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瑟瑟
周瑟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2,085
  • 关注人气:27,1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山羊的善/林中鸟 /父亲的新家

(2014-08-19 10:12:34)
标签:

情感

山羊的善/林中鸟/父亲

纪念父亲

文化

分类: 诗歌

山羊的善

 

山羊的嘴唇像婴儿的嘴唇

紧紧抿着又突然张开,发出父亲般倔强的叫声

我总是觉得山羊有难言的善――

在那细碎的叫声里,善的唾液挂在唇边

由此我认定没有绿色唾液的善,不是真的善

它站在我回家的路旁,用一双父亲般爱怜的眼睛看我

我的父亲已不在人世

我跪下来,抱住山羊

我的哭从喉咙里滑出,山羊用善的舌尖舔我脸上的泪

它小声告诉我:“你的父亲很好,他睡在山上,

地下的世界寂静、温暖、相安无事。”

――由此我认定黄土里必有父亲的善

父亲啊你走了快两个月了

我回来时孤身一人去上坟

就突然碰见了那只嘴唇像婴儿的山羊

我离家后一直默念起那只山羊

――它会不会是我父亲的化身?

 

 

 

林中鸟

 

父亲在山林里沉睡,我摸黑起床

听见林中鸟在鸟巢里细细诉说:“天就要亮了,

那个儿子要来找他父亲。”

我踩着落叶,像一个人世的小偷

我躲过伤心的母亲,天正麻麻亮

鸟巢里的父母与孩子挤在一起,它们在开早会

它们讨论的是我与我父亲:“那个人没了父亲

谁给他觅食?谁给他翅膀?

我听见它们在活动翅膀,晨曦照亮了尖嘴与粉嫩的脚趾

“来了来了,那个人来了――

他的脸上没有泪,但他好像一夜没睡像条可怜的黑狗。”

我继续前行,它们跟踪我,在我头上飞过来飞过去

它们唧唧喳喳议论我――“他跪下了,他跪下了,

他脸上一行泪却闪闪发亮……

 

 

 

父亲的新家

 

这些杉树至少有三十年了

我小时候就坐在林中看《读者文摘》与《故事会》

那是父亲最早给我们兄弟订的刊物

现在由这些高高耸立的杉树守护我的父亲

去年父亲身体尚好,他用推土机推出了一片空地

为自己规划新家――“上边是你伯父,我居下边。”

我们父子在山上谈话,谈的是父亲身后事

那时透过杉树尖顶,能看见一片天空碧蓝

现在我独自一人,围着埋葬父亲的黄土打转

林中鸟比去年我与父亲在时要多

它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为寂静的墓地增添热闹

我仔细察看,黄土经过七月雨水的清洗

粒粒饱满,泛着金黄的光泽

堂哥来给新坟护土,他说:“我闻到了你父亲的气息。”

杉树静默化为我身,黄土有了父亲容忍的性格

那一堆黄土仿佛山林中的黄金,养着我的父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