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糖2003
糖20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72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是冤家不聚头

(2006-01-29 19:28:07)
分类: 口述实录(偷开的花格外妖艳)

  口述小艾

  实录糖

 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是一个忙忙碌碌的都市,生活着一群忙忙碌碌的人们。其中,还有不少美丽的女人来自异乡。她们像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在上海的天空飘来飘去,寻找着合适的落脚点。

终有一天,她们停止了流浪,视这里为故乡。然而,她们的心,仍然在欲望中挣扎。为了得到一份纯真美好的爱情,依旧在十字路口徘徊。

  

  拒绝暧昧

  那几天我的心情很不平静,因为有个男人对我说,只要我肯去他的城市,他可以负责我全部的生活费。

 他是我的同学,我们都特别喜欢文学,这让我们有了许多共同的话题。我俩共同度过了大学四年的美好时光,在校园湖边,我告诉他,说我是个喜欢流浪的女人,尤其喜欢对陌生城市的感觉。

  他记在了心里,用承诺代替了行动。我想我是被他说服了,2004年夏天,我背着一个大大的行囊,从湖北武汉出发到上海浦东找他。可我发现等我的那个男人一脸的不高兴,埋怨我来得太快了,他来不及准备。

  准备?我起了疑心。我寻找了半天,在床底下找出一个用过的避孕套,研究了一下,严肃地对他说:“你的品位越来越差了,连仿冒的杜蕾斯都认不出来。”男人胆怯,什么都招了。除了我,他还有另一个情人,也是一个爱好文学的女孩。

  男人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说:“我把身体给了她,心还是你的。”

  又是王菲的歌词,本姑娘才不上当呢!我推开门,疯了一般怒气冲冲地离去,边跑边回想我们恋爱的时候,发觉自己太傻了,相信爱情居然到了痴迷的程度。我的心里百感交集,各种滋味齐涌心头。

  男人不停地发来短信,说他错了,催我快回去。路上,我一边删,一边乐。避孕套是真是假我也分不清,没想到还真能唬住人,毕竟这男人是心虚呀!

  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虽然时间不早了,但那里还是热闹得紧,四周不停闪烁的霓虹灯招牌走马灯似的在我眼前穿梭而过,让本已很疲惫的我更加地身心不安。这时,我的心已经感到阵阵凉意了。

  男人可以不要,住房却不能不找。我买来当天的报纸,寻找着合适的租房信息。突然眼睛一亮,发现新大陆。

  听人说,这里是上海的“贫民区”,类似于纽约的哈林,可我不在乎,我没钱,只能选择这里。房东是个帅气的小伙子,酷酷的样子完全可以加盟F4。严格地讲,他只是二房东,房子并非他的,是他舅舅托他照看的。他足足被挑剔的我摧残了半个晚上,终于忍痛割爱,用超低价转租了一房一厅给我。

  他用周星驰般夸张的声音说:“多好的一个家,如果再添一件家具就完美了。”

  我一听,喜上眉梢。问他:“哪件?”

  “一个能时时刻刻照顾你的男人。”

  我推他出门,并叮嘱道:“别来烦我,我宁可养只狗也不养男人。”

  寂寞午夜

  时隔不久,我顺利地找到一份工作,帮某知名出版社画小说插图。我曾在校刊当过美术编辑,有一定的美术功底,而且我也喜欢画画,自学了不少相关的教程。我喜欢在黑夜里工作,因为夜晚能给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房东比我更喜欢黑夜,他的理想是成为红歌星,参加上海卫视的选秀比赛。

  于是,我们之间的战争开始了。

  忍受了数天的耳朵轰炸后,我主动拜访了楼下的帅哥,满怀哀怨好不凄凉地对他说:“你能不能小点声音唱歌?”

  “小到什么程度?”房东坏坏地笑。

  “张信哲如何?他是我的偶像。”我低着头,希望能逃过看起来有几分色迷迷的房东的眼睛。

  房东关上门,扔出一句话,“我讨厌娘娘腔。”

  我想我错了,我应该告诉他周杰伦才是我的偶像,周杰伦的歌我从来都听不清楚他在唱什么,只知道他在哼哼。第一轮的较量,我以惨败告终。

  没几天,房东居然喜欢上了摇滚,扯着嗓子用他狂野奔放而又煽情十足的激情将可怜的我带向“燥辣”的巅峰。他的声音比过去更大了。

  我面对一张张的白纸发呆,灵感都跑了,怎么也画不出新作品。我去了网吧,在网上发了个求租贴子。有个女网友,是我同乡,和男朋友租了一间大大的房子,正愁没人帮忙交房租呢,立即回了贴,邀请我和他们合租。

  估计我兴奋的声波能把整个太平洋给掀翻了:“我要搬家了!”

  房东诡异地看着我:“搬哪儿?”

  “市中心,与网友合租,房租一人一半。”

  “你还不如留在这儿呢。”舍不得美人远走,房东表示愿意痛改前非,他送了我一件礼物,来证明自己的诚意。我回到房间,迫不及待地拆开礼品盒,是两团棉球。还有一张纸条,上书:请24小时备用。

  我在心里把换房的利弊想了一遍,我和房东的确出现了沟通方面的问题,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继续生活。再说当第三者的滋味并不好受,还需支付比这里高一倍的房租,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放弃。

  2004年10月,画稿完工,出版社慷慨地付给我2000元钱报酬。这在当时每月只能花父母汇来的几百元情况下,无疑是一笔巨款。我想庆祝一下,又不认识其他人,只好敲开房东的门,低声下气地问他能不能在他的地盘唱唱歌。

  “欢迎!”帅哥热情似火,乐得像偷腥的猫。

  我唱得如痴如醉,思乡的感情全部投入了歌唱中。我的歌一首接一首,从父母到同学,基本上能想得起来的人,我都用歌声感谢到了。

  房东脸色惨白,低沉嗓音厌烦地问:“能把那两团棉球还给我吗?”

  我终于用自己独特的嗓音战胜了帅哥。帅哥从此不敢再开卡拉OK,怕我上门点情侣对唱。

  用心良苦

  2005年5月,有急事我回了一次武汉。

  回家的感觉并不好。我的房间已经成了“仓库”,心爱的绒毛玩具都已经被打包收拾进了壁橱,家养的猫咪全然不认识我,一见到我就乱跑,而我还不得不挤在爸爸妈妈房间里睡五天的地板……

  相比起来,上海的那个被我一点一点苦心经营的,也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窝还更像是我的家。

  听房东打电话说,我离开的几天内,他突然对单独生活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不知从哪天开始,温馨的感觉没有了,他开始折腾,不停地去购物和健身。他参加了一些单身聚会,也遇到了几个不错的女孩子,有时还陪她们一起吃吃饭,会有媒人暗示他可以继续发展一下,但他又张不开嘴伸不出手。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心有所属了。只要听到屋外的脚步声,他会飞快地跑去开门,人都没看清,就对那人说一声“你回来了”。

  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甜言蜜语,同样感觉孤单的我,立刻被一种莫名而又共同的情绪笼罩着。我没让他失望,带了点武汉特产精武鸭脖子回来。他认为味道挺不错,尤其是喝上一口小酒的时候。

  房东红着脸,客气地问我愿意分期付款买房吗?

  地球人都知道上海的房价是天价,叫我买房等于叫我跳楼,我整个人一瞬间被点燃了,凶狠地反问:“租得好好的,为什么要买?”

  “舅舅回来了,他想卖掉这里。”房东认真地解释,“我求了他,对你可以优惠一些,打九折。”

  “那你呢?”

  “换一个地方住。”

  “真舍不得。”我打量了一下房东,好半天才说。

  房东挤出两滴眼泪,“太感动了,求我舅舅给你打八折吧。”

  我点点头。看着这家伙的脸,不禁又回想起刚认识时的一幕,立刻满脸绯红。

  每个月都要还债,能不累吗?我工作得越来越辛苦了。日难食,寝难安,体重一下子减少了10斤。感冒了也不去医院,直接去药房拿药。房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帮我找了份广告文案的兼职,除了买房,勉强还能维持生活。

  转眼大半年过去。2006年1月1日,我靠自己的努力加上父母的存款,终于交了房款的头期。自己的房子和租来的房子,感觉就是不一样,我邀请帅哥上来玩,顺便提提意见。我怎么以前没发现房东的品位,对于房间的布置他讲得头头是道,一点也不输给专家。

  “你的房子还没有买家吗?”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有了,人家是一次性付款。”帅哥看上去无可奈何。

  作为女人,凭感觉我认定自己对他有好感了,他的话让我有种酸酸的味道。

  1月5日,房东来告别。他忧伤地告诉我,他要搬家了,走之前想介绍新房客给我认识。我随房东来到他家,房子并没有什么改变,里面别无他人。“谁呀?搞得神神秘秘的。”我脑子有点发闷。

  “我,我只花了一半的价钱。还是亲戚好,要价挺合理的。”帅哥精神一振,一扫刚才的沮丧,洋洋得意地说。

  “你,你混蛋,是不是拿了什么好处了?”我感觉自己上当了。委屈的泪水不听话地直往外跑,为了不让它们泛滥成灾,我使劲地紧闭双眼,不让更多的悲伤泄露出来。

  “没有呀!说实话,那两折还是我帮你出的呢。”房东公开真相。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房子的确需要再添一件家具。现在?休想!!!我还没开始“报复”呢。我要让这个男人明白,欺骗一个女人是很不厚道的,尤其是一个已经对他动了心的女人。他住楼下,我住楼上。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八戒传(4)
后一篇:夜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八戒传(4)
    后一篇 >夜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