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乖
不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924
  • 关注人气: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陈sir陈扬

(2011-08-24 11:07:56)
标签:

杂谈

分类: 企业家·新青年

微博:http://weibo.com/gzchensir

博客:http://blog.sina.com.cn/bg7maw

陈Sir-经历

  http://baike.baidu.com/view/310281.htm#2

    1979年,他结束了山村教师的岁月,回到广州当了一名中学教导处职员,却因没有大学学历,被一位老师奚落为“只配管虫子的人”,他抓住机会考入别的单位。

  1981年,广东人民广播电台记者;同年,担任广州电台《新闻之窗》节目主持人;  1985年,广东电视台《事事关心》外景主持人;   1994年,广东珠江经济电台《天才DJ,天才SHOW》节目主持人;  1996年,广东电台城市之声《真,真,真,真在六十分》、《真的星空》、《夜行人》节目主持人;  2002年,广东珠江经济电台《夜色无痕》节目主持人;   2003年,《心灵地图,珠三角生活态度》节目主持人;  2004年至2009年元旦,担任广州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日日睇》节目主持人,该节目反映民意,关心民生,深受广州广大市民喜爱。  2006年 全国主持人品牌价值十大排行榜,排行全国第十,是广东省唯一入围的主持人。   2008年5月7日,担任2008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广州站火炬接力第134号火炬手.   2009年3月29日,正式加盟佛山传媒集团的佛山电台,在新节目《双城的天空》担任监制和主持人。  2010月1月11日,广东人民广播电台借羊城交通广播电台(FM105.2)节目改版之际,特邀陈扬主持星期一到星期五晚上10时播出的新节目《晚安,珠三角》。  2010年4月20日,开始在佛山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担任大型纪实栏目《纪录中国》节目主持,并亲自参与节目的撰稿、策划工作。  2010年10月1日, 由他独自领导的谈话类节目《求其是但生活空间》(以下简称《求其是但》)将在公共频道的七点黄金档开始播出,而且是直播!

  2011年8月9日,在其微博称将加盟香港卫视。

香港明报对《新闻日日睇》的评论

词典:新广州人陈扬 (明报) 10月 14日 星期日 05:10AM 【明报专讯】说广州市民之声代表,不可不提陈扬。广州观众称其为陈Sir的陈扬,主持追击及评论式新闻节目《新闻日日睇》扬名,后来改进成特派记者队采访即日现场新闻的节目《G4特工》,成为广州电视台的受欢迎节目。陈扬独到敢言,关切基层民生的态度,让他成为草根阶层的发声代表。以陈扬镜头前控制自如与即场的执生能力,可说已超过全港所有直击节目的主持水平,在国内更是绝无仅有,只有广州可以出产这种口语化、地道、开放、略带批判,最重要是多多关怀的老师型主持人物。其他地方只出说书人,像易中天。但陈扬的语言用调是百分百广州,他曾提出新广州人的概念,重提保育广州地道文化之必须。陈扬处理的题材,由卫生投诉到路面陷落,或者珠江水不清,到断桥塌楼都有,最厉害是平衡批判的尖锐度,不致引起各种权力阶层的不快(当然也有被劝喻或被认为过激),不会有矛头直指政府个别部门或官员的投诉,但如果未看过,肯定不知道现时国内电视媒体的水平发展可以到哪裏,看陈扬,这就叫做大快人心。

中国青年报《陈Sir,广州撑你!》

http://zqb.cyol.com/content/2010-01/27/content_3061421.htm

    在广州的天河路、东川路、广卫路等街道,人们很容易看到这样的大海报:画面只有黑红两种颜色,一个戴着眼镜的光头男子像旁边,写着一行大字:陈Sir,广州撑你!

    一名29岁的公务员,上班路上,看到了居民楼墙上的这张海报,突然有一种要流泪的冲动。他说:“对心底佩服的人,就要勇敢地说出来,像当初跟老婆示爱那样!”

    陈Sir本名陈扬。他没想到,自己活

    街坊是他的“发明”。2004年到2009年的1500多天里,他每天在广州电视台晚上19:30的黄金时段里向他的街坊问好:“新闻频道,日日倾下偈。先祝各位街坊每天开心。”

    即使是在2010年,还经常有主持人在电视或者广播里这样跟人打招呼。

    “这是陈Sir在新闻里说了以后大家跟着学会的。”从山东来到广州开了6年出租的的哥老许一提起这事就眉飞色舞。“在广州,谁不认识他啊!不就是那个说话特别让人贴心、特别有广州味的陈Sir嘛!”

    谁也说不清,为什么“街坊”这个大众词,到了这个光着脑门、穿衣随便、说话随便的54岁男人嘴里,就显得特别“有味道”。

    广州电视台一位化妆师,曾奉命为第一次主持《新闻日日睇》的陈扬化妆。化妆师一看,陈扬这老头儿,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是再不化化妆,能把老观众都吓跑。

    可化妆师化了两个小时妆,最后把笔一摔,说不画了!“化来化去跟没化是一样的!”乐呵呵的陈扬把脸一洗,穿着还带着水渍的T恤衫就上了电视。那是2004年的春天,第一天开播时的收视率只有0.01,几个月后,收视率噌噌向上涨,一口气攀到了6,一下子跃居广州台收视之冠。

    谁也没想到,这个从没有读过大学,从没受过正规新闻专业培训的广州土著,一手撑起了一档广州电视台王牌新闻节目。从主编到策划到主持,他亲历亲为,每天拿着报纸就上电视,保证了新闻脱口秀的原汁原味。

    “说来也是奇怪。同样的一句话,用几乎一样的语速和腔调,从另外一个人嘴里说出来,听着就是别扭,但是从陈Sir口中说出来,听上去却那么熨帖”,有观众说。

    “那些个地道的广州话,真是亏他想得到、说得出、用的是地方”。在节目里,陈扬的特点就是以广州话、广州人的生活态度、广州的文化观念来解读时事。

    广州人形容他“利爪敏捷捕捉热门话题,思维跳跃搅起头脑风暴,语速快得像刘翔跨栏”。

    言辞犀利、作风强硬是大家对他的一致印象。当时,广州面临“同德围搬迁”问题,他对同事说,要把这个民生新闻做大:“广州没有理由委屈这些百姓。一定要炸掉这座城市的冷漠。”

    节目开播,他经常亲身去追访生活底层的弱势群体。他尖刻评论南沙环境因石化工程为不适合人居住;对老城区乱拆和广州文化保存问题施之以“两岸杨柳,中间臭水沟”的辛辣讽刺……

    “我始终怀抱正义情义的理想,将街坊的痛当成自己的痛,将街坊的欢乐当成自己的欢乐,以广州为家园,以广州为己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最后一次的电视节目中他这样说。就像他在自己博客中的背景画面一样,用的是雷锋的头像。

    从1996年曾经是电台节目主持人时就提出“寻找真诚火种、燃点城市精神火炬”的口号,到2005年提出“情义广州、正义广州”的理念,他为之冠名的“新广州人主义”几乎家喻户晓。

    陈扬几乎成了广州的一个文化名词。“他总是不断刻意地为广州社会的价值观定位,他提出的一个个文化气息浓烈的名词,对隐没在生活当中广州的社会个性与传统,作了高度的概括”,当地的一个文化记者曾经这样评论他。

    一所大学里的历史系教授,在一次公开的场合提到留在广州的唯一理由,竟然是因为“这里有陈Sir的节目,到别的地方就没得听了”。

    那些听不懂粤语的来广州工作的外地人,只要打开电视看过陈扬的节目,多半会被他吸引,边看字幕边看画面。

    可2009年元旦,身穿黑色西装上镜的他,跟街坊们打过招呼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他似乎预料到了这一天。他说:“我早就讲过要将每一天的节目当成最后一期的节目来做。”在最后一次电视镜头前,他引用罗大佑《闪亮的日子》向观众告别。

    刚刚“下岗”的日子里,他经常会被闹钟闹醒,惯性一样立马起床穿衣,却突然意识到再也不用上班了。至今也没人给他“为什么下岗”的“说法”。

    奇怪的是,“待业”时,他却平白得了许多奖项。一夜间,广州的街道上,陡然出现很多“陈Sir,广州撑你”的海报。

    一天,一位观众见到他,说:“陈Sir,我已经有312天没有见过你了。”

    他也平白多了很多被采访的机会,以至于经常要跟采访的人讲“对不起”。因为他现在不仅要给一家报纸写专栏,还要主持两档电台节目。

    2010年1月的一个夜晚,22时,广播里,《晚安,珠三角》的音乐响过,陈扬抑扬顿挫的声音洒落在广州各个角落。就在这时,新浪微博里的粉丝们也在传递着消息:听紧陈Sir吹水,掂过碌蔗(正在听陈Sir侃大山,感觉真好啊)。

    其实,他的粉丝有的都是十多年的“钢丝”了。从他做《夜行人》、《夜色无痕》、《珠三角生活态度》等电台主持人开始,就有人追他。直到有一天,大家在电视《新闻日日睇》上,看到那张圆乎乎的脸。他的粉丝更多了。

    熟人眼里,陈扬更像个老顽童,他比台里那些“80后”还会玩。养狗、喝功夫茶、用毛笔记笔记、喜欢收集汽车模型,抽烟斗、从不喝早茶,他以54岁高龄,被称为台里“最in老人家”。

    他还喜欢玩无线电,玩得颇有水准。汶川地震时,他带着8个无线电爱好者协助押运的20多台十吨大货车,集合了日日睇节目募捐的广州街坊捐献的救灾物资开往灾区。

    同行的年轻人康记开始并不是很服陈扬,可几天几夜的行程下来,他不得不开始佩服。“一个老人家,体力比我们都好,而且很顾全大局,善于协调各方面的利益,人真的很纯粹。”

    私底下,有人说陈Sir很凶。审片时,只要发现一处错误,他都会低吼一声,谁干的?

    当然,在选节目音乐的时候,他也会避让。他让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年轻助理选,选后他一边骂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音乐,一边还是放行通过。因为他知道,助理爱逛碟片超市,助理爱听的音乐,一定是当下年轻人爱听的音乐。

    但节目的结构,一定是自己的思考结果。《新闻日日睇》由6大部分组成。他说这样的设计是“得益于他对戏剧的理解”。

    尽管粉丝众多,可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偶像“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内退老头”。

    1979年,他结束了山村教师的岁月,回到广州当了一名中学教导处职员,却因没有大学学历,被一位老师奚落为“只配管虫子的人”,他抓住机会考入别的单位。

    当时他拿到了广东省话剧团的编剧的录取通知。同时,广东人民广播电台又通知他去面试。陈扬带着一个剧本、一个短篇小说、一首长诗前去应试,竟然通过了。“直到现在,其实我正式的身份从来都不是一个主持人,而是广东电台的一个内退记者”。他笑着说。

    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2006年全国主持人品牌价值十大排行榜排行全国第十,是广东省唯一入围的主持人,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第134号火炬手。

    1981年踏进新闻圈成为主持人的他,几乎见证了一部中国新闻改革史。念稿从不脱稿到脱稿,惩罚方式从上黑板报到罚款,“圣诞节”这样的洋词从不允许念到允许念。

    如今,空闲时,他会去一家多年常去的酒吧坐坐,酒吧也贴着“陈Sir,广州撑你!”的海报,他会淡淡地笑笑:“一群小孩子涂鸦的作品罢了。”

南方都市报《陈Sir离开广州加盟香港卫视》

http://gcontent.oeeee.com/a/89/a89cf525e1d9f04d/Blog/9ce/8a5efe.html

    我跟杨老师能够一拍即合的,就是我们的历史责任感、新闻责任感。

    我说“就三个盒饭、一张床”的要求,这是我的原话。到我们这个年龄,谋什么利、什么名,早已过去。

    为了理想重新上路,太悲壮了。

    我现在有比较茫然的一方面,到了新平台,福建人、台湾人、香港人、上海人、北京人……能接受我吗?会不会水土不服?

    离开广州,这对我是个艰难的决定。在一个全新的平台上,困难很多,就像一张白纸,我要重新开始。

    昨天下午,广东知名媒体人陈扬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告“新闻生涯另起一行”———加入香港卫视。这一消息立即引起广泛关注,截至昨晚11点半时,陈扬这条微博在10个小时内,被转发2450次、评论1734条。

    昨天,陈扬告诉南都记者,前日已经正式签约香港卫视,期约一年。这一选择,对于即将进入花甲之年的他,将带来不小的改变和挑战:陈扬将离开广州、前往深圳工作;即将在香港卫视主持的电视新闻杂志节目中,将不再是粤语播音,而是普通话播音。

    受杨锦麟之邀

    香港卫视是一家集卫星电视、网络电视、影视投资、文化地产、金融证券为一体的国际传媒集团,拥有6个卫星频道和1个网络电视台。于2010年10月正式开播,正在依次覆盖港澳、台湾、中国大陆,以及亚太60多个国家和地区。香港卫视的定位是“立足香港,延伸两岸,融入世界。”

    陈扬透露,加盟香港卫视,是受知名媒体人杨锦麟之邀。今年六月,杨锦麟从凤凰卫视辞职,担任香港卫视副总裁兼执行台长。

    昨天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陈扬和杨锦麟都强调,尽管此前仅有间接交往,但彼此新闻理念相同,“惺惺相惜、有一种知音之感”。杨锦麟表示,陈扬在新闻电视方面经验丰富,到一个新的平台打拼,会有很多困难,但将全力支持他。

    会继续读报

    陈扬透露,他在香港卫视将主持一档每天晚间一小时的电视新闻杂志节目,名字目前尚未确定,预计将于9月推出。下周起,他将前往深圳,筹备构思节目以及招兵买马。

    陈扬介绍,根据目前的讨论构想,这档节目将偏重于新闻的解读和资讯的传达,也有读报的形式,但视野是面向全国、面向全世界的,做全景式的大新闻而非局限于民生新闻,视野更加广阔,解读方式更多。

    根据这样的定位,这意味着陈扬今后将不再用粤语播音,而改为普通话。陈扬还透露,他的形象肯定会在造型师的指导下有所改变,不过“穿了不同的衣服,但人还是那个人”。

    保留南都“早茶”专栏

    尽管今后大部分时间将不能在广州,但陈扬表示,依然会继续关注广州。自2009年在南方都市报广州新闻版上的每周固定六期的“早茶”栏目,并不会因为他离开广州而歇笔。因为他希望把它作为一个与广州街坊互动的平台。他还希望,通过自己视野的扩展,可以站在更高的角度来观察广州,把这个专栏做得更好。

    陈扬还希望,自己到香港卫视后,广州街坊能一如既往地支持他的节目。

    Yang言

    接受南都专访,透露加盟香港卫视的心路历程

    陈扬:我是冲着杨锦麟去的

    “这对我是很大的挑战,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昨天下午,陈扬接受南都记者专访,透露加盟香港卫视的心路历程。年近花甲之年的陈扬说自己是“在一张白纸上重新开始”,是“为了理想重新上路,太悲壮了”。

    南都:是什么机缘,让你决定转战香港卫视?

    陈扬:算是微博有机缘吧。杨锦麟老师他在微博上找过我,因为当时我的昵称太怪了,叫做“软橡皮泥”,他不知道我在哪里,就通过长隆市场总监递话给我,说想找我。我在微博上私信了他,互相留了电话。过后,他就发了一条短信给我,说想见一下我。

    第一次见面,他邀请我加盟香港卫视,我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因为我是看这个人。我当时也不知道这个台的定位是怎样,但是我知道杨老师的新闻理想,我是冲着这个人,我干了一辈子,就是想找一个有新闻责任感、历史责任感、懂行的人做带头大佬,现在终于找到了。

    南都:今年6月,杨锦麟从凤凰卫视辞职、加入香港卫视。你对这个有何看法?

    陈扬:我是支持的,我觉得他就是从一个中国最著名的新闻节目主持人、新闻评论员之一,到策划、统筹一个境外媒体的全面发展,好像冥冥之中是他的一条路。我觉得杨老师是一个很有抱负的人。而我们都希望能够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做点事情,我们在新闻理念各方面相同。

    “是到了为理想的时候”

    南都:所以,你们一拍即合?

    陈扬:之前我和杨老师之间的交往都是间接的,但是我们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我跟杨老师能够一拍即合的,就是我们的历史责任感、新闻责任感。当时杨老师问我待遇要多少,我就说:“大哥给多少,我就要多少。”他说你最起码的要求呢?我说“就三个盒饭、一张床”的要求,这是我的原话。到我们这个年龄,谋什么利、什么名,早已过去。江河湖海什么水都喝过了,是到了为理想的时候。

    第二次见面,他把他的助手也带来了,我们基本就敲定了,大家都很忙,两次见面就谈定了。谈了一个多小时,一见如故,滔滔不绝。第三次跟他见面,就是前天(8月7日),我去深圳,我跟他和他的助手,就谈具体的节目怎么做。

    昨天上午,香港卫视国际传媒集团董事局主席专门从香港过来深圳,跟我见了面,人力资源总监和我签合约,然后就谈节目怎么做。下午,杨台长就开全台会议,宣布我的到来———这就是效率。

    “我茫然,因为现在是弱者”

    南都:观众经常把你和杨锦麟拿起来作比较,现在你们从同行变成了一起共事。

    陈扬:我跟杨锦麟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当然,原来他是给全国人民读报,我给广州人民读报,他一开始做新闻就是全球华人的视野,而我是广州视野;另外,他是个做学问的人,我是个跑街的人。要说学术功底,我跟他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现在,他是我的台长,我要忠实地贯彻他的意图,所以还是不宜把我们俩相提并论。

    南都:加盟香港卫视,是新平台、新挑战。你做好准备了吗?

    陈扬:我现在有比较茫然的一方面,也有比较踏实的一方面。做电视是团队、技术条件、传播途径,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用拿破仑的话说就是:“一个人不能够赢得一场战争,但是一个人足以毁掉一场战争。”电视媒体就是这样。现在的竞争都是错位发展。在各种形态的新闻节目、卫视节目,新闻处在逐渐开放的状态下,我们要给观众一个什么理由,让他们来看我们的节目,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我茫然,是因为现在是弱者,香港卫视也刚刚起步,一年都不到。对我来说,是一起成长。我要把这个强弱的辩证法读通了,才能够清楚自己该怎么干,一步一步地走,从创业的角度来讲,把原来的路再走一遍。

    我现在还面临一个问题,原来珠三角地区的粉丝,丢不丢就看我的造化了,到了新平台,福建人、台湾人、香港人、上海人、北京人……能接受我吗?会不会水土不服?这就是我刚刚讲的茫然的内容之一。

    “离开广州,是个艰难的决定”

    南都:你去香港卫视,这意味着你将离开广州?

    陈扬:对。离开广州,这对我是个艰难的决定。离开后,我并不是去过一个很舒心的日子,而是去过很艰苦的日子。和相对陌生的团队合作、资源各方面都在一个全新的平台上,困难很多,就像一张白纸,我要重新开始。另外,我的视野要从广州扩展到全国、全球,这是很大的挑战。

    南都:我看一些微博上的粉丝以为你加盟香港卫视,就是到香港工作了。

    陈扬:说实话,你要我去北京做,如果这个平台合适的话,我也会去做。只不过恰巧现在有一个机会在香港,杨锦麟如果在北京,他让我去,我也过去。我倒不是冲着香港过去的。最主要的是平台的理念和目标最重要。

    南都:对广州的街坊有什么话说吗?

    陈扬:我一个糟老头子,能够走到香港卫视,是大家送我过去的,大家喜欢看我的节目、文章,迫使我一步一步提高自己,不能停止进步的脚步,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人家热爱你,你才会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才会尽量地把事情做到最好。

    双Yang

    都当过知青、教过书,都在“文革”结束后参加过高考,都在知天命之年转型

    “扬”杨“惺惺相惜

    都是“50一代”、都当过知青、教书匠、都在“文革”结束后参加过高考、都在知天命之年转型电视人,在坐五望六之时,他们又迎来新的挑战,并从同行成为了同事。昨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陈扬和杨锦麟都表示,尽管彼此多年来没有直接交往,但内心底早已互相欣赏、仰慕,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高考数学陈扬6分老杨11分

    生于1954年的陈扬比杨锦麟小一岁。1974年,陈扬来到花都一中成为一名教书匠,籍贯福建厦门的杨锦麟正在福建闽西山区的武平县插队。他本来准备参加考试,但那一年发生的张铁生交白卷事件粉碎了他和很多知青的求学梦。

    3年后,陈扬参加了“文革”结束恢复的第一次高考。尽管语文、政治、历史的分数考得不错、但数学仅得6分而落榜;这一年,杨锦麟病退回到老家厦门,从知识青年的身份成了待业青年,只能从社会最底层干起。听说高考恢复的消息,马上跑去报名,但因政审不合格被街道办拒绝。到了1978年夏季高考,他好不容易终于争取到报名机会,政治获得满分100分,历史考了那年全厦门第一。有趣的是,他数学成绩比陈扬也好不到哪去———只有11分。

    1981年,陈扬成为广东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此时,杨锦麟从厦门大学历史系毕业留校任教,并从事台湾问题研究。1988年,陈扬读完三年广外夜大、获得英语专业大专文凭后,到德国进修。而这一年,杨锦麟来到香港,先后担任报社编辑、主笔、杂志主编等职。2003年,杨锦麟加盟凤凰卫视,主持《有报天天读》,一年后,陈扬主持广州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日日睇》节目。他的粤语读报,大受欢迎,成为广州街坊喜爱的“陈sir”。

    陈扬:在广州我比杨锦麟厉害

    在很长一段时间,观众经常把《新闻日日睇》的陈扬和《有报天天读》的杨锦麟拿来比较。2005年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陈扬对此表示“不介意、只不过最初的节目形式和他的有点类似”。陈扬还说,“别人问我是你厉害还是杨锦麟厉害?我说在中国他厉害,在广州我厉害。”

    陈扬还比喻,杨锦麟身处海外,那里媒体资源、信息、观点种类繁多,所以杨可以驾轻就熟地利用内地和港澳台地区的这种信息、观点落差,只作展示;而他就不行,手上只有5份本地报纸,他只能在其中挑出“适合讲”的、能让他“有反应冲动”的信息加以评论。“杨锦麟就像一个富翁,一会儿拿出一串珍珠来展示,一会儿又拿出一个戒指来展示,内地的观众看了会很兴奋;而我是‘穷人’,我的财富就这么多,重点就不能在展示———而在点评。”陈扬认为,自己的读报方式带有强烈的即兴色彩。

    谁更厉害,其实并不重要。2007年10月杨锦麟在做客“岭南大讲坛”时,有听众在现场互动时,提出希望主办方能把陈扬也请来现场,两人能“做一个精彩的组合”,杨锦麟马上表态:“我非常强烈地呼吁,让陈扬先生也来这里跟大家交流一下。”

    “这是十年前原本应有的缘分”

    2008年底,陈扬告别《新闻日日睇》。此后,陈扬偶尔在广东本地频道上“蒲头”,总会成为街坊热议的焦点。2009年,他与郑达、林颐、何浩鹏高调组成本土“四大名嘴”组合,展开舞台实验秀。2010年10月,他加盟广东公共频道,开辟以岭南美食、岭南人生活为话题的脱口秀节目《求其是但生活空间》。不过,这几次“复出”都只是过眼云烟。

    今年6月1日,杨锦麟发微博称,已从凤凰卫视辞职,并于当日出任香港卫视副总裁兼执行台长,并称“将在新的平台上不辱使命”。

    昨天下午,在陈扬宣告加盟香港卫视后,杨锦麟通过微博,对他的加盟表示欢迎和感谢:“在最需要江湖上各位英雄豪杰出手鼎力相助之际,陈扬兄毅然决然从广州、佛山到了更靠近大海的地方,一起创业打拼,再次深深致谢。这是十年前原本应有的缘分,也是志同道合的惺惺相惜。我以为这是一个新的机遇的开始,明知前路有很多不可预测的艰难和风险,但陈扬兄义无反顾,我再次稽首叩谢了!”

    两人的命运轨迹有如此相似之处,杨锦麟笑称“这是命运的安排、是机缘”。作为陈扬现在的上司,杨锦麟表示,陈扬来到新平台后,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一定会全力配合支持他。

    @南方台陈星:关注。会和@杨锦麟一起读报吗?

    @谢亮足球世界:越陈越扬!越老越醇!

    stokton_cyn:陈sir终于唔使用“软橡皮泥”这样充满无奈的网名啦!

    @唔使急-最紧要快:第一次识你系《心灵地图》,跟住《新闻日日睇》再到现在,陈sir你去到哪里,就支持到哪里!

    南都记者 许黎娜 实习生任咪娜

南方都市报《[街谈]陈SIR入香江,江湖梦未休》

http://gcontent.oeeee.com/3/70/370ae4688681f364/Blog/732/e66dba.html

    陈扬陈SIR入职香港卫视,观众读者依依不舍,老街坊在微博上齐声相送。南都昨天也以大幅版面表达对这位老广州人的尊敬。这些年来,陈SIR虽与街坊邻居频频告别,可始终没有真的离开过。他对广府不离不弃,许以温润之声音与文字,蒸煮粤地文化况味。

    陈SIR的意义是多方面的。他不以奇声峻态立世,只以平和身姿游走西关东山;他也从不故作清高,反倒以街坊为荣,与白山珠水彼此珍重。于市井良人,他作不懈之描摹;于粤语广府,他有传承之贡献;广州暂别,此乃人生之一种;电视中的陈SIR,聚散重来,不会是梦境一场。

    广州与陈SIR互相成就,但最终是经历决定一切。陈SIR之所以赢取街坊赞誉,在于他像榕树一样根植于这块岭南山水。从知青到新闻人,从青年至于中老年,阅历中不断有沉浮游走,血脉里一直有坚持坚守。做新闻的,可以学他的练达;做人的,也能从他的命理中掌握一些阅世的脉络。

    陈SIR辗转香港,他说是得益于杨锦麟的惺惺相惜,恐怕也是这些年来机缘巧合的必然路向。陈SIR说到了坐五望六的年纪,名利皆若浮云,是时候为理想而活。此话在别人犹见轻浮,而由陈SIR道来,我们不疑。陈SIR一去香江,我们又相信新闻理想了,就像我们曾经相信爱情。

    老实话俾你听,陈SIR这几年不容易,可见要在江湖行走,有一副硬朗的身子骨是多么重要。无论他在不在江湖,都不断有陈SIR的传说。这就是口碑,就是一个人身处诡谲风波而不致落败的凭据。陈SIR有梦未圆,我们祝福他心想事成。由香江而再战江湖,人还在梦未休。

    由陈SIR杨锦麟一众将入香港或立足香港的文人前辈,我想起已经仙游的黄霑先生,同样是靠文字为生,同样是以豁达活到至高境界。记得在《沧海一声笑》中,老先生挥笔写意: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也将这句歌词奉送陈SIR,香江风景入怀,有情人自能听取沧海笑。

    与陈SIR作揖话别,说是一座城市与一个人的告别,只怕落得矫情。本次离别,更可能是新朋老友依依作别,街坊邻居十里相送。香港的日子,虽在屋檐下,同人归队,大约仍然是有情饮水饱。迎陈SIR来,送陈SIR去,不为神话传奇,打心眼里愿仁者无敌,再续一场江湖风行。

    陈SIR的广州早茶不会罢休,他在南都的专栏还会继续。与陈SIR一起走过的这些时间,广州人有目共睹,贴切于市井人性是多么重要。假如要写一部广州市民社会史,陈SIR之名定然会赫然在目。不唠叨功名,再次祝福陈SIR:潇洒不问世间仇恨淡如茶,黄昏近晚霞独行无牵挂。     □丙申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