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姑苏梅子
姑苏梅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023
  • 关注人气:2,5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心草》11-12

(2015-01-23 08:06:38)
标签:

小说

分类: 百味人生(小说)

11

心草就是要在这棵树上吊死。左一趟右一趟,往 张居士家跑,每次去,总是悄悄给小保姆塞点东西,一瓶指甲油,或是一包话梅。小保姆心软了,悄悄告诉她,隔壁一幢的潘老太说要换业务员呢。你去试试。

心草很虔诚地念了一千遍阿弥陀佛,决定去一趟。

心草往门缝里看呢,门突然开了,潘老太看见她吓一跳,手里的垃圾全洒了。

“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老太恼怒地说。

“我做保险的。”

“做保险也不能鬼鬼祟祟!”

脸皮要厚。

心草说我渴了,喝杯水可以吧,就算讨饭的喝杯水也总可以吧?

老太说,进来吧。

进门就是胜利。心草眼睛一扫就知道这个老太独居,独居的人有股特别的味道。将心比心,有人说说话,把你当亲人呐。心草不提保险的事,和她拉家常。儿子啊,孙子,洗衣服啊,买菜啊。临走,心草留了名片,说有需要就打电话。

第二天电话来了,她说她姓潘,说上个业务员不上门收费了,转到你这里来吧。

陌拜成功!

心草双腿有力了,冷脸就冷脸,冷板凳就冷板凳,只要不赶她走。磨下去,总有一天铁杵成针。果然,铁杵渐渐细了,有一回,张居士居然留她吃素斋,虽然面孔还是板着。心草心里那个乐呀,脑子里有只手在哗哗数钱。

 

12

转眼就是春节。

居士家好些天没去了,抽不出空来。潘老太起了个头,心草开始织网了。

大年初一,心草决定去穿心寺。今天,张居士准来烧头香。转了几圈,问了几遍,都说没看见。人来车往的,千万别出事!还是看看去吧。                                                                                                                                                                                                                                                                                                                                                                                                                                                                                                      

门关着。心草敲了又敲,没人应门。心草慌了,嘭嘭嘭,干脆用拳头擂,然后贴着门缝仔细听——有咳嗽声,像是故意,用力而有节奏。

不好,出事了!心草拨通了穆总的电话,“你母亲在里面,敲半天不开门啊。”

“保姆呢?”

“不知道啊。”

110啊,快拨110!我在香港呢。”

半小时后,110联动锁匠来了,用根奇怪的线,从猫眼里戳进去,两分钟不到,门开了。心草把眼睛睁得盘子一般,定定地看着一个屋角——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张居士坐在地上。

心草用力把她挪到椅子上。

“你怎么了?保姆呢?”

“走了。”

“走了是什么意思?”

“她要涨工资,我没答应,走了。”

涨工资可以理解,现在物价上涨多厉害啊,你又老是闭关,还不让人家吃荤腥,不涨才怪。走就走呗,用得着糟践自己吗?还坐地下,怎么说也是吃素念佛的人,这么想不开。又不差钱。

“你怎么坐地下呢,敲门也不开,吓死我了。”

张淑凤说,关节坏了。类风湿关节炎。

“我,你,”心草说话不连贯了,“你不是还去庙里吗?”这也太奇怪了。

两个月前,碰见你吃面的那次?我是吃了药去的。后来再没去过。

是啊,每次她来,张总是端坐在客厅里,从来没见她走动。她说往生,是不是因为这个病呢?

“涨就涨呗,你需要啊。”心草说。反正你又不缺钱。

“太贪了,工资涨了又涨,比人家多一倍呢,还不因为陪我吃素?这么多钱,天天吃甲鱼也够了,还要出去捡垃圾,把细菌带回来,这不是害人么?你说小小年纪就这样怎么了得?饿鬼转世么。”

心草张了张嘴,放了个哑炮。

 “我听见敲门声,下来开门,走几步就不行了,唉……”

心草也陪着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装电话呢,也好叫人帮你啊。”

“不想麻烦人家。”

“没电话怎么和儿子联系呢?”心草想,幸亏今天去了穿心寺。否则死在家里也没人知道。

“谁知道她要走啊,她知道我离不开,要挟我……”

“我给你做饭吧。”

居士说不要了,妄念少,需要就少。

这叫什么话!什么不想就不用吃了?那我还卖什么保险。

保险?保险!

她狗追骨头似地,使用了想得到的所有手段,哪天吃过一顿安心饭,睡过一个安稳觉?平素最爱的绉纱小馄饨,她连汤都不敢尝一口。姐姐骂她神经病,说还没听说吃过荤腥能熏倒人的,你是马桶吗?岂料这番谋划一败涂地。只要正常人,无论是谁脑袋都要出问题的。

 

心草躺在床上动不了,似乎每平方厘米都承受数千公斤的重量——如此深切如此劈头盖脸的失望是第二回。第一回,改制。国有成了私人的了,工人呢?解散!“保险,让生活更美好。”美好个屁!心草咬牙切齿,下辈子,乌龟王八蛋才做保险!体检?明知道你娘有病,体检难过关还让我瞎跑,你不过是想要个免费陪聊罢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愤怒给了心草力气。她立即翻身下床,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给穆总打电话。

“穆总,听出来了吧,我是张心草。保姆到位之前我来照顾你妈吧。”小子,你欠我的。你得买保险。

“好,谢谢你!”

“可我没法进门啊,你娘又动不了。”

对方说:“这是个问题啊。”

“没问题,”心草说,“你家小保姆的钥匙先给我好了。”

“我配一把吧,小陈把钥匙带走了……给你多少钱?”

  “不要!”心草说,你还是想想保险的事吧。跑你们家,鞋底都跑烂了。

 

炒青菜,豆腐烧番茄,现成的黑木耳,又放了几朵进去,黑白红绿都有了,心草端着五色盘送到张居士床前。张淑凤眼圈红了。心草说,别着急啊,慢慢吃,我去收拾收拾。

张淑凤试着拿筷子夹,夹了几下也没夹起来。她的指关节、掌关节和腕关节都变形了,病魔病魔,病痛是魔鬼啊。熬不过去的时候,她就从枕下取出玉佛,一尊小小的净瓶观音,通体碧绿,精雕细琢。因为经常摩挲,包浆特别温泽。

现在,她把玉佛合在掌心,合又合不上,只能捧着。

心草带了一把热手巾跑进来,“咦,怎么不吃,不好吃?”

张淑凤放下玉佛,伸出双手。

天啊,太可怕了!这是手还是鸡爪?

“我去拿调羹。”

“等等!小张,对不起,我不该拖这么久。你走吧,我肯定不买保险的,我不需要。”张淑凤说,我想往生。

心草说我也想往生。从前想自杀,现在不敢了。听说,那里,每隔七天要情景再现——跳河死的,再跳一次,上吊死的,再吊一次,没完没了。

“这个,我也说不准,谁说得准呢?信则有吧,反正我信。”张淑凤说:“谢谢你帮忙,你好好的人,为什么要做保险呢?”

心草说:“你怎么知道做保险的不是好人?”

“反正,受骗的人不少。我亲眼见的,你们穿了银行的工作服骗人家。”张淑凤说,做保险的口业重,所以,别怪我啊,我以前不愿意和你说话……万一吵起来,冲撞了佛祖,彼此都不好。心草,你好好的人,为什么要做保险呢?”

话又转回来了。心草看着床上的玉佛,述说自己的境遇,说着说着,两个女人抱在了一起。张淑凤抹着眼泪说我会帮你的,“法轮未转,食轮先”。心草也抹着眼泪说不买就不买吧,不过我说真心话,放银行只有损失,遗产吧,税率高得热昏。我们中国人的观念是要变一变了。美国人用100块钱养生,50块买保险,10看病,1块钱抢救,而中国人用1块钱养生,10块钱吃药,50块钱看病,100钱抢救。前世太远,来世太长,现世现报的好,你对儿子好,儿子心里就对你好,这叫善根。你比我懂。张淑凤说,我听你的,手续怎么办?心草说,我明天拿新的投保单来,原来那个作废。 投保人你,被保险人你儿子好不好?倒过来。张淑凤说好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