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糖2003
糖20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77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的恋爱哀而不伤

(2008-07-16 22:22:51)
标签:

情感

分类: 口述实录(偷开的花格外妖艳)
 

我们的恋爱哀而不伤

口述:温婉  实录:糖

 

那个男人一直躲避着我,或者说躲避着本该正常发生的爱情。他的生活真的不需要女人吗?也许他有难言之隐,也许他另有所求,我就像一滴滴的水珠那样,顽强地渗透着他那颗石头般的心。我相信,努力后终有报答,如果没有,至少那个男人会对我有深刻的印象。

 

选秀时,他是我的专用摄影师

 

2005年超女火了,导致2006年成了全国选秀年。

我就是亿万做着明星梦少女中的一个。我是独自跑到湖南长沙去报名的,连最要好的姐姐,都没有说去干什么了。报名时,和我一样的女孩有很多,大家像老朋友一样,无所忌讳地谈论着比赛时该注意些什么。超女就是一个奇怪的舞台,几乎每个参赛的选手都认为自己不是帅过李宇春就是魅超张靓影。

我仔细地填着一张又一张的表格,报名的老师态度很好,有什么不懂的她们都能耐心解答。

等我报完名,天差不多也快黑了。我在火车站附近找了家小旅社住了下来,房东是个大嫂,带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我给小孩子买了一点水果,大嫂挺感动的,借了我一个小灵通用。她说,出门在外的,尤其是女孩子,有几个不想家的。

我没敢给父母打,电话是姐姐接的。姐姐理解我,说她年轻时也有梦想,可是到了最后关头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放弃了,等到嫁人生子才知道有时冲动一下并非坏事。

姐姐说,他们单位有个“才子”,曾经在《读者》上发表过文章,也懂一些摄影技术,她想请这位“才子”帮一下忙,帮我做做宣传。

挂掉电话后,大嫂和我聊了一会,她说自己是“笔亲”,问我有没有机会见周笔畅,如果我有机会,能不能送些毛绒玩具给“笔笔”。我没有理由拒绝她,怪只怪湖南人太可爱了。

姐姐找的“才子”一点也不帅。年过三十,背还有点长期使用电脑者的那种微驼。姐姐叫我不要小看他,这位王书墨先生的作品多次获过奖,完全能胜任提高我知名度的一切策划工作。

海选时,姐姐和王书墨都去了,他们被拦在比赛现场外面,不让进去。姐姐在门外为我加油,王书墨好象忘记了我的存在一样,给姐姐买了一瓶水,就去拍外面的美女去了。

等我比赛出来,王书墨也没问我是不是同意,拿起相机就拍了我的一组动作。然后,问了我一些好象与比赛无关的问题,还是姐姐追问了一下比赛详情,否则王书墨根本不知道我比了些什么。

过了很长时间,姐姐才把王书墨拍的照片给我。姐姐叫我先看,然后再发表感想。

我以为他不会用心照,是姐姐强拉出来完成任务的,没想到每张照片他都PS过了,出来的效果比本人好看一百倍。姐姐问我对他有没有动心,想不想当男朋友交往。我当然不好意思说没有,只能对姐姐说试试吧。

姐姐比我认真多了,她还说王书墨问了下次比赛是哪天的事。我知道姐姐是故意强调的,她加重了语气。

 

没参加初赛,他比我更遗憾

 

我的比赛成绩出来了,中上水平。

我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当天就去了肯得基。姐姐说一个人吃多没意思,找个男的陪吃吧。姐姐叫来的人还是王书墨,我都有点怀疑姐姐是不是存心做媒的,要不怎么老把比赛和恋爱扯到一起。

王书墨比我第一次见他时话多了,还挺幽默的。他给我提了很多与比赛相关的建议,比如说眼神要和评委老师交流、忘词了不要紧张接着唱和比赛完要注意鞠躬道谢等。我不知道他是看了书还是看了电视,这些建议的确是我没想到的,可以为我加不少分。

姐姐找了个借口提前走了。王书墨还问了一些我的基本情况,他有时认真听,有时走神,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多少。是王书墨送我回家的,他连的士都没有下,只有礼貌地跟我挥手道别,然后继续坐着的士回他自己的家了。我暗想:这人真古怪。

超女毕竟只是个比赛,找个饭碗才是正事。母亲托叔叔在移动帮我找了个工作,帮人充值话费。这份工作挺无聊的,母亲希望我能长期做下去,这是她利用关系能找到的最好工作。

接到超女初赛的通知时,我哭了。我们单位有个装样子给领导看的活动,我必须参加,单位不会为任何事给任何假。姐姐叫我自己做决定,人的一生就是在得与失中度过的,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两全其美的情况很少。我思前想后,还是做出了决定。

王书墨是最后一个知道我放弃比赛消息的人。他为我可惜,专门找了家酒吧陪我喝酒。酒吧里坐着各种表情的人,惟有我们两人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他似乎比我还在意不能继续参加超女比赛。

我想痛痛快快地笑一场或者哭一场,可面对这样一个人,我真不知道如何释放自己。

王书墨喝完了最后一口酒,他感叹地说:人生总有几件不如意的事。那意思,不仅我有,他也有。

 

爱情来了,他又跑了

 

了解王书墨,并不难。

姐姐说这人有过几次失败的恋爱经历,所以对漂亮女孩不是很感兴趣。他有他的“世界”,这个“世界”有时很大,有时很小,姐姐的直觉告诉她,只有我才能在那个“世界”里自由进进出出。说白了,姐姐认为我才是王书墨等了很久的女人。

被姐姐说烦了,我相信了姐姐的话。

我试着给王书墨买了一件杰克琼斯的衣服,这类花哨型衣服他是第一次穿,他平时对着装并不注意,等穿好衣服,他也吓了一跳,原来他还可以变得这样酷。

王书墨也给我回赠了一件礼物,是超女的正版CD集。能收到这样的礼物我很开心,我都差不多快忘记我的超女梦了。

等我一本正经地开始谈起恋爱时,王书墨却总是躲着我。我问姐姐是怎么回事,姐姐的回答让人啼笑皆非,姐姐说:只要是个才子,多多少少有些怪癖。

王书墨还真是个有怪癖的人,躲着不见我的时间,全用来和人合伙开书店了。书店开在非闹市区,只有几个学生才肯去光顾,学生又没多少钱,只看不买的现象常有。开店不到一个月,王书墨就对姐姐解释因为生意差赔了不少钱,最近没有心思和我谈情说爱。

我常会光顾他的书店,他不守店的时间内,我会找他请的店员买几本书,虽说是钱不多,可总能给他一点惊喜,让他看到一线生机。我知道我的力量有限,可我不想让他失去希望。

我很少看买回的书,我都把它们放在书柜里。没过多久,书柜都塞满了。

 

他总算不是个傻子

 

超女的最后一场比赛,我是在电视机前看的。

主持人大声宣布尚雯婕夺冠时,我仿佛看见自己也站在舞台上,有观众为我喝彩。还是姐姐明白我的心事,她起身抱了我一下,这个动作比说了很多话还管用。

姐姐问我还想参加比赛吗?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她表示理解,毕竟叫一个人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一件很难的事。我想王书墨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居然主动给我打了个电话。

他说他知道书的事了,不好看的书还能找他换。书卖得好不好不重要,关键是看的人认不认真,别把好书给糟蹋了。另外,他也强迫自己看了超女,尽管这不是一个他喜欢的节目。他认为尚雯婕不像个有冠军像的女孩,奇迹在她身上发生了。

最后,他问我近期有没有空。

我去了他开的书店,那天正好是他在守铺子。刚去时,店里依旧没什么生意,我猜可以和他聊很长时间都没人来打扰。谁知我的“算盘”打错了,那天不知从那儿来了一批学生,他们占用了王书墨的全部时间。王书墨专注他的生意,冷落了我,我就在一旁站着,看着他忙前忙后,我也不知是该为他高兴还是替他伤心。

我悄悄地走了。我走时,王书墨正在收钱。

 

当超女变成快男

 

超女慢慢地被人忘记了,2007年我和别人谈的最多的是快乐男声。我是张杰的“粉丝”。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不喜欢陈楚生,也许是因为太多人喜欢他了,所以我更喜欢张杰,一个为爱走进PK台的男人。谢娜不会拒绝他,我也不会,我欣赏他的勇气。王书墨在这方面要差许多,他只对他的店子有勇气,死守都不放弃,在爱情方面,他像个白痴。

也有朋友给我介绍男朋友,她们习惯性地戏称我为前超女。其实,我已经很难和超女划等号了,我胖了,嗓子也因为工作的原因哑了不少。我对这些新男友的感觉很一般,他们在我的眼中,还不如王书墨,这些多金的男人,比他还不懂如何善待女人。

也许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吧,王书墨的书店终于不再亏了。他心情好的时候,会带我出去泡吧。酒吧里我告诉他,买的书我还是坚持看完了,有几本不错,我准备推荐他也看看。他听了很高兴,甚至打算再送我几本书。只有聊到他的书,他才会兴奋些。

姐姐承认错了,建议我换个人吧。男人可以耗时间,女人不能拖,女人的“保鲜期”很短,到了时间最好是嫁掉,否则会“贬值”。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王书墨还有救。再说,我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不愠不火的恋爱方式。

张杰的淘汰,彻底让我失去了对快乐男声的好感。那晚的决赛,我居然没看。我和王书墨一起去放孔明灯去了,灯是他托一个朋友在网上买的,挺大挺漂亮。

我想告诉他,我许的愿是2008年一定要把自己嫁掉,对方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心愿说出来就不灵了,于是,我骗他,说我许的愿是愿他的生意红红火火。他说这个愿望太一般,要我重许。他说我是个好女孩,他的愿望是希望我能有个好的归宿。

我挺后悔没有叫他多买一个孔明灯,让他把这个愿望再许一次,或者我许愿时,管它灵不灵,大声把自己的愿望说出来,让他听到,谁说苦尽不能甘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