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糖2003
糖20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72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城堡下面没有王子

(2005-11-06 20:54:18)
分类: 口述实录(偷开的花格外妖艳)
 小时候,父亲最爱讲童话故事给我听。他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公主被关在城堡的顶层,一个怪兽守护着她,谁也不敢靠近,只有勇敢的王子,才能解救困境中的公主。后来,我长大了,父亲变成了守护我的怪兽,但我的城堡下面却始终没有王子出现。

  由公主变成奴隶

  记得有个长辈问过我,愿意和谁一起过日子,是父亲,还是母亲?

  老实说,我比较喜欢母亲。母亲有一种天生的魅力,让所有接近她的人都迷醉,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被母亲征服。母亲在单位,肯帮她做事的人不少,因为母亲性子直,对朋友都是真心的。也许是老天嫉妒我的母亲人品太好了,不让我和母亲继续在一起,在我20岁那年,母亲因心脏病在医院去世,从此我不得不选择和父亲一起生活。

  2003年10月21日,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时间。这一天,我下夜班。我走的时候,父亲正在看他心爱的球赛,我想我回来,父亲也会和往常一样,在餐桌上看当日的报纸。但我错了,父亲居然躺在床上爬不起来,听说,还是整整一晚上。父亲是中风引起的瘫痪,他呼救时,我不在他身边。我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中,向科室请了几天假,守在病床边陪父亲。我甚至还打算申请不上夜班,父亲没有同意,他说有保姆照顾他就可以了。

  也许是因为母亲的去世和生病的折磨,这以后父亲的性子大变,对人越来越自私,什么事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起初,我还能理解他,毕竟母亲是惟一能陪伴他一生的女人,健康是惟一能陪伴他一生的财富,他失去了他以为可以长期拥有的一切。后来,我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纵容了父亲的过错。

  父亲把我也当成了他的保姆。

  而我觉得父亲最大的失误,就是和保姆交上了朋友。

  父亲说我对保姆有偏见,宁可使唤我去端茶倒水,也不肯叫保姆去做她应该做的事。其实,保姆本质并不坏,我只是受不了她的一股子懒劲。明明是她不会做的菜,她找借口说菜场上没有;明明是她不想做卫生,她找借口说我不让她碰家里珍藏的东西。

  保姆能讨父亲喜欢,完全是因为能和父亲说话的人太少了。我是搞服务行业的,每天上班下班,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一句话往往要说上几十遍。工作让人疲劳,回到家,我就不想说话了。父亲指望着我能带回什么新消息,我却只能点头或者哼哼两声。父亲见我不和他交流,就转向了保姆。

  保姆和父亲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各有各的新奇。父亲与保姆聊家常时非常开心,有时一件事还要聊上几遍。是保姆让父亲思考,是保姆让父亲发笑,保姆能做的事,我做不到。

  父亲对保姆的偏爱,导致我和保姆换了位置。在家里,我做保姆该做的工作,保姆做女儿该做的工作。父亲想吃个梨,去洗水果的是我,不是保姆;父亲想找人商量买个新电视,那人是保姆,不是我。

  如果父亲真能快乐地生活,我牺牲一下,也不算什么。可惜,父亲并没有因此高兴起来,相反他开始插足我的感情生活,使我进退两难。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战争

  2004年10月,我恋爱了。

  一种叫幸福的感觉自心底缓缓升起,把我的心占得满满的。对方是医院信息科的,特别老实。他在淘宝网上开了个商店,专门经营二手书,我正好需要一本成人高考的书,搜索同城卖家的时候,发现了他。他没赚我什么钱,还亲自送货上门。我随口问他还有别的什么书吗?他居然一口气带了两大包书给我选。我挑来挑去没有一本满意的,他笑笑说没事,他明天还来。

  我喜欢他的憨厚,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他。

  我告诉父亲我有男朋友了,父亲说,他怕失去我,他是不可以失去我的,除非他死。于是,父亲开始疯狂,玩起了自杀。他借口睡不好,叫保姆去医院帮他开了一些安眠药,准备一次性服下,我在帮他整理衣物时发现了。父亲居然一颗没吃,全留了下来,我奇怪他非常平静,谈起准备自杀,他像孩子玩玩具一样,只觉得好玩。

  我质问他为什么不能好好活着,他反问我,光是睡觉和吃饭,能叫好好活着吗?

  我怕了他,和男孩断绝了关系。

  经过那场打击,我形神枯槁。信息科的男孩至今还认为我变了心,因为他的条件不太好放弃了他,其实不是,我还爱着他。

  我的第二个男友阿海,是在单位排节目时认识的。那一段时间是我们在一起最温馨的日子,他对我的关心无微不至。我们是同行,只是工作不在同一单位,他工作的地方应该算是我的上级单位。他不是那种稳重的人,有些油滑,人人都说他身上有种“痞气”,而这种“痞气”恰恰是女孩最喜欢的。我告诉他,我有一个难缠的父亲,他并不在乎。为了避免他们正面冲突,我一直瞒着父亲。

  揭开真相的人,是保姆,我忘记她是父亲的“卧底”了。保姆买菜回来,来不及放下菜篮子,先急着向父亲打小报告,说她亲眼见到我和一个男人手牵着手在超市购物。这次父亲不玩自杀,他开始“利诱”。

  父亲说,他的所有财产都是我的。

  父亲还说,他能活着的日子并不多了。

  父亲最后说,他也不想拖累我,只是除了我,没有别人可以依靠。

  与其说是商量,还不如说是摊牌,父亲就是不允许我现在谈朋友,他还埋怨我为什么要去清理他的安眠药,如果他死了,我会过得挺幸福。

  我经常做梦,梦到我掐死了父亲,当然梦醒后,我会为自己的大逆不道自责。

  这个伤我最深的男人,原来是那样的爱我怜我,为何如今却成了我的负担,成了我的包袱。还记得小时候,我被人欺负了,是他帮我出头;我肚子饿了,是他帮我买东西吃;我病了,也是他第一个送我去医院。

  我问阿海怎么办?

  阿海问我爱谁多一些,是父亲还是他?

  为了寻找答案,我独自在办公室坐了一夜。等我回到家里,父亲问我去哪儿了,为什么不给他打招呼,知不知道他为我担心,病又加重了。我问父亲,他是想少一个女儿,还是多一个儿子?

  父亲答应给阿海一个机会,不再阻止我与他交往。但我错了,我对阿海了解并不深。他可以承担照顾我的责任,可他却不愿意照顾我的父亲,他建议我把父亲送到养老院去,要我和他一起过两人世界。

  等爱的路上长满青草

  我万万没有想到,阿海坚持认为他是对的。他说自己也有父母要照顾,他都不要求我为了他家的老人牺牲自己的幸福,我又何必强求呢?我进入了两难的境界,难得父亲松口同意我谈朋友,现实却是这样,前景一片暗淡,不见光明。

  2005年夏季,阿海新认识了一个女孩。他们虽没明确关系,但周围的人都认定他们是谈朋友。我猜想,阿海是想借此来要挟我,要我快点拿主意。我放弃了阿海。阿海走了约5分钟,我突然有一种把他追回来的冲动,然而当时刚好父亲托保姆打电话找我,刚刚抬起的脚步又放下了。

  这件事对父亲来说,又是一场胜利。我以前很瘦,现在更瘦了,其实父亲心里也很愧疚,他说过,他是我一辈子的牵挂,他却不能负责我的一生。

  我每天按时上班下班,按时休息睡觉,过着简单无趣的生活。和我熟的人都开玩笑问我是不是想当修女,打算一辈子不结婚。而我最怕出席同学的婚礼,每次姐妹们问什么时候能喝我的喜酒,我都答不上来。

  我开始把情感问题放在一边,玩命地工作。

  工作上面也总是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现在的客户很难侍候,一旦发生纠纷,他们可以打你骂你,你却不能还手还口。受了委屈,只能自己背着,公司的委屈奖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我有一个要好的女性朋友,因公事被人打伤,公司领导不闻不问,敷衍了事,领委屈奖还要自己打报告申请。虽然我并不喜欢眼前这份工作,但我还是干得十分出色。我的主要目的是等合适的机会跳槽到新的单位。

  这几天,我总在想,能不能有个人,在接纳我的同时,也能再给我父亲一点爱,我将用我的后半生全身心地爱他,照顾他!我的父亲并非是个顽固的人,我真想在他有生之年让“王子”和“怪兽”交上朋友,共同生活在“公主”的城堡。

我的城堡下面没有王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