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倾听你的声音
倾听你的声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9,258
  • 关注人气: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好,费曼!在天堂里你还在闹吗? 读书一刻

(2007-08-07 08:18:59)
标签:

艺术赏析

费曼

天才

小飞侠

分类: 连载《老年心理》;周阅读计划
 
  周阅读计划
  星期二
                             费曼带来的美丽.....
                                 (之一)
                            
你好,费曼!在天堂里你还在闹吗? <wbr>读书一刻
 
                  天才中的小飞侠
             ---你好,费曼!
          在天堂里你还在闹吗?


       牟中原

  费曼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教授,任教约40年。
30年代在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随即被征召加入制造原
子弹的曼哈顿计划。费曼生性好奇,在严密的保安系统监
控之下,他以破解安全锁自娱。取得机密资料以后,留下
字条告诫政府小心安全。
  费曼被戴森(《全方位的无限》及《宇宙波澜》的作
者)评为本世纪最聪明的科学家,他的一生多采多姿,从
也没闲着。他在理论物理上有巨大的贡献,以量子电动力
学上的开拓性理论获诺贝尔物理奖,在物理界有传奇性的
声誉。
  但他的轶事也传颂一时。他爱坐在上空酒吧内做科学
研究,当那酒吧被控妨碍风化而遭到取缔时,他上法庭辩
护。他的桑巴鼓造诣很高,巴西嘉年华会需要领队贵宾,
本来预定的大明星珍娜露露布丽姬妲缺席,临时由费曼先
生取代,他引以为豪。他一向特立独行,以不负责任闻名。
领了诺贝尔奖之后,同事维斯可夫(Weisskopf,欧洲高能
物理中心主任)和他打赌10元,在10年之内费曼先生会坐
上某一领导位置。费曼在1976年拿到10元。事实上,费曼
几乎从不参与加州理工学院系内如经费、升等、设备等任
何行政工作。别人可能认为他自私。但对他,这是他保卫
自己创造自由的方式。 他甚至连续5年努力辞去美国国家
科学院院士的荣誉位置,因为选举其他院士的责任颇困扰
他。晚年,他却应美国政府之邀,参与调查“挑战者号航
天飞机爆炸事件”,在全国电视上,当场做实验证明爆炸
起因出在橡皮环上。
  多年来,费曼经常和同事的儿子拉夫·雷顿一起玩鼓。
玩鼓时,费曼就聊他的故事。后来雷顿开始录音,他叫费
曼“Chief”,一再鼓励他说下去。经他整理后成为这本妙
书。费曼不认为这是一本自传,但他亲自参与,连书名也
是他坚持的。书中的对话方式,完全保留了他的风格、他
的自我形象。
  有关费曼的书,有好几本,都颇为精采可观,然而,
在这些书中,《别闹了,费曼先生》仍最能传达费曼的性
格。他最有趣的智慧游戏多半出现在本书里。物理学家拉
比曾说,“物理学家是人类中的小飞侠,他们从不长大,
永保赤子之心”。理查德·费曼永不停止的创造力、好奇
心是天才中的小飞侠。
  本书就是费曼一生各种奇异的故事,绝没有任何说教,
也没什么深奥难懂的物理学,有的是费曼各种笑闹轶事后
面,透露出天才的一些天机。

 

 

之二:

 

第一部 小顽童的成长

好险,又过关了!

    念麻省理工学院时,我只对科学有兴趣,其他科目都
不在行。但是,学校有个规矩:你得修几门人文课程,好
沾染一点“文化”气息。于是,我拿着选修科目表从第一
行开始看起。没想到“天文学”被归作人文科目!那一年,
我就藉着“天文学”逃过一劫。到了第二年,我又拿着选
修科目表继续往下读,看看除了天文学之外还列了些什么
玩意。终于,跳过了法国文学之类的科目后,我发现了哲
学。这是我所能找到跟科学最接近的东西了。
    在谈哲学课的事之前,让我先谈谈英文课。教授规定
我们要按某些题目来写文章。例如我们奉命评论米尔(John
Stuart Mill)讨论自由的文章。 但是我没有像米尔般讨
论政治上的自由,我写的是一般社交场合中的自由问题,
像为了表示礼貌而假装或说谎;还讨论这种永无止境的伪
装把戏,会不会带来“社会道德的败坏”?这是个有趣的
问题,但并不是原来的写作方向。
    另一次,我们要评论的是赫胥黎(Huxley)的《一枝
粉笔》(On a Piece of Chalk)。 在文章里,他谈到了
手中握着的一枝普通的粉笔,原是动物骨头残骸,地球内
部的力量把它往上推,成为白灰崖的一部分。后来被人采
来做粉笔,在黑板上写东西、传达观念。
    我没有依照老师指定的文章,而另外写了一篇模仿之
作,题目是《一颗灰尘》,讨论灰尘如何造成夕阳的五彩
缤纷以及促成雨水凝聚等等。我总是耍赖,永远在逃避。
    但当我们要就歌德的《浮士德》写作文时,我简直没
辙了!《浮士德》是本长篇大论的巨著,要模仿它或变其
他花样都很难。我简直发狂了,在兄弟会宿舍内走来走去,
不停地说:“我写不出来,我不要写了,我就是不写了!”
兄弟会的哥儿们说:“好吧,费曼,你不要写。但是教授
会认为你是因为不想写才没做功课。你还是应该写一篇字
数差不多的文章,附张字条说你实在看不懂《浮士德》,
你对这本书就是没感觉,没办法写出来。”
    我照着做了,我长篇大论地写《论理性的限制》。我
确实曾经想过“以科学技巧来解决问题”可能会有的种种
限制,像道德价值就不可能靠科学方法来评定等等。
    这时候,又有另一位兄弟提出建议。他说:“费曼,
这样是不行的,你不能交一篇和浮士德毫不相干的文章。
你应该想办法把你写的文章和浮士德扯上关系。”
    “这太荒谬了吧!”我说。但其他兄弟会的朋友都认
为这个主意很好。
    “好吧!好吧!”我心不甘情不愿地说,“我会试试
看。”
    于是,我在写好的文章后面又写了半页,说浮士德代
表精神,魔鬼则代表理性;歌德在作品中要展现的是理性
的限制。我加油添醋,东拼西凑,把文章交出去。
      教授把我们一个个叫去,个别讨论我们的文章。轮
到我时,我作了最坏的打算。教授说:“文章开头写得不
错,但关于浮士德的内容有点太简略了,否则这会是很不
错的文章,你得B+。”我又过关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