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小刀
万小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19,689
  • 关注人气:22,9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是如何一步步娶一个胖妞为妻的

(2016-04-14 09:45:03)
标签:

万小刀

微信公众号

分类: ■万小刀小说
我是如何一步步娶一个胖妞为妻的
1、

我十岁就抽过烟,说出来恐怕你们都不信。
那时候我有个堂叔,十八九岁,刚从广东打工归来,黑西装白衬衫红领带黑皮鞋,留着郭富城的中分头,嘴里还斜斜地叼着棵带嘴的香烟,简直酷毙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那双黑皮鞋上沾满了混和着猪粪的黑泥巴。
碰到邻村的姑娘,堂叔会狂甩那打满摩丝的头发;碰到我们这群小屁孩,他会将嘴里的香烟夹在手中,然后吐出一个一个旋转的烟圈。
毫无疑问,那时的堂叔是我们的偶像!比起郭富城,堂叔更接地气更触手可及!
人们说模仿是孩子的天性。我们没有西装皮鞋模仿不了堂叔的潇洒,没有中分长发对着邻村的小姑娘也甩不起头发,最后就只有模仿堂叔抽起烟来。
那个年代,村里爷爷辈的人抽的是旱烟袋,我们对旱烟袋好感全无,因为在我们顽皮的时候,这铜铸的旱烟袋会敲打我们的脑袋;父辈抽的是卷烟,大多是用旧报纸卷烟丝自己做的,就算在村里小卖部买的也是不带过滤嘴的,这类香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很Low;堂叔抽的带过滤嘴的香烟,显然高大上多了。
谁第一个模仿堂叔抽烟我不记得,反正不是我。那时候的我中规中矩,学习不好也不坏,个头不高也不矮,长得不丑也不帅,一呼百应的领导能力一丁点儿都没有。反正突然就有那么一天,中午上学的时候,村里的小伙伴们纷纷叼着香烟,神气活现的。这些香烟都是在隔壁村小卖部买的,小伙伴们不敢在本村买,怕被父母发现,那是得挨揍的。
隔壁的亮生给我吸了一口,竟然甜丝丝的,所以我记得它是褐色的烟杆,名字叫三游洞!亮生说,其他的烟都苦呛苦呛的,只有三游洞,是甜的。
但是我也不能老是抽亮生的烟呀,而我家又很穷,从来没有给过零花钱,连过年的压岁钱,也只压三天,过完正月初三就被我妈没收了。所以那一阵子,真是愁死我了。
亮生教了我个法子,在门前稻草垛里挖个洞,里面放一些谷子,果然,没过两天,我家的老母鸡就开始在稻草垛里下蛋了。我用这些蛋去邻村小卖部换三游洞。邻村的大妈大婶用一口方言说:“瞧那几个娃,邪屁得狠(很顽皮的意思)!”这更让我们神气活现。
可惜好景不长,半月后,我家老母鸡把草垛当成自己的窝,半夜被黄鼠狼给逮着吃了。我妈那时候闲来就骂:“有家不回,活该被黄鼠狼吃掉!”
我也不知道这是骂老母鸡还是骂我爸。我爸那时候在县城打零工,总之有一百种回家的办法,可是他就是赖在城里不回家。
但不管怎么样,我还真该感谢那只黄鼠狼,不然我十岁就成个小烟鬼!


02

初中的时候,我没抽烟,因此我也没有早恋。
我初中在镇上念的,离家十五里山路,住校。周五下午放学,翻十五里山路回家,在家干一天半农活,周日下午再背着四斤大米两罐头瓶咸菜,翻十五里山路到学校。身上还带着两张软面粑,这是周日晚上的干粮。
在我妈精打细算之下,我曾企图再榨点油水,用来买冰棒啊贴纸啊或者美丽的彩色的用来写情书的信纸,可是一块钱也榨不出来,更别说买几棵香烟。
我妈说,男人有钱就变坏。
如你所知,又被我爸株连了。那时候我爸升级成小包工头,腰包比以前鼓多了,所以更少回家。我对我爸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无力吐槽,但总是殃及到我,这也是这么多年跟他感情稀薄的原因所在。
我妈精打细算可谓锱铢必较。四斤米,一两不多一两不少,她双手叉腰自鸣得意地说,“早上中午各三两米,晚上二两米,这样一天就八两米,一个星期五天,五八四十,一共四斤米。周五晚饭回家吃,等于说我还送了你三两米。”敢情我还得为这三两米感谢她老人家的大恩大德似的。
我狡辩说长身体的时候,晚饭二两米不够,半夜饿了怎么办。
她老人家说,“晚上不能吃太多,要不然变得像胖三,媳妇都娶不到。”所以我就闭嘴,殃及到胖三,我很抱歉,人家胖三容易么,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光棍一条,这样说人家真的好吗?
你看,小学的时候我还能偷鸡蛋换烟抽,初中的时候,真的一点儿机会都没有。更可恨的是,那时候我暗恋镇上的一位女同学,她成天花枝招展地在眼前蹦蹦跳跳,弄得人心烦意乱,我很想追她,可是我身上没钱,不能买冰棒她吃,也不能请她去镇上大礼堂看电影,甚至连买棵烟叼在嘴里耍酷的钱都没有,还追个屁呀。
于是她就跟大黄好上了。大黄染着一头黄毛,放学的路上时常叼着棵香烟耍酷,大家都叫他大黄。
我觉得很无趣,便只有埋头拼命地做题打发这穷逼的青春。
所以我该感谢我妈,感谢初中女同学,还得感谢大黄,不然现在的我八成像大黄一样,穿着大裤衩和小背心,叼着棵劣质香烟,跟镇上的大妈大婶打两块钱的麻将。


03


没考上重点高中,我一点也不内疚。我资质鲁钝,能考上高中就已经很不错了。虽然全县最烂,好歹还进入了这最烂高中的“快班”。
我的中学座落在县城中央的一座小山包上,坐在后排的窗边,可以鸟瞰半个县城,南下的列车冒着黑烟,像蛇一样钻进群山,逶迤着去向远方。我开始念叨着关于远方的诗句,“是男儿总要走向远方,走向远方是为了让生命更辉煌”,那时候我压根不懂“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 ”。
我想去远方还有另一个原因,我的学校对于混混来说是天堂,对我们来说简直就像地狱。

那时候《古惑仔》系列电影风靡,走在校园,放眼望去,全都一副陈浩南的模样。我小心翼翼,假如不小心踩着哪位浩南的脚,我就得挨揍,假如有钱,买包香烟就可以搞定。我在学校安全行走大半年,没踩到浩南们的脚,为此我洋洋得意了好几回。
可是你不想踩别人,别人把脚送过来你踩,你说咋办?那会儿,一乡下小子刚进城,啥都不懂胆子特小。一长发浩南将脚突然伸在我面前,幸好我反应神速,差点就给踩着了。当时我很高兴,我说我没踩着,嘿嘿,我没踩着。
长发浩南说,你踩着了,我说你踩着了你就踩着了!
我说,我真没踩着。我都快哭出来啦。
长发浩南说,一包红金龙,看你老实人,不让你去买,钱拿来,老子亲自去买。他一边说,一边伸出一只手,在我面前一抖一抖地。
我说,那你踩我一脚,咱俩扯平,因为我没钱。
没钱?长发浩南怒了,用那只一抖一抖的手扇了我一耳光。
我说你扇了我一耳光,就不用给钱了吧。
长发浩南大怒,飞来一腿,我没避让,假如避让会让他很没面子,暴风就来得更猛烈了。就在这时,一个叼着烟的小太妹插在了我们中间。这小太妹全校闻名,据说她堂哥的表弟的叔叔是谁谁谁,很有来头,没人敢得罪。小太妹对长发浩南说我是她男朋友,还用烟头把长发浩南额头上的几根长毛给烧焦了。长发浩男屁话不敢说,夹着尾巴滚蛋了。
我对小太妹说,我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她说就现在。我说我买包红金龙你,不做你男朋友成么?她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她说,不成,你这土包子还挺可爱的,姐姐我真喜欢上你了。
后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三不四的言语,学校头号小太妹就挽着我的胳膊在学校招摇。
后来我走在学校,老有人发烟我抽,一开始我说我不抽烟,但老这么解释也很费口舌,就把烟接下来。每天收的烟就有好几包。那些烟又被我散卖给同学。无本起利,竟然也小有积蓄。
有一次我爸来学校找我,他问我,有钱吗?
我知道他心血来潮,突然记起他有那么一个儿子在县城最烂的中学念书,自己在县城当了小老板,还有了小三,不来关心一下似乎说不过去,于是施舍点零花钱给我。我当然不能让他得逞,于是我掏出一把钱,问,你要多少?
我爸惊得一愣一愣的,说,兔崽子,你哪来的钱?我爸眉毛倒竖,面色发黑,我知道,马上他就要一巴掌抽我脸上。
我想起周润发用钱点烟的画面,于是我掏出一包烟,可是失误的是身上却没有火机。于是我将一把百元大钞扔在他脸上,然后扬长而去。当时觉得特解气,尽管不争气的泪水也冲出眼眶。
后来整个高中就我一人考上本科。我的小太妹女友却跟我分手了。那时我还真是爱上了她,可是她说她压根就没爱过我。她说看我老实,不罩着我,会被人欺负。

04

到了大学,我终于未能幸免,沦为一棵烟鬼。
开学那天,我在小卖部买水,恰逢一个同学买烟。当时我想,都大学了,可能有很多同学抽烟,便买了一包,在宿舍里碰到未来的同学和室友,便一个劲地发烟。嘿,我发烟,他们也在发烟。果然这些家伙都抽烟,总不能一进大学就落后,于是我也像模像样地抽了起来。
第二天再发烟的时候,老牛和高思嘿嘿傻笑:其实我们不抽烟的,以为你们抽,所以我们买了烟;你们发烟我,我不抽也不礼貌,毕竟初次见面。我发现我特么也是这样,于是把剩下的半包烟丢给小齐。这个贵州小伙子,都已经烟鬼了六年。
我最终沦为烟鬼,跟小齐无关。我觉得是因为我爸,因为我爸所以我想要找个女人,因为要找个女人,所以我变成烟鬼。生活就是这样,有很多牛头不对马嘴的因果关系!
我在电话里对我爸说,我要找女朋友,给我每月寄八百块生活费(那时大学生平均生活费三百块)。
他在电话里痛快地答应。我很失望,我应该要一千块,不,两千块,这样说不定他就在电话里犹豫,他一犹豫,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嘲笑他鄙视他!
他痛快地答应,导致我必须得赶鸭子上架,去找个女人!
那时候我们班二十多个女生,个个虎视眈眈;才不到十个男生,所以肉多狼少。我虽堵气去找个女人,但也不能太随便,不然还不如找头猪。所以我瞄准一个姓朝代的女生,她似乎对我有那么点意思,但是我追女孩子一点经验也无,我爸在这个领域游刃有余,但他吝啬得一点基因都没遗传给我,所以我见着姓朝代的女生就脸红,一脸红就语无伦次。
有一次她对我说,方方在学术报告厅有个讲座,我们一起去听吧?
我说好呀好呀好呀。
听完讲座我们一起吃重庆火锅吧?
我说好呀好呀好呀。
听说电影院在放《绿茶》,挺好看的,还是赵薇演的……
我说好呀好呀好呀。
后来我把讲座听完了,所有的人都退场了,还没等到姓朝代的女生。那时我们还没有手机,我在公话厅打她宿舍电话,她不在。我心想她可能有事耽搁了,说不定此时正赶往重庆火锅店呢,于是我就去重庆火锅店等她。我在火锅店等了很久,服务员问过多次什么时候点餐,我搪塞不过只好先点一个火锅,心想等她来了,我们再吃。可是火锅煮干了又添汤,直到电影就快上映了,我结帐往电影院赶去。我想,她可能故意考验我,说不定现在就在电影院门口等我呢。
在前往电影院的路上,果然发现了姓朝代的女生,她挽着另外一个马尾辫女生的胳膊,两人谈笑风生。我悄悄跟了过去,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可是却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姓朝代的女生:他啊,别提了,我怀疑他脑子有毛病。
马尾辫女生:没办法,谁叫咱班就八个男生的,个个炙手可热,你就将就一下吧。
姓朝代的女生:那不行,将就他还不如将就一头猪呢。
他们开始吃吃地笑起来。我转身走掉,迅速将姓朝代的女生拉入黑名单,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好在在大学找女朋友就像在乡下拾粪,倒处都是。没过多久,就找着一个,这个女孩长发披肩,一脸温顺,笑起来还有一颗小虎牙,非常可爱。我跟长发女孩出双入对了三天,情人节到了,我送了玫瑰,她很开心;然后一起去看了场电影,她还是很开心;再然后跟她在一个公园逛了几圈,趁着黑灯瞎火也干了点别的,她仍然很开心。
在我们四瓣嘴唇正纠缠不清的时候,她小灵通响了。她接了一个变生肘腋的电话,然后对我说:其实我有男朋友,我们高中就在一起了,不过现在我们不在同一所大学也不在同一个城市……
我迫不及待地说,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长发女孩继续说,明天他来我们学校找我……
我再次打断长发女孩的话,说,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嘛,我不介意。
长发女孩说,我希望我们以后还是朋友。说完就消失在夜色中。
回到宿舍,小齐正在抽他的“睡前一棵烟”。这位骨灰级烟民,早起一棵烟,饭后一棵烟,如厕一棵烟,睡前也得抽一棵烟。他每棵烟抽得都很用心,轻轻地吸一口,然后闭上眼睛,嘴唇抿一抿,然后鼻孔里缓缓流出两缕烟雾……就好像抽的是这世界上最后一棵烟似的,就好像这棵烟抽完他就要赴刑场似的!
我向小齐要了一棵烟,红河牌,他说这烟劲大。我吞了一口,然后从鼻孔里吐出来。小齐说,你这么抽烟很浪废。我问那该怎么抽?他说吸一口烟在嘴里,丝丝丝吸进肺部,屏住两秒呼吸,然后再从鼻孔里缓缓流出来。
果然,我一连吸了三口,开始头晕目炫,开始飘飘欲仙。

05

日子在一包包烟的打发下,过得很快。大四快要毕业的时候,我爸在电话里说要出差来省城,顺便来学校看我,说是有个什么什么朋友在什么什么国企——如你所知,他要给我找个他自认为挺不错的工作。我觉得我爸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就是拖泥带水,他大可以把全部的父爱给我那位同父异母的弟弟,我绝不会斤斤计较。
因为我爸要来学校,所以我答应了李月半,让她做我女朋友。李月半这名字是我取的,因为她实在太胖,而我又不敢叫她李胖,我怕她把我撕了,所以我把“胖”字撕掉,叫她李月半。
我总怀疑李月半是吃发酵粉长大的。该大的地方大,不该大的地方也大。班里三十一个女生,也就她到大四还没勾搭上男朋友。我觉得让她来做我女朋友,一定能把我爸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想想都能让我乐呵半天。
我爸在省城最豪华的酒店订了一桌菜,他电话里说,把你同学都叫来,我作东!我觉得一桌菜李月半一个人就能消灭,所以其他同学一个都没叫。
李月半跟我第一次约会就见我爸,她一边忸怩地说是不是太快了,一边乐得像朵向日葵。所以那天还画蛇添足地化了个妆,向日葵上一张血盆大口,我只有想象这是小朋友画的太阳公公,以至于自己不会将肠子都吐出来。
如你所知,那天满桌的菜,我爸一口都没吃,洗手间却去了好多次。李月半风卷残云,三下五除二,一桌菜被她吃得鸡犬不留,然后嘴巴都没擦一个劲地对我爸嘿嘿傻笑,还不时点缀几个饱嗝。那顿饭,我也一口没吃,不管是笑得肚子疼还是恶心得反胃,我都没理由去吃我爸欲盖弥彰的一桌菜。我只是一个劲地抽烟,然后咧开嘴一副幸福得不得了的样子。
我爸临走时塞了一包钱给我,我没要,我说打卡里就行了,这样给一大包我拿着不方便。我还说毕业了我就跟李月半结婚,到时您一定得来呀。说着我在李月半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让李月半挽着我的手臂扬长而去。

我是如何一步步娶一个胖妞为妻的
扫一扫,有惊喜!

爱生活、爱八卦,也爱文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