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葱
郁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1,252
  • 关注人气:10,9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燕赵(组诗)

(2014-07-16 09:13:14)
标签:

诗歌

河北

文化

郁葱

分类: 诗歌赏析

燕赵(组诗)
     

     □郁  

 

太行山

 

平原一脉,九曲孕万峰之气度,
丹崖百转,群山有千仞之奇绝,
横切四地,纵揽百县,
巉岩峻峭,松涛有风。
石为岩,山为嶂,
南黄河,北燕山,
气势壮阔,红崖长墙石壁如带,
沟壑嶙峋,绿盖溪路无尽清朗。
有万尺瀑布,有百丈回廊,
阅尽天下群山,莫不过此。

 

一山压群峰,绵延八百里。
深厚见关隘,壮丽现八陉,
这太行山沧桑阅尽风烟阅尽,
成为古燕赵温热坚硬的骨髓和骨架。

 

爽风透明,俗世尘埃不入,
繁星若河,人间清亮异同。
天既能如是纯明,
地亦该一世洁净。
太行山,辽阔沉实丰厚雄浑,
连影子也是那么清晰地存在,
又是曙色落日,依旧满树繁花。

 

人大隐,隐于野,
山大隐,隐于林。
那太行山神气超凡,

虽栉风沐雨却无穷风韵,
虽烽火不息却巍矗卓然。

 

怆然夜色中,
风寒月自明。
流曲深澈,峡谷毗连,
远离喧嚣,大智大愚,
薪火相接,民智如灯,
兆民所望,福必兴焉。
融山的智慧水的智慧人的智慧,
看那千秋名山的从容,
凡人莫及。

 

遥遥太行平静如水,
托举着周天落日。
恍然间,那山中的一色绿意,
浸透夏日的华北平原。

 

大境门

  

霜染北陲,雪落城墙,

举目四望,尽是沧桑。

穷尽一天霞宇,

洗去几多浮霜,

粗犷刚劲,那一道血脉蜿蜿蜒蜒,

细腻舒缓,那一路烽烟久久长长

 

河有时狭窄有时宽敞,

山有时奇秀有时莽苍,

“大好河山”,沉浮悲喜,

苦集灭道,热秋凉。

你看那城头落日,

永远重复又永不重复,

又是短暂又是久长。

 

早春云卷云舒,

深秋叶绿叶黄。

多少人出关多少人入关,

倾一腔热血留几世豪放。

凄风苦雨,世事无常,

烽火烟尘,浮生悲怆,

草木枯荣,正道理想,

皇天后土,大地浩荡。

 

看那一块块石头,

和人的骨头一样坚硬,

看那一片片云霓,

和人的神气一般舒朗。

见昨夜一轮清月,

为北方洒一地皎洁,

这蜿蜒的城墙是生命也是灵魂,

是夕照也是晨阳。

 

在这里年轻,也在这里老去,

在这里枯萎,亦在这里生长。

你看那长天一色,几成绝响!

 

在大境门的早晨,我向东望去,

一枚高洁的太阳,恣意辉煌。

  

沧州铁狮子

  

你抬头或者低头,

亦是栉海而啸的镇海吼。

你发声或者沉默,

亦是携雨而奔的镇海吼。

世事繁华与怆然,沉厚沉重如旧。

时光流逝与停滞,神韵神采依然。

 

岁月剥蚀它也是铁,

风雨侵袭它也是铁,

是铁就刚硬,是铁就不会低头。

 

双目有日月,

蹄下见风尘,

身鬃一抖,卷几载风雨,

昂首三啸,融一世精神。

高天远地,九朝风云,

有道无道,曙色黄昏。

一踏百里沉实,

千年飙猛风流。

 

人间正道有灵物,

虽在凡世不近俗。

你数数有多少夜,清寒的冷寂,

你想想有多少年,不灭的灵魂。

朽了也是不朽,神灵已在,

梦中也是醒着,一直抬头。

 

浮云淡远,清风总有秋意,

尘世喧嚣,浅月依旧纯明。

时光如昨日风过,

看那眸若悬星的铁狮子,

镇海镇山镇天地,

昂首就是经年。

 

白洋淀

 

有时候就想,无论这个世界怎样枯竭,

总会有一些优雅的湖泊与河流,

她恒久从容地存在着,

并且永不寂寞。

 

让它保留本源,让它自由飘荡,

让它安安静静或澎湃喧哗。

十里清波,百川为淀,

镜湖烟雨,水态云声。

 

白洋淀的水越深,

船在水面就越平缓。

那寒暑中采菱采莲采日月,

那岁月里驱魔驱妖驱鬼魅。

 

河湖港汊,千回百转,

水浅读月,雨低衔云。

水是软的,有千般情愫,

水是刚的,融百年烟尘。

午夜的白洋淀,灯远星近。

那独一无二的时空感。

穿越时光,穿越年华。

 

一个静谧的晚上,我在白洋淀的水边,

望着高天一群一簇饱满的星星,

那时候我有一种冲动,

——点一堆篝火,让那篝火的光亮,

连接上星星的光亮。

 

距此地60公里,是狼牙山,

距此地70公里,是紫荆关,

距此地55公里,是总督府,

距此地100公里,是燕下都。

 

有故事有细节也有思想,

有历史也有现世,

有平缓也有浩荡。

一直觉得,温和是一种力量,

比如白洋淀的水,这水澄波叠绿,无边浩淼,

融会我们经历过的和不曾经历的,

它无形,但它有生命有灵魂,所以它存在。 

 

也许我内心已干涸,血不再澎湃,我老了。

而那水啊,你性情中柔它就柔,

你性情中温它就温,

你性情中仁它就仁,

你性情中韧它就韧,

你智它智你锐它锐你洁它洁,

那水,分明就是你的命运和你的生命。 

 

白洋淀,舒缓、平静、真实、纯粹,

淌动的时候它是血脉,

干涸了之后,它是骨骼!

  

正定隆兴寺

  

正定。古城晨钟暮鼓,

是临济寺的钟声也是隆兴寺的钟声。

人迹肃然,岁月舒缓,

远一阵昨日秋叶,飒飒近前。

 

佛容九天,璨若列星,

寺无山门,无穷阔达。

那千手千眼佛,千眼看世态,

千手抚苍生。

尊天尊地尊神灵,

度花度草度黎民。

 

不近污垢,圣若莲花,

那千年的枝叶告诉我们,

哪些是永恒,哪些是瞬间,

哪些是持久,哪些是短暂。

 

远而愈近,近而指远,

一宝轮藏,赤轴黄卷

身即是佛,心亦为

浩浩乎,穰穰乎,善根福德因缘

 

可以仰望,但无须膜拜,

越淡然,越是佛缘。

世间无常,苦乐自当,

顺天应人,人觉悟时,天地亦觉悟。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在隆兴寺,我感受到了那无声的佛语:

智慧、心境、良善和苦行。

 

叹隋唐矣,

时光

岁月如斯,大佛的眼神,

穿透岁月,浸染岁月,抚慰岁月。 

  

山海关

  

此关巍峙,傲然天下第一雄关。

古往今来,多少雄杰豪杰俊杰,

于此处,大风大雨大喜大悲大开大合,

留下几百年的辉煌,

几百年的故事和几百年的风云。

 

倚燕山,接渤海,

神头昂起,风荡九州。

横压水面,远望若龙,

与那蜿蜒长城相连。

山海关是开头,

嘉峪关是结尾,

这漫漫长卷,一铺就是几万里,

一绘就是几百年。

 

御敌于外,角山如屏,

剑影刀光,峰峦为障,

叫山,是因为巍峨,

叫海,是因为博大,

一砖一坚实,一墙一壮阔。

 

无论一个时代有多么虚弱,

也总归会有那个时代的不凡。

有凹陷的历史,便有凸起的思绪。

有羸弱的岁月,便有坚实的城隘。

 

月照秦岛巍然屏翰,

日抚碣石萧瑟秋风。

山河有此关,北国多一峰。

望山望海,帝王转身成旧事,

苍天阴晴有新云。

 

在一个秋日的傍晚,

我回眸那雄伟的关隘,

高大的城楼在夕阳的余光中,

已成为金子般的颜色。

  

大名府

  

大名,曾经的北京,金冠之地。

“控扼河朔,北门锁钥”,

历经千年,几度兴衰,

大名府,有多少经历、记忆和故事?

那真实、辉煌的陪都早被淹没,

有的时候,掩埋了的历史便不再是历史,

有的时候,掩埋了的历史才是历史。

 

宋城,在地下的河沙中遮覆和断裂, 

一个王朝已经崩毁,但都城仍在。

它不在地上就在地下,

不在现实就在历史。

地上的人们在生活,

地下的人们被想念。

燕青留痕,朱熹洒墨,

将军武士,骚客过客,

成就大名府的几代威名。

 

在岁月面前,什么都微乎其微,

无论他是一个人、一座城市,甚至一个朝代。

那一幅清明上河图,

从东京汴梁一直绘到了大名府。

大宋的草、树和子民,

当它辉煌的时候,就有大宋的太阳,

当它黯淡的时候,如同坠落的星辰。

 

这流年,这时光,这纷繁,这寂然。

赋予其意义就有意义,

赋予其想象就有想象,

一个时代,矗立时是坚硬的碑,

溶化时是轻飘的水。

 

我一直不敢轻易触碰一座古城的内核,

每座城,都有她的风格与内涵,

每座城都有它的灵性,

每座城都有自己的性灵、生灵和神灵。

也许一会儿雨就下了,这个季节,

下一滴雨,就少一片叶子,

但愿这古城只被雨润泽而不被雨吞噬。  

 

总记着那个古城的智慧和从容,

也就相信那里曾经让人震撼的内在力量和底蕴。

这些街道好像都延展了,从赵国一直到大宋。

这城市,也巨大和微小,

也坚硬也柔韧,也寒意也暖意。 

就是再久远,也是那种温和的浓烈,

那辉煌的所在,成了典雅唯美的“遗迹”,

——从容所以深刻,安然所以大气。

 

赵城,宋都,清府,

大名府,一抚千年尘埃。

  

坝上草原

  

写到草原的时候,就一定有风,

风吹来草香和花香,

吹来风自身的淡淡的绿色,

吹来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的那些声音。

 

你会想起很多词汇:广阔,辽远,寂然,洁静,

在草原,这些词汇就属于你。

 

世间的万物,应该是可以平视的,

自然界里的生命,在草原上都显得格外高贵,

比如山、水、草、树,甚至空气和尘埃。

别总用人类的丑陋来审视天赋的万物,

早晨那阵风带来了一丝清爽的时候,

我从心里生长起辽阔的美感。

 

就觉得,暖了,那些植物会长出芽来,

灵性的芽,年龄很小的芽,

看着它们就觉得人也会老,谁都不会老。

无论什么芽,草的花的树的芽,

只要长出来,只要是绿色的,哪怕是一点儿好,

好积攒多了,这个世界就让人喜欢。 

 

秋天的绿色和春天的绿色,真的不同。 

天远、风透、草浓、云疏,

——最简单的和最深刻的天气,都是这样。 

坝上的绿色最像绿色,树和草都饱满着,

直觉中总有一种青涩的味道。

草一夜之间就从容地长高了,

似乎好的自然风情催生所有的美好,

——包括人的品质和性情。 

 

如果用一个孩子的眼睛看世界还不能变得清纯,

那就用一棵草,一只瓢虫,或是一只蜻蜓的眼睛看世界。

那些应该长高的树,再长起来,

那些应该绿的草,都好好的绿着,

那个时候有水有草有很多的星星,

所以世界就不会是空的不会是暗的。

 

如果你丢失了温情,你就来坝上草原,

如果你缺少了纯净,你就来坝上草原,

什么颜色都是好颜色,

风紧叶动,雨乱草青,

它们感受着同样的温度和水,有的草绿,有的草黄。

 

是啊,即使纠葛、纠结和残缺无处不在,

也还是要对这个世界充满善意和好感。

把那些好的,那些树,那些草,那些灵性,

远处的点点灯火、细密的空气,

都转化成语言,那些语言浓烈、柔情、细雨微风……

 

草和一粒雾气,好纯啊,

那让人落泪的圣洁和清朗,

在坝上草原无边无沿。

  

避暑山庄

  

落日与落叶,成为远方的同一景致,

这时候的你,是季节终了时最后的薄云。

西岭晨霞似是你梦幻的唇印,

浅雾中的泉源石壁似现似隐。

 

你因岁月而喧嚣因岁月而沉寂,

因岁月而有一种暖意有一种哀怨的遗恨。

雨意打湿青枫绿屿,成为晚秋的意蕴,

成为静夜里历史描成的一纸轻吟。

 

神在边缘,人在凡世,

几夜清凉,一朝烟尘,

朝代如季节交交替替,

人世如太阳浮浮沉沉。

 

你思索或者沉默,都是时间的一道影子。

你黯淡或者辉煌,都是历史的一道皱纹。

历史也密也疏,历史也远也近,

历史如烟雨楼顶端的残云,

人们可以背向历史,

但历史,却总面对着人们。

 

在每个人都感到有雨的季节,

有一种雨,使那个时代的干涸悄悄湿润。

秋日里,有莺啭乔木、水流云在

有锤峰落照,镜水云岑。

 

云聚云散,望不断的尘烟,

情浓情淡,聚难了的红尘,

今夜一盏灯影一串风铃一丝浅浅的愁绪,

一些时光久远了,另一些时光便默默走近。

 

避暑山庄。你就是让我再看一千遍,

我也看不到君王,而只看到黎民。

  

长城

 

是我们赋予它一些意义,

还是它赋予我们一些意义?

对它的理解,一定首先是它的沉厚、久远,

或者沧桑或者深刻,

或是属于它的、不属于它的传说,

或是一枚标识,一个传说,一些想象,

一道铺满落雪的 苍凉的影子。  

 

历史久远了你被称为历史,

岁月流逝了你被称为岁月。

几百年的剥蚀,你傲然如筋脉,

数不清的践踏,你内心有魂灵。

朔风料峭你不悲凉,你比石硬,

寒霜苦雨你不羸弱,你比水柔。

在一种无意识中,你高大完整起来, 

当数不清的寄托赋予你时,

你缝隙中的那根枯草,悄然折断。

 

长城。在群山的断裂处,

一个孩子把一枚青砖抛向谷底,

那孩子笑了,远山近谷都在大笑,

你随意如同薄雨轻露啊。

 

享受阳光的那是你吗?

接受仰望的那是你吗? 

作为神圣你存在了多久? 

作为平淡你存在了多久? 

 

时间记录着关于你的经历, 

经历,在许多往复的年代中萌出芽来。

我们的命运中有长城,有沉厚的黄河,

而那些生灵呢?如同那枚青砖化为尘埃,

他们也曾站在岁月的高处,也曾感受,

亦远亦近的时光的寒意和暖意。

 

长城落雪了。

冬天不适合生长生命,

却未必不适合生长灵魂。

那陷进泥土中的历史究竟有多重?

生命,浮移在地面, 

灵魂,深埋进地层。 

 

默默地注视你,

便能够深入地理解你了。 

我们不必把你理解为深刻,

也不必把你理解为肤浅。

你坦坦然然矗立在那里,

成为一种象征,一种精神,

一种寄托或是一种写照的时候,

你便成为一种永恒。

 

长城。让我们重新理解你。理解你,

便是理解了与你对视并与你对话的

人群! 

  

2014年5月6日——6月1日

  

(本诗是《燕赵》组诗的节选,是我较为感性的作品之外的另一类诗作。原载2014年7月11日《光明日报》和2014年第7期《诗选刊》)。

链接网址: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4-07/11/nw.D110000gmrb_20140711_1-14.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