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倾听你的声音
倾听你的声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9,258
  • 关注人气: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理治疗基础》连载结束;《读书一刻》开始了……

(2006-06-12 10:58:40)
分类: 连载《老年心理》;周阅读计划
  《心理治疗基础》连载结束了,在重温的快乐和学习的幸福中又聆听了许又新教授的智慧的教诲,在依依不舍中,我们对这本书和这本书带来的一切说再见;从今天起,连载的新内容为每天《读书一刻》,与各位大师相遇、交流,谢谢朋友们的继续关注……
 
每周阅读计划:让我们一起来读书;读书一刻唤起美好感受。
 
星期一:
 

          最完整的人格

                      ——哀念 朱自清先生〔中〕李广田

     佩弦先生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七天了。在这七天之内,时时听到有人在谈论佩弦先生,也看到不少纪念佩弦先生的文字。至于我自己呢,却一直在沉默中,漫说要我自己提笔说话,即使有人向我问起佩弦先生的事,我也几乎无话可说。我在沉默中充满了伤痛。假如说话可以解除伤痛,我是应当说话的,然而我的话竟不知从何说起!

   在别人的谈话中,以及在别人的文字中,大都提到佩弦先生是一个最完整的人。我觉得这话很对,但可惜说得太笼统。我愿意抑制自己的感情,试论佩弦先生的为人。

   第一,佩弦先生是一个有至情的人。佩弦先生对人处事,无时无地不见出他那坦白而诚挚的天性,对一般人如是,对朋友如是,对晚辈,对青年人,尤其如此。凡是和朱先生相识,发生过较深关系的,没有不为他的至情所感的。你越同他交情深,你就越感到他的毫无保留的诚挚与坦白。你总感觉到他在处处为你打算,有很多事,仿佛你自己还没有想到,他却早已在替你安排好了。他是这样的:既像一个良师,又像一个知友,既像一个父亲,又像一个兄长。他对于任何人都毫无虚伪,他也不对任何人在表面上表示热情,然而他是充满了热情的,他的热情就包含在他的温厚与谦恭里面。

   正由于他这样的至情,才产生了他的至文。假如他不是至情人,他就写不出《毁灭》那样的长诗。假如他不是至情人,他更写不出像《背影》那样的散文。《背影》一书,出版于民国十七年,二十年来,一直是一般青年人所最爱读的作品。其中《背影》一篇,论行数不满五十行,论字数不过千五百言,它之所以能够历久传诵而有感人至深的力量者,当然并不是凭借了什么宏伟的结构和华赡的文字,而只是凭了它的老实,凭了其中所表达的真情。这种表面上看起来简单朴素,而实际上却能发生极大的感动力的文章,最可以作为朱先生的代表作品,因为这样的作品,也正好代表了作者之为人。由于这篇短文被选为中学国文教材,在中学生心目中,“朱自清”三个字已经和《背影》成为不可分的一体。当朱先生逝世之后的第三天,我得到天津的来信,那写信人是一个中学的国文老师,他说:“其初,传言说朱先生去世了,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在最近离平之前还看见朱先生,而且还听了先生很多勉励的话;及至跑到外边,看见一群小学生,在争着抢着地看一张当天的报纸,其中有一个并且惊叹着对我说:‘老师,作《背影》的朱自清先生死了!’我这才相信消息是真的,而且,看了小孩子们那种仓皇悲戚的神情,自己竟无言地落下泪来。”《背影》一文的影响于此可见,而且,我们也可以想像:有上千上万的幼稚心灵都将为这个《背影》的作者而暗自哀伤的吧!在另一本散文集《你我》中,有《给亡妇》一文,那文字与《背影》自然迥异,然而它作为朱先生的至情表现则与《背影》相同。据一位教过女子中学的朋友说,她每次给学生讲这篇文字,讲到最后,总听到学生中间一片欷嘘声,有多少女孩子且已暗暗把眼睛揉搓得通红了。现在,我们翻开《你我》这本书,重读《给亡妇》的末一句。看到他低低地呼唤那亡妇的名字,写道:

    “我们想告诉你,五个孩子都好,我们一定尽心教养他们,让他们对得起死了的母亲你!谦,好好儿放心安睡罢,你。”

我们的心立时就软弱了下来,立时就感到黯然,这文字中几个“你”字的安排,最足以表现了作者的情感,而我们也就很自然地想到朱先生身后的陈夫人和三个幼小的弟妹,以朱先生之至情,我们若千遍万遍地祝祷他“好好儿放心安睡罢”,不知道他可能紧紧地闭上眼睛吗?

    第二,佩弦先生是一个最爱真理的人。其实,有至情,爱真理,原是一件事情的两面,因为,没有有至情而不爱真理的,也没有爱真理而无至情的,这情形,在鲁迅先生,在闻一多先生,都是同样的。凡是认识朱先生的,同朱先生同过事的,都承认朱先生是最“认真”的人,他大事认真,小事也认真,自己的私事认真,别人或公众的事他更认真。他有客必见,有信必回,他开会上课绝不迟到早退。凡是公家的东西,他绝不许别人乱用,即便是一张信笺,一个信封。学校里在他大门前存了几车沙土,大概是为修墙或铺路用的,他的小女儿要取一点儿去玩玩,他说不许,因为那是公家的。闻一多先生遗著的编辑,自始至终,他交代得清清楚楚。他主持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一切事情都井井有条,凡比较重要的事项都要征询同人的意见,或用开会方式尽情讨论,如无开会机会,他一定个别访问,把不同的意见搜集起来,然后作为定案,即便不必讨论的事情,拟办的或已办的,他大都告诉一声。这一切表现在日常生活中的认真精神,也正是他的热爱真理的一方面。没有一个爱真理的人而不是在处理日常事情上十分认真的,在朱先生,由于他的至情,由于他一贯的认真精神,他就自然地接近真理,拥抱真理。从抗战末期,以至最近,朱先生在思想上的变化是非常显著的,虽然由于体弱多病,系他自己所说的,他不能像年轻人那样迅速地进步,他说愿意给他较多的时间,他可以慢慢地赶上去,然而事实上他比青年人的道路走得更其踏实,因为他的变化既非一步跨过,也非趔趄不前,走三步退二步,而是虚心自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去的,他并没有参加什么暴风雨一样的行动,然而他对于这类行动总是全力支持的,最少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力量的,除了担心青年人有所牺牲外,他可以说并无什么顾虑。他也没有什么激昂慷慨的言论,然而就在他那些老老实实的讲演与文字中,真理已一再地放了光,而且将一直发光下去。

 

节选自《最完整的人格——朱自清先生哀念集》,

北京出版社1988年版

 

 

附:

 

   朱自清(18981948)散文家,诗人,学者。字佩弦,江苏扬州人。1916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19年开始发表新诗。大学毕业以后曾任浙江省立一师等多所学校的国文教员。1925年在清华大学中文系任教,曾任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西南联大中文系主任。所作抒情散文艺术成就很高,写景委婉细致,意境清新幽雅,语言简朴亲切。其中《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背影》《荷塘月色》均著称于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