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消灭蜈蚣,消灭所有的爬虫!

(2008-08-01 03:22:54)
标签:

爱在中国行

我的情感梦想

文化

分类: 偶的练笔涂鸦

 

麻烦别人。而她,也只能那样一个人孤独地坐着,陪着她的只有那静默流动的点滴。   医院的病者,来了一拨,走了,又来了一拨,又走了。只有她,不幸地,因为一直黑色的爬虫,而连续静默了七个钟头。如厕的时候,自己举着点滴瓶,忍着回血的痛。忍着七个钟头的饥饿。   美眉是青梅竹马的小妹妹,一路走了,走过懵懂的孩童,走过多梦的花季,走过烟雨朦胧的雨季,走过芬芳四季的大学,工作了,买房了,装修了。很多事情,都是她独自操办,是她一直照顾我,而不是我呵护她。正如这次,我在八百里之外的上海,我在强颜欢笑,面对我的工作,我集中十二分的精力投入,甚至会忘记她。正如我们的装修,我总是一个礼拜,抑或是半个月才去看一次,进展如何,效果如何,而其中的万千辛苦,我是无法得知。更无法得知,柔弱的她,是如何独力操办下来的。   我们一起走过了度过很多个暖春,走过了很多的炎夏,迎来了很多的金秋,送走了很多的寒冬。我甚至有过些许的背叛和貌似的出轨。然而我们始终相爱如初。   我们计划在520举行婚

  我不理解蜈蚣怎么还没有绝种!

  上午,美眉去实验室,看到实验室被几个学徒弄得脏兮兮的,于是就打扫起卫生来。岂料,竟然被蜈蚣要到腰部了!该死的蜈蚣!比手指还长的黑蜈蚣!

  被咬了之后,美眉的腰立马肿了起来。工作人员立马打电话给公司医院,公司医院没能力医治去毒。美眉只好请假转车,从开发区折腾回市区,在市二院挂号就医。医生用氨酸消毒后,就是不停地打点滴,葡萄糖,盐水,去毒药水,还有一些不知道什么功能的。从上午十点,一直吊到下午五点。

礼,相约相爱一生,因为512的汶川大地震,我们取消了。我们准备88奥运开幕日结婚,我被外派上海,连回去领结婚证都无法如愿。也许,可以等到收获的金秋,我们去领证,去经营爱的巢。   爱的一生,只为有一个稳固的,美观的,而且又舒适的巢。   人生是那样的脆弱。物种也一样。许多的物种都无声息的灭绝了。而更多的正在濒危。而这可恶的黑色多脚爬虫,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要消灭多脚爬虫,黑色的,有毒的,比手指还长的。我要它粉身碎骨,断子绝孙,物种灭绝。   为了,我的巢。

  早晨她给我电话时候,我正在赶车上班没听到。等我看到回复时,她已经在往市区赶。吊点滴花了六七个钟头。中间,她一度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医生说,如果去毒药水过敏的话,那就有危险了。麻烦了。

  还好,她迷糊之后又醒过来了。后来又迷糊地睡着了。我每隔一个小时打一次她的电话。每次她都在微弱着。微弱得让我疼痛。而点滴瓶里的水,一直还有,还有。

  他们公司的同事不断地打电话来询问,她婉拒了他们的探望。美眉总是那么独立,那么不希望麻烦别人。而她,也只能那样一个人孤独地坐着,陪着她的只有那静默流动的点滴。

麻烦别人。而她,也只能那样一个人孤独地坐着,陪着她的只有那静默流动的点滴。   医院的病者,来了一拨,走了,又来了一拨,又走了。只有她,不幸地,因为一直黑色的爬虫,而连续静默了七个钟头。如厕的时候,自己举着点滴瓶,忍着回血的痛。忍着七个钟头的饥饿。   美眉是青梅竹马的小妹妹,一路走了,走过懵懂的孩童,走过多梦的花季,走过烟雨朦胧的雨季,走过芬芳四季的大学,工作了,买房了,装修了。很多事情,都是她独自操办,是她一直照顾我,而不是我呵护她。正如这次,我在八百里之外的上海,我在强颜欢笑,面对我的工作,我集中十二分的精力投入,甚至会忘记她。正如我们的装修,我总是一个礼拜,抑或是半个月才去看一次,进展如何,效果如何,而其中的万千辛苦,我是无法得知。更无法得知,柔弱的她,是如何独力操办下来的。   我们一起走过了度过很多个暖春,走过了很多的炎夏,迎来了很多的金秋,送走了很多的寒冬。我甚至有过些许的背叛和貌似的出轨。然而我们始终相爱如初。   我们计划在520举行婚

  医院的病者,来了一拨,走了,又来了一拨,又走了。只有她,不幸地,因为一直黑色的爬虫,而连续静默了七个钟头。如厕的时候,自己举着点滴瓶,忍着回血的痛。忍着七个钟头的饥饿。

  美眉是青梅竹马的小妹妹,一路走了,走过懵懂的孩童,走过多梦的花季,走过烟雨朦胧的雨季,走过芬芳四季的大学,工作了,买房了,装修了。很多事情,都是她独自操办,是她一直照顾我,而不是我呵护她。正如这次,我在八百里之外的上海,我在强颜欢笑,面对我的工作,我集中十二分的精力投入,甚至会忘记她。正如我们的装修,我总是一个礼拜,抑或是半个月才去看一次,进展如何,效果如何,而其中的万千辛苦,我是无法得知。更无法得知,柔弱的她,是如何独力操办下来的。

  我们一起走过了度过很多个暖春,走过了很多的炎夏,迎来了很多的金秋,送走了很多的寒冬。我甚至有过些许的背叛和貌似的出轨。然而我们始终相爱如初。

  我们计划在520举行婚礼,相约相爱一生,因为512的汶川大地震,我们取消了。我们准备88奥运开幕日结婚,我被外派上海,连回去领结婚证都无法如愿。也许,可以等到收获的金秋,我们去领证,去经营爱的巢。

  爱的一生,只为有一个稳固的,美观的,而且又舒适的巢。

  人生是那样的脆弱。物种也一样。许多的物种都无声息的灭绝了。而更多的正在濒危。而这可恶的黑色多脚爬虫,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要消灭多脚爬虫,黑色的,有毒的,比手指还长的。我要它粉身碎骨,断子绝孙,物种灭绝。

  为了,我的巢。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d1a40a0100b331.html) - 消灭蜈蚣,消灭所有的爬虫!_老邢_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