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汤惠民
汤惠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69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十二折巷

(2020-01-22 12:06:00)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小说//十二折巷

县城东门大街南面有一条曲曲折折、七拐八拐的巷子。巷子有两个出口在东门大街,一个出口在紫霞街,还有两个出口在龙津路。巷子一会向东折,一会向西折,一会又向南、向北折,简直就是个迷宫。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城里人把这条巷子叫作“十二折”巷。究竟有没有十二折呢?谁也没有数过,有可能还不止十二折。

东大街上第一个巷口处有家米店。米店老板姓唐,人称唐经理。东门居民大多到这家米店买米、买面和打油。唐经理一天到晚穿一件蓝色的粗布大褂。他的眉毛、睫毛和头发上始终有掸也掸不干净的粉白色米灰。进店那间并不宽敞的屋子中间摆放一个四方形的木漏斗。有人来买米,唐经理把铁皮挡板往上一抽,米就顺着木槽滑进买米人的布口袋子。唐经理再把放在小磅秤的米口袋称个份量,用细麻绳扎好袋口,然后在居民粮油供应证上记一笔,收钱走人。

打油比卖米省事多了。有人来打油,唐经理用力一按手压式抽油机手柄,油就从油嘴流进了油瓶或油桶。打一斤油从上到下按一次,打二斤按两次,打半斤则从标尺中间刻度上往下按到底。

十二折巷巷口很窄,窄得仅能容一辆板车通过。巷口两边的山墙,东面是米店,西面是几家公司的宿舍和六合蚕茧站外墙。紫霞街小学的学生放学时,拿着粉笔一边走,一边顺着墙上划。白色、黄色、红色的粉笔线,组成一条长长的彩虹,直划到巷子北面的尽头——东大街。西面山墙尽头有个半个足球场大小的水塘。这是一塘死水,是十二折巷和附近住户倒垃圾的地方。到了夏天,水塘四周苍蝇、蚊虫乱飞,臭气熏天。垃圾年年增多,水塘也逐年变小。

水塘南面有个孤零零的茅草房。草房坐西朝东,四面土墙,两个小窗子仅有脸盆大小。从外朝里望,屋内黑洞洞的。隐约看见,床是用砖头和木板搭成的,除了两张破床好像再也看不到什么家俱,房门整天敞开着。屋顶上的烟囱,一早一晚的冒着黑烟。这家人是从苏北逃荒来的。男的姓张,外人叫他张侉子。侉子有老婆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长得像爹,黑皮肤,长脸大眼睛;女儿像妈,圆脸、白皮肤,像一个水蜜桃似的好看。这家人就算女儿显得干干净净。

这家人好像整天不和人说话,附近居民见到这一家人也从不打招呼,大概是嫌他们污里八糟的。调皮的学生放学路过,隔着水塘,远远的齐声高喊:“洗脚的水泡锅巴,洗屁股水夹疙瘩,头上的虱子当芝麻。”

侉子是个收破烂的,城里人把收破烂的人也称为换荒的。不知道究竟为什么有这样的称呼。侉子挑着一副担子,早早出门,走街串巷,满城里收破烂。

“鹅毛——鸭毛,拿来卖!”侉子的声音很响,很豪迈,尾音拖得很长。

叫买声过后,侉子又单手吹起竖笛:“哆来咪,咪来哆”。

小朋友们一听到清脆的笛声,连忙放下手中的饭碗,或者丢掉手中铅笔,飞快地把家中鹅毛、鸭毛、鸡肫皮、猪骨头、牙膏锡等破烂卖给杨侉子。换来的钱就是小朋友们的零花钱了。

小朋友们卖破烂的零花钱,会送到哪里去呢?

张侉子的老婆在十二折巷口摆了两个小摊子。一个摊子卖茶。白开水一分钱两杯,茶水一分钱一杯。六个棱角的玻璃杯上面用方块玻璃盖着,用于防灰。从冶浦桥进城的农民渴得实在忍不住,才会花钱买一两杯;另一个摊子卖小女孩扎辫子的玻璃丝(空心塑料绳),和跳绳用的牛皮筋。侉子老婆卖玻璃丝和牛皮筋,很少用尺子量,小摊子的木质台面的边就是尺子。有小女孩来买,她两手一开一合,一尺一尺量得飞快。她还卖小把戏(小男孩)打钢丝枪的红火药。火药只有半颗饭粒大,一分钱四粒,一毛钱一版。没有生意时,她就捻线或纳鞋底。

十二折巷对面有家名叫“恒大”的南货商店,店的西边是一家大集体性质的车行,城里人都称为“东门车行”。车行有四、五个修车的师傅。修车价格明码标价,整个钢圈五毛,换根钢丝五分,补个内胎一毛,打气一分。大块头的金师傅是个慢性子,一板一眼,你急他不急。尽管车行墙上写有“谢绝敬烟”的红字,但顾客佩服他的好手艺,仍敬烟给他。他并不吸,只是夹在耳朵上,还是不急不忙地锉胎、抹胶。抹胶后的等待时间那是一分钟也不能少的。如果顾客催,他说:“要快,脱胶别怪我。”

车行换下来的废轴承、废钢丝可是小把戏的宝贝。趁着修车师傅不在意的时候,小把戏们悄悄地拿走了。大板车轴承中的钢珠可用来玩打弹子或踢球的游戏,自行车轴承中的小钢珠则可作为土枪的喷砂子弹。

小把戏把废钢丝用老虎钳弯成手枪形状,钢丝头中的小洞正好用来装火药。枪做好后,钢丝搭在钢丝头边缘,用手一扣,钢丝的自然弹力猛的撞在火药上,“呯”地就是一声响。

有了钢丝火药枪,小把戏们自然就要到张侉子老婆的小摊子买火药。小姑娘、小把戏卖破烂得到的钱,结果又回到了张侉子老婆手中。遇到刮风下雨,侉子老婆坐在米店的廊沿下,不摆茶摊,但火药、玻璃丝、牛皮筋的生意照做。

后来,不知是哪里传来的,小把戏们开始玩起了链条枪。制作链条枪要比钢丝枪复杂多了,其原理是利用牛皮筋做弹簧,一根铅丝做撞针,火柴做子弹。和钢丝枪相比,链条枪更经济实惠,二分钱一盒的火柴能打好几十枪。废旧链条也只有车行才有,自然车行成了小把戏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小把戏们不玩钢丝枪,火药卖不动,生意减了不少。尽管如此,侉子老婆的小摊子还是能赚到小朋友的钱。

张侉子夫妇就这样靠收破烂、摆摊子,供子女读书,养活一家五口。平淡无奇地过了几年后,杨侉子得了肺病,死了。            

侉子死后,侉子的大儿子,人称“小侉子”,初中只上了一年就不上了。也挑起了老侉子的担子,继续走街串巷收破烂。小侉子有文化,脑子也比老侉子活。收了一两年后,便专收鹅毛鸭毛,不收其它破烂。担子改成了三轮车,也不走街串巷,专门到食品公司、屠牛商店、大的饭店收毛子。小说//十二折巷


小侉子和老主顾关系处得非常好。他衣服口袋里装两种牌子的香烟,三毛九一包的“大前门”专门敬人,两毛六的“烽火”留着自己抽。

几年后,侉子家有钱了,草房变成了瓦房,一间变成了三间。每天上午小侉子忙着在房前屋后晒鹅毛鸭毛。收多了地方不够,就晒到对面生资公司门前的一大块空地上。下午小侉子把一只人造革包挂在龙头上,带一杆秤,骑着三轮车外出收毛子。

张侉子死后,侉子老婆仿佛一夜白了头。刚过四十,她就被人叫成“杨老太”或“侉老太”。张老太整天像丢了魂似的,经常算错账,找错钱。

十二折巷口斜对面的邱家园巷子里,有一个叫潘四的泥瓦匠。潘四很小就跟人学徒。因为家里穷,错过了娶老婆的年龄,四十好几了,还是个光棍汉。潘四有一手支锅的绝活,他支的锅不倒烟,还十分的省柴。他为侉子家重新支锅后,侉子家烟囱冒出的烟白得像天上的云。

潘四每天干完活,喜欢到恒大商店打三、四两酒,买一包椒盐花生米,坐到张老太摊子边上吃。边吃边安慰地说:“侉子走了,但日子还要过。你每天愁眉苦脸也不是个事。”

张老太说:“四哥,你说的是对。我现在只能把侉子慢慢忘记,慢慢丢。丢到哪里,是哪里!”

潘四一人赚钱一人花,一个人也用不完,就时常买些小东西送给张老太。自张老太认识潘四后,她的梳头油从来不用自己花钱买;搽脸的不再用歪歪油了,改用扁圆铁盒包装的“白雀羚”牌润肤霜,当然这也是潘四送她的。

东大街拓宽了,和后街连成一条直路,改名为“东方红”路。张老太从此不摆小摊了,在家帮大儿子晒鹅毛鸭毛。

张侉子家,大儿子能苦、能干,女儿懂事、会做家务,但张老太却最喜欢小儿子。老侉子死后,对老巴子儿子更是宠爱有加,整天老巴子、老巴子的喊得不离口,好吃的、好穿的都是先给老巴子。女儿读书成绩好,但张老太坚决不让她上初中。老巴子不喜欢读书,他喜欢捞鱼摸虾。他用帐纱做成捞虾子的四角兜子,兜子用两根竹片撑起来,里面拴一两片猪肝或撒些麸皮作饵料。夜里老巴子到食品公司旁边的小圆塘钓虾子,一大早拿到自由市场卖,一次也能赚个十块、八块。由于经常逃学,老巴子成绩差,留过两次级,但总算是结结巴巴地读完了初中。

老巴子初中毕业后,在外做了两年工。到了参军年龄,身体合格了,但因被人检举,说老侉子父亲历史不清,政审不合格。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当兵的名额被人顶替了。再到后来,老巴子一心想发大财,偷拿他妈张老太辛苦积攒的一笔钱,和人合伙做生意。结果,欠下一屁股债,被债主追要,东躲西藏,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光阴似箭,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十二折巷地段拆迁了。拆迁后,十二折巷和臭水塘,变成了十二折苑小区和东泰公寓小区。

2016年,这一年张老太88岁,和大儿子、大媳妇住在十二折苑。大儿子早已不收毛子了,在城东开了一家小百货批发部,成了小老板;女儿嫁给平山部队的一名解放军连长,后随夫转业到山东安了家。最让杨老太牵肠挂肚的就是她的小老巴子。

这一年冬天,张老太病倒了,到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毛病。她瘦得像具木乃伊,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了三、四天,气若游丝,但眼睛睁得圆圆的,就是不断气。儿子、媳妇问她有什么话要说,张老太伸出四个指头。

媳妇靠着她耳朵问:“是要见四姨娘吗?”老太太闭了闭眼。

“要见小舅舅、小舅母吗?”老太太还是闭了闭眼。

大儿子把老婆拉到旁边,自己凑到老妈耳根问:

“要见潘四叔吗?”

张老太太表情微微动了一下。

大儿子四处打听,费了许多周折,晚上把一个躬腰驼背,嘴里只剩一、两颗牙齿的干瘪老头领到她跟前。张老太太两眼紧盯着眼前这个老头,深陷的眼窝内有了泪珠。突然,头一歪,腿一伸,闭上眼睛,走了。临走时神情很安详,像是在笑!

写于2019121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老六合的夏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老六合的夏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