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瑟瑟
周瑟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3,261
  • 关注人气:27,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时代夜雾里疑似夜莺

(2014-04-24 23:05:07)
标签:

时代夜雾里疑似夜莺

杨林

《雾夜》

文化

分类: 评论

   时代夜雾里疑似夜莺

 

              周瑟瑟

 

这个时代的诗歌蒙上了夜雾――“只剩下了自己”,杨林的脑子里有一个“诗歌之夜”,这是他写作的预设,诗人在自己的夜晚歌唱,就像时代的夜莺。杨林身材修长,戴着一顶帽子,我把他比喻为夜莺似有不妥,但他的诗歌婉转、深情,夹杂着对黑暗的质疑,在黑暗的树丛里转动修辞的身体――一只诗的夜莺足以聚拢夜晚的静寂,以及内心若有若无的秘密。

薄雾升起来了,人类的秘密展开在月光下,诗歌的形体露出来,尖嘴与羽毛闪着光,杨林的歌唱细小又慎重,诗的每一声都有寓意,但又是发自内心,他的诗歌要么吐气若兰,要么浓重如咳血,“轻”与“重”在杨林的写作里各居一边。“重”的写作如他的《春夏秋冬》《侗族大歌》这两部诗集,“轻”如他的《杨林爱情诗选》《杨林诗选》等作品。

这首《雾夜》属于杨林“轻”的写作,诗歌之轻仿如夜雾,在春天里有了新的冲动,“万物再次赋予了想象”,对万物的思索,让诗人陷入了审美的困境,正如维特根斯坦所言:“对于不可知的事物,你最好的态度是保持沉默。”杨林是一个有哲学思辩力的诗人,他深知“静默”的力量。这几年他如雨后山林,呈现出一派郁郁葱葱的态势,写作之泉叮叮叮当当回荡在耳边,他不知疲惫地连续推出多部诗集,总体来看他的作品主题鲜明,风格多变,题材广阔,情感丰沛,我将他划入了依靠当下中国经验进行写作的诗人,在中文诗歌传统里上下翻飞,展示出不同的诗歌技艺。

杨林的幽思与冥想如一层夜雾,《雾夜》里有他个人真实的诗歌气质。思与诗,在杨林这个湖湘男人身上有完整的体现。佩索阿在《惶然录》里有对“另一种生活”的描述:“一些深藏的恐惧,是如此细微和四处弥漫,很难被我们把握,无论它是属于我们心灵还是肉体,无论它是一些不适,来自一种对无益生命的沉思,或者更像是我们某些内在折损所引起的小毛病――在胃里,肺里,或者脑子里。”杨林的《雾夜》正是佩索阿的“另一种生活”――“痛已经痛过,雾也就自然愈合,或散去”,我搞不清诗人的精神镜像里到底是何种伤口,作为一个英俊的中年男人,身材还保持的如他这样牛叉,诗与思的气质弥漫至三条街道之外,因情所伤也在所难免。

诗中的“痛”其实是迷人的,“轻”的写作在杨林的全部作品里有突出的重量,如何理解他的“轻”,举重若轻之“轻”平衡了“重”的秘密,以夜雾擦拭伤口的“轻”即痛后的抚慰,轻重缓急两手双管齐下让他很舒服――“我终于累了,任黑夜完全淹没”,我宁愿相信杨林写的是一场欢爱,纵观短小篇幅内的“各种片段与假设”,我有理由认定他“对无益生命的沉思”才是最有意义的。

诗在白天无用,在夜里却可以疗伤――“进入梦中,迷雾”,一个在梦里与雾纠缠的人,“有些人把他们不能实现的生活,变成一个伟大的梦。另一些人完全没有梦,连梦一下也做不到。”(佩索阿:《两种人》)此刻杨林可以对佩索阿说,我就是把迷雾带入梦中的那个人。

 

 

《雾夜》

杨林

 

春天里,万物再次赋予了想象。

静默。

漱洗后平躺在床上,

汽车时而呼啸而过,尾音将我掀起波澜,

捡拾陈年旧事。

窗外,雾透过街灯弥漫进来,

描述一个长夜如何笼罩,与破裂。

痛已经痛过,雾也就自然愈合,或散去,

只剩下自己。

将各种片段与假设都梳理一遍,

我终于累了,任黑夜完全淹没,

进入梦中,迷雾。

 

2014412凌晨长沙金域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