的孩子,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那么多的痛苦、焦虑、担忧、无助,苍天有泪!生不如死啊!”

“知——音!”蔫儿涕泪横流,泣不成声,“你们不知道,我每天过得多么挣扎和孤独,简直是生不如死!听了您的肺腑之言,听到山寨传来的怒吼,仿佛是从我自己的胸膛里发出来的。我觉得不再孤单了!”

“嗨,‘灰社会’的朋友们,我来啦!”蔫儿一边喊一边向山寨游去,小蝌蚪找妈妈似的投入了“灰社会”的怀抱。 

烦烦鼻子里还在呼呼地喷灰烟,它心里可烦了,从未有过的烦!它感觉自己的内心已经分裂成两个自我,这会儿厮打得可激烈了。一个说:“我讨厌这里!赶紧离开!”另一个说:“这样的吼叫怒骂让我觉得非常过瘾,我要留下!”

 “我好烦!好烦啊!都走开,别理我!”烦烦吼道。

 笑笑冲到烦烦面前:“烦烦,想想我们在一起的时光!笑一笑吧!笑声能清除屋子里的垃圾!”

烦烦哭丧着脸说,“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里,我觉得自己再也笑不出来了。”

“你当然能笑出来。你现在的样子像个小烟囱,鼻子里呼哧呼哧地往外冒烟,可搞笑啦。”

烦烦“噗嗤”一声笑了,笑声仿佛一阵风儿刮过,顷刻间吹走了脸蛋四周的灰色絮絮。烦烦笑得更开心了,家里的絮絮渐渐消散,它的模样变得圆润可爱了。

 双头细胞气势汹汹地逼近,笑笑迅速游开了,烦烦紧随其后,但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烦烦往后拖。它一回头,发现自己的房子与双头细胞的房子紧紧黏在了一起,它怎么也挣脱不了。双头细胞拖着烦烦往山寨游去。

在这危机关头,两个黑色的小细胞从天而降,围着双头细胞的房子一阵乱啃,被双头细胞用力甩开了。更多的黑细胞围了上来,其中一个黑细胞冲着双头细胞喊道:“大魔头!放开那个小细胞!你神气不了多久了!我们刚刚收到总部的消息,上头很快会派来天兵天将,将你们这个‘灰社会’一锅端!快放了那些被你们绑架和诱骗的无辜者!”

    紫红的脑袋愤怒地吼道:“无辜者?谁是无辜者?我不无辜吗?我以前也是个好细胞,开开心心,无忧无虑,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罪魁祸首就是你们总部的那个神秘的头头!它明明知道,它的情绪会波及我们这些无辜的细胞,它控制过自己吗?它明明知道,它熬夜不睡,会让我们疲惫不堪,未老先衰!它想过我们吗?它明明知道,它吃进去的每一样东西都会被送进我们的小厨房,作为我们食物的原料,而它吃了多少垃圾!它也许没变,但是我变了!我变得连我自己都认不出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头怪物,我害怕我自己,讨厌我自己,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变化……”

   紫红色的脑袋哽咽了。深蓝色的脑袋失声痛哭。在场所有的细胞都哭了。它们看上去那么弱小、伤心、无助……

   紫红的脑袋又道,“我知道总部管我们叫癌细胞,它恨我们,怕我们。我经常想,生活在一个臭气熏天的垃圾堆里,每天除了吼叫怒骂就是哭泣抱怨,这与传说中的地狱有什么区别?长生不死对我们来说是最可怕的惩罚!所以,我们铁了心要跟总部一起同归于尽!你们说会有天兵天将来把我们一锅端?来吧!对我来说,没什么好怕的。”

    双头细胞放开烦烦,转过身向山上游去。灰色的房子里,两个脑袋头挨着头,深蓝色的脑袋仍在痛哭不已。

    其他细胞都愣在原地。有个黑细胞突然喊道:“赶紧离开这里!”

    大家迅速地游开了,一个接一个地跳进了河里,拼命向主河道游去。

    突然间,河水沸腾起来,一股奇怪的气味让它们头昏目眩。几秒钟之后,所有的细胞都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烦烦醒了过来,身边的红细胞大军还在快速地游动着。它在不远处找到了已经苏醒的笑笑。黑细胞已经不见踪影。

“笑笑,对不起!我们在这里分手吧!我想去找蔫儿,想让灰社会的细胞们也学会笑。”

“一起去吧。”笑笑冲它灿烂地一笑,带头向小血管游去。

烦烦心里荡漾着说不出的欣慰和幸福!它边游边想:真有意思,认识它们之前,我还在找活着的理由,这不就是最好的理由吗?

烦烦忘不了第一眼看到“灰社会”时的那种震撼。它在刹那间顿悟,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活着比死亡更可怕!它突然觉得不再害怕死亡了。 它慢慢醒悟,生与死不是它所要考虑的问题。它决定不了自己何时生,也预见不到自己何时死,就像它不知道宇宙何时诞生何时消亡。

它现在考虑的是,它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幅幅奇异的画面从烦烦遥远的记忆深处浮现出来。

烦烦神情恍惚,仿佛穿越了时空,来到了一个奇怪的星球上。 

这里景色迷人,随着四季的更迭不断地变化。这里到处生活着一种奇怪的东西,它们有着修长的模样,在宇宙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就像一个个小小的细胞。

烦烦知道,它们与自己一样,也是朝生暮死,但是它们面对生死就像面对四季更迭。春天踏青,夏天避暑,秋天郊游,冬天赏雪,顺其自然,从从容容。

 接着,烦烦看到了一个洁白的房间,床上躺着一个苍白的女人。

不知为何,一看到她,烦烦就哭了起来——她让它感觉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她的笑容让它如此温暖,烦烦模模糊糊地觉得,它与这个女人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它心底里生出非常非常迫切的愿望,想要帮助她,想要为她做些什么。

 它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少女走进房间,少女捧着一束鲜花。

男人说,“老婆,手术非常成功,胃切掉了一半,对身体没有太大影响。你发现得早,跟大多数胃癌患者比,你算幸运的。”

少女亲热地扑到床头,抱住女人,“老妈,你感觉怎么样?”

女人笑得很灿烂,“宝贝,妈妈感觉轻松多了。”

少女站起来,把花插进床头柜上的花瓶里,往窗外望了望,惊喜地叫起来,“老妈,看哪,院子里的樱花在漫天飞舞,好美啊!”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