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湘
丁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086
  • 关注人气:3,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初的爱,最后的爱》电影剧本4

(2012-10-09 18:12:57)
标签:

电影剧本

最初的爱

最后的爱

文化

分类: 我的东西(作品连载)

 

1.     大巴上,日,内

n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小心行驶。

陈文菲:每次我坐车经过这里都很害怕。害怕车子翻下山去。

刘卫:(突然精神了)翻下去好啊,我和菲姐就是同年同月同日死了,然后我们俩就葬在一块。

陈文菲:说什么傻话。

刘卫:真的!我觉得这个想法特别好。菲姐,给我笔和纸。

陈文菲:干什么呀?

刘卫:快点!

n 刘卫突然变得像个男人,令陈文菲有点吃惊,不得不从书包拿出笔和纸来。刘卫接过后在纸上写起来。写完后递给陈文菲看。

陈文菲:(轻声读)如果我和陈文菲一起翻车死掉,请将我俩埋在一起。谢谢!

n 刘卫望着陈文菲笑。

刘卫:我已经签了名。你也签上。

陈文菲:好了,不要开玩笑了。

n 可是刘卫递笔给陈文菲,很固执的样子。陈文菲推脱了一下,后来还是笑着签了。

陈文菲:好,签了,满意了?

n 刘卫开心地接过纸条,折好小心放进自己的裤口袋,还用手按了按。

刘卫:好了,现在不怕了吧?有我陪着你!

n 刘卫抓住了陈文菲的手,也是十指紧扣,然后充满深情地望着陈文菲。陈文菲感到不安,两分钟后,她挣脱开来。

陈文菲:(严肃地)以后不准再这样!(又觉不妥)再这样只能是两分钟,而且不能是公共场合,知道了?

刘卫:菲姐,我错了,下次一定注意!

n 说完又觉得委屈,刘卫掉头看窗外。陈文菲见刘卫这样又觉得心疼,就用手拍了拍他的脸。

陈文菲:好了,没事了,小孩子不要生气。

n 刘卫用轻得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对着玻璃说话。

刘卫:我不是小孩子!

 

2.     山上,日,外

n 陈文菲在带头往上攀登。陈文菲的脸变得很严肃,一声不吭。

n 转过一个大弯,终于看到不远处的平地里好一些坟墓。

 

3.     坟前,日,外

n 两人双双跪在坟前。陈文菲双手合拢举在胸前,刘卫赶紧学样。

陈文菲:妈妈,我已经想好了,这一次一定不哭。(克制悲痛)我要让你高兴,让我自己也高兴。今天,我带来一个弟弟给你见面,他和我情投意合。妈妈,是不是你已经看到过他了?你一定也喜欢他吧?你在天上也要保佑他!

n 陈文菲向坟磕了三下头。刘卫赶紧跟着磕。

陈文菲:你也说几句。

刘卫:(想了想)阿姨,不知为什么在我的心里觉得您特别的亲切,我曾经都想过如果我的妈妈像您一样那该有多好!您在那边放心吧,我会保护菲姐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n 刘卫很庄严地又磕了三个头。

 

4.     陈文菲家,晚,内

n 陈文菲和刘卫坐在客厅里,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

陈文菲:我炒的菜好吃吧?

刘卫:好吃。

陈文菲:下回你来,我让爸爸准备一些好菜,红烧猪蹄喜欢吃吧,爆炒猪肚喜欢吃吧,醋溜土豆丝喜欢吃吧?

刘卫:菲姐,车子不会有问题吧?

陈文菲:放心!他们马上就会来。我爸说了今天的便车是辆小车,开得很快的,1个半小时就能到东坪。他们今晚要赶到益阳新厂的,错不了!

刘卫:厂子在这里蛮好的,为什么要迁走?

陈文菲:我也不知道,情势变了吧,这里太偏僻了。

n 看刘卫很伤心的样子,陈文菲忙安慰他。

陈文菲:我说了我会在这里读完高中的。就是在外面工作了,我也会经常回来的。我妈不是在这里吗?

刘卫:我们不吃晚饭就好了。

陈文菲:你怎么这么紧张?你不是把作业都做完了吗?你弄得我都很紧张了。

 

5.     刘卫家的客厅,晚,内

n 刘胜国吃完了饭,把自己的碗和刘艳的碗一起拿进了厨房。

n 他出来。只剩下秦孟君一人在吃了。

刘胜国:我到老张家去一趟。

n 他往院门走去。身后秦孟群叫住了他。

秦孟君:儿子还没有回来呢。

刘胜国:(继续走)我到老张那坐坐就回来。本来说好白天去的。

秦孟君:刘胜国,儿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就不担心?

刘胜国:担心有什么用?这么大的人了,你还怕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n 秦孟君冲过来,拦住了刘胜国。

秦孟君:刘胜国,你像话吗?你难得回来一次,你都在家里呆不住。你心里有这个家没有?有我没有?(声音有点哽咽)前几年,我两个班的语文,一个班的政治,批不完的作业,回到家已经精疲力尽,还要做家务,还要照顾孩子,还要侍候你爸。我没有精力管刘卫。我觉得我对不起他!现在我努力纠正他,你不好好配合,要不甩手掌柜,要不好好先生。你不觉得他现在问题很严重吗?各种迹象很可疑吗?你还有闲情逸致走家窜户?你知不知道,我需要你和我在一起!

刘胜国:我还不是为了能够早点调回来才去找老张,你以为我是去玩啊!

n 刘胜国还是走了。

秦孟君:(气极)好,走吧,你总是对的!

 

6.     刘卫的卧室,晚,内

n 秦孟君把床下的一个纸箱子拖出来。那个纸箱子放得很里面,颇费了她一点功夫。

n 她打开纸箱子,里面乱七八糟很多东西。她发现了一件白色蝙蝠衫,还有霹雳舞手套、头巾、唱碟、歌词本等等。她把这些东西一一捡出来扔在了地上。

n 她开始毁坏这些东西,撕的撕,踩的踩。

n 她抱着东西想要扔到窗外的江里去,但是最后一刻还是抱着扔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1. 刘卫家的客厅,晚,内

n 刘卫走了进来,看见妈妈在客厅的桌子上批改作业。

刘卫:妈!爸呢?

秦孟君:(平静地)窜门去了。

n 刘卫走到她面前。

刘卫:外婆身体还好,就是想你们,特别是爸爸很久没去她那儿了,她希望爸爸哪天有空去一趟。

n 秦孟君依然不动声色。

刘卫:给我钱吧,我去剪头发。

n 秦孟君呆了有两秒才反应过来,从裤口袋里掏出钱递给刘卫。

n 刘卫接过转身出门了。

 

  1. 刘卫家的客厅,晚,内

n 刘卫回家了,剪了头,看见妈妈仍然在客厅的桌子上批改作业。

刘卫:妈,我剪了头发!

秦孟君:(抬头看他)去洗澡吧,裤子弄得泥巴兮兮的。换洗衣服我已经拿到浴室了。

n 刘卫走进一楼的浴室。

 

  1. 浴室,晚,内

n 秦孟君在翻看刘卫的裤子,搜出了一张纸条。

n 浴室里传出流水的声音和刘卫欢快的口哨声。

 

  1. 客厅,晚,内

n 刘胜国回来了。秦孟君怒视着他。刘胜国坐下。

      刘胜国:卫伢子回来了吧?我听到了他在吹口哨。

      秦孟君:刘胜国,我要和你离婚!

      刘胜国:你发什么神经!

n 秦孟君将纸条传给他。刘胜国打开看了。

刘胜国:等他出来,我来处理。

秦孟君:你到我们卧室去看看!

刘胜国:看什么?

秦孟君:(怒)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1. 客厅,晚,内

n 刘卫一身干净地出来了。父母双双坐在客厅里。

刘卫:爸,回来了?外婆说很想你,要你哪天去看看她。

刘胜国:你今天到哪里去了?

刘卫:外婆家啊!

刘胜国:别撒谎了,我们去了外婆家没看见你。

n 刘卫正在紧急编谎话中,秦孟君开口了。

秦孟君:你想和谁埋在一起?

n 刘卫马上往浴室里奔。

秦孟君:在我这里!(她扬起那张纸条)

n 刘卫又跑回来奔至秦孟君跟前。

刘卫:妈,纸条给我!我们是开玩笑的。

秦孟君:(把纸条紧握在手心,把手放在身后)我是不会给你的!

刘胜国:这个陈文菲是谁?

刘卫:姐姐的同学。

刘胜国:我从你妈这里了解了一些情况,听说人长得漂亮,也很会说。

刘卫:她妈死了。

刘胜国:但是你妈没死!你爸也没死!(拍起了桌子。声音一下子严厉)你不思如何尽孝,却想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你想死?你说,你死了我们怎么办?你有良心没有?

n 刘卫也觉得自己唐突,低下头来。

刘胜国:在你的房间,我们还搜到了蝙蝠衫、磁带等等,你说说看,这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一共花了多少钱?这一段时间包括今天你都干了些什么荒唐事,你都给我一一交代清楚!

n 刘卫尚在震惊中思考如何回复,秦孟君发话了。

秦孟君:陈文菲是不是跟你一起回来的?现在正在上晚自习?

刘卫:是。

n 秦孟君抬脚就往外走。刘卫上前去拦妈妈。

刘卫:妈,你干嘛?有什么事问我好了!

秦孟君:你放心,我不会为难她,我给她下跪,我求她,行吗?

n 看妈妈拖扯不住,刘卫发怒了。

刘卫:只要你去,我马上离家出走!

秦孟君:(悲哀地叫)不要你走,我走!我都管不了你们,你们想回就回,不想回就不回,你们心里根本没有我,没有这个家,我还呆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n 刘胜国已经走上来抱住了老婆。

刘胜国:(对刘卫)你赶紧给你妈跪下!

 

12.  秦孟君的卧室,晚,内

n 刘卫跪在父母面前。两口子坐在床上。

秦孟君:我现在就把这张纸条撕掉。

n 她开始撕纸条。刘卫的表情放松了不少。

秦孟君:但是你刚才说的你一定要记住,中考之前绝对不可以去见她,而且必须把中考考好。如果你去见了她,如果学习还是不专心,那我就去找她,问她有什么好的办法!

刘卫:如果我再去找她,你可以找我麻烦,但是我学习不专心,跟她没有关系,你不要去麻烦她!

n 秦孟君一个巴掌打在刘卫的脸上。

秦孟君:你以为我真的是神经病啊!

n 刘卫的身子被打斜了,他摆正,然后愤怒地瞪着妈妈。

n 刘胜国忙劝解。

刘胜国:你妈的确是疯了!到了外婆家看见你不在,她就心神不宁到处张望,跟疯了一样。刘卫,你不要怪你妈妈好像在威胁你,在胡扰蛮缠,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如果能够让你现在马上变好,我想就是让她少活几年她都乐意。你就不要再让你妈妈操心了,你看,她的白头发这么多,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操心操的!

n 秦孟君被说得眼泪往下淌。当刘胜国手指着她的头发以加强效果时,她心烦地挥手将刘胜国的手打开,因为她觉得她的白头发之所以这么白也有一些是因为这个能说会道的丈夫。

n 刘卫也流下了眼泪。

刘卫:但是你们不能去找菲姐的麻烦。你们对我怎么样都可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