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探索者
探索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934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2019-01-05 16:30:39)
标签:

收藏

                                                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作者:何红建(教授,清华大学近代物理研究所和高能物理研究中心)
       2012年7月4日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于瑞士日内瓦湖畔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那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正在运行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的两个实验合作组ATLAS和CMS发现了一个质量为125—126吉电子伏(GeV)的疑似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或称“上帝粒子”(God particl)的新粒子,接着在7月底两个实验组分别向《物理学快报》提交了正式论文。
      7月4日的发布会之前,我正在CERN访问,这个夏季7月的日内瓦异常炎热,而室内并未安装空调,7月4日之前的那个周五的午饭前,我看见合作组的实验家挤满了可容纳上百人的会议厅,正在紧张地进行内部报告和讨论。作为理论物理同行,我已经感受到了那里的热烈气氛。几天之后,在7月4日发布会现场,83岁的英国理论物理学家希格斯(Peter W. Higgs)禁不住老泪纵横,在经历了45年漫长等待之后,他激动地感叹道:“这真是我生命中最不可思议的奇迹。”英国物理学会主席奈特(Peter Knight)说:“LHC的这一成就堪与人类发现DNA和登陆月球媲美。过去40年间粒子物理学家们一直在苦苦寻找希格斯粒子,这个新粒子很可能就是人们期盼已久的“上帝粒子”。CERN主任霍伊尔(Rolf-Dieter Heuer)说:“作为一个外行人,我会说:我们经找到它了;但作为内行,我不得不问我们发现的究竟是什么?……今天是历史性的里程碑。”但还仅仅是个开始。
      的确,LHC还需要继续积累数据,更精确地测量和鉴定这个新粒子的自旋是否为零,宇称为偶还是奇,它与弱规范玻色子和费米子的耦合常数是否完全符合传统希格斯机制和标准模型的预言。然而,粒子物理学家远远不会满足于仅仅发现这样一个希格斯粒子,他们梦寐以求的目标是揭示这个粒子与标准模型希格斯粒子的差别,探明是否希格斯粒子不止一个,以及与之相应的刻画自然界质量起源的新物理定律!
      与粒子物理学家们的激动不同,行外的人们会好奇地询问:这个上帝粒子为何如此重要?它真的能够解释自然界一切基本粒子质量的起源吗?值得指出:标准模型给出的目前宇宙中的可见物质只占宇宙总密度的4.6%,而宇宙中23%的成分是神秘的暗物质,这足足是可见物质的5倍,其余约72%的宇宙密度由同样神秘的暗能量充当,宇宙中暗物质与暗能量的本质是什么?上帝粒子与如此巨大的暗物质和暗能量有本质联系吗?上帝粒子究竟在宇宙中扮演什么样的终极角色?看来物理学家距离读懂“上帝的思想”还有相当漫长……
                      从培根到爱因斯坦:质量的本质是什么
       什么是质量?质量是如何起源的?这个如此基本而又古老的问题至今尚无最终答案。
       培根(Francis Bacon)在1620年出版的《新工具》一书中,把质量定义为物体所含物质的多少,并提出作用力依赖于质量,从而把质量与作用力联系起来。牛顿(Isaac Newton)在《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中引入了惯性质量的概念,定义为物体惯性大小的量度,按照牛顿第二定律 F=ma或m=F/a,即对不同物体施以同样的力,可从它们获得加速度的大小来确定质量大小,这种测定物体质量的方法就是根据惯性大小来量度的,因此测得的质量称为“惯性质量”。质量的另一属性是量度物体引力作用的大小,具有这一属性的质量称为“引力质量”。牛顿研究万有引力定律发现,任何两物体之间都有引力作用,其方向沿两物体(质点)连线,大小与两物体质量m1m2乘积成正比,与两者距离r的平方成反比: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其中GN为万有引力常数,质量m1m2反映引力作用的大小,称为“引力质量”。惯性质量和引力质量均与“物质的多少”这一关于质量的基本内涵相一致。牛顿首先从自由落体实验和单摆实验中论证了今天所说的引力质量与惯性质量的等价性。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以其对自然界独特的洞察,从这个等价性出发推广了相对性原理,于1916年创立了广义相对论,成为现代物理学与宇宙学的基础。在此理论中,惯性质量与引力质量的严格等价性表明引力在本质上是一种惯性力。它在今天看来虽然并非完美无瑕,但仍然堪称人类科学史上一个无与伦比的杰作。
       在牛顿经典力学中,不存在零质量的粒子,因为零质量在经典意义上意味着“物质的量”为零,即什么也没有。然而爱因斯坦在1905年创立的狭义相对论是又一个划时代的杰作,它预言了以光速传播的粒子静止质量为零,并揭示了质量与能量的本质联系,反映在爱因斯坦震撼世界的著名方程式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或 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中,后者可以作为对粒子等效质量(常称动质量)的定义。换言之,应该用粒子包含的能量来刻画“物质的量”。对于静止质量为零的粒子,如光子,其速度永远以光速运动,因而能量总是非零,包含非零的“物质的量":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狭义相对论表明能量E可以普遍地刻画粒子所含物质的量(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但它与粒子在具体过程中的运动速度相关,因而不是普适常量。真正表征一个基本粒子内禀特性的是其静止质量,它是普适的,与粒子参与的具体运动过程无关。粒子静止质量的平方等于其4维动量(fourmomentum)的平方,它是一个基本的洛伦兹群不变量,与参考系选取或粒子的运动状态无关,因此本文下面只讨论静止质量。
       那么,为什么自然界中有些粒子(如光子)的静止质量恰好严格为零?而另一些粒子(如电子)却具有非零静止质量?这些非零静止质量是如何起源的?这是牛顿力学与爱因斯坦相对论均无法回答的难题。
                                    质量起源与对称性破缺
       狭义相对论从本质上说是一种关于自然界时空对称性的理论。其数学结构是洛伦兹对称群,它既基本又简单,描述的就是人人生活于其中的1+3维时空中的转动不变性。而其中联系时间坐标和空间坐标的转换常数是与参照系选择无关的普适常量,它是洛伦兹群最基本的不变量,恰好等于描述电磁相互作用的麦克斯韦方程中的光速。爱因斯坦当初为了协调相对性原理与麦克斯韦方程而创立了狭义相对论,然而狭义相对论却普遍适用于自然界中除引力以外的一切基本相互作用力,包括电磁作用力、弱作用力和强作用力。
      描述自然界电、弱、强这三种基本力的理论称为基本粒子物理学的“标准模型”,它自1950年代发源以来取得了惊人的成功。物理学家为标准模型所做的奠基性工作已先后获得17次诺贝尔物理学奖。这个理论包含两大基本对称性:时空对称性(即洛伦兹对称性)和内部对称性(即规范对称性)。洛伦兹对称性是时空中的一种整体对称性,它不对应于任何相互作用力。而规范对称性是时空中的一种局域对称性,每一种规范对称都对应于一种相互作用力。表征标准模型强、弱、电三种基本相互作用力的规范对称群是SU(3)x SU(2) x U(1),简称“321”对称性。看来上帝构造宇宙时非常喜欢简单与优美,而且非常节俭,他用三个最小自然数来刻画自然界中三种基本作用力:(1, 2, 3)分别对应于电磁力、弱力和强力;传递这三种力的粒子是自旋为1的规范玻色子,分别称为光子(γ)、中间玻色子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和胶子(g)。所有参与相互作用的物质粒子是自旋1/2的费米子,包括三代夸克 [(u,d)、(c,s)、(t,b)]、轻子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其中夸克带分数电荷(+2/3,-1/3),轻子带电荷-1,中微子为电中性。这说明夸克和轻子参与电磁规范作用,中微子不发光,只参与弱规范作用。此外,夸克和轻子均参与弱规范作用,只有夸克参与强规范作用。
       人们熟悉的电磁力由麦克斯韦方程描述,数学家与理论物理学家外尔(Hermann Weyl)于1929年认识到它具有阿贝尔U(1)局域规范对称性。20多年后理论家们成功地把它发展为量子电动力学(QED,1965年获诺贝尔奖)。1960—1970年代理论家们逐渐认识到强力和弱力都是非阿贝
                                                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尔规范作用的不同表现形式。描述强力的是基于SU(3)的规范理论,称为量子色动力学(QCD,2004年获诺贝尔奖);弱作用与电磁作用由规范群SU(2)x U(1)统一描述,称为电弱统一理论(1979年获诺贝尔奖)。引力也被确认为属于定域规范理论,不过是一种最复杂的规范理论,其完整的量子化迄今尚未成功。每一种规范对称性都要求相应的规范玻色子的质量严格为零,除非它发生了破缺。光子质量为零,是因为麦克斯韦方程严格遵从电磁规范对称性。传递强力的胶子和传递  引力的引力子质量均为零,也是由于其相应的规范对称性所保证。
      标准模型规范对称群SU(3)x SU(2)x U(1)完全而优美地决定了所有自旋1/2物质粒子通过三类规范粒子所进行的相互作用。这些物质场均有非零质量,理论物理大师泡利(Walfgang Pauli)在1930年提出中微子时假设其质量为零。经过实验家近 70 年的奋斗,终于通过中微子振荡实验证明了中微子具有微小非零质量,在 0.1 电子伏量级,大约是电子质量的五百万分之一。然而,由于规范对称性的限制,所有物质粒子均无法获得质量。这是因为自旋1/2费米子具有手征性(左手和右手),对应于自旋投影的两个分量+1/2和-1/2;左手费米子处于弱作用SU(2)二重态,右手费米子为SU(2)单态,因此无法形成满足弱规范对称性的质量。
       无独有偶,弱作用力是短程力,因而其弱规范玻色子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具有非零质量(1983 年获诺贝尔奖),大约为(80GeV,92GeV),这意味着弱规范群必须被破缺。然而在此规范理论中人为放入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质量项和费米子质量项会在计算量子修正时遭遇不自洽性,使理论变得不可重整化。这与电磁作用和强作用完全不同,那里规范粒子(光子和胶子)严格为零质量,费米子的左右手分量参加相同的规范作用因而允许具有非零质量。那么,如何才能使得弱规范玻色子和所有费米子获得质量从而与实验测量一致呢?
                          质量起源:上帝粒子与神秘的真空
       解决弱规范玻色子和所有费米子质量疑难的线索来自对称性自发破缺(spontaneous
symmetry breaking)的概念,它源于1957年提出的BCS(Bardeen-CooperSchrieffer)超导理论(1972年获诺贝尔奖)。理论家南部阳一郎(Yoichiro Nambu)从对超导性和BCS理论的研究中认识到了对称性自发破缺的关键概念,并率先把它应用到相对论量子场论,通过建立动力学模型(或称南部—约纳—拉西尼奥模型)表述了对称性自发破缺(2008年获诺贝尔奖),实现费米子配对的真空凝聚,预言了零质量的南部-戈德斯通(Nambu—Goldstone)粒子,这是连续整体对
                                               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称性自发破缺的直接后果,常称为戈德斯通定理。1961年南部与其博士后约纳–拉西尼奥(G. Jona-Lasinio)把这个机制应用于强作用的低能有效理论,分析核子(整体)手征对称性的破缺,导出了产生核子质量的能隙方程,并成功解释了介子作为赝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为什么其质量比核子更轻。
       南部发表于1960年的另一篇文章中研究了超导中的电磁规范不变性问题,然而他没有注意到规范对称性的自发破缺袁即著名的迈斯纳效(Meissner effect)实质上是超导体内光子因电磁规范对称性自发破缺获得了质量,致使外磁场进入超导体时发生指数衰减。应该说,当时南部是距离发现“希格斯机制”和“希格斯玻色子”最近的理论家,他只差一小步,非常遗憾他错过了这一宝贵机会,否则这两个学名应该为“南部机制”和“南部玻色子”。
       在相对论量子场论中,导致连续整体对称性自发破缺最简单的实现是考虑可重整化的标量场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的势能函数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这里假设它的二次质量项与四次自作用项反号,就必然导致势函数在基态(能量最低态)偏离原点,位于非零真空期望值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沿着简并真空基态的激发产生所谓的零质量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而沿着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场的径向激发就产生质量不为零的希格斯玻色子。注意到标量势函数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具有某种连续整体对称性,而系统的真空基态因标量场凝聚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导致了对称性自发破缺。值得强调的是,希格斯场产生的凝聚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遍布整个宇宙真空。在真空中传播的粒子(如弱规范玻色子、夸克和轻子)只要与希格斯场有恰当的耦合,就可以因“粘滞”效应变慢速度并获得非零质量。
       在1964年左右,三个研究组独立地研究了这个标量场耦合到规范场的后果,结果他们吃惊地发现:零质量的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转换为规范场的纵向极化分量,从而使规范场获得了非零质量。这是一个简单而美妙的机制,一箭双雕:既消除了严格零质量的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又同时使规范粒子获得了质量,变成短程作用力。这就是著名的希格斯机制。温伯格(Steven Weinberg)在他1967年的经典论文中首次将希格斯机制引入电弱相互作用,产生弱规范玻色子质量,奠定了电弱统一理论。注释的文献中有六位理论家,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个机制以英国理论家希格斯的名字命名。
      他们的文章并没有研究费米子质量的产生。标准模型中费米子质量是通过与希格斯场的汤川相互作用(Yukawa interaction)而产生的,这在1967年温伯格的论文中首次给出。正是因为标准模型的希格斯粒子同时给出弱规范玻色子和所有费米子(夸克、轻子和中微子)的质量,才成为名符其实的“上帝粒子”。因此预言“上帝粒子”的主要功劳属于温伯格。然而,汤川相互作用也是标准模型中最不令人满意的地方之一,其任意性太大,每一种费米子都有独立的汤川耦合常数,它作为自由参数,只能通过输入费米子质量的实验值来确定。1973年小林诚(Makoto Kobayashi)和益川敏英(Toshihide Masukawa)表述了标准模型三代费米子质量矩阵对角化诱导的带电弱规范流包含的3x3混合矩阵,揭示其中存在唯一可观测CP相位,成为标准模型的一个关键点,获得实验证实(2008 年获诺贝尔奖)。
      需要强调的是,标准模型希格斯场的非零真空凝聚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由弱作用中著名的费米常数GF唯一确定: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这恰好是弱规范玻色子质量的尺度,即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GeV量级。费米常数GF是标准模型中唯一具有质量量纲的参数,在标准模型中希格斯场的一个基本特征是保证高能散射S矩阵元的幺正性(对应于量子概率守恒),由此幺正性可进一步导出希格斯粒子质量的上限为

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太电子伏)。这个上限刻画电弱对称性破缺机制中新物理应该出现的尺度。这也是为什么LHC的对撞机能量要设计在TeV能量尺度的原因。因为必须确保发现或排除希格斯粒子,并探索电弱对称性破缺机制的新物理。
       我的研究组2012年春研究了标准模型电弱规范群的一个最小推广SU(2)x SU(2) x U(1)(称为221模型),包含两个SU(2)规范子群。除了给出125GeV质量的轻希格斯玻色子之外,还预言了超标准模型的新规范粒子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和第二个较重的电中性希格斯粒子,给出其质量上限为1.5TeV。我们发现新规范粒子与希格斯粒子的“共同参与机制”,它保证理论的幺正性。
在电弱理论中引入希格斯机制的另外一个关键点在于使其量子化后的理论成为可重整化,即在微扰圈图展开的每一阶,都可以系统地消除圈图的紫外发散,而无需引入树图拉格朗日量(Lagrangian)以外的新抵消项。电弱统一理论量子化与重整化由理论家特霍夫特(Gerard’t Hooft)和费尔特曼(Martinus J. G. Veltman)在1971要1972年间首先完成(1999年获诺贝尔奖),标准模型由此成为粒子物理学的正统理论,并成功经受了大量实验数据的精确检验。
       标准模型自旋为1的弱规范玻色子获得质量的一个本质特征就是,除了通常的两个横向极化物理自由度外,其纵向极化分量成为一个新的可观测物理自由度。规范对称性自发破缺机制(希格斯机制)可以利用S 散射矩阵元通过一个斯拉夫诺夫-泰勒(SlavnovTaylor)恒等式进行定量表述。理论的规范不变性要求弱规范粒子的非物理标量分量与被该规范粒子“吃掉”的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发生“囚禁”,从而对物理S矩阵元不产生任何可观测效应,这恰恰是对希格斯机制的定量刻画。在高能极限下可以证明,弱规范玻色子纵分量的散射振幅与相应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散射振幅等价,这一重要性质称为“等价定理(equivalencetheorem)。这也为在LHC上通过测量弱规范玻色子纵分量的散射探测电弱自发破缺机制中南部—戈德斯通和希格斯粒子的相互作用机理提供提供了定量的理论基础。
       另一个问题是关于标准模型中费米子(夸克、轻子和中微子)的质量产生,这是通过希格斯粒子与费米子的汤川相互作用实现的,而不是通过规范作用力。至今尚无可信的基本原理迫使希格斯粒子与费米子耦合,因此费米子完全可能通过其他新物理机制获得质量,但这个新物理机制的标度是多大?我与合作者通过包含费米子的2→n散射(n表示末态出射粒子数)过程进行普遍分析,导出了所有费米子质量产生标度的新上限为3—170TeV,均在TeV能区。这为设计下一代强子对撞机以探索所有费米子质量的产生机制提供了可靠的理论基础,比关于费米子质量产生标度的传统上限大大增强。对于电子质量产生的标度上限,我们的新结果比传统的结果增强了200万倍。
                  真空与对称性破缺:南部的遗憾与希格斯们的幸运
       解开弱规范玻色子和所有费米子质量起源的关键线索来自对称性自发破缺(spontaneous symmetry breaking)的重要概念。这个概念源于1950年的Ginzburg—Landau超导理论 (2003年诺贝尔 )和1957年的BCS(Bardeen—Cooper— Schrieffer)超导理论(1972年诺贝尔奖)。1961年,著名理论家南部阳一郎(YoichiroNambu)从对超导性和BCS理论的研究中发现了对称性自发破缺的关键概念,并首次在相对论性量子场论中给予定量表述,提出了动力学模型 (即Nambu—Jona—Lasinio模型)描述对称性自发破缺(2008年诺贝尔奖),实现了费米子配对的真空凝聚,预言了零质量的南部—戈德斯通(Nambu—Goldstone)粒子,这是连续整体对称性自发破缺的直接后果,通常称为戈德斯通定理。1961年,南部与约纳 -拉西尼奥 (G.Jona-Lasinio)把这个机制应用于强作用的低能有效理论,分析核子(整体)手征对称性的自发破缺,推导了产生核子质量的能隙方程,成功解释了π介子作为赝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比核子具有更轻的质量。
      早在49年前,三个研究组分别考察了标量场耦合到规范场的后果,他们的分析表明:零质量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转换为规范场的纵向极化分量,于是给规范场产生非零质量。这个巧妙的机制一箭双雕:不仅消除了严格零质量的南部—戈德斯通玻色子,而且使规范粒子获得质量,规范力因此变为短程力。这就是著名的“希格斯机制”。理论物理大师史蒂文•温伯格(StevenWeinberg)1967年率先将希格斯机制引入电弱相互作用,给出弱规范玻色子质量,完成了电弱统一理论。虽然文献包含6位理论家,但因一些偶然的历史因素,这个机制被冠以英国人彼得•希格斯的名字。
           质量起源与上帝粒子的革命
                            希格斯机制:规范场获得质量(左图)和希格斯粒子与规范场的耦合顶角(右图)
                                  上帝粒子的诞生与LHC的新突破
       恩格勒—布劳特和希格斯等人的文章既未研究电弱理论弱规范玻色子的质量产生,也未分析费米子质量的产生。标准模型中所有费米子的质量是通过与希格斯场的汤川相互作用(Yukawa interaction)产生的,这是温伯格1967年论文率先提出的。正是因为标准模型的希格斯粒子同时给出弱规范玻色子和所有费米子(夸克、轻子和中微子)的质量,才成为名符其实的“上帝粒子”。
       标准模型中费米子(夸克、轻子和中微子)的质量产生是通过希格斯粒子与费米子的汤川相互作用得以实现的。由于没有可信的基本原理迫使希格斯粒子与费米子耦合,费米子完全可能通过其他新物理机制获得质量,但是这个新物理发生的能量标度在哪里?与模型无关的普遍分析是研究包含费米子的散射过程[,我们导出所有费米子质量产生标度的新上限为3—170 TeV ,均在TeV能区。这比费米子质量产生标度的传统上限大大增强,对于电子质量产生的标度上限,我们的新结果比传统结果增强了200万倍。这为目前国际上设计新一代环形高能强子对撞机(50—100 TeV) 以有效地探索所有费米子质量起源提供了可靠的理论基础。
       标准模型的理论结构建造完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粒子物理学家们从那时起开始了近四十年的辛勤探索,做出了一系列重大发现,其中所有规范玻色子于1983年发现完毕,所有三代费米子于2000年发现完毕。最神秘的是自旋为零的被称为“上帝粒子”的标量希格斯玻色子,它最难探测。2011 年12 月13 日,LHC 的实验家们终于捕捉到了疑似希格斯粒子的蛛丝马迹,通过双光子衰变道发现125—126GeV区域的事例数比背景明显超出大约3个标准偏差。2012 年春夏之间,LHC 在8 TeV 对撞能量重新运行大约3 个月后,进一步数据分析结果于7 月4 日的发布会确认125—126 GeV区域发现了新粒子共振峰,超出背景大约5 个标准偏差。从纯统计学看,这意味着仅有千万分之六的概率来自背景的统计涨落。
                              展望上帝粒子与新物理定律的革命
       标准模型希格斯粒子参与了三大类基本相互作用:(1) 希格斯粒子的规范作用;(2) 希格斯粒子与费米子的汤川作用;(3) 希格斯粒子的自作用(h3和h4)。可以对希格斯粒子参与的这三类相互作用进行模型无关的分析和检验。目前LHC在7—8 TeV对撞能量上仅仅对希格斯粒子的第(1)类作用给予了初步检测;但是对于第(2),(3)类作用还无法给予有效探测。如何探测希格斯粒子的第(2),(3)类相互作用是下一代高能对撞机的主要任务。
       125GeV希格斯粒子在LHC上的发现成为一个历史转折点,人类由此进入了一个探索质量起源的新时代。那么我们将预期何种超标准模型的新物理呢?理论家们做过大量尝试,然而经得起推敲的理论却少见。列举以下几个新物理前沿方向,它们相当自然、简单和诱人,值得深入思考和研究。
(1)希格斯粒子与引力的相互作用。
(2)标度不变的新希格斯机制和暗物质。
(3)规范群结构的扩充。
(4)费米子代结构的扩充。
(5)宇称恢复,物质与暗物质的共同起源,LHC新希格斯粒子信号。
       展望未来,我们对LHC进一步发现新物理和揭示自然界新物理定律保持乐观。值得反思的是,标准模型的希格斯粒子通过汤川作用产生所有费米子质量是相当任意的,每一种费米子都有各自的汤川耦合常数,无法从基本原理确定,只能由输入费米子质量实验值反过来推出汤川耦合常数,这与普适的规范耦合常数完全不同。为什么电子的汤川耦合常数如此微小?因此,标准模型希格斯粒子作为“上帝粒子”提供所有基本粒子的质量起源是非常牵强的,还远不是最终答案。
      不仅如此,标准模型无法提供占宇宙中全部物质83%的暗物质,而已知标准模型粒子组成的可见物质仅占宇宙物质的17% 。而且,宇宙密度的72%由同样神秘的暗能量充当。暗物质粒子必须是某种非标准模型的未知新粒子。宇宙中暗物质与暗能量的本质是什么?作为质量起源的上帝粒子是否与如此巨大的暗物质和暗能量有本质联系?上帝粒子究竟在宇宙中扮演什么样的终极角色?相当可能,真正的“上帝粒子”不是标准模型假设的最简单的希格斯粒子。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