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湘
丁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086
  • 关注人气:3,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初的爱,最后的爱》电影剧本6

(2012-10-09 18:14:09)
标签:

电影剧本

最初的爱

最后的爱

文化

分类: 我的东西(作品连载)

 

1.     小会议室,日,外

n 陈文菲和张新明是最后两个出来的。他俩边走边聊。

陈文菲:张老师,你觉得我的结业作品是用彩色照片好还是黑白照片好?

张新明:这要看你追求什么样的意境,表现主体是什么,在怎样的环境下拍摄。不能说哪种好,哪种差,两种都可以拍出漂亮的照片。你练习的时候先以黑色照片为主,这样成本相对便宜。

陈文菲:我也是这么想,先黑白再彩色!

 

2.      操场,日,外

n 刘卫发现了陈文菲,看她朝这边走来,忙起来拿起扫帚开始扫。殷武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跟学。

n 陈文菲和张新明从他们跟前走过去,仍然说得热烈。

张新明:你现在不要急,先把摄影技巧学会学好。然后在生活中和实践中有意识地培养艺术眼光。

陈文菲:如果在拍的时候老师能够在身边指点就好了,我想进步会更快。

张新明: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想出去拍了,就叫上我。

陈文菲:(撒娇地)张老师,那您要说话算数!

n 他们从刘卫身旁经过,根本没注意到他。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似的。

n 刘卫忍不住了,叫住了陈文菲。

刘卫:菲姐!

陈文菲:哦,刘卫。

刘卫:你骗我!

n 张新明疑惑地看着他。

 

3.     宿舍前的单杆,日,外

n 一个男孩双脚勾在单杆上然后身子放下来,长时间这样反吊着。他就是刘卫。刘卫忧伤地像个蝙蝠。

n 从他的眼里看到的画面全是反着的。

n 突然,一双熟悉的脚进入他的视线。

n 他整个人颤抖了一下。

n 是陈文菲走下了楼梯。显然她一眼看到了那边的刘卫,可是她狠心地转个弯往另一边走去了。

n 刘卫的眼里是一个越走越远的美丽的背影。

刘卫:(自言自语)菲姐,对不起!菲姐,理我!

 

4.     王强家,日,内

n 刘卫和王强从外头搬卸了一个装了两三个猪头的篮子到案板上。王强一直嘴没停,在沮丧地讲着他新学校新班遇到的倒霉事。

王强:如果我知道那小偷是他哥哥,就是给我十双皮鞋我也不去管啊!

n 两人脱掉工作服到水池边洗手。

王强:刘卫啊,你赶紧转学吧!我现在是度日如年!

n 两人洗完手走出厨房。

刘卫:我走了!

王强:吃了饭再走啊!

刘卫:不了,我要早点回去,出来很久了。

n 王强从裤口袋里掏出两元钱塞进刘卫的手里。

王强:兄弟,谢谢!这是我妈要我给你的。

n 刘卫忙推辞。

刘卫:不要不要!

王强:拿着!我给我妈干活她都给钱的。不然不干的!

n 王强强塞钱到刘卫的口袋里。刘卫也就收下了。

刘卫:那多谢了!我正想买点东西。

王强:什么东西?

刘卫:胶卷。

 

5.     学校门口,日,外

n 陈文菲手捧相机和张新明边说边笑着走了出来。

n 刘卫随后也跟着出了校门。

n 陈文菲和张新明在街上走着。

 

6.     老街,日,外

n 陈文菲和张新明站在一个古老的小巷里观察着风景。

张新明:要记住,人不是照相机,不是冰冷的机器,人是有着一双发现的眼睛和一颗理解的心的神奇的动物。在拍摄一个景物之前,你首先要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拍这个景,它有什么打动了我?你首先要对这个景产生一种感情,产生一种关联,这样你才有可能让你的镜头变得温情脉脉。

n 陈文菲的脸上充满了崇拜之情。

n 刘卫在一个拐角远远地偷看着。

 

7.     江边,日,外

n 陈文菲和张新明在远处的江边指指点点着。

n 刘卫站在高高的江堤上偷看着。

n 远处的师生俩简直是重叠在了一起。

n 刘卫看得咬牙切齿,想要冲下去。

n 张新明在手把手地教陈文菲如何取景,马上松开了,让陈文菲自己体会。

 

8.     学校操坪,日,外

n 刘卫拦住陈文菲,将胶卷递给她。

陈文菲:我不要!

刘卫:我想请你帮我照。我外婆想要一张我的照片。

n 陈文菲狐疑的表情。

 

9.     十八拐山,日,外

n 两人在山腰找景。

陈文菲:累死了。江边的风景不是很好吗?

刘卫:我现在讨厌江边。

n 陈文菲无语。

n 陈文菲找一棵树要刘卫站过去。

陈文菲:你背靠着树,把一只手抬起来放在脑后。

n 刘卫摆好姿势。

陈文菲:怎么这么别扭?

刘卫:我也感觉怪怪的。

陈文菲:那你坐下。坐在这块石头上。

n 刘卫坐好在石头上。

陈文菲:你左手支着下巴,身子朝那边坐着,然后头转向我。

n 光线是从一边照射过来的,陈文菲的指导是对的。刘卫照做。

陈文菲:你不要笑。张老师说人在思考时的表情更有魅力。

n 刘卫没有笑。陈文菲稍微调整角度拍了两张。

陈文菲:不错。我再拍两张特写。你还是不要笑。

n 陈文菲走近了些。对准刘卫调整光圈和曝光时间。可是刘卫突然笑了。

陈文菲:你怎么笑了?

刘卫:我觉得人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你不觉得那个张老师是在故弄玄虚吗?

陈文菲:(生气)好吧,你笑吧!

n 陈文菲给刘卫照了两张笑得非常灿烂的照片。

n 但是她越来越生气,将相机放在石头上。

陈文菲:你自己拍吧,拍完了还给我!

n 说完,她一个人往山下走去。

 

10.  教室,日,内

n 刘卫在给一个同学拍照。

n 殷武走过来。

殷武:给我拍一张。

刘卫:5角钱一张。

殷武:做生意啊?

刘卫:对!

n 那边有两个女同学做好了拍照的准备了。

女同学:刘卫,过来给我们拍!

n 刘卫就往那边去了。

殷武:技术过硬吗?都没学过。

n 周洁走过来,把手一伸。

周洁:拍吗?要拍快点交钱!要不没有胶卷了。

殷武:嘿,这还配会计了!

 

11.  照相馆

n 刘卫站在柜台前,已经把胶卷交给了老板。

刘卫:明天有取吗?

老板:哪有这么快?六天以后。

刘卫:要等这么久?

 

12.  水井边,晚,外

n 陈文菲一个人在洗着衣服。她的表情很忧伤。

n 张新明提着一桶衣服走了过来。

张新明:陈文菲,还在这里洗啊?

陈文菲:张老师!

n 张新明从井里提了水上来,站在陈文菲的身边和她边洗边聊。

张新明:星期天的集体外出摄影活动你怎么没来参加?

陈文菲:回家了。

张新明:家里还好吧?

陈文菲:不好。

n 这时有另外的同学提着装满衣服的桶子走了过来。

同学:张老师,这么勤快啊?

 

13.  学校门口,晚,外

n 刘卫捧着相机走进学校校门。

 

14.  操坪,晚,外

n 刘卫走进操坪,看见了陈文菲。他正想喊,却发觉她有点鬼祟,便躲在了阴影处。

 

15.  山上,晚,外

n 陈文菲和张新明一前一后往山上走。

n 刘卫在后面悄悄地跟着。

n 陈文菲和张新明隔着点距离分坐在两块石头上。

张新明:说吧,家里出了什么事?

陈文菲:张老师,你说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妻子和女儿哪一个更重要?

张新明:都重要。如果一定要分个轻重,应该是妻子。一个家庭首先是夫妻关系,然后再是父子关系,包括夫妻俩跟他们的父母的关系和夫妻俩跟他们的子女的关系。

n 陈文菲的脸色黯淡下来。

张新明:怎么了?

陈文菲:我知道,我希望我爸和我后妈能够相处好,反正我以后是要离开家的。我自认为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可是我后妈总说我是在演戏。上周她生日,我回家了,一件小事我还了一下嘴,她就大发脾气,说我忘恩负义,相机是她掏钱买的,那时她讨好我,现在她完全变了,让我伤心的是我爸爸竟然打了我!你不知道,我爸以前对我有多好,我妈也是,她从来都没有跟我红过脸……

n 陈文菲轻声啜泣起来。张新明忙移过去。

张新明:哦,你爸真是糊涂了,再怎么样也不能够打你的!

n 张新明伸手去帮她擦拭眼泪。可脚没踩好,身子往陈文菲身上扑过去。

n 刘卫脖子上吊着相机冲了上去,抓住张新明的肩膀把他摔到了地上。

刘卫:臭流氓!我早就看出来你没安什么好心!菲姐,你赶快走!

张新明:是你!说话注意点!别乱说话!

n 陈文菲完全震惊了。

陈文菲:刘卫,你干什么?这里不管你的事,你赶紧给我走开!

n 这激怒了刘卫,把怨气发泄在张新明身上。

刘卫:你身为老师,单独和女同学在一起,而且是晚上,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不合适吗?

n 张新明也觉得的确是不妥,他准备离开。

张新明:好吧,我走!你们聊!

陈文菲:张老师,你别理他!

n 刘卫还不解气,又用力地推了他一把。

刘卫:你以后离她远一点!

n 张新明也被激怒,反推了刘卫一下。

张新明:你还来劲了?

刘卫:我就来劲了!

n 刘卫又一推,没想到,这一推太用劲,将张新明推下了山坡。

n 只听得一声惨叫传上来。

 

16.  学校操坪,日,外

n 张新明瘸着一条腿走着。

 

17.  走廊上,日,外

n 李俊站在陈文菲的旁边,大家一起靠着护栏看着楼下的张新明。

李俊:这下可好了,张老师和他老婆这下般配了,一个瘸左腿,一个瘸右腿,跳起交际舞来特别和谐。(装跛子跳起舞来)

n 同学哄笑。

n 陈文菲的脸很难看。

 

18.  厕所,日,内

n 陈文菲蹲在最里面的一个毛坑里,默默地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19.  宿舍楼前,日,外

n 陈文菲忧伤地独自走着。

n 突然,刘卫出现在她的眼前。

刘卫:菲姐,照片洗出来了。

n 刘卫递一个纸袋给陈文菲。

n 陈文菲用力将纸袋横扫在地。

n 照片洒了一地。

陈文菲:(有点歇斯底里)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看见你就心烦!

n 那张笑得灿烂的刘卫的脸的照片正在她的脚下。

n 刘卫还想解释。

陈文菲:还要我说得更明白一点吗?绝交!再也没有一点关系!

n 陈文菲一脚踏过那张照片头也不回去走进了宿舍楼。

n 一阵风刮起,让地上的照片低低地翻飞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