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子青
朱子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419
  • 关注人气:2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可怜

(2015-06-18 13:08:12)
标签:

情感

小世界

分类: 短小说

 

可怜

文学的权威从京城而来,随从期刊的主编。

现在,他们高高地坐在上面,钦差般地俯视下面的作家,表情庄重而和蔼。

作家们战战兢兢,萎缩不前,一个个都不愿坐到前排去。在后排的椅子上,过道里,在狭小的空间里拥挤着,几乎要产生口角与争斗。不远千里早早地来到会场,他们的盛装经过一路风尘显得过时而陈旧。他们气喘吁吁,顾不上喝一口水,完全忘记了疲劳。他们小心地坐下来,不敢交头接耳,耐心地等候权威的莅临,仿佛是一次例行的接见或朝觐。

权威们落座之后,空气就显得分外凝重,甚至有些压抑。作家们,男的,女的,左脸上写着崇敬,右脸上写着虔诚。哈,只有我们边远地区人,才有如此痴诚的神情。他们像一群从原始部落而来的居民,生怕被现代的文明灼伤。他们个个低着头,仿佛为自己的沧桑的脸庞而自卑,又仿佛是随时准备揖近地面以表虔敬。很多人举止极不自然,内心贮满惶恐,不时捋捋头发,抻抻衣袖,多么可怜,又多么难得,他们的心中还存在着对文学殿堂的想象。

圣谕从一篇蹩脚的小说开始,作家们都难以理解威权的激动。对于阅历无数情态的权威而言,激动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这是毫无质疑的。在这个黑白颠倒,鱼龙混杂的世道,下面的人说什么也没有用,没有人倾听,暴力抗议更没有用。

会议民主而有秩序,在忽略常识基础的演绎之后,请求作家们提问交流。一语即出,现场突然就陷入了僵局。啊,没有问题的世界是多么可怕!它以无比沉重的缄默为表现形式,这令人悲哀与愤怒。结束吧,有人开始祈祷,他们的内心开始哭泣。

一阵异常热烈的掌声让所有的人得到了解脱。

权威离席,作家们纷纷扑向主编,怯生生地请求留下邮箱与电话,急切地介绍自己的作品,女作家动用浑身的解数与表情。一位两鬓苍苍胡子花白的老者,颤颤微微地走上前去,他用尽全力地介绍自己:我今年一百岁了,已经出版了九十九本书……尔后,从皱巴巴的羊皮包里掏出汗泠泠的手稿,双手递了上去。因为激动与用力,他的脸色变得潮红,额头上的青筋历历如蛇。

 

                                                        写于2000年12月12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毛毯
后一篇:羞愧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毛毯
    后一篇 >羞愧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