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994年的菠萝

(2012-08-09 08:23:58)
分类: 虚构年华(小说创作)

1994年的菠萝 

1994年的菠萝

 

李德南

刊于《山东文学》2012年第8期

 

事隔多年,已经成为诗人的鼻涕虫阿二依然对那只菠萝念念不忘。

那一年,夏天还没到来,整个春天都是病恹恹的。我走在通往杂货铺的路上,整个人也是病恹恹的。快到达杂货铺的时候,我突然听到空中传来了鼻涕虫阿二的声音:我看到金色的阳光了。

那时候,我正边走路,边用脚软软地踢着一块鹅卵石。听到鼻涕虫阿二的声音后,我立马朝天上望去。天空是灰色的,有几只鸽子飞过,也是灰色的,哪里来的金色阳光?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上了鼻涕虫阿二的当,受了鼻涕虫阿二的骗。情急之下,我狠狠地踢了一脚鹅卵石。直到发现脚趾头开始冒血,我才想起忘记脚下的是石头而不是足球,可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找鼻涕虫阿二算账去!

 

我两耳生风地跑到了杂货铺,却没有看到鼻涕虫阿二。很多人在里面挤成一团,根本看不清谁是谁。我也想挤进去,可人群密不透风。他妈妈的。我把已经没有什么味道的口香糖吐了出来,分成两半,分别粘在我前面的矮胖男人和高瘦男人身上,接着往后退开一步,大声地喊道:鼻涕虫阿二,你给我滚出来!

我的叫声让很多人转过身来了,可惜屋里的光线太淡,眼前的脸都是模糊不清的。鼻涕虫阿二呢?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幸好后来,我听到了一个吸鼻涕的声音。我一下子来劲了,冲上去一巴掌打在了阿二的右脸上(我是个左撇子)。

他妈的,你赶紧给老子出来,再不出来你就死定了!

我一边骂一边拽着他往外走。他身边的人一下子让开了。不知道是谁绊了他一脚,让他摔倒在了地上。

痛死我了!

郭大侠你饶了我吧!他坐在地上哭着向我求饶。看了《射雕英雄传》后,我未经我爹同意,就自作主张改名为郭靖。

我正气在心头,没有办法饶了他,只得又打了他一巴掌,结果鼻涕虫阿二哭得更响了。我振振有词地说:你别怪我出手重,谁让你骗我说看到金色的阳光了,今天根本就没有太阳。”

也许是因为痛,也许是因为怕郭大侠又会打他,鼻涕虫阿二双手护着脸,“吧嗒”、“吧嗒”地哭着解释说:我所说的太阳,是指杂货铺里面的那只菠萝。

我本来想继续揍他,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不讲理,至少也应该让他把话讲完,就问他:什么菠萝,和阳光有啥关系?

他还是“吧嗒”、“吧嗒”地哭个不停:那只菠萝是金色的,阳光也是金色的。我看到金色的菠萝,就想到了金色的阳光。

听完他的话,我把手放了下来,没有继续揍他,也没有继续问他话,而是开始想一个问题:菠萝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从来没有见过菠萝。

 

 我们到里面去看吧!里面就有一只菠萝,我带你去看。鼻涕虫阿二怕我又会打他,赶紧拉着我往里走。

大家让一让,我们的飞鸿少爷来了!他的声音那么响亮、干脆,没有一点点哭过的迹象。

大家很快就让出了一条道,我很顺利地看到了一只菠萝,看到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菠萝。原来菠萝真的是金色的,能让人想到阳光。我从来没有想过菠萝会这么好看,一定很好吃。更有意思的是,那只菠萝是移动的,我的目光顺着它移到了一只手上。结果,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姐姐突然走进了我的视野。

郭大侠看到菠萝了没有?

我看到了……阿二,那个姐姐是谁?

她是杂货铺老板娘的女儿,刚从外面读书回来,是个高中生。

胡说!十三娘哪有她这么漂亮。我很生气地骂道。我总是担心会上别人的当,我最恨别人骗我了。我娘也一直叮嘱我千万要小心,不能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十三娘没有这么漂亮并不代表她不能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鼻涕虫阿二赶紧说道。(后来我成亲那天,阿二补充说:“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还在盯着她看,突然想起自己错怪阿二了,心里好像挺难过的。

“阿二,刚才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啊!阿二很惊奇地叫道。

没关系,那有什么!

可是我分明看到,鼻涕虫阿二又流眼泪了。我以前无数次错怪他都没有和他说对不起。这不是我的作风。

我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阿二,别哭了,我们继续看菠萝……姐姐。

她把那只削好的菠萝托在了手上。菠萝真好看,我正想着应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它,突然听到有人说:真是一波三折啊!

这声音来自我身后,来自那个矮胖男人。我再次看了看那只菠萝,它身上有很多线条,弯来弯去的。原来这就叫一波三折啊。以前我爹看到王寡妇也老说这个词,我一直不明白到底是啥意思,现在总算明白了。真要感谢这个又矮又胖的人,可以考虑和他交个朋友。

嘿嘿,菠萝……高瘦男人说道。

大家买只菠萝吃吧,很新鲜的,又甜又脆。菠萝姐姐说。

她笑起来很好看,有阳光的味道。她手上的那只菠萝也一定是这样。我马上想掏钱买,可是口袋里面没有钱呐。我向来是不带钱在身上的,我老爹从来不给我钱。他曾经对我说过:钱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毛主席他老人家就从来不带钱。为了发扬伟大的革命传统,我也从来不带钱。你是我儿子,就发扬我的传统吧,也别带了!反正在黄家村我最大,黄家村就是我们的家,想吃什么想拿什么你随便,谁让你是我儿子。

以往在这个杂货铺买东西我是从来不给钱的,但今天不一样,以前是十三娘在这里,现在是菠萝姐姐在这里,我不好意思不给钱。

“阿二,快去跟我爹要些钱来。你跟他说,他不给我就死给他看。

 

鼻涕虫阿二一溜烟跑了,故事还在围绕着菠萝进行。两个男人和一群孩子,还有一个姐姐,所有人都在说着和菠萝有关的事。

“这菠萝还真好看。

“是的。英雄所见略同。听到矮胖男人的话后,我爹经常说的这句话就从我这冲口而出了。

 他妈的。矮胖男人看了我一眼,很大声地笑了起来。

他妈的,这菠萝太好看了。”我补充了一句,很得意地望着他笑。

 他妈的。高瘦男人也说道,他的话完整地说出来是这样的:他妈的,这王八蛋这么小就和我们一样,真是个天生的痞子。

我有点不高兴了,因为我知道他们刚刚骂了我。说“他妈的”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可是我讨厌别人说我是痞子。谁要敢说我是痞子就没有好下场。想到只有傻B才会这样说我,我很大声地回骂了一句:“你个傻B!”

高瘦男人可生气了,举起手来恐吓我,可是我一点都不怕。要知道,在黄家村从来没有人敢打我。谁要是敢对我动粗,我爹不拆了他的骨头才怪。

好了好了,别跟这小毛孩一般见识,多没劲。矮胖男人劝说道。

高瘦男人把手放下了,径直对菠萝姐姐说:小姐,你身上的菠萝卖吗?

奇怪,她身上有菠萝吗?我仔细地看了看菠萝姐姐,没有发现藏有菠萝的迹象,只是她的脸红了。她还咬了咬嘴唇,把托在手中的菠萝朝玻璃缸的方向扔了过去。

 流氓。她轻声地骂道。

 痞子。我赶紧附和。

高瘦男人疯狗一样用右手抓住我的衣领,左手高高地举起来的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我的脸,先是一阵麻木,然后是一阵刺痛。可是我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好好体会第一次挨打的滋味,因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把我的心给抓住了:这个人用右手扯住我的衣领,然后用左手打我。你说,他到底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是个左撇子?

我正想把这个的问题拿出来问问大家,不知是那个小孩说了一句:“有人打架了,赶紧跑!” 接着,所有的小毛孩一下子跑光了,你说气不气人。

高瘦男人又要打我,矮胖男人伸手拦住了他:算了算了,别跟这个小毛孩一般见识,咱们做点来劲的。

高瘦男人把我给放了,这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往前跨开一步,隔着柜台摸了一把菠萝姐姐的脸。

我还是站在原地,又一个问题开始困扰着我:刚才我挨揍了,这不会是真的吧?

 

我快要被气死了,因为我发现,我的确挨了别人一巴掌。

以前从来没有人敢碰我一根汗毛,想不到今天竟然有人敢像我打鼻涕虫阿二那样打我。我正想着该怎么办,菠萝姐姐突然变得很激动。她拿着削菠萝用的水果刀闪了出来,把刀架在了高瘦男人的脖子上。

“好一个智勇双全的菠萝姐姐。”我在心里感叹说。智勇双全也是从我爹那里学来的。它是我爹被我娘从王寡妇屋里捉出来后,用来称赞娘的。我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王镇长和我娘。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谁想得到,矮胖男人会从身后将菠萝姐姐一把抱住呢。那样子就像是一只狼抱着一只羊,羊能拿狼怎么办呢?菠萝姐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高瘦男人毫不费力地把她手中的刀给缴了。他将刀子在菠萝姐姐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然后弯腰亲了一口她的嘴唇。接着,我就听见菠萝姐姐哭起来了。

他妈的,你打我后果已经很严重了,你居然还敢亲她!我的头开始发晕,胸口也闷得紧。我昏昏沉沉地拾起用来挑菠萝刺的小刀,想都没想就把它插进了高瘦男子的屁股。

就这样,在1994年一个没有太阳的黄昏里,我听到了一声痛快淋漓的惨叫。

(很多年后,鼻涕虫阿二用了这样一个词来形容这件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黄书记,有人欺负你家少爷!

那很快乐的叫声刚刚消失,我就听到门外传来了鼻涕虫阿二的声音。

“他奶奶的!谁这么大胆!”

这是我爹的声音。他来得太及时了,真不愧是我爹。

高瘦男人好像突然变得很害怕,他跳着出了杂货铺。那矮胖男人撞了一下杂货铺的门,也跟着蹦了出去。我带着疑惑走到门外,看到他们正在飞快地跑着。我巴不得他们早点走,最好是从没来过,问题是那刀竟然还在我手上。我爹和我说过,用刀伤人后不能马上把它拔出来,要不那人准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丢掉性命。我只是想警告他一下,并不想要他的命。现在麻烦事来了。我只得跟着高瘦男人的方向跑,边跑边喊:喂!你等等我,让我把刀子插回去,要不你就死定了!没想到他们跑得更快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也是在这时候,我看到整个村的人都拿着刀从另一个方向跑了过来。他们身后烟尘滚滚,仿佛有几匹马在奔腾。看到这么多的人在往杂货铺这里赶,我就有点担心屋里的菠萝了,就不想再跑了。你死就死吧,欧阳峰也救不了你了。

 

矮胖男人跌跌碰碰地回到了他们开来的拖拉机上。高瘦男人也爬上了上去。拖拉机突突突”地响起来,并且很快就开动了。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我觉得心里怪怪的。

我还在远远地望着他们的时候,我爹走到我身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小子,你没事吧。

我爹的话让我想起自己手上还拿着一把刀子。我低头看了看它,上面竟然还有血。经验告诉我,它虽然锋利,但肯定不是一把好刀。

“小子,爹在问你话呢。”

我忧心如焚,答非所问:爹,我用刀子插了别人的屁股,它需要止血。

“干得好!这才是男人应该干的事。他奶奶的。”

这时候,菠萝姐姐也走到了我身边。

“飞鸿,这是十三姨。”

我爹的话让我一下子懵了。我想不明白老天爷今天到底怎么了,一下子把这么多我想不透的问题推到我面前。先是菠萝,然后是两个脾气古怪的家伙,现在又冒出了一个十三姨。不是说左撇子很聪明的吗?真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我会越想越糊涂?

十三姨……我终于想起来了。很久以前,我就听我娘说过,我有一门自小就定下的亲事,那个要和我成亲的人也叫十三姨。我娘还说,她儿子飞鸿头脑不大灵活,不能不急。

真是残忍,又一个问题凌空砸了下来:不知道要和我成亲的那个十三姨有没有眼前这个十三姨这么好看?

 

我说的这些,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是在1994年,夏天还没到来,整个春天都是病恹恹的。我记不起具体是在哪一天,一只菠萝很悲壮地走进了我的生活,从此我的生活也变得很悲壮。我是一个痞子,却在一个没有阳光的日子里意外地做了一次英雄,还生平第一次尝到了菠萝的味道。可是直到我和十三姨结婚的那个夜晚,我才真正地认识了菠萝,并由此改变了对事物的看法。直到十三姨在黑暗中送给我两只柔软的菠萝,给我带来了一个金光闪闪、亮入白昼的夜晚,我才真正学会洞穿隐喻,走向直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