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2007-06-21 15:55:55)
标签:

人文地理

旅行

摄影

泥塑

黄土地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李国华  文/图 
   
    这是一段五味杂陈的往事。  
    1995年正月,我第三次去陕北,路过西安,曾在陕西日报摄影记者胡武功家里借住一宿。那夜,听胡老师讲摄影,讲陕北,有深度,有趣味,见解独到,受益匪浅,几乎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我要去延安,向胡老师辞行,他说,别忙,吃了早饭再走。吃饭间,他叮嘱道,到了地方,你先去看一个人,很有意思,可能会有收获。他说的那人,就是王文海。
    那时,在王家坪延安革命纪念馆大院儿里,还有一排旧平房,在其中一间生着火炉的“工作室”里,我顺利地找到了留着长发的王文海。他正在收拾屋子,看见我,急忙往屋里让。可他那狭窄的空间里堆满了泥塑,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那些泥塑都用草绳子捆在一起,连床底下都塞得满满当当,我定睛一看,原来泥塑的“创作原型”没有别人,全部都是毛泽东!
    正像胡老师介绍的那样,王文海听说我是“胡记者”的朋友,一点也不生分,作了详细的自我介绍。
    在健谈的人面前,我乐于做一个忠实的倾听者。王文海也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主动打消了我的一个个疑问。
    “延安是我第二故乡,我对延安也有感情。我父母都是苦出身,小时侯家里头穷,跟父母从河南老家逃荒出来,一路要饭要到黄龙县落了户。70年,我19岁,就来纪念馆做了讲解员。你算算,多少年了……
    “我没有见过主席,可我当了十几年的讲解员,过去叫毛泽东思想宣传员,那时侯,不卖门票,来参观的群众多得很,我一天到头地讲解,对主席的思想,主席的伟大功绩,非常熟悉,非常亲切,我就是对主席有感情,我就是要宣传毛泽东思想!”在王文海口里,“主席”是个专名,一提起主席,王文海总是激动不已。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那时候,很多大画家、雕塑家,比如靳尚谊老师、钱绍武老师等等,都经常来西安美院的一些老师也带着学生来,搜集素材,画画儿,做雕塑。我算是耳濡目染吧,对泥塑萌发了兴趣。其实,我从小就爱画画儿。你知道,艺术是相通的。”他用征询的眼光望着我,见我微笑着点头,他继续说:“1976年,主席逝世,我非常难过,就想通过某种形式来纪念他老人家。王家坪后山上,有黄胶泥,我弄来家试着做泥塑,时间一长,周围人看着很象样。80年以后,我为自己确定了创作主题和方向,专为主席塑像。”从他的眼神里面,我发现了一种执着。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王文海的泥塑与西方的雕塑不同。他用的是中国古老的泥塑手法,有点像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塑法,头颅躯干四肢都是事先捏好然后组接的。有意思的是,有些塑像揉进了宗教和民间传说的色彩,比如给塑像加上一个莲花宝座,契合了民间将伟人神话的意象。
    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更有感染力,王文海在家里墙上贴满了印着毛主席像的挂历,仔细揣摩他老人家的形象特点和性格气质,他的确把握住并有意夸张了后者。恕我直言,王文海的造型能力有限,这些年来,他是凭着那份执着,再加一分天赋,坚持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也许,正是他有限的雕塑功底,与他对伟人的无限崇敬和热爱交织在一起,才打破了人们惯常的审美习惯,在似与不似之间,独树一帜,让他成为闻名遐迩的陕北泥塑“王”。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我知道,自己与王文海毕竟年龄、阅历和生活环境不同,即使彼此心灵基础相近,也不可能完全理解对方。正因为此,我对他的创作动机以及功利目的也不想做更多的探究。对于他和他的泥塑,我只想做一个一定时间段的记录者。那次相见以后,我们成了朋友,约定只要到延安来,就一定到他家坐坐,拍拍照片,顺便帮他宣传一下。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1996年10月,我与几位山东的影友参加完“海峡两岸摄影家看壶口”活动,顺便去安塞拍了几天照片。回程那天,下午三四点钟,长途车刚行驶到延安王家坪延河桥头上,我的一位哥们儿突然犯了心脏病。我见他嘴唇黑紫,紧皱眉头,非常痛苦,赶紧让司机停车,扶他下来,一边让其他伙伴陪他在路边歇口气儿,一边跑到纪念馆院子里找王文海求助。此时王文海刚刚搬入新楼,好不容易才找到他。老王听说有病号,也来不及寒暄,赶紧让儿子跑步去买来硝酸甘油等药品,把病号搀上楼,服上药,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方才好转。
    说来凑巧,老王正在家和泥巴准备干活呢。我想,这回有了象样的工作室,他的创作热情该更高了。我顺手掏出相机,开始拍照。见到王文海和他的泥塑,我那刚才还在犯病的老哥可能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题材和机会,仿佛病痛全消,迅速拿起相机忙碌起来。新闻或纪实类的照片,最忌讳的就是题材“撞车”,这下可好,两人又要拍雷同的照片了。我暗下决定,这组照片就按住不发了。结果不出我所料,两个月后,有关“陕北泥塑王”的照片就登载在许多家报刊上,还拿了一些摄影大赛的奖项……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再说这些,未免有些小家子气,恐让朋友们笑话了。但我还是想说,无论从事哪个艺术门类的创作,都不能像我这样缺乏竞争意识,更不能被功利心完全占据了心灵,作品之外,还有更可珍贵的,比如友情,比如人品。
 
《陕北泥塑王——王文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