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侯永奎的《宝剑记 夜奔》

(2007-09-29 19:51:04)
标签:

昆曲

夜奔

侯永奎

侯永奎的《宝剑记 <wbr>夜奔》
 
 
 
 
(新水令) 
  按龙泉血泪洒征袍,恨天涯一身流落。 
  专心投水浒,回首望天朝。急走忙逃,顾不得忠和孝。 
(驻马听) 
  良夜迢迢,良夜迢迢,投宿休将他门户敲。 
  远瞻残月,暗度重关,奔走荒郊。 
  俺的身轻不惮路迢遥。心忙又恐怕人惊觉。 
  啊!吓得俺魄散魂销,魄散魂销。红尘中误了俺五陵年少。 
 
 
 
 
    有朋友推荐风潮《典藏中国音乐大系》中的《弦管传奇》,那张我没买,倒是买了这张《今夜来唱戏》,因为所选的曲目实在太诱人的。我所关注的主要是昆曲、川剧两种,京剧CD太多,不必仰仗这里。昆曲的历史录音就比较难觅了,川剧更是可遇不可求。
    可是碟子到手以后,却很有些失望。音效不如中唱上海出的戏剧CD效果好。最可惜的是选曲,选的都是好戏,可惜没选到什么好段子,《琴挑》一戏不选四支懒画眉,居然选了一段对白。《夜奔》侯永奎从点绛唇·数尽更筹唱到煞尾·一宵儿奔走荒郊不过十二分钟多,未选,只选了新水令·按龙泉血泪洒征袍和驻马听·良夜迢迢两支,太不过瘾。梅兰芳出出戏都可以说好,但要到这其中又挑个最好的,无疑就是宇宙锋,梅对这出戏不但花心思最多,而且那腔真真是珠圆玉润,未选,却选了个霸王别姬,而且是其中的对唱,这个对唱也不是梅兰芳与杨小楼合作,而是梅兰芳与刘连荣合作的。老生从谭鑫培到李少春有大量的好录音可选,偏偏是李和曾的李陵碑被看上了,我不是说李和曾不好,但是李学高派实在未能有所超越,恐怕尚不足以代表老生唱腔之最高水平。旦、生都已经有了,却没有花脸戏。在现在十净九裘的状态下,很多人恐怕已经不知道什么叫黄钟大吕了,若能选上金少山或郝寿臣的一段花脸戏,实在很能洗洗耳朵。川剧两段很好,我川剧听的很少,但很喜欢,特别是其中旦角大段唱都不用伴奏,只略加鼓点,唱悲剧戏真是凄凉到极至了,有人说川剧的旦角唱腔是鬼音,的确很有这种味道,川剧还有一个好听的地方,乃是其中的帮腔也。其他剧种不大听,就不好评论其取舍之得失了。
    第二碟中有黄梅调。安徽也算是文物大邦了,明清两代南方各省能在文化上与江浙平分秋色的恐怕也只有安徽,且安徽人也一直以其文化传统为自豪,然我可惜安徽人没有把徽调这么好的剧种留下来,却偏偏去搞什么黄梅戏,黄梅戏基本和山歌差别不大。现在也还有唱徽调的,可惜跟唱歌差不多,没有戏味。徽调老的录音,我只听过周信芳的几段、林树森的雪拥蓝关。还有红生戏中有一些汉调老的录音也是一样,不但雅而且古,并不在昆曲之下,现在基本失传,真是太可惜了。
    夜奔是北昆名剧,现在有录音可听的最好的是杨小楼与侯永奎两种,杨小楼虽然是大武生,但论嗓子我觉得谭鑫培之后,实在少有能好过他的,他的嗓音高亮,却又有一点云遮月的效果,真是把英雄末路之情唱透了,可惜他那段录音很短。侯永奎乃是北昆典型,谨遵家法,唱的一丝不苟,嗓子也好,录音又全,实为首选。其子少奎也唱夜奔,而且现在颇受人推崇,然我实在不喜欢,我看过侯少奎夜奔的录象,他的身形就已经不是林冲了,而且嗓子亮的太过,正所谓过犹不及,觉听不到一丝的凄凉。侯少奎似乎只适合演靠把戏。在现在的大武生中,侯少奎的确首屈一指,可惜较之侯永奎,实在差多了。
    我不知道中唱上海的那些老百代的历史录音建国后是否归了音乐研究所,如果没有那也怪不得他们许多了,要说到京、昆历史录音之丰富,恐怕没有哪里可以比过老百代。毕竟音乐研究所是在建国后才采集录音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