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铭久之叶
铭久之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751
  • 关注人气:2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另一种生活

(2016-02-21 11:14:07)
标签:

双桂堂

西南祖庭

破山

大块

分类: 最新诗歌


另一种生活

     另一种生活

 

     

 

阳光是静的

落到纷纭里就不静了

水是静的

奔流在乱石峡谷就不静了

空气是静的夜晚是静的

有梦就不静了

袅袅升起的香烟是静的

有了多余的念头就不静了

一张白纸是静的

写了字词就不静了

我是静的

一出生就哭后来是笑

接着有更多的哭更多的笑

让阳光回到静的暖意

让水回到源头  湖泊映照蓝天

让夜晚回到瞑目只见一朵莲花

让白纸回到白纸

不写什么你也明白

 

听 雨

 

一粒格格不入的雨

率先  从黑暗的高处跳落

 

夜半两点  又有

几滴雨在我头顶的屋瓦上轻叩

窸窸窣窣下来  寻找我不知道的东西

接着又有  但还有些犹豫

知客僧“身锐”已经睡下  他听见

千千万万滴雨在千万片屋瓦上叩打

与我听到的有什么不同  没有西院客房僧房

东院的客房僧房  桂花树

大雄宝殿  讲经堂  罗汉堂……

几十年求证的

苦与乐的蛛丝马迹

被打湿?

 

我写下的这些字词  同时也被叩打

再也分不清是字词的你我  还是僧俗淋湿的你我

坐着还是躺下  寺内寺外

浇灭又生的迷茫大地 

明明灭灭地死

闪闪烁烁地生

              20084

                  

 

 

檐 滴

 

大雨转个弯 

在藏经阁那边停了 

一滴晶亮的雨像个句号

带着大雨的心跳  闪电的眼神

沿大殿瓦垅从一檐滴落二檐  三檐

带着刹那脱离一切束缚的喜悦

划过大清光绪18年“圆觉光明”匾

我伸出手  啪的一声

这滴雨落入我的掌心

碎裂  融入早晨的血液

与另一场雨

重逢

            

 

耙田的农民

 

从土路下来  转身

“来,从这边下

站着!”它就站在那里

 

他脱下左脚鞋袜挽起裤腿

又脱右脚鞋袜挽起裤腿

然后点燃一支烟 

抖动牛绳   

左转  右转

 

倒映红墙和树影的田水被搅动了

雨后  看不见的流水四处哗哗地响

我站在一棵树下

听三声钟漫过头顶

不久   那片田像翻阅千百遍烂熟的经卷

从头到脚被搔了一遍

显得很舒服……

 

 

诵经声很低  更低  天就渐渐黑地

一起诵颂了

高翘的殿角触到一颗

星的心跳

 

当钟鼓  响板 木鱼和脚步

止息  从大殿下来这个川大毕业生

到网上再次  对“我”

通过键盘叩问

 

美女怎么笑  不就是千篇一律的斋饭

木鱼怎么叩也合不拢嘴  

月光从屋瓦上下来

踩倒一片虫鸣  那个叫“破山”的和尚

破了一座山后人又为他建了一座塔 

夜半  谁在塔前添油叩首

一再重复地

舍弃又拾起自己?

 

            

赏 月

 

七八个高翘的檐角支起耳朵

觉察了明亮

 

“念念金刚经

我就不再怕黑了……”

屏住气息  光从殿脊后爬上来  观望

楼板一颤抖她又缩回去 

更轻地提起自己  赤脚

下来  想剃度

削落长发?

 

透过叶隙  瓦缝

似乎已看穿了

一切  选择一个角落

放下一颗心 

二两相思三钱寂寞

 

但天井不是井  石上绿苔

似乎没有什么双影可以映照

 

 

 

阳光照进罗汉堂

 

男左女右

一、二、三、四、五、六、七……

从过去数到现在

你怎么没戴眼镜?

 

就听到无数的“我”在问

“从泥土到泥土

披挂一些油彩  你如何隐藏了自己?”

 

是什么卡住了静寂的喉咙

突然   阳光从花格窗照进来

我颤动了一下 

有些松动

复原

拾起砖地上的影子……

     注:按照实际年龄加一,从左或右,数到的那个罗汉就是你的前生。

 

 

一些晾晒的蒲团套

 

稻草  棉絮 

一些实质性组成的东西被抽掉了

一些名实不符

花花绿绿的布懒洋洋地躺在石栏上

但你也不能叫它们别的

 

附近  银杏树正落下不断下落的黄叶

我所熟悉一个叫大块不久前圆寂了

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他不为什么地微笑  

在我面前的阳光里

洗了又洗……

 

 大块和一些别的什么字词

在石碑经卷和其他

一些能够晾晒的地方晾晒着

但你也不能叫他们别的

     注:双桂堂方丈名

 

              

静霞庵

 

出双桂堂过金带溪100  除了13株苍翠老柏树

那座青瓦小院与农舍没什么两样

89岁的静霞  已听不清别人说什么

32年        每天叩木鱼就是不让自己的心发芽

 

背依门框为卫生院削竹签 

竹的碎屑与时光无声地撒落  堆积

除了门楣“静处无人无我观自在”

除了屋檐下摆着蒲团  上面

倦卧一只老猫

 

昨夜下了雨

檐滴声声敲着大地  除了

她自言自语“凭个早晨又想打瞌睡……”

除了  我与风

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

这座小院与农舍没什么两样

 

 

                    

雨中桂树

 

轰隆隆咔嚓一声

天空中某处梁柱断了可弥勒佛还在笑

 

接着是静  静的诵经声追问不明白的诵经声

我与这株桂树就更加出神地绿

树顶  高出殿宇的叶子在风中摇

不明白为何如此安排地摇

近旁  檐水抽打的叶子使劲地抖

 

我不冷 

占地半亩更多的叶子  为何要抖

比三百多年日日夜夜更多的叶子

房间或抽屉  花格窗里

收藏多少雷声与雨声

我站在回廊

觉察

那些抖动的叶子

抖下内心的明亮

 

 

整旧如旧

 

这昔日大殿的

柱石  雕花门窗  檩梁

拆解下来  一 一摆放到阳光下

这昔日的庄严  信仰与追求 

整旧如旧

还是旧的好?

 

将我拆解

还原成那个单纯一心一意痴迷地追求

将一生的碎片在一张纸上拼凑

一撇一捺还原成一个人

而美不用

只要那两只眼睛  眼神

无法锯割  拆解  油漆

在岁月深处望着

 

红在红里坐禅

雪往白里下落

一切还是旧的好?

 

 

 

溪涧流水一再念着自己的经文

我相信这道围墙不是目的

门槛也不是  月升必有故事 

池塘里的鱼泼刺一响

树上鸟巢被惊醒

 

没有鸟  所有的飞翔在崖下滴落

“一碗水” 泛起又抹去的波纹里

恬睡

 

心有缝隙

吹进了风

风的袍袖  风的背影  风的转身与回眸 

 “风”绕着蒲团转三圈 

我站在原地

你始终在里面微笑

 

 

             

这个下午

 

一只鸟儿在高处鸣叫

还有一只鸟儿在更高处鸣叫

树叶在闪光  从庭院幽深处 

传出一两句古琴……

 

风与阳光都没有辩论

我们都尽量亮出自己的身份

 

米兰的香气里有三、两只小蜜蜂进出……

看书  喝茶  你向我们讲述了你的

文革  打打杀杀

仿佛已经很远……

 

四、五点钟

亭子里  光影露出脚趾 

我与一位老友起身  跺了跺脚 

走回禅房

               20094

 

 

 

烧高香的女郎

 

她捧着的红烛比她高

比她的高跟鞋 

迷你裙 

高纵的乳  白的颈

背上奔流的发……

 

比四月

比面朝大海的一行诗高

 

她现在将这支香烛插在香炉中

闭目祈祷  青烟袅袅飘过大殿高翹的檐角……

她许的什么愿?

我的心还有不该动的

时间和地点

动了

               20105

              

 

 

 

寺院围墙多年粉刷站立的红

门槛  廊檐檩柱  花格窗

镂空的红

木鱼敲打不知痛的红

红烛高香燃烧的红

在佛祖座前地毯

额头触地  我红了一下又的了

好像明白又没明白

我当年为什么要那么红?

我在这里已住了半月  

想红得不掺任何添加剂

白得透亮

血在血里沉思

红在红里坐禅


另一种生活

另一种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