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小刀
万小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0,552
  • 关注人气:22,9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杀死海德格尔

(2009-11-04 12:38:59)
标签:

杂谈

1.

 

那晚月亮很圆。

我觉得月亮,是情人幽会最美丽的道具。对我这样的单身汉来讲,月圆之夜便更显得寂寞悲凉。在一个比太平洋还深的月圆之夜,我独自一人呆在阳台上,就着一袋花生米,举杯邀月。

在这样的背景下,黄豆豆敲响了我家大门。在开门之前,很难想到敲门者是黄豆豆。她是一个温柔的姑娘,走起路来吃起东西来,都小心翼翼,生怕惊动别人。而这次,她狠命地敲门,几乎惊动了整层住户。

我开门的时候,还准备骂一句,明知道我这里没有隔音,还敲那么大声。可是见到是黄豆豆,而且脸上梨花带雨,就骂不出口了。

黄豆豆深夜造访,只有一个原因:她跟牧木出事故了。

牧木是我大学里的兄弟。当年我和他,还有另外两哥们一起,号称文学院金装四大才子。如今牧木在上海大学读研,如果不出意外,应当能考上复旦的博士,另两兄弟做了人民教师,唯有我,沦落江湖,以卖字为生。黄豆豆是牧木在上海大学骗的一个大二小姑娘,我来上海一个多月,便和黄豆豆熟稔。我觉得像黄豆豆这样温柔漂亮的姑娘跟我肯定不得善终,跟两位人民教师也会有些坎坷不断,但跟牧木,那肯定会相得益彰白头偕老。

他们之间出事故,是我始料不及的。

 

2.

 

在安慰黄豆豆之前,我给她倒了杯茶,黄豆豆却说,她想喝点酒。这姑娘,一个月前在酒桌上,我们一致要求她跟牧木来杯交杯酒,她不干,硬是以茶代酒。今天竟主动要求喝酒。我看出来了,事故很严重。

我给黄豆豆倒了杯酒。她拿起杯子就往肚子里倒,比我喝水还豪爽。一杯酒下肚,黄豆豆脸上春意盎然,幸好我没喝醉,不然这事故就更大了。

黄豆豆说,满上。这口气,让我想起花木兰还有刘胡兰。

我说,你把我的酒喝光了,我喝什么,就剩下两瓶了,我还没过足瘾呢。

黄豆豆咩地一下,哭了起来:不就是喝你几杯酒么,这么小气,你们都不是好人。

没办法,话说到这份上,只得给黄豆豆再倒杯酒了。我说,如果我不是好人,你现在就不是在这坐着喝酒了。

那在哪喝酒?黄豆豆不解地问。

在,床,上……。我话还未说完,黄豆豆就一杯酒灌进我嘴里。

你谋才害命呢,差点被一杯酒给噎死。

黄豆豆被我逗乐了。然后意味幽长地说,牧木如果像你一样有幽默感也有情调就好了。

生米还未煮成熟饭,现在退货还来得及。毕竟是我兄弟的女人,所以玩笑不能开得太大,接着便一本正经地问:牧木怎么你了?

他不爱我。

怎么才算爱你,牧木连他心爱的乌龟都取名乌豆豆了。还不够爱你呀。

乌豆豆都改名了。黄豆豆口气有些幽怨又有些醋意。

叫啥?

海德格尔。

哦,是那狗屁哲学家呀。

对对,自从他读哲学系的研究生,就越来越不爱我了。他爱的是海德格尔。

 

3.

 

原本海德格尔对我来说,是天外来客。但自从牧木带我见识过海德格尔后,我见到海德格尔就头疼。

上个月,我来上海大学看望牧木。牧木说带我去复旦逛逛。当年我跟牧木念大学那会,就经常跑其他学校去看美女。人们都说月是故乡的圆,但美女却不是母校的漂亮。上海大学的美女走马观花都没谈上,他便拉我去复旦。据说复旦美女如云,我便欣然前往。

谁知道那家伙一到复旦,专往书店跑。众所周知,美女都喜欢在学校东游西逛,邂逅帅哥。泡书店的就算也有美女,但也有些书生气,书生气生来就是男人的品性,女人具备了,就缺少灵性了。我想去校园逛,但牧木不愿意,他说千里迢迢,如果只是为了看美女,那也太居心不良了。对牧木来说,如果逛书店顺道看到美女,就不叫居心不良,那叫名正言顺。前者是刻意为之,后者是不小心看到了。

由于我人生地不熟,怕走丢了,只得陪牧木逛书店了。

原本除了爱看美女,我的第二嗜好便是逛书店了。但复旦的书店,太学术气,全是些什么文论专著,我看着那些书就像“生死符”发作。更要命的是,当牧木发现海德格尔的著作,或者说研究海德格尔的著作,便欢呼雀跃。比在马路上邂逅徐静蕾还兴奋。我实在受不了了,比陪女朋友逛街还累。陪女朋友逛街,虽然要自己买单,还要自己提大包小包的衣物,但至少女朋友穿着那些漂亮衣服都是给我装祯门面,也是给我欣赏让我朋友艳羡的。而牧木买的那些书,我翻了一下,除了认识里面的字外,写的什么东西,我十句有八句不懂。如果我也喜欢看,那我自然乐意,这相当于他掏钱我也跟着嫖娼,不嫖白不嫖。

整整一天,牧木买了一百多本书,我千里迢迢来到大上海,说好听点是作他书僮,难听点当然只是搬运工了。

 

4

 

黄豆豆听完我的诉苦,还同病相怜地伸出一只手,跟我击了一掌。我觉得,黄豆豆是来找我诉苦的,如果我不向她诉点苦,那多划不来。事实上,当你表示出比“受害人”更悲惨的遭遇时,“受害人”的心理疮伤会减轻很多,反而来安慰你。

我跟黄豆豆再干了一杯。

夜晚的大上海,我能闻到海水的味道,有时仿佛听见潮水的声音,一浪拍一浪。在北京的时候,到处尘土飞扬,感觉人都成了吸尘器,但在上海,有事没事就来那么两阵风,到了晚上犹甚,所以上海人都是鼓风机。夜晚的凉风阵阵吹来,黄豆豆身体抖了一下,我去给她拿了件衣服披上。

我说,这件衣服是替我那兄弟给你披上的。

我对黄豆豆说,你就为了吃海德格尔的醋,深夜跑到我这里来?

不是。

那是怎么着?

黄豆豆埋下头。她说,人家今天到他的宿舍去,他只顾研究他的海德格尔和论文。也不关心我。黄豆豆没有继续往下说,头埋得比夜还深。

我说,他把你晾在床上,去研究海德格尔?嘻嘻,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黄豆豆默认了,她接着说,我越想越气,起身把灯关掉,我说开着灯,我睡不着。你猜他怎么着?

怎么着?

他竟然打开手机,用手机的灯光来看。于是,我一气之下把海德格尔从阳台上扔下去了。

晕,你应该带我这来,煮一碗乌龟汤喝喝的。

不是乌豆豆,我扔的是书。

乌豆豆没死就好。我嘻嘻笑着,暗自盘算着啥时候把那乌龟拿来下酒呢。

乌豆豆没死,可我们的爱情死啦。

有这么严重么?

他竟然打了我了耳光,还跑下楼去找他的海德格尔。气死我了。

人家现在正在写研究生毕业论文,这篇论文关系着他考博的成败呢。

考博有我重要吗?

女人吃起醋来真可怕。你看这月亮多圆,浪费这么好的夜晚,真是暴殄天物啊。

以后月亮还多着呢,也不急在今晚。黄豆豆乐呵呵地说。

我心里有底了,黄豆豆没这么容易就把我那书呆子兄弟给甩了。喝着喝着便剩下最后一杯酒了,我们一起跟月亮干了一杯。然后黄豆豆也差不多要醉了。

 

5

 

我叫了辆车,把黄豆豆装进车里,然后给牧木敲了个电话。

我说你的黄豆豆还要不要,如果不要,那兄弟就给你善后。

你找死呀。我正找她呢,这丫头,电话关机,没想到跑你那去了。

受到威胁了吧?哈哈。

毛。我的黄豆豆没这么容易就见异思迁。

把黄豆豆送到牧木住处,天都快亮了,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吐了牧木一身。我大笑不已。趁牧木去洗手间的空档,我将鱼缸里的乌龟偷走了。不对,在这会,应该叫它海德格尔。

走到门外,我掂量了下,这家伙差不多半斤。它在我手里还张牙舞爪地,甚是嚣张,还海德格尔呢,明天就杀死你,煮来下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