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强
李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85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革命家

(2010-07-24 04:15:57)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4点30分,推开窗户,我以为会有一只鸟飞过。

没有鸟,没有鸟的羽毛,没有飞过,什么也没有,一片暗无天日的黑,四周悄无声息,这是不祥之兆,我的心一下子揪紧,翻开枕头看了看。

枪还在,我放心了。

 白 

张三一直是个倒霉的人,他本来可以不死的。

我们从西尔维娅大街逃出来的时候,他被流弹打中了后脚跟,谁叫他是张三呢。他哼也没哼一声,跟电影里的硬汉一样,一个劲的叫我们快走,不用管他。这时候小虚的背影刚刚消失在巷子口,我翻过了第二道围墙,正想停下来,喘口气,听到张三的叫声,只好打起精神继续逃跑。

在玫瑰门酒店的天台,一个女人的尖叫让我停下脚步。

她嘴张得真大啊,我想。

“不要害怕,美丽的小姐,我不是犯罪分子,我只是跟你一样的平民,为自由四处漂泊,为正义放声呼喊,我本不想战斗,可内心的激情带我来到战场,你看我身上的鲜血,尽管看上去令人畏惧,可对于革命者来说,这只是意志的投影,和激情的副产品而已,你不认识我,这不要紧,你应该知道,我投身黑暗,从来不相信命运的指引,可我认为遇见你绝对不是偶然,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YoYo,你是游击队员吗?”她的眼神看上去又狡猾又愚蠢。

“是的,能带我去个安静的地方吗?这样呆着很危险。”

“我不怕危险。”她居然笑了,露出三颗牙齿,“跟我来吧。”

 黑 

5点22分,我被感冒和失眠折磨着,不能入睡。我站起来,又坐下。窗户还是开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一点风也没有,空气一直停在这个地方,就跟死了一样。我用光了一盒纸巾,感冒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

摸了摸手枪,我想,从这个窗户跳下去,会不会让我好过一点?我站在窗边,估计了一下高度,放弃了这个打算。作为一名合格的游击队员,我接受过跳楼的训练,训练的结果是躺了整整三个月。

“你没有跳楼的天分”教官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点上一根烟,一动也不动的坐着,就像迎接一场即将到来的战斗。我摸了摸手枪,头晕得很,我甚至搞不清楚,枪里还到底有没有子弹。我只是想,安静的坐着,直到烟烧到手指为止(直到烟烧到手指为止……)。

 白 

都死了,战友们一个一个倒下,就像秋天的稻子一样。我记得,我曾经写过这样一首诗,用到了这个比喻。我是说,当他们一个接一个倒下的时候,愤怒和悲伤已经不能支撑我的心灵,我悄悄的,写下一首诗,然后感觉到激情慢慢消散,并在眼泪中恍然大悟,他们将一个一个获得永恒。

在另一个悲伤的夜晚,我把YoYo的衣服撕得稀巴烂。

你这个婊子,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会告诉你,什么叫甜蜜的眼泪,和痛入骨髓的高潮,我们心里都清楚,在某一个黑暗的瞬间,这个世界就是狗屎。

那么革命呢?革命重要吗?

游击队的蓝皮书上写着:革命压倒一切,革命证明一切,革命摧毁一切。

没有革命,我们毫无意义。

那么,以革命的名义来进行这个故事。故事的关键在于,她叫我混蛋,她自己却是个婊子。实际上,我只是个内向的游击队员,她只是个爱幻想的花房姑娘而已,是那个该死的军政府把我们逼成了这样。没有体制就没有反抗,没有反抗就没有革命,没有革命就没有游击队,没有游击队就没有游击队员,没有游击队员就没有变成婊子的花房姑娘,那些战友都不会死,他们会跟往常一样,在烤土豆的香味里面,喝光一瓶又一瓶啤酒。

最后我还是没有开枪。

亲吻了YoYo之后,目送她走出玫瑰门酒店的大门,我走进随便一个房间,砸碎了所有可以砸碎的东西,然后转身离开。

 黑 

6点37分,天亮了,秘密搜捕应该已经结束。窗户早就被我关上。我站起来,感冒似乎稍微好了一点,头没那么重了,呼吸顺畅了不少。我拿起手枪,现在可以确定,里面至少有三颗子弹,我至少还能干掉两个人。是时候离开了。

“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砰砰”

“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飞行人杨黎
后一篇:老石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飞行人杨黎
    后一篇 >老石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