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子青
朱子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419
  • 关注人气:2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哈,多么色情(外二篇)

(2009-03-22 18:44:37)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小说
哈,多么色情
  
  我不知道我们是因为什么目的走在一起的,在QQ群里,我们常肆无忌惮地说笑,打情骂俏,偶尔会发一些搞笑的图片,对于我们这些整天守在电脑前的工作者而言,这或多或少是一种情绪慰藉与排泄,并不至于我们的品质是多么地下流,相反,这些性格活泼、玩世不恭者、这些滑稽之流,总能给人带来会心的微笑。
  看,恶作剧者又发图片上来了,这是一张裸体的有些色情的图:一双男人的手伸进了画框,一只手张开握住画中女人的乳房,并支撑着女人的整个身体,另一只手用一支画笔从腰滑下,正创造着女人的臀部,画中的那女人一种害羞状,还用双手捂住了她的下面羞处,未画出的下肢下臀部给人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啊!这真是一个天才,艺术意识的反差多么大呀,我不禁惊叹了起来,我要将这幅画珍存起来,虽然笔法很是粗陋。
  我正赞叹的时候,群里的一个大龄女子,愤然抗议了:如果再发这样的图,我就要退出群了。那样子是愤怒极了,仿佛这个群里只有她一个人是未婚的,这样的图片不是伤了风化、污染了视线环境,更主要的是伤害了她的纯洁一样。没想到,恶作剧者更是变本加厉,竟然发了一个更色情的图片,这一张真正是赤裸裸的色情,啊,真是太色情了,有些不堪入目,一下子就将大家擂蒙了。
  果然,这位大龄女子不堪打击就退群了,那么决绝,有以死悍卫纯洁的决绝,让人唏嘘与惊诧。这时另一滑稽者,一自称是大龄男青年呼天抢地地喊:别这样啊!好不容易认识一个大龄女子,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只有找老伴了!
  这到底有多么色情呀!对更多的人,还有我都似乎无动于衷,难道我们失去了纯真?或者我们都有些下流见怪不怪了?也许我们仅仅不是大龄青年而已。
  
  
  
抑制不住
  
  春天来了,外面的一切都变得可爱了起来,这让我不再回头,不再回忆那些被时间带走的岁月。现在已经是三月,我想象中的黄土高原的山村以及江南水乡,早已是繁花竟放,蜂蝶喧闹的时候了,可为什么,我还是这样担心暴风雪袭来,它总是那样在阳光明媚的时候,恶作剧一般地突然来临。
  我走在春光里,看到周围的一切都在春光里笑着,眼前有一株小桃树,生在我们的楼后,它的枝条很长,一直努力着想伸出墙外,仿佛要窥探外面的什么事一样,有些不安份的样子,在春光里显得妩媚极了。我希望它的花能开得晚一些,再晚一些,直到暴风雪失去突然来临的可能。
  我慢慢地从树下经过,这时候,突然从另一栋楼后传来了一位女人放浪的笑声,旁若无人的样子,她仿佛有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或者看到了听到了可笑的事,或者是与一个男人在调笑嬉闹,她那抑制不住的欢悦隔着墙就透了过来,这让我十分吃惊,那样子如同心里头有了春天的冲动。她边大声地笑,边风一样地跑了出来。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十分朴素,戴着眼镜,脸上有许多雀斑,并不漂亮。她刚一跑出来就碰上了我的目光,我让她变惊慌了起来,仿佛我的目光如同刺刀刺痛了她一样。她脚下进行了急刹车,身子向前差点要倾倒了,她的脸上变得难堪了,有一丁点害羞,那样子是我发现了她的什么秘密,或者她意识到了自己的放浪的不雅,或者意识到自己奔跑的样子十分难看,或者还有其它什么顾虑。
  见状,我立即扭过了头,去看楼后的这株小桃树,我发现春天的躁动让每一朵花苞鼓鼓的,似乎一眨眼的功夫,它们会哗——地一下开满了树丫。为什么,它们不会像这个女人一样,突然会忍住奔跑的脚步、以及放浪的笑声呢!
  
  
嫣然一笑
  
  我单位的门口是一个市场,每天下班的时候,除了顺手买一点菜外,总会在一个旧书摊前逗留一会儿。我希望能淘到一两本自己喜欢的书,有时候会见到一些熟人的作品,它们夹杂在纷乱破旧的书中,让人感到十分窘迫。有时我会想,如果自己的书也这样,我要不要回收回来呢?像个流浪的孩子一样,可怜见地。有时候我就讪讪地笑了,这仅仅是其中一本书的命运而已,也算是常态,有什么难为情的呢?
  所有的旧书都放在一辆架子车上,这是一辆十分破旧的架子车,仿佛从农村的某个角落拽出来的一样,卖旧书的是一个大约有二十三四岁的女子,瘦瘦的。她偶尔坐在书摊前看看一些读者之类的书,如果有人问起一本书的价格,她总是掠一眼,报一个五块或者八块的价格出来,很少与人讨价还价。刚摆旧书摊时,我注意到她一直低着头,不敢正视光顾的每一个人,脸上有些难为情,后来,有意无意能看到她与旁边的一些摊主说笑,再没有看到这种羞涩或自卑的表情了,大约是太阳将她的脸晒黑的缘故。
  这样一个旧书摊能挣多少钱呢?路过人偶尔会看一看,我两年来只买过她三本书,都是五块八块的,也没有讲过价。一段时间市场上开起了一个书报亭,老板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女人,报刊亭也是崭新的,里面全是崭新的书,一开门就放起流行的音乐来,但没有两个月就关门了,倒是这个旧书摊一直存在着。两年来,我注意到,比起周围的那些蔬菜摊点,旧书摊几乎是没有生意的,这真让人不解,没有生意还能坚持两年多,而且每个月还要给市场管理处交二三百块钱的。
  我想大约是有些生意的,只是我看不到罢了,听说她们论斤从废品收购站买来书,然后再一本一本地卖出去,这里头一定也有些利润的。可我还是不太明白,一个少女难道就要与这些旧书呆在一起,让青春偷偷地从指尖流走,这无论如何不是我想看到的现实。
  就在刚才,我无意中看到了一本书,那是我喜欢的一本书,我问了她多少钱,她说八块,我认为我们是熟人了,天天见面只是不说话而已,于是就与她还了一个价:五块!,我说就五块钱吧!没想到,她望着我嫣然一笑,脸上腾起了红晕,这算是默许吧!
  她的笑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拿起要买的这本书,本来我要把五元钱交给她的手上的,但最后却放在了她眼前的一本旧书上。转身走了两步我又回过了头,发现她的脸上还有燃烧的红晕,以及未消失的笑容,这让我发现了她的青春、还有另一种美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