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铭久之叶
铭久之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38
  • 关注人气:2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5月底至9月初回东北故乡海城。最近发表在《中国诗人》《文学港》的诗歌

(2016-09-26 05:28:48)
分类: 最新诗歌

5月底至9月初回东北故乡海城。最近发表在《中国诗人》《文学港》的诗歌

5月底至9月初回东北故乡海城。最近发表在《中国诗人》《文学港》的诗歌5月底至9月初回东北故乡海城。最近发表在《中国诗人》的诗歌

5月底至9月初回东北故乡海城。最近发表在《中国诗人》《文学港》的诗歌

5月底至9月初回东北故乡海城。最近发表在《中国诗人》《文学港》的诗歌

        在峡谷之外

            阅 读

 

我坐在上海至重庆696次7车厢11号座位上

打开这本《瓦尔登湖 》

我知道我背后,不知有多少双眼睛

人间的伤口  看到:

“那片广阔的森林,北边二英里……

康科德战场”

以及构成这首诗的

木板,钉子和门闩,两扇带有玻璃的旧窗子……

 

我不会以一片蓝天

阅读瓦尔登更蓝的生命  更深静寂里的魂灵

一些树的根须透过岩隙

思想跟上肉体

 

9点10分,列车带着自己的标题穿过一段隧道

车窗一页页地翻阅江南  我所熟悉的

田园  小桥流水  丛林和山峦

 

如何 “在一个高层次的意义上阅读……”

车在南京停下  十五分钟

人们纷纷下车购买面包香肠

在历史繁华深处

“最警觉、最清醒的时间。”

我看到三十万或更多的头颅

使用过的身躯,手臂都摆放到草地上

另一个我从座位上站起  惊呼

天呵  低得快要从那人头顶塌下来?!

                2014.5.21—2016.5.1

 

          一个人的山峰

 

你还是不肯开口说话

站久了  我觉得你就是对面的山岭

突发的奇思妙想 

一个念头

 

四面峭壁  屏住一口气

从前生来世的一块石头浮上来

我是你心头掉下来的肉

 

破折号的独木桥另一端

别人以为是神话  其实是

我高举起的镢头  刨出红薯

将白天的羊群赶进屋内  点灯

这里是离你

生 

最近的地方

我是你唯一扣着的

纽扣

             2015.10.8

 

         夔门之门

 

没挂任何牌子

谁也弄不清那道门槛

水有多深

 

我一生都在打磨

想把自己变成一把钥匙

浪波反复印证

奔走千里带回大海也无法证明

那峭壁的面孔就更加可疑

这是离家出走又返回无法面对的爷爷的脸?

是一直都想刨平一块木板父亲的脸?

 

善良没有锁孔

总是往外掏 

我一时不知进退

黄昏露出一道宿命的门缝

一生的关门声

在峡谷之外

2015.12.25——2016.1.6

 

      从仁川乘船至威海

  

  对于大海来说

  再大的舰船都是玩具

  更何况只有二万八千吨的金桥二号

  台风在翻案  我们在大海的手掌心中揉搓

    一个舱室住着不同年龄段的人

    舱室与舱室住着不同肤色种族和国籍

  所有的代沟  国境线焊接的缝隙  差异

  都吱嘎嘎响  猛烈的摇篮

  大海要洗去我们所有记忆  雪地日出

乘坐胶轮大车离二台子  四十年三峡情结

  大韩景福宫想起的纠缠句子

  所有的黑  所有的红

  大浪扑到四层甲板上 

  吐尽污秽

与我肝胆相照

         2013.4.6

 

 

 

      旧电影

 

过万州大桥前面是环城路

我终于做出一个决定

掏出中午的饭钱买下这张窄窄的纸条

电影已经开映

我被手电筒引领

穿过放映机的光

屏幕上的我又被冲洗一遍

在前排中间的位置坐下

这里应该是个人物

由于不屑黑白或更黑白?

银幕边角有撒尿声

安全门被拉开  阳光瞬间进来

照亮的人面如死色

有一个被带走  想必他憋得不能不反动

观赏继续  声音已被消解  没有了抗议或争辩

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了下来 

成千上万地积落在心中的土地上

炒黄豆的枪声已停息  林中

不该倒下的倒下了

天空掀开一角  旋转的松更加高大

解剖的肠胃已被公开

里面只有让敌人躬身敬畏的

祖国一块树皮  一点棉絮

我四周一片唏嘘和叹息

结束时我们黑黑白白地涌出大门

下午四点阳光强烈  我几乎睁不开眼睛

突然听到一声惊堂木拍响

原来这里曾是旧县衙打板子的地方

白的更白

黑的更黑

一时我不知该往哪里去

       2016.4.29

 

      大雨中借一回荆州

 

雨停了  不久又刮起风

江面漫起的大雾散了

大雾借的  近在咫尺的

荆江大堤还给了大堤

但谁是这一片河山的主人?

连我自己都是借的

离船登岸  冒着滂沱大雨 

手持一雨伞独自在古城墙上走——

城门洞开  大意也不会失去

我的伞  荆州  我也暂借一回 

借那个旧的  赚一位

貌美如花的夫人

明天我会带回

万州

2014.4.11

 

挂 着

 

晃动的草珠门帘挂在看不见的门框上

挂着皱纹  凝望的目光 

想说什么的嘴始终没张开

 

一张脸挂着一张脸的复制

天空挂着日月 

升起的辉煌

盈亏都美

 

山崖挂着瀑布  源头

水一点一滴地汇聚

跌倒又爬起来

一条河站起来歌唱

 

那些年月日夜都挂着贫穷

饿  谁往我碗里多拨一口

现在幸福  千万里隔墙有耳

谁挂着遥远我的巢

风吹草动的争吵

 

指针停了  飞机不飞

墙上挂着那一刻

扯不断的分针秒的团聚和分离

这是世界母亲节 

我翻身坐起

脸上挂着泪水 

明明看见你走来

却无法问候  音讯阻隔

我们生死地

挂着

 

 发表在《文学港》的诗歌

      故乡的距离(组诗)

 

                 孔明灯

  

今夜  纸包住了火

今夜  灯有另外的含义

不为照亮书房  街巷 

装点林立的楼厦和广场

烛光的心跳带着纸的躯体飞翔

灯升起  一秒一秒线团带出的心

飞过楼顶  林梢

夜空里  一枚烧红的钉子钉进去

老杏树  矮土墙

河岸倒下的杨柳又站立起来

夜里一片落叶落地 

一条大河停止了流淌

2013.2.28—2014.1

 

                     

 

沿着石板路  我走进

一把锈锁 

最下面一块土坯还压在土墙下面

从窄窄陡梯侧身上去

木楼板吱嘎吱嘎响  惊醒

讲台  戒尺里的冷

三里外  雕花牌坊

举人的娘子 

又要起来摸黑做饭

三更在此  烛泪流尽在此 文化的根

在此  舅舅的肺病在此

教我们的美丽幺姨

傍晚总要到竹林里散步

石阶绿 

出彩  在此

牛粪 老鼠四处奔跑 

囤积的谷种

春天到哪片田里发芽?        

        2004.10.8

       

      归乡的路

 

二弟回盘锦了 

现在只有影子跟着我 

走在这条沙粒熟知的小路上

影子晃动  不时亲近路旁似曾相识的

狗尾草三色堇和艾蒿

 

河被改造  河水在水泥的逼迫下

一根肠子地流  没有风  即使有

也不会掀起浪花

 

河被改造 

不再转弯  河水在水泥的逼迫下

一根肠子地流  没有风  即使有

也不会掀起浪花

燕子在空中飞

它们已几年没在我家梁上筑巢了 

我家大门上写的两个大大白色

随时要拆的“拆”字

八月或九月无家可归

突然  火车在身后铁桥上隆隆地驶过

大地震动  我与路都

敏感地缩回了自已的影子 

          2011.7.6

               拆迁的房屋

 

往昔这些规规矩矩的房子  壁垒分明

各自守着自己的

温馨和隐密

现在一个“拆”字

背插令牌

它们是要处决的一群死刑犯

 

没了屋顶

我的心一再被大锤敲打

痛心疾首跺脚擂胸的土墙

月光中想上吊无挂的门框

打碎的三彩马  旧拖鞋  相框

 

在夕阳的余辉中

它们又突然回光返照

生动地拼凑  复活

那些不曾离开的灵魂  又聚在一起

聊天  下棋  站立起来

举杯相碰溢出酒香

不分彼此

忘记一片狼藉

 

           在城口东安乡听农民唱情歌

 

下午四五点钟

太阳  遮蔽在叠翠的群峰后面

霞光站满我身后

火红的山坡

 

地道的农民

穿解放鞋戴旧草帽  提着一面锣

我的心随他超高八度

 

与苍凉的歌声留在那一夜

一夜露水滋润多少秧苗

一夜亢河的浪波翻腾多少回

一夜  穿上

你赶做有点忧伤的鞋

黎明踏上归乡的路

走到川陕边

山岭为何还要一步一回头?

 

           故乡的距离

 

多少次在熟睡妻子身傍醒来

回味梦中见到母亲  在菜园里劳作直起身微笑

多少次返回故乡  傍晚坐在窗前的矮凳上  闭目

一下子回到了三峡

船鸣三声  缆绳一抛

晃动一下靠了岸

磨破多少双鞋  来回

驱动越来越旧的躯体

京师有多少名胜古迹

有时我一整天躲在候车厅打电话接短信

心的天平总向离开的那头

倾斜  故乡与家

在纤绳的两头

在礁石上磨出沟槽

不知痛

      2014.2.4晨3.50

 

                   满溢阳光的山谷

  

    梯田的油菜花层层堆垒黄金

  将我和背后的一树树桃花推到崖边忘我的高度

  鹰在天空盘旋从高处着眼

  蜜蜂在花蕊中进出在细微处入手

装饰家园  青山忘记年代

品味 阳光特制的佳酿

  一条高速路从谷底穿过

  往来的车辆偶尔闪光

  二舅背一大捆柴草与

  一步一步哗啦哗啦响的  

  阳光从机耕道上走进家门

  傍晚  归乡的人与一些老人邂逅

  谈医保  养老金  即将修建的高铁……

  歇凤山  风水坝

  白天满溢的阳光

  又洒进一些人的梦中

           2013.2.26于董家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