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铭久之叶
铭久之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693
  • 关注人气:2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桔子红了

(2009-11-11 11:43:17)
标签:

诗歌语言

桔子

锦瑟

《登幽州台歌》

杂谈

分类: 诗集《叙述中的抵达》

应《作家视野》刘主任的要求,我将一篇谈诗理论短文与这首诗,邮去,顺便发在博客里。

 

      桔子红了

 

出门  仿佛打了个盹儿

在回来的路上与人闲聊

转身

桔子红了  照亮

山乡每个记忆的角落

 

细想  桔子

怎么会一下子就红了

是谁呼喊一声  从里到外

那些层层包裹的籽粒是何等慎密呵

是风一遍遍荡摇抚慰

阳光持久耐心有穿透力的劝说

感动  一颗颗心

一张张脸

桔子红了

 

捂也捂不住

更无法收藏遮掩

奔跑的溪水运不动这红

忽聚忽散的烟岚抹不掉这红

支撑的枝权已沉重地弯腰

落日沉没  像天空  一生

旗帜覆盖山岭

 

唢呐鸣咽  桔子

不分东南西北漫山遍野颂歌般地红了

 

       《谈诗语言的减负与减压》

 

    最近我在一些帖子上,说到诗语言的放松和随意。现在我谈谈自己的一些想法。

    诗歌是语言艺术,诗歌语言应有音乐感,绘画感,穿透感,分寸感,还应有亲切感。但诗歌语言过去背负着隐喻、象征、崇高、理想、言志、生命意识、终极关怀、灵魂追述、社会责任;还负担上下五千年、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任。因此一些诗人物极必反地提出了非非主义、口语写作、垃圾派、下半身、物主义……我常常在报刊上看到这些派和主义也确有一些触动我的诗作,看着好我就多读几遍,如白开水就丢入垃圾箱。每首诗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道理,但谁会听你说你当时怎么考虑的?诗只提供的是那些字面的语言。读者是从字词中根据自己的经历和体验,去感受种种让其感动的情感和美。从我的骨子里的还是喜欢那些严肃认真从生命和灵魂里流出的东西,喜欢那些大气有一定厚重感的东西,对历史、社会、生命、万物有思考的东西。

    又应说到诗歌语言了。我当过一年多的农民,深知那些稻秧苗,长大了必需拔出来重新栽插,如密密地种在那里就不会抽穗长出沉甸甸的稻谷;西红柿、棉花、西瓜,果树,必得修尖打杈剪枝,否则就不能“坐”果成熟。这些与诗歌的语言是不是有相通的道理?比如绘画,即使再浓的泼墨山水,黑黝黝万丈悬崖下,必有明亮的一段栈道,挑夫躬背向上;或一片桃花盛开的小小山村入驻;要不,就是云中有一古老寺院或亭阁。即使是油画,也不能完全任凭油彩堆垒,伦勃朗的《戴金盔的人》有金盔熠耀眼闪亮,而那阴影里冷色调的脸就更加沉郁。

    全黑无黑;全白无白;有近才有远;有轻才有重。把那些很重的题目很大的词随意地说出,才叫功力;很深刻的哲理用很少的语言道出才叫深刻,比如顾城的《黑眼睛》;韩瀚的《重量》。

    林木稀疏才通透,花香随风而溢。诗语言要学会减法,让叙说慢下来。太像诗的语言,反而让人生厌;太严肃认真让人紧张。反而是随意叙说,适当插入民歌俗语,让人感到亲切。对家里人说话,你不会打官腔做报告。像是自言自语,对朋友聊天,与读者保持零距离。不是诗人与人民的关系,不是站在神坛上布道,是大海的一滴水与海的关系。不要装成大师,大师是人们心中默认的大师。世界实在是一时说不清的世界,比如那巍峨雪山,沉浮海中的冰山,它什么也不用说地在那里沉默让人敬畏;那含情脉脉的眼波是多么让人心旆摇动;佛祖拈花微笑是心与心的传递,是对生命万物本质的认识与顿悟。诗语言就最精辟四两拨千斤的语言,让大千世界让亿万心灵震动的语言。

    我追求观念上的更新,努力挣脱语言对自己的束缚,化蛹蜕变为蝶。唐代诗歌,外国一些大师都在学习,我们又怎么能不去学习。李贺《雁门太守行》:“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就是那浓重的泼墨山水画卷!李商隐的《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他们是那时先锋的先锋。李白《朝辞白帝城》《赠汪伦》是从生命喷涌脱口而出,读了让人击节;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像是一幅透明的水彩画。口语诗歌不是始于今天,唐初诗歌沿袭六朝余习,风格绮靡纤弱,陈子昂挺身而出,他的《登幽州台歌》,是多么质朴深刻地表达生命与人生、内容深刻宏大感动千千万万人千秋万代的口语诗: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如此简单的一首诗歌,却在浩如烟海的诗歌中千百年流传下来,而且还将流传千古。

    让诗语言到生活里散步,放松放慢节奏,不再痉挛或紧张。

    诗歌语言像电压一样应减伏,减到一百一或二百二或更低,不会让人惊恐惧怕躲得远远的,用来打开开关照明,取暖,转动机器,像缠绕在行道树或歌舞厅里的霓虹灯闪烁进我们的梦中和灵魂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