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糖2003
糖20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72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份信念 让我们守望相助生死相依

(2016-07-28 15:39:33)
那份信念 让我们守望相助生死相依
文:陈岑  图:王星

今年入汛以来,我市遭遇了多轮强降雨的猛烈攻击,府澴河一直处于超警戒水位的压力之下,防汛形势异常严峻。作为市中心医院应急处理小组的一名成员,我随时准备一声令下冲到抗洪的第一线。
7月20日,第六轮强降雨又一次袭来,浸泡多日的府澴河大堤承受不住压力溃堤了,河堤附近多处村庄和工厂直接暴露在洪水的侵袭下,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孝感市中心医院立即紧急响应,迅速启动抢险救灾应急预案,组织抗洪救灾,而我也在危机面前接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
7月21日早上7时40分,上班路上的我因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停下脚步,电话那头传来护士长急切的话语:“府澴河防汛形势危急,随时可能出现重大险情,医院应急小组已经启动,医务科科长彭清臻已经带队在午夜时分第一批赶赴一线,你们小组马上准备,奔赴第一线。”接到命令后,我立刻一路小跑,赶到急诊科集合地点,几辆救护车已经就绪,应急小组其他成员也纷纷赶来,刻不容缓,马上出发,时钟此时刚刚指向7时50分,从接到命令到小组集合完毕出发,仅仅只用了十分钟。
在行驶的车上,大家匆匆换好工作服,虽然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看得出来,大家的心此刻都早已飞到了前方第一线,前面具体是什么情况,会有什么等待我们,一切都不得而知。心情虽然忐忑,但我们每个人却都秉承着一个坚定的信念——救死扶伤,全心全意救助群众。
终于到了目的地,一片地势稍高的工厂和村庄,和我们共同守卫这里的还有民警和解放军战士,为了保证每一个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他们已经在这里坚守了一天一夜。我们的任务就是随时准备救治受伤或急症的群众,直到最后一人撤离。刚刚到达目的地,来不及喘口气,我们就接到任务,有一位福利院负责群众转移的队长因为几天几夜连续奋战在抗洪一线,过度疲劳,体力透支,昏倒在路边,我们马上赶过去对他实施抢救措施,经抢救情况稍稳定后就由小组里的张鹏飞护士随一辆救护车护送他前往医院进一步治疗。
在驻守点,我们和彭清臻科长会合,他简单通报了目前的情况,府澴河河堤已经出现几处溃口,而且还在扩大,水势上涨非常迅速,他马上要赶往另一处抢险点,驻守医疗点的任务就交给我们了。临走前,彭科长嘱咐我们:“一定要坚守到最后,保证群众全部转移,另外,大家一定要多加小心,这里是血吸虫疫区,注意安全,同时,尽可能做好宣教工作,告知在一线的民警和战士们也做好防护。”我们作出保证,一定会坚守到最后一刻。然后我们就开始做好随时准备救治病患的准备。待命的间隙,我们才得知,因为洪水的阻断,这个驻守点现在已是“无水,无粮,无电”的“三无”状态。现在已时近中午,烈日当空,水面上蒸发起来的水蒸气让人好似处在桑拿房,饮食的缺乏加上大量的出汗让人随时有虚脱的可能。而且好几位同事早上从医院出发时还没来得及吃早餐。“没吃没喝,今天你们这些白衣天使可要吃点苦头咯!”一位民警开玩笑道,“不怕,你们能挺住我们一样也能挺住!”我回答他。一旁的几位民警和解放军战士投来赞许的目光。
不一会,任务又一次传来,在一栋被水围困的民舍内有两位年迈的急症患者需要救治。我们医疗小组赶紧带上担架和必要的装备,在熟悉情况的向导带领下赶赴救治点。蹚着淹没小腿的浑水,我们一行人在最短的时间到达患者所处地点,在初步检查后,急诊医生判断其中一名患者是肝硬化腹水急性发作,突然出现腹痛难忍的情况。由于患者病情急,年龄大,需要紧急转移到医院内做全面的检查和诊疗。另一位病情无大碍。于是,我迅速给患者行输液等处置,接着抬上担架,沿原路返回救护车。我们的车载着患者飞驰,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转移到大路上,可这时洪水已经挡住了唯一通往城区的道路。等候救援,给予患者安慰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看着病重的患者,我们每个人都焦急难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水位不断上涨,远远望去,路上大卡车的轮胎已经淹没了一半以上,而且已经看不见向外转移的群众了,除了极少的几辆大卡车外再无别的车辆。眼前的情景就让我们感到震惊,农田被淹没了,工厂被淹没了,前面茫茫汪洋一片,完全分辨不出哪里是路。就在这时,驻守点接到命令,能转移的群众已经全部转移,这里即将被水淹没,我们坚守到了最后,也要开始陆续转移了。环顾四周,除了我们急救组医护人员外只剩下几位民警,和一个连的解放军战士,还有两位需要转移的病人。由于水位上涨太高道路阻断,车辆已经不能使用了,甚至连军用卡车也无法进来救援我们,大家只能徒步涉水一步步渡过去。
撤离前,司机付超说:“你们先走,我们要把救护车找个高一点的地方停好,这可是我们无声的战友。”组里另一名司机陈文说道:“我们等你,要走大家一起走,我们是一个团队啊。”“那我们最后走吧,请解放军战士先将两位患者转移出去。”我们几人一致决定。唐俊芳护士陪同病患。于是,两位患者被战士们用担架抬着和轮换背着的方式先转移走了。我们在停好车后也开始往外撤离。开始撤离时我们才知道,情况远比我们预料的更糟,水位上涨的速度也远比我们想的要快。越往前走水就越深,没过了膝盖,没过了大腿,没过了腰,没过了胸。而周围茫茫一片,无依无靠,除了我们几个人再也看不到其他人。我们走在水中,没有任何攀附物,齐胸深的水,走起来已是相当艰难,更何况在浑浊的水下还隐藏着许多未知的危险,有被洪水冲来的各种杂物,也有暗流漩涡。为了安全,我们只能两三个人一组手牵手前进,行进非常困难。我们已经在水里行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而且由于几个小时没吃没喝,所以体力消耗非常大。各小组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大,前面几组人已经走远,和我走在最后的是年轻医生曾晓,离我们最近的是儿康科的杨恩华医生,他在我们前面走着,不断提醒我们注意脚下的情况。
即便如此,有些情况也是我们无法预料和避免的。在通过一片工厂区时,危险降临了。由于厂区环境复杂,水下存在着漩涡,这些漩涡从水面是无法看见的,而我和曾晓就恰恰遇到了漩涡。一刹那间,水里似乎有许多手在推我们的身体,让我们无法保持平衡,站立不稳,虽然我们紧紧拽住对方,但是仍然无法抵抗水的力量,都倒入水中,我们奋力挣扎,依然无济于事。眼看两人都要被卷入水中,我大声对曾晓喊道:“快放手,这样两人都会被卷走,旁边有电线杆,我们抱住电线杆等待救援。”于是我们松开对方的手,紧紧抱住旁边的电线杆,避免被漩涡带入水中。看见我们遇险,杨恩华医生立刻想回过来帮助我们,我们马上制止他:“别过来,这里有漩涡,危险,你先走赶紧去找救援吧。”“不,我就在这里守着你们,等待救援,也可以给你们鼓鼓劲啊!”就这样,杨医生没有离开,一直在附近守护着我们。等待救援的这段时间里,水在上涨,水流在加大,漩涡的力量也在加强,不断的冲击着我们,水里也不断有杂物撞击我们,电线杆是湿的,手是滑的,记不清有多少次险些脱手,也记不得有多少次快要坚持不住。说实话我们心里也非常害怕,脑中也曾闪过不幸的念头,但我们想得更多的是我们亲爱的家人,可爱的同事,未尽的责任和事业,特别是我,一个母亲,想得最多的是自己年幼可爱的孩子。而正是这些,给了我们坚持下去的勇气和不能放弃的信念。不要放弃,我们的使命还没完成,我们就这样相互鼓励着,坚持着,等待着......
终于,我们等来了希望,远处一艘冲锋舟正快速向我们驶来。是解放军战士,是来救援我们的!看见亲人,我和曾晓仿佛被注射了一剂强心针,万分激动,所有的恐惧不安都消失不见,体内恢复了无尽的力量。杨医生也大声呼救:“在这里,我们在这里。”冲锋舟驶向离得最近的杨医生,可杨医生却说:“先别管我,先救女同志!”于是冲锋舟又驶到我近前,船上的战士跳入水中,给我们穿上救生衣,然后把我们托上船,此时心里有万千感慨却只化作最简单也最朴实的一句:“非常感谢你们!”战士的回答同样简单朴实:“不用感谢我们,这是我们的职责,你们坚守到最后撤离,我们同样感谢你们!”听着战士的话语,我不禁热泪盈眶。后来得知,原来走在前面的几组人发现我们几个没跟上,要回头来寻找我们,正好遇见部队的一艘冲锋舟要进来做再一次的搜寻,于是告知战士们我们俩没跟上以及我们的行进路线,这才让战士们能很快寻找到我们。
我们赶到安全地点和应急组其他人会面,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急诊科护士长和唐俊芳老师就和我们抱在一起,喜极而泣,然后又赶快打电话告知院领导我们已经安全撤出,原来领导也时刻牵挂着我们的安危,每隔十几分钟就打电话询问我们的情况,现在得知我们都已平安,他们也松了一口气。这时,手机里也不断传来科里同事们关切询问的信息,一股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
回来的路上,我思绪万千,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想想这短短的几个小时,既有遇见危险时的害怕,也有获救后的感动,有亲经洪灾后的那份坚强,更有在危机时刻的那份责任和信念。虽然我目前还不是一名共产党员,但我却因此更多的理解那些一直战斗在抗洪前线以及各个不同岗位上许多优秀共产党员,理解是什么在支撑他们顽强战斗,那就是对党无限的忠诚,对祖国无限的热爱,对群众无限责任。这也就是他们一直秉承的那个信念,我想这也将会是我在今后工作中会一直秉承的那份信念。
那份信念 <wbr>让我们守望相助生死相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